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小说 隋末之大夏龍雀-第一千五百九十二章 死不瞑目的戒日王

隋末之大夏龍雀
小說推薦隋末之大夏龍雀隋末之大夏龙雀
次日,阳光升起,照耀大地,整个曲女城内气氛变的紧张起来,不明白真相的人都知道今日戒日王朝将会归顺大夏,大夏皇帝的兵马即将入城,但入城之后,会采取什么样的手段谁也不知道,毕竟在这之前,大夏的名声很差,弄不好还会屠城。
而知道这里面奥秘的人,也很担心,谁也不知道阿裘等人的谋划会不会成功,成功了自然是好事,一旦失败,事情可就不妙了,盛怒之下的大夏皇帝会不会屠城,谁也不知道。
城中一处较大的庭院中,慕无恙身上穿着汉家装饰,在他身边,有十几个青壮,身上穿着的都是劲装,也是汉家的衣服,只是这些人脸上露出一丝不在然之色,坐在那里,浑身感觉不舒服。
“诸位,大夏皇帝亲自率领十几万大军杀来,阿裘准备诈降,企图伏击大夏圣君,可惜的是,他的谋划已经被大夏圣君知晓,整个曲女城将会面临圣君的愤怒,我们这些人若是不想被杀,那只能投靠圣君,我们身上原本就流着一半汉家血脉,这次不过是回到中原的怀抱。像这些天竺土著们,平日里都在排挤我们,现在这样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我真的不是原创 小说
“曲女城外无救兵,内无粮草,必定会败给大夏圣君,我们接应圣君,必定会得到圣君的奖赏,到时候,我不仅仅能保住性命,还能得到富贵。想想那些婆罗门、刹帝利种姓,他们高高在上,终日剥削着我等,视我等如同猪狗一样,现在该轮到我们了。”
不良女友和輕浮男友
幽篁吟
慕无恙扫了众人一眼。见众人脸上都露出兴奋之色,连呼吸都急促起来,心中大定,性命才是根本,保住性命之后,然后就是富贵。
大夏的商人来天竺的不少,这些年来,也留下了不少的种子,平日里,受到天竺土著的排挤,慕无恙背后靠着刹帝利家族,虽然没落了,但也是刹帝利种姓,才能做了武士,这才有了今日,在大夏入侵的时候,他就准备了今日,将整个曲女城内带有汉家血脉的青壮都召集起来。
在现场的众人,或许都没有地位,但有勇力,在乱世之中,有了武力,就有了其他。这些人组织起来,也是一个强大的力量。
“诸位,圣君已经天竺之地赏赐给朱雀王了,朱雀王身边的臣子并没有多少,诸位,我们都是生活在天竺的,到时候,殿下肯定会依靠我们,这样一来,日后我们就是婆罗门、刹帝利种姓,诸位认为呢?”慕无恙的言语之中充斥着诱惑,众人听了呼吸更加急促了。
虽然袭击城门是有危险,但众人身边都是跟着几个乃至十几个同伴的,若是真的成功了,自然是前程不可限量。
“干了。”一个劲装大汉大声说道。
“干了。”其余众人也纷纷应了下来,他们双目赤红,望着慕无恙。
“那就请诸位回去之后,招募众人,来这里集合,外面战斗一旦爆发,我们立刻发起进攻。”慕无恙大喜。
千金的轉身
城门口,戒日王身上穿着一件白衣,领着众多臣子站在那里,他脸色冰冷,望了周围一眼,说道:“国相和大将军呢?怎么没有看见?”他在周围没有发现阿裘和阿罗那顺两人。
“国相和大将军请王上先出去,等下他们就会出去。”身边的一个臣子赶紧说道。
“哼,这个时候,还如此放肆,真是找死。”戒日王听了目光深处一丝厉色一闪而过,他认为阿裘两人实在是太过猖狂了,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在一边摆谱,难道就不怕大夏震怒吗?
