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差一步苟到最後 txt-1536 真正的仇人閲讀

差一步苟到最後
小說推薦差一步苟到最後差一步苟到最后
“恶心到了吧,我也恶心的不行,老娘当初真是瞎了眼……”
赵明霞无奈的说道:“我生了孩子之后才知道,我老公居然是个同性恋,他还叫阮德胜老公,要不是阮德胜给的钱多,我又没能力养孩子,老娘早几年前就离婚了!”
“唉呀~真是苦了你啦,人家还误会你……”
赵官仁拿起个红包塞进她的衣领中,怪异道:“不过阮德胜我知道啊,刚跟你一块的不就是他妹么,他以前在县里有点小名气,怎么就同性恋了,我还见过他女人呢,叫……叫什么来着?”
“陈桐!不就在前面开健身房嘛,估计还不知道这事……”
赵明霞顺手掏出了红包,低声道:“这事千万别往外说,阿胜喜欢女人,但是更喜欢男人,不过他混社会的要面子,说出去了会找你麻烦的,我看见过他们手里有枪!”
“几年不见,越玩越大啦,我倒是有笔账收不回来,六十多万呢,他还住村里吗……”
赵官仁拍了拍她的大腿,赵明霞摇头说道:“好几年没回来了,我老公都找不见他,昨晚待了一会就走了,问他在干什么也不说,你的事别找他,他肯定惹了什么大麻烦!”
“那算了,等我忙完了约你,以后活动多多……”
赵官仁笑着套了她一些话,赵明霞喜气洋洋的揣起红包走了,出了办公室还把米油给拿上了,屁股扭的那叫一个风骚啊,而绑匪的妹妹也出来了,挽着她一起出了门。
“岩哥!你的钱没白花……”
许宁快步走进了办公室,关上门低声道:“老板娘就住在县城某个地方,刚刚打电话跟他妹了,说在县里问人要一笔钱,让他妹把银行账号发过去,而且电话里有火车的声音!”
“火车?难道他住火车站附近吗……”
赵官仁狐疑的看着她,但许宁却说道:“我刚问了一下雷东,永乐县没有火车站,只有一条矿山的自用铁道,运煤用的,在永乐县的东面,那一片全是老小区和自建房!”
“老板娘有个女朋友,就在两条街外开健身房,我去会会她……”
渡劫失敗都怪你
赵官仁说着又开门走了出去,免费领取的活动已经结束,他直接让人挂上了春节休息的告知牌,然后回到张队长他们开来的车上,让小警员查询开健身房的陈桐。
“哎?这个陈桐是北江人……”
小警员看着手机中的档案,说道:“陈桐!二十九岁,做过平面模特,三年前来到本市,无业人员,前年来到永乐县开了一家健身房,并担任私教,家住康和家园502室,未婚!”
“康和家园在东边吗,能听到火车声吗……”
赵官仁拿过他的手机看了看,但小警员却摇头道:“往前看,十字路口左边就是康和家园,而且火车道在县城的外边,除非住在最外围才能听见,嫌疑人可能只是路过!”
“新洲国际健身会所,吹的挺大啊……”
赵官仁说着就拨通了健身房的电话,此时已经是中午十一点多了,电话响到自动挂断也没人接,估计是大过年的没有开门,于是他又用当地的手机号,拨通了陈桐的私人电话。
“喂!哪位……”
电话中响起了很好听的女声,赵官仁笑着说道:“陈教练吗,请问咱们健身房什么时候开门啊,我想找你买一套课,操练起来,可以吗?”
“可以啊!”
陈桐笑着说道:“我们是初八下午开门营业,你是我们的会员吗,还是朋友介绍的?”
“哈哈~当然是朋友介绍的,我就是冲着你来的……”
赵官仁随口胡诌道:“我张老弟说陈教练人美条靓,专业又温柔,而且咱俩特有缘,我四家连锁大药房即将开业,其中一家就在榆林路,左邻右里的,一定要找你搞个套餐!”
“你开药房的呀,真是太巧了……”
陈桐立即说道:“大哥!你怎么称呼啊,你药房里有药吗,我店里一个姑娘发烧了,附近的药房都歇业了,你要是能给我送一点药来的话,我今天就能给你开私课,怎么样?”
“我姓赵,正好在店里呢,你把地址发过来,我马上给你送过去……”
赵官仁略带惊喜的挑了挑眉头,陈桐跟着说道:“赵哥!你加我微信吧,直接搜索我的手机号就行了,要是方便的话,你先把课费交一下,我也好提前做个准备呀!”
“多少钱?含睡吗……”
赵官仁下意识的问了一句,许宁羞愤的拧了他一下,雷东他们也翻了一个大白眼,弄的赵官仁尴尬的拍了拍嘴。
“呵呵~明知故问!两千八百八和三千两百八,你做哪个……”
陈桐笑着回了一句,一车警察顿时惊呆了,赵官仁也吃惊的愣了一愣,本能的问道:“你这价位有点高啊,洗个桑拿也才几百块,大过年的别宰我啊,咱可是邻居啊!”
“哥!你拿桑拿妹跟我们比呀,你知道蛋白.粉多少钱一罐吗……”
陈桐嗔怪的说道:“要不是看你是我邻居,大过年的谁给你做项目啊,再说也只有我营业了吧,好啦!你拿着药来康和家园吧,三个女教练等着你,不满意你扭头走人好不好?”
“行!那我先看看人,马上就到……”
赵官仁狐疑的挂上了电话,复制电话号码加了陈桐微信,陈桐直接发了三张美女照片过来,果然都是身高腿长,练了一身小腱子肉的美女教练,照片也都是在健身房里拍的。
