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餮仙傳人在都市笔趣-第2104章讀書

餮仙傳人在都市
小說推薦餮仙傳人在都市餮仙传人在都市
“是生?还是死?”
古争有些玩趣重复着对方口中的话,眼中更是充满了笑意,似乎听见什么好笑的事情。
这个时候,在远处传来一声金三顺的尖叫,随后动手的动静从里面传来出来,看起来她已经和里面的敌人交上手。
“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才对,不过我也懒得和你计较,离开这里。”古争摇了摇头,有些感慨地说道。
心中开始琢磨起来,自己要伪装防止这里的气息影响自己,外泄的修为顶多只有金仙巅峰,动不动就让人轻视,感觉自己好像无比地惜弱,都想来踩一脚。
可是自己也总不能见谁都要亲自动手,给对方表示一下自己的厉害,那样自己才真是闲的蛋疼。
看着身边的广于,不动声色地摇了摇头,随后又把目光看往面前的人影,还有旁边一些探子的话音,心中顿时有了新的小法,眼前也是一亮。
“我也不愿意杀你,只要你离开,我可以保证那个姑娘的安全。”影子声音语气当中有些讥讽,手中一团黑团的雾气凝聚而出,看来一旦古争在不同意,这边就开始停手。
“她的安全我并不担心,不过我对于有些好奇,我能问一个问题吗?你为何要帮助他们,以你的修为,应该回去第一域那边,在这里永远没有进一步的可能。”古争伸出手,做一个慢着的动作。
“这个问题很多人都知道,对方给了我这个,我答应守卫对方一定时间。”影子沉默一下,还是开口说道。
古争看着对方手中的黑雾开始急速变换起来,小巧的各种武器,惟妙惟肖的东西,这个法宝应该和对方极为的契合,要不然也不会这么答应对方。
“难道你要答应对方一辈子守在这里?看你的样子应该不少时间了吧,而且心中早就想离开,因为你已经付出的足够多,只是没有找到一个机会,那不如这一次就当这是一个机会,彻底解放自己如何?”
古争的话,每一个字都穿过他的防御,深深地印在他心里,因为之前他已经这样想过,只是平常对方对于他的态度太好,让他有些踌躇。
“哈,对方竟然试图说动对方,真是天真,如果这样能行的话,他早就离开了。”一个探子嘲笑地自言自语道。
影子的存在谁都知道,也知道对方早就过了守卫的时间,可惜谁也没有说动对方,似乎兰斯这边如果不亲自说出口,他就没有想过离开。
“这个问题是我的事情,而不是你的事情,所以对不起了。”
影子稍微沉默一下,随后开口说道,在对不起才刚开头,手中的黑雾就瞬间消失不见,“了”刚结束,古争身外就已经笼罩一层黑雾,彻底把他给笼罩起来,从外面看去,就像一个黑色大茧,无数光芒在外面不断闪动,看起来就像大茧身上流淌着黑色的流水。
旁边的广于在发现古争身边的异状之后,立刻朝着后面退了一点距离,随后就稳稳的站在那里,脸色没有任何担忧,似乎一点不关心古争的死活。
旁边的影子自然看到这点,一边施法控制法宝,同时询问道。
“你是被对方抓来的人?”
“不是,我是他雇佣的人,而且还是钱没有完全付清的那种。”
“那你为何一脸轻松,难道一点都不担心吗?”
“为什么要担心,我觉得担心应该是你。”
广于的话让影子有些不解,看着对方的眼神,似乎在看着自己的背后,微微一扭头,身上顿时毛骨悚然起来,一股寒气从脚底直冲脑门,整个人有一种见鬼的感觉,随后整个人猛然往前一窜,离开了原地。
转过头的时候,发现对方根本没有攻击自己,只是站在那里笑呵呵看着自己,同时也想到,对方如果真要动手的话,自己刚才恐怕都已经死了。
想到这里,有些心灰意冷地收起自己的法术,那一团大茧化为一道黑气,自动回到了他手中。
“你是这么做到,明明你一直在哪里。”影子碧波澜不惊的沙哑语气,此时也充满了惊异。
“我自然是..”
古争才张口,就看到影子整个人化为一道黑雾朝着远处冲去,竟然趁着古争分心的时候,想要逃跑,不过古争哪里能让对方轻松离开,刚才感受一下对方的法宝,确实有些意思。
随后万灵珠在手中微微一晃,一道黑色影子同样飞出,朝着对方追去,影子还没有脱离这边的视线,就被赶上,随后空中出现一个熟悉的大茧,自动朝着这边退来,最后停留在古争的面前。
心念一动,大茧化为一道黑雾冲入没入万灵珠当中,露出依然是黑雾弥漫的影子,这让古争无比的好奇了,对方怎么连本体都无法显露出来,还是这个样子就是对方的本体,只能大体看出来人形的轮廓。
“只要实力比你强,法宝比你好,自然可以轻易做到。”古争继续把未说完的话讲出来。
“要杀要剐,随便你,不过临死之前,你能否告诉我,你怎么也有和法宝一模一样的法宝。”
影子非常干脆,知道对方这手,自己不能逃开,也知道自己在拦一个什么人物,那个人怪不得不担心,可是为何气息要挂着金仙的气息,而且如果修为不到一定程度,不仔细去看,还都无法察觉,好像一种极力隐藏的样子,这不是坑人,要不然自己有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去招惹对方。
“这个就是秘密了,不过你也不需要死,我需要一个跟班,帮我打发一些宵小之辈,如果你同意的话。”古争感受里面的动静消失,对着影子说道。
此时此刻,除非影子想死,要不然还有选择的余地吗?显然他不想死,直接干脆的点头,心中也好奇,对方到底是什么人,怎么可以悄声来到自己身后,甚至还有自己的法宝,连自己逃走都那么轻易被抓回来。
自己在对方面前,就像有一个无形的枷锁在绑着自己,想要做什么都无法逃开对方的手心。
“你会发现你此时的选择,会非常的幸运,我叫广于,你叫什么名字?”
