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小说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笔趣-第七百九十九章:人生難免有遺憾分享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小說推薦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没钱上大学的我只能去屠龙了
“穿越”这个词是在1994年诞生的,代表作是黄易老师的《寻秦记》,一经发行之后引起了广泛的穿越小说潮流,甚至一度将这股火烧到了2011年的今天,网络小说上无数带着“穿越”词条的文章将这个概念引入了千家万户之中,就算是八十老翁都能明白其中的含义,并且深表希望能“穿越”回到抗战年代为祖国捐躯。
有那么一瞬间,楚子航就以为自己穿越了,他从2011年的那个夏天回到了2004年前的那个暴雨夜,七年时光的荏苒被这一场暴雨再度冲回了故事的开端。
在操场上被刮得猎猎抖动的天蓝色校旗朝向的尽头是雷光与乌云密布的城市,黑云压城之下雷霆闪过,整个世界都被染成了灰白两个颜色,雨水冲刷过路人的脸颊,彼此都看不起互相的表情,只能恍然瞥见那一张张被雷电照亮的苍白颜面。
太过久远的思绪和记忆爬上心头,楚子航曾经无数个夜晚在记忆的沙滩堆砌那座城堡,只为了海潮到来时那些珍贵的东西能停留在岸边久一些,可今天他却置身于了这座城堡之中,站在城墙的顶端俯览着那压城黑云,感受着藏在雷电缝隙中窥伺着这座校园的独瞳。
“催眠”出了问题。
这是楚子航第一时间的反应,按照林弦的描述,这个言灵应该会带着他去找寻那段遗失的记忆,但现在他却回到了这个怎么也不会遗忘的刻骨铭心的场景。泼天的大雨在楚子航心中下了二十年,在那场暴雨中十四岁少年的影子永远留在了高架路上,而如今七年之后他再度走进了这场雨中,就像故人重逢。
那么现在就算他意识到“催眠”的过程出了问题他又能怎么办呢?在放空防备毫无抵抗的防备下他已经陷入了“深度催眠”的状态了,一声又一声的暴雷在天空滚过,恐怕在现实中的书房里有人在他耳边敲锣打鼓,甚至拿刀子一寸寸捅进他的心脏他都难以察觉吧?
操场上的冷风吹过教学楼底层的走道,寒风夹着细雨灌入,空气冷得刺骨,楚子航右手下意识触碰到了自己的领口,摸见了一身质地柔软的罩衫…是的,那一天他正是这身打扮,如果这只是一场梦,那么也太过真实了。
“喂喂!柳淼淼柳淼淼!你捎我吧!”远处的模糊的人声被冷风夹雨裹挟着送来,楚子航看了过去,居然看见了一个熟悉的声音,那是一个穿着低年级校服的小子,躲在对角教学楼的屋檐下冲着雨中叫喊。
柳淼淼这个名字,楚子航并不陌生,叫喊着的那个低年级的小子他更不陌生,他认识他,那是路明非,只不过是七年前的路明非,蹲在角落拿书包顶在头上,狼狈得就像一只落水狗。
无论什么时候这个男孩好像都这幅样子,怂得让人有些忍不住拉他一把,或者坏心眼地踩上一脚。
“路明非你自己走吧!我家跟你又不在同一个方向!”熟悉的回答,司机打着雨伞,白裙高挑的女孩低着头钻向黑色的宝马,临进之前还回头看了楚子航的方向一眼,最后在司机的督促下钻进了后座,关门,阻隔了来回之间的视线。
宝马无声滑入雨幕中,尾灯红得心惊胆战,屋檐下那个衰怂的身影忽然就冲出去了,像是要跟宝马赛跑,丧家之犬一样就逃进了暴雨中,身影逐渐模糊在了视线中。
一切都和那一天一模一样,只不过这一次楚子航没有伸出去手试着挽留那个衰仔,即使他这一次来得及,但却也没有这么做。
因为如果一切都是那么真实的话,那接下来的故事,那些在他脑海中滚动了成千上万次的故事也将会按部就班地上演了。