不过他并没有说什么,双方约定的时间是还没有到,阿裘没来也是很正常,只是很快,时间到了,两人还没有到来,戒日王看见城外已经是赤红色的一片,顿时面色阴沉。
“国相和大将军呢?”戒日王等的不耐烦了。
“陛下,时辰到了,他们不来或许有他们的道理。”身边的臣子低声说道:“不如我们先行前往,耽误了时间,恐怕圣君会生气的。”
戒日王冷笑道:“这投降也是他们自己想出来的,现在却想当忠臣,还想着圣君邀请他们,这是天大的笑话。走吧!”他以为两人此举就是为了向大夏表示他们的忠贞,然后等到大夏皇帝入城之后,好重新启用这些人。
他心中一阵冷笑,大夏皇帝若是这么好说话,恐怕也不会像外人说的那样残暴不仁了。
可惜的是,他不知道,此刻在城头上,阿裘、阿罗那顺、蒙达三人站在一起,冷冷的望着城下,那个地方是戒日王跪拜的地方,按照道理,大夏皇帝会在那里接受对方的投降。
“都准备好了吗?”阿裘按住心中的悸动,对身边的两人说道:“此事关系到我等的性命,不能出现任何错误。”
“国相就放心吧!在那里,我们万箭齐发,敌人就算本事再大,也抵挡不住我们的进攻。”蒙达咬牙切齿的说道。
执子之手,将子扛走 小说
“不错,这次一定要射杀对方,只有射杀了对方之后,我们就有足够的喘息机会,才能重新振作起来。”阿裘捏紧了拳头,这是他最后的机会,失去这样的机会之后,整个戒日王朝就会被敌人所灭,自己也将失去权力和地位。
在城门之下,戒日王跪在地上,模样十分屈辱,但他没有任何办法,虽然此举表明自己的性命都在对方的掌握之中,可是,自己没有任何其他的任何选择。
在一箭之地外,李煜骑着战马,看着对面的戒日王,对身边的布里黛玉说道:“你那兄长实在是太老实了,也就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朕才饶了他的性命,只要他老实,保住富贵还是可以的。”
“谢陛下。”布里黛玉脸上露出喜色。
李煜摇摇头,不杀戒日王自然不是因为布里黛玉姐妹两人,而是因为这个戒日王在天竺的名声还是可以的,民间对他的感官还可以,杀了他,或许对大夏有影响,既然如此,还不如留他一条性命。
“陛下,戒日王已经率领群臣恭迎陛下了。”窦诞飞马而来。
“让敬德开始吧!记住了,务必要保住了及戒日王的性命,他们既然已经归顺,那都是我大夏的臣子。”李煜叮嘱道。
“臣遵旨。”窦诞赶紧命令大纛传令。
早就等候多时的尉迟恭手中的长槊举起,身后的无数骑兵瞬间爆发,朝前面的城门冲过去,让人震惊的是,这些士兵沉默不语,只是闷头冲锋。
城墙上的阿裘正在等着大夏皇帝出现在自己的射程之内,没想到,敌人根本就没有出现在面前,抢先出击的居然是骑兵,而且是大量的骑兵,看着这些骑兵冲锋的模样,阿裘先是一愣,很快就反应过来,面色大变。
“快,射箭,快,关起城门,敌人这是在准备偷袭我们。”阿裘凄厉的声音响起,他感觉到敌人不是在接受投降,而是准备进攻曲女城。
阿罗那顺也发现了问题,赶紧命人射出手中的利箭,就见城墙上,无数利箭破空而出,笼罩虚空,原本敞开的城门也在缓缓关闭。”
“怎么回事?”戒日王跪在地上,还没有反应过来,忽然感觉到大地在震动,他忍不住抬起头来,朝对面望去,却见面前骑兵飞奔而来,面色大变。
而这个时候,城墙上又传来阿裘愤怒的声音,然后就是万箭齐发,哪里不知道这里面的问题,什么叫躲在家里面,阿裘这个家伙,分明就是早就算计好了,就是要将借机射杀大夏皇帝,甚至连带自己也是在对方的算计之中,对方也是想将自己射杀了。
“阿裘,你这个恶贼。”戒日王想到这里,面色涨的通红,指着城墙上骂了起来。
