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重生之金融巨頭討論-第565章【鄭鴻瑞的遠見(兩章合併)】推薦

重生之金融巨頭
小說推薦重生之金融巨頭重生之金融巨头
科创板开市的首批上市企业,陆鸣很重视,给下边的要求也很明确,天盛资本这边负责的三家上市公司得拿好标的弄上去。
不一会儿,韩秋琳就回道:“幸好早前有这方面的突发应对预案,备案上有六个标的,四个半导体标的,分别是立昂威、卓盛威、司达半导、司瑞浦,以及一个光伏标的天河光能,和一个医疗器械标的万太生物。”
陆鸣微微后仰背靠老板椅,若有所思片刻便做出决策:“备案的这六个标的,一级市场我们都已经参与过了,我了解过,都还不错,成长性潜力巨大,上哪个去补缺其实都没什么问题……那就上个半导体,就卓盛威吧!”
得到了陆鸣的拍板决策,韩秋琳便离开办公司,把这件事情传达到手底下的人前去执行。
相比较咪哈游这次主动撤回IPO申请,这六大公司其实都在IPO排队呢,有的可能要排队到一两年后才会上市,所以这些公司巴不得能够提前完成融资上市的计划。
天盛资本不是券商机构,但从中运作一番,仍然可以极大的缩短上市时间。
……
半小时后,陆鸣离开了公司总部,并且带着助理韩秋琳一并前往了天驰技术的总部视察,距离并不远,同样是在宁州市。
天驰技术是宁州市当地最为重视的一家新能源公司,这是毋庸置疑的,该公司从天盛资本孵化出来的,前期阶段是陆鸣一手主导,诞生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不凡。
“董事长,按照公司的既定计划,三月份我们就能推出首款车型面向消费者了,步入新开年以来产品发售上市宣传就已经展开了。”天驰技术的一把手郑鸿瑞此刻陪同到来的陆鸣一并视察,他们正处于一个生产车间当中。
“大体上还顺利吧?”陆鸣边走边看随口道。
“顺利!”郑鸿瑞笑着回道。
“自动驾驶模块进行的怎么样了?”陆鸣不懂具体的技术研发,但对这一块却也非常重视,天驰技术真正赚钱的地方不是销售整车,而是车载操作系统,这才是天驰技术的核心科技所在。
若是从盈利的角度去看,核心的盈利点就是车载积累的庞大数据库!
“按照现在的研发进度,至少要到2O21年前后才能进入商用阶段。”郑鸿瑞如实回道,对待金主爸爸自然没有什么隐瞒。
“循序渐进是基本,但也得抓紧了,特斯拉在申城的超级工厂已经在月初就动工了,国内的速度不是国外能比的,预计明年初前后即可投产,这第一战很关键,这一块我就全权交给你,资本市场的事情我来处理即可。”陆鸣边走边说道。
郑鸿瑞拍着胸膛信心十足的笑道:“明白,董事长放心便是,这个大招憋了这么多年,母公司不计成本的投入,我们虽然起步较晚,但在同行业界里面是追赶最猛、投入最大的玩家,我们对自己的产品和技术很有信心。”
天驰技术怎么玩车的?高度概括就两条:第一是用最牛比的人才,为了实现第一条所以第二条就是砸最多的钱!
