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小說 天才神醫混都市討論-第三千七百七十六章 我啊相伴

天才神醫混都市
小說推薦天才神醫混都市天才神医混都市
贵族有财富,有地位,有权力,还有成为神术师必备的血脉天赋。
无论从那个角度讲,都完全碾压了普通平民。
所以,贵族居高临下地凌虐平民的事情,在包括凛冬城之内的各个城市里都是最普遍、最常见的事情。
民间甚至有那么一句俗语:“哪家的贵族公子没强暴过几个平民姑娘?”
俗语的意思类似于: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谁年轻的时候没犯过一点小错误呢?不能为了当年一点小错而否定一个人的一生。
没错——在这个贵族至高无上、平民卑贱如泥的世界里,贵族公子哥强行玷污平民姑娘,只不过是一个“小错误”,是可以被接受、被忽略的小事。
由此可见,贵族对平民是怎样居高临下的态度。
也正因为此,贵族之间很少因为平民而发生什么争执和矛盾。
因为在贵族老爷们眼里,平民都是蝼蚁,是绵羊,是任他们宰割的。只有贵族和贵族,才是平等的存在。
谁会为了一些不值钱的蚂蚁,去跟自己的同类产生争执呢?去影响自己未来的发展以及人脉呢?
不值当啊!
此刻,那壮汉说出这番话,也正是出于这种考虑。
在他看来,自己搬出瑞恩家族的名号,这位年轻的神术师,无论如何也不会为了一对卑贱的平民父女而继续和瑞恩家族对着干。因为不值当。
然而……
他显然错了。
因为杨天不是这个世界的贵族,甚至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在他眼里,贵族当然不比平民高贵,因为他来自一个人人平等的世界。那个世界,或许也有阶级,有欺压,但至少人和人,是同类,没人能那么居高临下。
“人命关天,哪有值钱不值钱,”杨天戏谑一笑,说道,“如果硬要说平民的命不值钱,那你们几个龌龊败类、无耻禽兽的命,就更一文不值了。”
杨天手上的灵珠忽然散发起了浓郁的光芒。
一阵寒风凭空而起。
那四个壮汉还没来得及做任何动作,就被寒风吹到了身上。
其中三个壮汉的身体表面瞬间结霜,然后凝结成冰,最后被冻在了一大块的冰块里。
而只有刚刚说话的那个壮汉,竟是毫发无损,只觉浑身冰凉,如坠冰窟。
他有些懵了,看着身边三个同伙都被冻进冰块里了,他愕然不解,为什么我没有?
难道我天赋异禀,冻不上?
“你回去报信吧,”杨天道,“让你们那什么屎什么少爷,滚过来道歉。”
壮汉哆嗦了一下,看到身边那三块巨大的冰块,以及脚边倒着的光头,哪还敢多说一句话?
长夜余火 小说
他哆哆嗦嗦、连滚带爬地狂奔而去,从杨天身旁跑过,跑远了。
这下,五名壮汉,除了已经跑掉的这个,剩下四个,三个被冻在冰块里,一个昏迷不醒。
整个小诊所的厅堂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大概是因为一切发生的太快,面色苍白、身体瘦弱的中年男人马克,直到此刻都还是有些懵逼的。
他看了一眼那壮汉逃走的壮汉,又看了一眼这边的三块大冰块,最后才看向杨天,很是震惊。但更多的……是感激,是敬意。
“噗通——”
他跪在了地上。
对着杨天跪拜了一下。
这一跪拜,比他这一辈子中对神明的任何一次参拜,都要虔诚,都要认真,都要诚心实意。
“神……神术师大人,谢谢您救了我,救了我女儿。我……我……”
他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因为他不知道高高在上的神术师大人为什么会愿意出手,不惜得罪瑞恩家族那种庞然大物。他也不知道自己一个卑贱的平民,到底做些什么才能报答这位大人的大恩大德。
“起来吧,”杨天说道,然后伸手把中年男人扶了起来。
马克还不敢起来,想继续跪着。
可杨天稍一发力,孱弱的中年男人当然不是对手。
所以马克被扶起来了,哆嗦着站稳了身子。
他有些畏惧,或者说敬畏地看着杨天,眼中满是感激与崇敬。
“我……对不起,神术师大人,我现在太激动了。我……我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才能报答您的恩情。”马克颤抖着说道。
“我只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而已,”杨天耸了耸肩,道,“我不需要什么报答。”
马克却是摇了摇头,一种名为骨气的东西暂时驱散了他心中的战栗。
高贵的神术师大人就像是天上璀璨的星星,而他和女儿这样的贱民,只是地上的砂砾。
现在,一颗璀璨的星星,居然不惜碰撞其他的星星,也要照亮地上的砂砾。
作为砂砾的他,心中只有感激与感动,哪里敢不去回报?
“您或许不需要,但您的大恩大德,我必须做些什么来回报,”马克咬了咬嘴唇,借那点痛意让大脑强制清醒了一些,然后说道,“请您允许我暂时离开,将我可怜的女儿送到一个亲戚家里。之后我会去找您,给您当牛做马,您有什么命令我都照做。哪怕是要我这条命,我……我都在所不辞!”
杨天听到这话,笑了,“你为什么要送她离开?这里不是你们的家吗?”
农家小媳妇 纳兰小汐
马克懵了,愣了好几秒,才做出了自以为根本不需要做的解释,“这……那位贵族少爷肯定会再派人来的。如果不赶紧离开,会被报复的。到时候我死了没事,可我女儿……我真不想她出事啊。”
“没事,我有一个办法,”杨天微微一笑,道,“你应该知道神术师的厉害。那么,如果你的诊所里能聘请一位神术师,有神术师坐诊,贵族也不能拿你怎么样,不是么?”
马克瞪大了眼睛,光是想了一下这个想法,就打了个哆嗦,心中满是惶恐,“啊?聘……聘请神术师?这……天哪,哪怕是做梦,我都不敢有这么僭越的想法。哪里会有高贵的神术师大人,愿意来我的诊所里工作呢?”
杨天笑了笑,抬起手,指了指自己的脸,“我啊!”
马克傻了,“您……”
杨天微笑着看着马克,认真说道:“我正在找工作,想当一名医师,看看病,赚点钱。你愿意聘请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