“陛下,快躲吧!”他身边的臣子们还有一些忠臣,赶紧就拉着对方朝城墙扑去,想躲在城墙下面,或许还能保住性命。
而这个时候,随行的文武大臣中已经出现了伤亡,毕竟城上的利箭不认识人,加上阿裘一开始就没有想过保住戒日王的性命,他的心腹也有其他的想法。
“射吧!敌人已经发起冲锋,戒日王可以去死了。”阿罗那顺的眼神一直是看着戒日王的,看见戒日王想逃,嘴角露出一丝冷笑,计策虽然失败了,但只要能射杀戒日王也是很不错的。
大夏既然已经发起冲锋,戒日王死在城下,然后回到城内大肆宣扬一番,大夏皇帝准备屠城,准备城内的百姓都杀掉,激发起城内百姓的斗志,或许能支撑更长的时间。
可怜戒日王哪里曾想到这一点,自从答应阿裘投降的计策之后,就代表着自己的性命已经不在自己手中了,漫天的利箭笼罩在城墙下,那些正在四处逃窜,企图寻找躲避之处的臣子们,哪里想到,致命的一箭不是从敌人手中射出来的,而是从自己袍泽手中射出的。
一支支利箭破空而出,一声声惨叫声传来,昔日戒日王朝顶尖权贵,纷纷被射杀在城下,让他们死不瞑目的是,自己并不是死于敌人之手,而是死在自己手中,一个个都死不瞑目。
戒日王也是死在利箭之中,他并没有逃脱自己的人毒手,甚至在阿罗那顺的特别照顾之下,身上的利箭更多,密密麻麻的,死不瞑目。
尉迟恭等人的进攻受阻,不过,他并没有撤军,在他身后,大量的步兵开始发起进攻,李煜并没有将希望寄托在敌人的投降上,他只是相信自己的士兵,唯有大夏的士兵才听从自己的命令,拿下眼前的坚城。
城墙上,阿裘看着呼啸而来的士兵,面色阴沉,低声说道:“大夏皇帝果然阴险,他根本不相信我们会投降,早就做好了攻城的准备,甚至刚才我们不射杀戒日王,戒日王肯定会落入大夏之手,那个时候,我们就会被敌人要挟,不得不打开城门,将这些屠夫放入城中。”
阿罗那顺等人听了,顿时不说话,大家都是聪明人,戒日王为何被杀,众人心里面都是知道的,分明是被阿裘故意射杀的,现在说出这样的话来又有什么用呢?将一切罪名都推到大夏身上,引起城内百姓的愤怒,实际上,没有任何作用,大夏这些屠夫们本身就不会放过城内的众人,实际上,根本就没有这个必要如此。
只是众人也都是听着,没有反驳什么,只是看着眼前的战斗,眼前的一切,才是关系到自己身家性命的事情。
“我们的城防很坚固,大家奋力厮杀,肯定能够击败敌人,曲女城一定能够挡住敌人的进攻。”阿罗那顺很有把握的说道。
“不错,大夏不会轻易的损失更多的兵力来对付我们的。”阿裘摸着胡须,十分得意的说道:“他要留下更多的兵马来坐镇天竺,所以说,到了后来,还是要和谈的。”
众人纷纷点头,阿罗那顺正待说话,忽然城内一阵呐喊声传来,喊杀声震天,他回头望去,只见城内冲出一队人马,浩浩荡荡,手上拿着各种武器,朝城门杀了过来,为首之人正是被阿裘看好的慕无恙。
“该死的家伙,这些人想干什么?”蒙达看的分明,双目中闪烁着杀机。
“快,快挡住他们,他们想造反,他们是有大夏血脉,这些贱民。”阿裘猛然之间想到了什么,慕无恙这些人是有汉人血脉的,甚至他看着慕无恙身后的众人,穿着都是汉人的衣服,甚至连发饰都一样,哪里知道这些人想干什么,想到自己当初还夸赞过慕无恙的,顿时老脸通红,恨不得冲上去,自己拿刀杀了慕无恙。
慕无恙可不管这些,城门就在眼前,杀过去,夺取城门,放大夏大军入城,自己就能立下战功,他相信东方的圣君肯定会封赏自己的。
“杀!建功立业就在今朝。”慕无恙手执战刀,亲手将一名士兵斩杀,身后的青壮紧随其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