陆鸣点了点头,对于郑鸿瑞他是用人不疑,这些年对天驰技术,母公司基本上就是打钱、打钱、再打钱,下面的事情都交给郑鸿瑞去做。
接下来,陆鸣继续了解天驰技术的其它有关方面的问题,在销售这一块,郑鸿瑞决定采用特斯拉的模式,也就是专卖店直销,其实特斯拉的模式也是采取智能手机线下零售店的模式。
特斯拉在申城的超级工厂于今年1月份开始动工了,而天驰技术的第一个工厂已经投产,并且第二个已经上马,产能方面肯定不虚特斯拉这个主要竞争者的。
……
掌 門 人
陆鸣在生产车间视察了二十多分钟左右,现在已经来到了天驰技术办公大楼的一间休息室,室内就陆鸣、韩秋琳以及郑鸿瑞三人。
来到休息室刚坐下的郑鸿瑞便立即说道:“董事长,另一个新项目必须得上马不能等了,再拖可能就来不及了,埃隆·马斯克老早就已经再做了,公司需要一笔新的预算上马这个项目。”
直言不讳的表示赶快打钱,天驰技术现在是只进不出的吞金兽。
坐在一边的韩秋琳瞄了眼陆鸣,然后将目光落在郑鸿瑞身上说道:“郑总,天驰这些年已经烧了两千多亿进去了,去年10月给了189亿,这么快又要母公司……”
陆鸣这时候朝着韩秋琳微微抬手小小的摆了个下压的手势,见此一幕的韩秋琳便顺势止言不在多说,这并不是她多嘴,而是同陆鸣形成的默契配合。
韩秋琳刚刚说的那番话其实就是陆鸣想要说的,只不过借韩秋琳的口说了出来,如此一来在接下来郑鸿瑞不论说了什么,陆鸣作为掌门人都能把他的话毫无压力的接住。
只见得陆鸣把手收回来便看向郑鸿瑞笑道:“什么项目?”
郑鸿瑞也是干脆利落的回道:“星链!”
在听到“星链”这两个字的时候陆鸣已经在心里拍板了,也对郑鸿瑞执掌天驰技术更放心了,心里这么想但却言简意赅道:“展开了说。”
陆鸣自己心里有了判断,但还是要听一听对方亲口怎么说得到进一步的确认。
郑鸿瑞点点头便说:“前天我在公司开一个技术部会议的时候下结论的说,不出三年时间就会到许多造车新势力涌进新能车领域来,包括那些知名的智能手机厂商也会一蜂窝的进来。”
陆鸣顿时眼前一亮,但只是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旁边的韩秋琳则是对郑鸿瑞这样的判断感到惊讶,智能手机厂商跨界来造车?
郑鸿瑞继续有条不紊的说:“造手机的公司为什么会跑去造新能车?在技术部会议上我这么讲的,现在的新能源车公司、智能车公司不是传统汽车公司,我还说咱们天驰其实是一个互联网公司,实际上造车本身就是一个互联网平台。”
“你的所有信息都会在你的新能源车上成为一个平台,一般情况你走到哪你去哪,如果是智能手机很多时候我会拒绝你这边给我位置服务,大部分人都是如此。”
閃閃發光的魔法
“但是你坐在车上呢?总要导航的吧?你导航就的告诉我你的位置吧?你只要上了车,接入了这个车的无线设备,那么实际上你车上有谁、是谁、要去干什么的数据就都在我这儿了。”
陆鸣靠着沙发翘着二郎腿,一手托着下巴点了点头,仍然不语。
郑鸿瑞接着说道:“所以我说新能源车公司实际上就是一个互联网公司的延伸,而且汽车以后在移动上作为网络它是有不可替代性的一面,我们也注意到手机作为一个智能设备,它受制于电池容量的大小以及手机的体积大小。”
“但是你放在车上作为一个车载的车台就不一样了,功率可以大得多,可以接受的内容广得多,只要你的功率大、接收天线大,在你手机没有信号的时候车载台是肯定有信号的,现有的技术是很容易做到的。”
“也就是说,我在通讯上一旦作为车载的时候,中间这个信号差别能到什么程度呢?这时候就该注意到埃隆·马斯克,他说要大搞星链计划了。”
一手撑着沙发扶手的陆鸣这时候提一嘴,道:“我记得星链这玩意马斯克也不是最早玩儿的,最早应该是摩托罗拉那批人,上个世纪末去了,搞的一个计划叫什么来着……”
郑鸿瑞冲口而出:“铱星计划!”