楚子航伸手向裤兜,果然摸到了那部老式的手机,他掏出然后翻盖,拇指撩开盖缝的触感都是那么异常的熟悉,这部手机的每一个划痕,每一个被磨损的按键都在带着他向着暴雨的深处走去。
【雨下得很大,能来接我一下么?7:12】
【好呢好呢没问题!在学校等着,我一会儿就到!7:13】
那是铭刻在记忆里的两条短信,也是那个男人手机上最后发出的信息,那一天晚上每一个细节他都记在了心里…那么一来。
他键入了手机的短信箱,里面却是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大雨滂沱,成千上万吨洪水冲刷着城市,忽然之间这座城市就显得大了起来,广阔无垠的巨大,牵引着人铁石般的心开始飘向远方。
教学楼下,穿着罩衫的男孩站定了很久,关上了翻盖手机。
他居然忘记了,那两则短信是他自己亲自删掉的,一切与那个男人来往的短信他都会删掉,害怕被“爸爸”看到了影响不好…多么愚蠢,但又多么真实。
在手机合盖发出清脆响声的那一刻,关于那个男人的记忆就像洪水逆流一样顺着屋檐外的暴雨逐渐淹没了他,有他骑在男人脖子上大喊“驾驾驾”;有男人预支工资给他买了唯一一件值钱的玩具,一套轨道火车;当然还有那个男人这辈子最拉风也是最后留在他心中的画面,手提着一把‘御神刀’站在那巍峨的黑影前,西裤被狂风吹拂猎猎作响…
他伸出手,然后去尝试握住屋檐挂下的水帘,他握空了,因为水流是无法被抓断的,合拢的五指上爆出了根根如树根盘虬的青筋,但真正被拽在里面的力量却是小得可怜…每一个细节都在将他向着那个14岁男孩的自己拉扯过去,他们的影子渐渐地在重合,就连大雨触碰脖颈的冷感都更加真实了起来,与之俱来的是冻彻心扉的冰冷。
仙墓 小說
许久后,楚子航收回了手。他是知道的,在雨夜最深、最黑的地方有什么等着他,但现在他却没有那么在乎了。“催眠”还在继续,他不知道该如何停止他,但大概也不会试着去停止,那双黑色的瞳眸里全是旁人看不懂的情绪。
翻盖手机合上后被他揣进了裤兜里,他的耳边如今只有暴雨轰鸣,就算是机缘巧合,他在错误的时间来到了错误的地方。整个事情的发展都是错的,与初衷背离,但他却想在一切的混乱之中尝试着去做一些…正确的事情。

脚步声在走廊深处响起,有人在接近。
屋檐下独自沉默的楚子航瞬然回头,视线如刀。
就算是回到了七年前,在这具青涩的躯壳中存在的也是七年后执行部王牌的灵魂,他能感受到一切曾经的自己感受不到的东西,血统尚未觉醒,但身为混血种的杀戮意志却从未淡去。
只是他回头,却看见了一个他认为自己绝不该在这里看见的人。
那是一个低年级的男孩,校服与之前七年前的路明非如出一辙,脚上套着一双仿得不太真的白色耐克鞋。男孩没有等楚子航反应,顺势一蹲就落在了他的身边。
“等人?还是回不了家?”男孩问道。
“…林年?”他叫出了男孩的名字。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我名字写在我的脸上吗?”
陌生的对白,陌生的记忆。
楚子航站在原地默然了很久,静静地看着身边蹲着的男孩,他在挖掘自己的记忆想要找到能与之重合的斑斑点点…可到最后他居然什么也找不到,在他的记忆中,那一天他从未见过这个男孩。
“我们认识吗?”楚子航蓦然开口问。
“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我们认识吗?”男孩看向楚子航眼中掠过奇怪,“是你先叫我的名字的。”
男孩并不认识楚子航,这和楚子航的记忆姑且吻合,因为他记得自己与这个男孩第一次相识是在篮球场上,中锋和前锋之间的友谊,在之后才慢慢熟络了起来。可为什么他会在这里见到林年,并且与他有着一场他从未有记忆的谈话?