古争在对方同意之后,直接扭头朝着里面走去,根本不问他是在寻机逃跑,广于走过来对着影子说道。
“我叫影子!”
影子不太明白对方广于的意思,难道当对方的跟班也是幸运。
“影子?还真是奇怪的名字,我告诉你,我现在的愿望变了,我想等到他找到休息的地方,给他看门,这样我觉得绝对有着数不清的好东西。”广于笑呵呵地说道。
影子身子稍微远离了对方一点,他感觉自己已经够另类了,可是突然发现一个更加另类的人,给人看门,真是志向远大的愿望。
“我们走吧,我可不想被他误会我想逃跑。”死了心的影子看着古争消失在门外,开口说道。
超級魔法農場系統 小說
说完也不等广于开口,直径跟了上去,心中依然还在想着,古争之前把自己拉回来的场面,和自己的法宝几乎一模一样,或者说更加强大一些,让他百思不得其解。
广于耸了耸肩,也同样跟了上去,反正自己只是走个过场,这个长河,根本不需要自己帮忙。
“连影..影子都败了,甚至还对方给束缚在身边,要赶紧回去禀告。”
旁边的所有耳目此时已经傻了眼,根本没有想到结果竟然是这个,等到他们都消失在大门之后,这才纷纷反应过来,这一次拼了命朝着后面跑去,要把这个无比重要的事情上报。
因为,杨家似乎又有了崛起的条件。
此时在里面,战斗已经停止,金三顺虎视眈眈看着面前几个人,当然时不时还朝着床上看一眼,那边被一层黄色光芒撑起的护罩,完美地保护杨度,让他隔绝外界所有的伤害。
“哼,难关潘老那边,无法杀死这个杨度。”兰帆看着面前难缠的金三顺,好像跟换一个人一样,“不过你现在回来有什么用,你们家里就只剩下这个半死不活的人,哦,还有这些仆人。”
“你到底怎么把我家给弄成这样,我才出去一趟。”金三顺气恼之际,冲着对方喊道。
这一路上看到如此的青筋,哪怕不知道具体如何,也知道一个人都没有了,要不然对方几个人岂能大摇大摆来到这里。
“潘老,杨老,还有我师哥呢?”
“他们?跑得跑,离开的离开,甚至杨老都害怕我们带着人离开了,也只有你一个傻乎乎的人,才会真的以为可以拯救这一切。”兰帆继续讽刺地说道。
“我们走吧,他身上还有防护看来我们无法击破,不跟这个失去家园的小丫头浪费时间。”旁边的田鸥开口说道。
对于杨度他们是一点脾气都没有,而金三顺也是脱胎换骨,想要简单解决他们没有办法,自然离开是母线最好的办法。
“走!”