陆鸣打了个响指道:“对,铱星计划,但后来死的很惨。”
郑鸿瑞不急不缓的说道:“当年的铱星计划最后死的很难看是因为你用铱星的时候会发现你的手机强度、客户规模、信号强度包括传输速率整体一合计根本就不合算,可是变成车载台就没问题了,现在的技术也不是上个世纪末了,就说现在的海事卫星系统放在船上一点问题都没有,大的做上几吨都没问题。”
“所以今后的通讯,还有就是新能源车是智能电车,和传统油车还大不一样,智能车以后就变成一个个的星链群了,变成你公司另外的通讯了,所以特斯拉这个竞争对手其实玩的很大,马斯克企图心极大,虽然特斯拉最近股价暴跌但从投资的角度来看应该看好特斯拉,董事长你应该去抄马斯克的底,肯定大赚,现在资本市场还没看清但以后肯定会看清,哈哈,开个玩笑,在董事长面前说投资是班门弄斧。”
作为同行,郑鸿瑞身在一线,绝对比大多数机构分析师清楚这个行业的真实情况和未来的大方向。
此话一出陆鸣不由得一笑,事实上,天盛资本的潜水资金已经开始潜伏特斯拉了。
郑鸿瑞回归正题接着说:“所以当我看到马斯克说他要做星链,我也着急啊,我们还没搞呢,实际上和他的这个星链与特斯拉车是完全结合在一起的,绝对不能单拎出来去看,那是片面的。现在的互联网公司觉得他有用户,他用户的手机,但手机这种智能终端已经趋于饱和步入存量市场了,而且智能终端的限制越来越多的时候肯定会转向智能车来发掘新的增长点。”
“就我们的头号竞争者特斯拉,这里面还有一个重要的地区差异带来的不同点,就是我们国内的手机是实名制的,很早就实名了,而且是实名给网站的。”
“特斯拉是西方的公司,是老美的公司,老美那边的用户上网是匿名制的,这就造成我对用户的情况不了解,但只要镁国的用户跟车绑定那就完全不一样了,老美是一个车轮上的国家,这是他们的文化,人手一辆车。”
说到这里,郑鸿瑞摊着双手,手心拍手背的说道:“那不就等于实名了?你的车牌号什么的和你的人名是没区别的。”
实名就意味着对用户真正了解,那海量数据就值钱了,就是钱啊,就得被市场重新定价。
陆鸣再次点点头同时说:“在这么一个场景条件之下,所谓的造车公司,实际上整个的运营体系都是围绕着人,围绕着互联网,基于这个逻辑马上就产生了一个估值的不同,对燃油车是按照传统行业来估值,但是对于天驰技术也好,特斯拉也好,这些新能源车公司就得按照互联网公司来估值,那都是按百倍市盈率开外去估值,不得了。”
陆鸣的上一世特斯拉的市值能顶到万亿美元,市场到底是怎么估值的?按传统汽车公司来估值能估出万亿美元?根本不可能。
但如果把特斯拉看成是互联网巨头公司,看成是谷歌、亚马逊,把智能车看成智能手机,这么去对标,特斯拉的市值能顶到万亿美元那不是应该的?同期的谷歌、苹果这些巨头都多少市值了?
当然,现在这个时间点能看到这个层面的人屈指可数,特斯拉这会儿的市值只剩500来个亿美元,而且还在跳水,怎么看都是要完蛋的节奏,是申城在最后拉了一把特斯拉,超级工厂堪称“光速”建成并投产然后开始“暴兵”,产能起来之后特斯拉的股价也开启了火箭式飙升。
陆鸣刚刚说完,郑鸿瑞顿时连连点头:“对对对,我完全赞同董事长的结论,而且这部分电动机和电池基本上我们是完全交给‘天盛系’朋友圈里面的友商来做,技术也是在越来越成熟,我们是真不做,这不是核心节点。”
“即便从商业层面来讲,真正赚钱的部分既不是电动机也不是电池,甚至不是车,而是车本身衍生出来的这种网络大数据带来更大的利益。所以我说天驰技术是互联网公司,当然就得按互联网公司来估值,也包括其它新能源车企也会这么去估值,能不能活下来是另一回事。”
虐童父親終於死了
“再回过头来说手机厂商会造车那就很好理解了,因为这本身就在一个圈层理,把这个逻辑搞明白就知道我为什么判断手机公司以后会造车了,现在没反应过来但最多不出三年就都反应过来了,那些知名手机厂商肯定会下场,也不敢不敢下场。”
