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黃金召喚師-第六百八十章 鬥智鬥勇相伴

黃金召喚師
小說推薦黃金召喚師黄金召唤师
怎么会有人能找得到自己?
这是夏平安在地下飞速土遁时脑袋里冒出来的一个问题。
那个追着自己的人就在自己身后五十多里的地方死死咬住自己,目标非常明确,那个人使用的也是同样精纯的土遁术,土遁术造诣甚至比自己还要强出一丝,从气息上看,那个人极有可能是九阳境的强者。
普通七阳境的召唤师哪怕使用土遁术也不会比自己强,甚至还要比自己弱上一些,因为自己还有体内炼化的神灵之躯的趾骨加持,土遁术的能力已经比一般的召唤师要强。
对掌握土遁术的召唤师来说,在使用土遁术的时候,对地下传来的动静是非常敏感的,这有点像鲸鱼在海里的情况,鲸鱼在海里可以通过声波来和同伴联系定位,而掌握土遁术的召唤师在使用土遁术的时候,差不多对周围方圆百里的地下传来的波动,也是异常的敏感,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其他使用土遁术的人在地下的情况。
这就是夏平安知道有人在紧追着自己的原因。
应该是胡家!
但胡家不可能通过占卜术来锁定自己的行踪,如果自己的行踪这么容易被人占卜到,那么,自己早就被血魔教和祖摩天等人碾成灰了,不可能活到现在,所以,一定是有别的原因。
夏平安在脑袋里迅速的思考着,一道灵光突然在夏平安的脑袋里闪过。
自己从胡家那个老头身上得到的那些东西,对了,《玄秘录》,那东西应该是胡家的,和胡家有很深的因果,如果胡家占卜《玄秘录》的位置的话,说不定就能间接找到自己……
看到身后的土遁术的波动原来越近,片刻之间,就已经逼近了四十多里之内,而且还在逼近,夏平安感觉着周围地下的环境,身形一转,猛的就朝着地下冲去,在冲入地下数千米之后,一条波涛汹涌上百米宽的地下暗河就出现在夏平安眼前。
夏平安整个人从暗河上面的河道空隙处一下子钻了出来,想都不想,就把自己从胡家那个老头身上得到的所有东西,包括《玄秘录》,一股脑的全部丢到地下暗河之中。
金色的《玄秘录》只是在地下暗河的浪花之中只是翻滚了一下,然后瞬间就失去了踪影。
丢完玄秘录之后,夏平安的身形继续钻入到岩土之中,朝着地面冲去。
……
几分钟后,夏平安的身形在一片到处都是茂密森林的山岭之中飞了出来,在飞速的摘了一片树叶之后,夏平安就施展一叶障目的秘法,隐藏了自己的所有气息,附身在山岭中的一颗大树上,同时还释放出烽火戏诸侯的幻术,并召唤出仙鹤,那只仙鹤驮着自己的幻术身形迅速朝着远处飞去,眨眼就穿入到云层之中。
……
夏平安才刚刚隐匿好身形不到三分钟,一个身形就紧跟着从附近的地下钻了出来,一下子飞到了空中。
从地下钻出来的那个人是一个穿着黑袍,眉浓如刀的老者,一脸煞气,额头中间有一缕白发,分外醒目。
那个老者一飞到空中,一双神光闪动的眼睛,游目四顾,一挥手,满天的蝴蝶就被召唤出来,如一片彩云,那些蝴蝶五颜六色,起码有上万只,四处飞舞,遍布天空,山岭。
野山黑豬 小說
几只蝴蝶飞到夏平安用一叶障目秘法隐匿的地方,夏平安一下子紧张了起来,已经做好再次遁入地下的准备,但好在,那几只蝴蝶没有发现夏平安,就从夏平安身边飞过去了。
而更多的蝴蝶,则在天空之中汇聚起来,翩翩起舞,朝着夏平安刚刚召唤出仙鹤驮着幻术身形的方向飞去。
“小辈,算你有点本事,看你往哪里逃……”天空中的老者怒吼一声,一挥衣袖,所有的蝴蝶就重新被他收了回去,然后整个人化为一流火光,在空中哧溜哧溜的闪动着,直接就朝着夏平安召唤出的仙鹤消失的地方飞去。
看着那个老头消失,夏平安才悄悄脱离了一叶障目的状态,整个人无声无息的从树上滑下来,慢慢遁入到地下,也没有跑远,就只是慢慢遁入地下百米,然后继续用一叶障目的术法隐匿身形。
几分钟后,远处的天空一下子乌云密闭,闪过一道道的狂雷,看起来惊天动地,隆隆的雷神就从远处传来,连在地下的夏平安都感觉到了天空之中传来的震颤。
但那天际的狂雷和震动只是眨眼的功夫就消失了,又过了一会儿,那个眉浓如刀的老者已经从远处飞了回来,就站在这片山岭的天空之中,脸色漆黑,看着下面的山岭,愤怒欲狂,一挥手,满天火雨陨石一片片的落下来。