兰帆自然也同意,带着自己人直接朝着入口走去。
金三顺还想身形一动,想要拦住他们,却发现铁蛋拉住了自己。
“有古大人呢,我们又拦不住他们。”
金三顺只能忿忿看着他们离开,随后朝着杨度那边走过去,想要查看他的情况,尴尬的事情发生了,那一层保护罩还未消退,连她都已经挡住了,根本无法接触杨度,还真是一视同仁,让她恨得牙痒痒,只能指示铁蛋。
“把那三个人给弄醒,小心一点,我要知道所有事情。”
两女一男是留下来最后的杂役,其实也是相当用钱财雇佣,顺便交道他们一些修炼方法,他们都只是非常普通的人,但是此时在金三顺的眼中都不一样了。
所谓患难见真情,不管对方什么理由,留守在最后,至少那份衷心值得认可。
在外面刚刚进来的古争,正好撞上想要出去的兰帆等人,两者在院子当中停下脚步,互相打量着对方。
“朋友,你这是哪里而来,似乎我没有见过你。”兰帆看不穿对方的修为,因此小心地说道。
“我也没有见过你,不过你从这里面走来,那么我有事情需要问你。”古争脸色的笑容消失,淡然说道。
“朋友,有些事情不是你想问就能问,难道不知道多管闲事的下场。”兰帆的脸色也阴了下来,随后看到一个熟悉的影子在后面出现,更是给他心中的信息。
“杨度是我的记名弟子,你说算不算管闲事。”
“影前辈,把他给我杀死,对方是杨度的师傅。”
听到古争的话,兰帆心中下意识已经,原来金三顺出去,竟然是找援军去了,不过此时他也不怕,立马指挥影子朝着对方发起攻击。
他充分相信影子,同等级近乎无敌,不管对方是谁,都要死在这里。
可是让他吃惊的是,影子这一次并没有和往常一样,听从他的命令,反而来到古争的身侧战力不动,甚至都没有朝着这边看上一眼,顿时让他心中拔然一凉。
“影前辈,你在做什么?”按捺心中一丝慌乱,再次说道。
“别喊了,对方已经成为我的手下,影子,去把他们都给我捆起来,等着杨度回来。”古争扬手一挥,立刻吩咐道。
影子身体一颤,随后上前一步一步朝着对面走去,这一下连田鸥都有些慌了,“你家的影子前辈怎么回事?好像成为对方的手下了。”
他觉得自己来到这边,只是来参观一下兰帆这边的雄姿,顺便监督对方,别在搞什么花样,却没有想到自己到最后,好像要被对方给抓起来。
“我不知道,不过我劝你还是别反抗为好。”
兰帆看着坚定朝着这边过来的影子,只能无奈地说道。
曾经最大的依仗,此时却变成最大的恐惧,对于影子的厉害,他怎么不知道,反抗是无法反抗,甚至连逃跑都做不到。
影子不费吹灰之力,上前就把他们四个封印了修为,一声不吭地退回到古争的身后,真像一个影子一样。
“你带着他们跟上来,我先去前面。”古争简单安排一下,继续前进。
很快他就来到杨度所在的房间,正好看见幽幽醒来的三个仆从,还有起身的金三顺。
“师祖,你来得正好,我正想询问一下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你赶紧看看我义父,别出现什么问题。”金三顺眼睛一亮,大喜道。
古争点点头,几步来到床边,在把防御给撤掉之后,随即开始查看杨度体内的情况。
壽醫
金三顺这边显示安抚那几个人,正准备询问的时候,外面广于和影子带着一群俘虏也走了进来,这点没有让她任何吃惊,反而又要安慰受惊的三人,耽误了不少时间。
一炷香的时间过后,金三顺已经得知了所有一切,直接扭过头,看着远处变成一群乖宝宝的兰帆,怒极而笑。
“这一次都是你安排的吧。”
“没错,所有人都被我利用了,是我主导这一切,成王败寇,上一次我失败了,这一次我又失败了,愿赌服输。”兰帆此时也是光棍,想明白自己的处境,也没有什么好说。
连影子都被对方击败了,成为对方的人,紧靠着他们两个,就可以把他们连根拔起,尤其现在自己也落入他的手掌。
唯一幸运的是,自己唯一的儿子没有在这里,自己如此大张旗鼓地失败,消息必然会流传出去,对方得知这边的消息之后,不会再自投罗网的回来。
“你想得很好,你以为你死了就能弥补这些,你不知道我义父费了多少心血才这样,现在被你全部都破坏了,全部都没了。”金三顺眼中已经有了闪光,愤怒地说道。
兰帆低下头,没有说什么,他不想在这个地方等死,可是想要进去,就需要实力,招揽很多的强力人物,想要强大的人物来帮助,就需要大量的资源,需要大量的资源,就不能固守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必须要竞争。
他自己无所谓,可是他想要让他的儿子回去,送离这个地方,哪怕以鬼修的身份也好,不择手段也要完成,只是可惜才开始就要结束。
“你的祖师都被你请过来了,有他的存在,轻轻松松就能重新拥有以前的实力。”旁边田鸥插了一句。
“闭嘴,我能不知道你们是帮凶,我们变成这个样子,有你的一份。”金三顺情绪激动地说道。
任谁好端端一个家,只是出去一趟,就已经差一点毁掉,尤其知道这一切都是他们所为,现在恨不得直接杀了他们。
田鸥立马乖乖地闭上嘴,他虽然是从犯,可是也不想和兰帆这个帆船一起沉默,刚才说一句,已经冒了很大的风险。
随后金三顺仿佛要把自己心中所有的委屈发泄出来,对着这边直接发泄起来,几乎化身一个市井泼妇一样,简直判若两人。
古争在一旁没有多说什么,毕竟他也只是一个普通人,惊逢如此遭遇,一直都在坚强的抗住这一切,结果到头来如果不是古争的出现,到头来必然失去所有一切,也包括她的义父,心里的压力十分巨大,如此发泄一番,对于她来说,也是一个好事情,不至于压在心底,以后也不会形成一个妨碍。
足足过了一盏茶的时间,在金三顺发现自己实在没有什么可说的时候,这才停了下来,回头一看,发现所有人都看她的时候,想起来自己刚才失去理智的样子,脸色也是红了起来,尤其是古争那似笑非笑的神情,让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也不知道自己刚才的丑态,会不会让古争不喜自己,连忙找一个理由,“祖师,我义父现在怎么样了。”
“他已经好了,完全没有问题,等一会就可以醒了。”古争也没有点破,淡淡的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