極品收藏家 空巢老人
“我们不认识,我只是知道你的名字。”楚子航说。
“我很出名?”男孩指着自己的脸问道,“还是说我的脸上写了我自己的名字。”
“初中部的插班生,你的入学考试成绩是第一,在国旗下讲话上被表扬过,高中的学生会主席给你亲手颁发了入学通知书。”楚子航说。
他的反应很快,立刻就想好了托辞,这个理由无懈可击,因为他记忆中第一次出现林年的名字就是在那场国旗下讲话上,他还记得那天林年穿的是印着贵人鸟logo的白色T恤和黑色休闲裤,鞋子是一双白色的耐克运动鞋,台下的女生们都窃窃私语讨论着这个学弟好帅,下课能不能要到他的电话号码。
能抢到楚子航风头的人并不多,林年算是其中一个,互相记得算是高手之间的惺惺相惜?或者说现充之间的臭味相投?谁知道。
“你是楚子航是吧…你经常上国旗下讲话,我也记得你。”男孩说,“女生们经常讨论你,男生也是,说你是什么‘仕兰的顶点’,穿宝宝丽的林田惠。”(热血高校漫画连载于1990年)
“Burberry?”
“哦对,就是这个,我不太懂牌子货。”男孩点了点头丝毫没有说错奢侈品牌的尴尬。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楚子航直接问出了他最在意的问题,没有太多的拉扯,因为他抽空看了一眼操场上逐渐走空留下的泥泞和乱翻的草坪,知道他的时间不多了。
“你的问题很奇怪,有眼睛的人都能看见我跟你一样被困住了。”男孩指了指屋檐外没有任何停息意思的大雨,“广播电台说台风入境了,今晚有十级的风力,红色暴雨预警,我家离学校很远如果想走回去恐怕有些难…这个天气恐怕出租车都不做生意吧?况且我也没带钱。”
“我可以借你。”楚子航摸了摸后裤兜,里面果然有两张大额的现钞——“爸爸”总是在零花钱上从不吝啬,那时对楚子航最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有什么困难跟爸爸提,你是爸爸的孩子,爸爸肯定满足你。”
按照“爸爸”的经济水平,这句话并非是吹嘘,在那段时间“爸爸”的公司就已经开始跟市里如日中天的黑太子集团有来往了,任何见到楚子航的员工都会十分戏剧系地叫一声“少爷”。
“你很有钱?”男孩听见楚子航毫无迟疑的话,上下打量了一下这个家伙。
“我没有钱,我家里很有钱。”
“哇哦。”男孩挑了挑眉毛…他不知道楚子航这是诚实还是在炫耀,但实话实说,楚子航这句话没有任何错误,在这个时间的他的确没钱,14岁的孩子学费和零花钱都是家里资助的,直到他到了大学才真正地经济独立了。
“算了吧。”男孩挠了挠头还是拒绝了楚子航,“这个天气估计出租车司机都想早一些回家吧?有钱也不一定能打到车。”
“你…”楚子航想说你可以跟我一起,但最后还是陷入了沉默。
片刻后他又开口说,“你可以跑出去,想办法坐公交车,6路车可以坐到地铁站。”
“一起?”男孩看向楚子航。
“我…”他哑住了。
“还是说你有人接?”男孩又跟着问道。
“…”
楚子航忽然想起了男孩最开始问自己的那句“等人还是回不了家?”,这家伙从一开始就猜到了楚子航这幅公子哥打扮绝对是有人接的。跟路明非那个衰怂的家伙不同,在目的性和行动力上七年前的林年还是一样敢想敢做…以后龙王都敢砍的人,蹭个陌生人的车回家还能怕自己被卖掉吗?