方圆数里的地面山岭上中的树木,草木,全部被轰成渣,火焰熊熊,就像火焰山一样……
老者不解气,不断召唤出火雨陨石轰击周围的山岭地面,只是几分钟的功夫,就把周围上百平方公里的地面犁了一遍,老头一边在地面上轰击,一边不时的使用土遁术遁入到地下,查探地下的动静,看看有没有人用土遁术从地下遁走。
只是,地下的岩土层中一片沉寂,没有任何土遁术的波动传来。
夏平安就在地下,他能感觉到头顶上的动静,但好在上面的动静和术法的破坏威力还影响不到藏身在地下这个深度的他,他耐心的等待着。
如果他此刻还隐匿在树上,这么一通地毯式的术法攻击弄下来,他大概率就会暴露,如果他刚才忙着从地下用土遁术再次逃走,这么短的时间,估计也会被那个老头再次感知锁定,反而像现在这种,他就在地下,用一叶障目的术法隐匿气息,一动不动,那个老头发现不了他。
那个老头的所有手段,都在夏平安的预料之中。
还是没有发现任何东西,然后老者从空中飞了下来,再次用土遁术遁入地下,折腾了十多分钟之后,那个老头终于在天空之中发出一声不甘而又愤怒和失望的怒吼。
一大群人已经从远处飞了过来,乌泱泱差不多有数百人,六阳境的有七八十个人,七阳境的有十多个,连八阳境的都有好几个,所有人全部穿着暗红色的战甲,杀气腾腾。
“谷长老,有没有发现那个人的踪迹?”同样穿着战甲的胡盛就在那些人之中,一来就问道。
“那个人非常狡猾,已经被他逃了……”那个老头说道。
“逃了……”胡盛一脸失望,又有些心惊,他没想到,那个“梅政”在这种时候还能逃得了,现在追杀“梅政”的,可是胡家半神之下,九阳境的强者。
“那个人太狡猾而且实力非凡,在术法上的造诣极高,他已经把从他夺来的玄秘录等物品全部丢到了地下河中,我的占卜之术就无法再锁定他的行踪,他刚才施展幻术秘法,比普通召唤师施展的幻术要高出一个等级,差点连我都骗了过去……”追杀夏平安的谷长老游目四顾,看着周围茫茫无际的山岭,心中充满了挫败。
如果这次能把“梅政”抓住,先不说“梅政”最后能不能活下去,胡家其实就能名正言顺从梅政身上把狂神一脉法武合一的秘法给压榨出来,作为“梅政”掠夺胡家《玄秘录》的补偿。
对狂神的法武合一的神道,胡家其实垂涎已久,难得有这样的机会。
可惜,刚刚居然让那个“梅政”给跑了,还把身上的《玄秘录》给丢了,这下想要再抓住那个人的行踪,恐怕就没有这么容易了。
胡家的人在天上商量了一会儿,最后决定兵分两路,一群人去璇玑城,另外一群人继续在野外搜索,随后,胡家的那些人就散去了。
夏平安还是在地下,一动不动,就像冬眠,虽然地面上胡家的人看似已经离开,但是他他心中警兆一直都在。
他感觉,这事好像还没有完,他现在要蹦出去,或者用土遁术逃走,搞不好就会落在地方的陷阱里。
果然,七天后,几个身形再次出现在这片天空之中。
谷长老阴沉的面容再次出现在这片山岭的上空,谷长老再次挥手,又是一片火雨和陨石从天而降,把周围的地面再次犁了一遍。
还是和上次一样,谷长老一边用术法犁地,一边不时遁入地下探查地下的情况。
地面上没有动静,地下也没有动静。
看着那满目疮痍的地面,发泄完毕的谷长老终于在天空之中叹了一口气,再次感受到了那种挫败的感觉,谷长老之前怀疑那个人应该没有离开,但现在,他也开始动摇起来。
“长老,那个人估计真已经离开这里了,我们这些天已经在附近布置了天罗地网,但一直没有发现那个人的踪影……”一个胡家八阳境的高手在旁边说了一句。
这些天,这些胡家的高手,其实就埋伏在附近,天上地下,没有一处遗漏,张开了大网,就等着人跳出来,或者再次从地下遁走。
但只是,这些天,这里周围方圆数百里之内,一直没有啥动静,除了一个路过的六阳境召唤师之外,胡家一根毛都没有捞到。
“那个人应该是走了吧……”谷长老终于摇了摇头,一挥手,带着人离开了。
又过了一天之后,等到心中的警兆彻底消失,夏平安才终于从地下钻了出来。
夏平安看了看璇玑城的方向,想了想,直接用变身秘法,又换了一个面貌,然后就大摇大摆的朝着璇玑城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