“再一个就是对我国来讲有还一个现实问题,现在外头的这些高端芯片被卡了脖子的事情就会好一点了,因为到了车这个大物件之后,好多东西不用要求像智能手机那么尖端了,手机尺寸就那么大,空间寸土寸金,必须要求芯片小型化、微型化,技术也得尖端化。”
“但是车子就不一样了,那么大个儿的物件,完全可以用性能相对差一点,耗电多一点,散热多一点,个头大一点的芯片也没问题,相对来说卡脖子的事情压力又小了一些。但也正因为如此,未来的新能车市场肯定是有一段时间处于群魔乱舞的混沌格局。”
郑鸿瑞说到这里也差不多把他要说的说完了,最后看向陆鸣补充道:“董事长你的影响力大,能通达上听,或许可以内参一份,建议上面加大力度、加快速度推进新能源产业,毕竟高端芯片的困局要突破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但眼前的问题迫在眉睫,发展是不能停的,芯片要突破,新能源不能落下,两手都要抓,两手都得硬。”
陆鸣没有回答郑鸿瑞,而是稍稍挪动身子倾向韩秋琳这边,注视着她说道:“秋琳,你都听到了?什么才叫远见?这就是远见。当时决定让鸿瑞一把手全面抓天域云驰,董事会虽然在最后都跟着我投了赞成票,但我知道近半数董事至今在心里仍然是不认可的,他们就该过来听听,回头你就拟一份报告整理出来,让他们都看看,尤其让高华好好看看。”
韩秋琳微笑轻点了点头:“好的。”
坐在一旁的郑鸿瑞听到这话有些不好意思的低头摸了摸鼻子,看到顶头上司这种当着他的面却又通过与韩秋琳对话来间接的夸他一番,还是第一次遇见这种路数,陆鸣是对韩秋琳说话,就搞得郑鸿瑞也没法接话表示谦虚一下,只好沉默的摸摸鼻子了。
到底是顶头上司,话说的不多控场能力拉满。
不过郑鸿瑞也不是完全只懂搞技术的理工男,不光是只听到了大BOSS在夸他,更加注意到了大BOSS话语中提及了天盛资本董事会,这才是关键信息。
郑鸿瑞相信大BOSS绝不是随意一说,而是在向他传达另一个意思:你郑鸿瑞烧了这么多钱而且还不见得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儿,天驰的未来你能不能少出一片天来也还是未知数,天盛资本董事会那边对你意见很大,董事会的压力我都全权给你顶着的,你可不能关顾着爽歪歪的烧钱,你得给我烧出点好东西来。
想到这些,郑鸿瑞的压力也上来了,他虽然对天驰技术很有信心,但不管怎么说公司的产品还是没有被“市场先生”检验过,还得面临消费者的最终考试,能不能成功到时候得靠出货量说话,现在资金已经烧出天文数字了还得接着烧,说没压力那是不可能的。
陆鸣刚刚对韩秋琳说完便转头看向郑鸿瑞笑道:“内参就免了,没必要,国家的远见比你更远、更广、更全面,你最多在第五层,国家已经站在大气层了,能源领域的这盘棋,新能源是枚战略大棋,在这一块的推进力度、速度和深度都会超出你的预估。”
陆鸣可没忘记碳中和、碳交易马上就要来了。
郑鸿瑞一听“战略”两个字顿时眼前一亮,为之振奋不已,新能源在国家层面能上升到“战略”级别的高度,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大干猛干就完事了!
陆鸣补充道:“往大了说,你执掌的天驰技术是带着历史使命的,油车淘汰是趋势,未来行驶在马路上的一辆辆智能车,其所形成的大数据关系到国家地理核心数据的安全、信息安全,包括人们的出行安全,都是要命的东西。”
顿了片刻,陆鸣看着郑鸿瑞补充道:“如果未来跑在路上的智能车都是特斯拉的,是国外的牌子,那这些事关社会、乃至国家安全的核心数据就都掌握在外国公司的手里,你家几室几厅房门朝向卧房布局细节是什么都被人家摸得一清二楚,完全没有秘密可言,如果他使坏那还得了?所以天驰技术仅商业上的成功是起码的,远远不够。”
陆鸣这些话想表达的意思也很简单,新能源车里面的博弈绝对不只是简单的局限在跨国公司之间的商业竞争层面那么简单。
末了,郑鸿瑞缓缓地点头:“董事长,我明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