可楚子航能答应带他一程吗?他不能,因为他比谁都清楚,一会儿到来的那辆迈巴赫会带来怎么样的故事…这个男孩固然以后会强到就连他都难以望其项背,但在现在他也只是一个初中部的孩子,最光辉的战绩是开学将一个高年级的学生打入院,和高架路上的东西相比还是太过孱弱了。
…就算这个故事只是他记忆的重现,在如此真实的场景中他依旧做不到拖对方下水。
“你家住在哪里?”楚子航问。
“城郊的老城区,平羌路附近,你听过吗?”
“我们不顺路,很抱歉我不能带你一起。”楚子航说。
“那可真是可惜。”男孩说。
没有太多怨言,也没有拍拍屁股走人,只是在说完后愣愣地蹲在那里望着能见度不到五十米的瓢泼大雨,像是在找寻着什么东西。
“你也在等人吗?”楚子航轻声问。
“没有,这么大的雨…我还是一个人回去的好。”男孩摇头,然后站了起来。
“出租车?”楚子航摸出了那一张大钞。
“公交车就行。”男孩看了一眼楚子航手里的钞票摇头,“找不开…你继续等吧,我先走了。”
说着他就向前探了探似乎是在试雨况,楚子航看着他的背影忽然喊道他的名字,“林年。”
特工零
“什么?”男孩回头看向楚子航。
“如果你有机会改变一个你会抱憾终身的错误,你会去做吗?”他轻声问。
“….?”男孩看着过道中的楚子航,愣神了很久,他本想随口说点什么,在接触到对方乌云密布般的双眸时,涌到嘴边的跟同桌染上的烂话习惯忽然就咽回去了。
“为什么忽然问这个…你是有什么事情吗,还是说你想跟谁表白?”
楚子航看着他,许久之后低声说,“没什么…当我没有问过吧。”
男孩与楚子航相对默然了好一会儿,最后挠了挠头说,“有什么想做的…就去做吧,我姐经常跟我说别绑架现在的自己,又去讨厌未来的自己…文绉绉的,不过我倒是经常怀疑她跟我说这句话是在后悔当初没在孤儿院把我这个拖油瓶掐死就是了…”
楚子航忽然发出了一声轻笑,男孩看着他不知道自己说的话笑点在哪儿,只能纳闷地苦笑了一声觉得自己说了什么不合时宜的蠢话,他抬头看了看黑色的天穹顿了一下又说,
“人生难免有遗憾,但是尽量不要…有太多吧。”
傲嬌總裁:一紙協議愛上我
“…嗯”
楚子航低声应答,视线悄然穿过了雨幕落在了操场远处闪烁的白光处。那光点由远至近而来,操场里响起了它带来的轮毂摩擦泥泞的水声,氙灯划出两道白色的利刃切开了雨幕照在了教学楼底层。
屋檐下的男孩眯起了眼,而楚子航却是骤然回头看向光源的来处。
那是一头冲破雨夜而来的猛兽,在操场上的车展结束的最后姗姗来迟,流水的黑色车身向两侧分开顶棚滑落的雨水,两个“M”重叠为山形的车标前氙气大灯的热量升腾出淡淡的白汽。
“哇哦,你爸的确很有钱。”男孩眯着眼看着那只是外观就足够证明它价值的好车发出感慨。
“不,他没有钱,车不是他的,他只是个司机。”被灯光照亮的楚子航的瞳眸中倒影着那接天的水幕,暴雨中迈巴赫狂摆雨刷后,的那个中年男人正隔着雨幕向屋檐下的他招手,笑得满脸开花。
“但他的确是我的爸爸。”
这一次,他跃过了男孩主动跑向了雨幕,而并非等待着迈巴赫中的男人撑伞向他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