“我靠!这女的是个暗娼啊,我们居然不知道……”
小警员吃惊的看着手机,可照片中并没有陈桐本人,赵官仁回了一条“我只要你”的信息后,陈桐立即发来了她的定位,还回复道——我很贵,5888,过年可以给你抹个零!
“雷警官!你不知道,不代表人家不知道,暂时别联系派出所……”
赵官仁推开门跳下车去,笑道:“我去给她们送药,如果把话套出来了,等我们抓到绑匪你们再找她,如果她不老实的话,你们就上楼扫黄,直接把他抓回去审问!”
“不许假戏真做,不然你死定了……”
许宁又娇嗔地拧了他一下,赵官仁扭头跑回药店拿了几盒药,还装了几盒安全套一块带上,单独打车来到了康和小区,发了两千块订金给陈桐,陈桐这才告诉他门牌号。
“2014年就敢要这么高的价位,健身房真是没白待啊……”
赵官仁摇头晃脑的走进了居民楼,点开几个女教练的照片又看了看,长的只能算中上等,可身材真是好到没话说,而陈桐能算一流美女了,模特级的身材只能在网上看到。
“301!狡兔三窟啊……”
赵官仁按照地址来到了三楼,这里并不是陈桐的住址,不过他还是戴上了通讯耳麦,吹着口哨按响了门铃,马上就有个高挑的女教练打开了门,只穿着瑜伽裤和小背心迎接他。
“嚯~贵有贵的好处啊,果然物超所值啊,陈教练呢……”
赵官仁提着药品走了进去,女教练关上门给他扔了双拖鞋,但次卧里又走出来一个美女,靠在门框上笑道:“怎么?看到我们还不满意啊,我们从不把会员带到家里来,你是第一个!”
“赵哥!稍等一下啊,我化个妆就来……”
陈桐的声音从厕所里传了出来,赵官仁穿上拖鞋走到主卧门前,有个病怏怏的妹子躺在床上看电视,他举起药品笑道:“好可怜啊,要不我照顾你的生意,顺带在床上喂你吃药吧!”
“大哥!你饶了我吧,等我退烧了再陪你玩……”
妹子有气无力的伸出了手,赵官仁便走进去把药递给了她,她的姐妹立刻拦腰抱住赵官仁,笑道:“大哥!我也给你抹个零,我跟桐姐一块陪你,我们配合的可默契了!”
“不急!我先看看陈教练本人,万一是照骗呢……”
赵官仁笑着拍了拍她的手臂,正好厕所门在这时打开了,一位高挑靓丽的美女走到了门口,傲娇的笑道:“我要是货不对板的话,怎么敢收你五千……金、金永岩?”
陈桐忽然惊骇欲绝的张大了嘴,赵官仁立马觉得不对了,这娘们不仅仅只是认识他,脸上还带着一股说不出的恐惧,等他猛地推开身边的女孩时,陈桐居然吓的撒腿就跑。
“你给老子站住,不要跑……”
赵官仁猛地撞开另外一个女孩,冲出去一脚把陈桐踹趴在地上,陈桐翻过身来惊恐的哭道:“金总!不关我的事,真不是我干的呀,求求你放过我吧,我是无辜的呀!”
“闭嘴!阮德胜他们在哪,不说老子弄死你……”
赵官仁上去一把揪住她的头发,从腰后抽出了一根银亮的甩棍,其她三个女孩全都惊呆了,缩在房门口也不敢报警或阻拦。
“我不知道,阮德胜昨晚来找我,天刚亮就走了,我没骗你啊……”
陈桐泪流满面的打着哆嗦,而赵官仁一想到她是北江人,还跟杀害自己儿子的绑匪在一起,他立刻质问道:“你们绑架就绑架,为什么要杀我儿子,是不是你出的主意?”
“不是我,是、是你大舅子……”
“你说什么?祝之荣吗……”
赵官仁吃惊的看着她,陈桐哭着点头道:“当年我陪祝之荣赌钱,他输光了就急着搞钱,说你刚融资了一大笔,随随便便就能拿出几百万,于是……于是我就帮他联系了阮德胜他们!”
赵官仁怒骂道:“他妈的!你这个贱人,孩子是谁杀的?”
“也是他!当时来了另外一伙人想抢孩子……”
陈桐哭着说道:“阮德胜的兄弟被打死了一个,祝之荣也打中了一个,然后带着我跟孩子逃跑,路上孩子的眼罩松了,喊了他一声舅舅,他心一狠就把孩子捂死了!”
精靈寶可夢特別篇相似之人
“狗杂种!连亲侄子也不放过,老子一定要弄死他……”
即使他不是真正的金永岩,可听到这种事之后他还是出离了愤怒,等他猛地打开房门之后,许宁等人已经站在了门外,他怒声道:“阮德胜交给你们了,老子回去报仇!”

优美都市言情 差一步苟到最後笔趣-1535 大追捕

差一步苟到最後
小說推薦差一步苟到最後差一步苟到最后
大年初一的早晨,街头已经人满为患,送礼走亲戚的人络绎不绝,县城中更是时不时响起鞭炮声,赵官仁和许宁在保姆车上睡了一宿,连夜赶到了四百多公里外的永乐县。
“买不到早饭,方便面对付着吃吧,老张他们马上就到……”
许宁拉开车门爬上了保姆车,看她一脸清新的样子,应该洗漱完毕了,将热气腾腾的方便面放在小桌上,而满脸眼屎的赵官仁还在打电话,牙也不刷就低头吃了起来。
“老板!张队他们到了……”
保镖队长在门外敲了敲车窗,他们带了两车保镖过来,停在县城的一座大杂院当中,很快又有两台车驶了进来,刚吃完面条的赵官仁立即下车,拎着一大堆的礼品迎了过去。
“各位新年好,北江的一点土特产,不值什么钱,聊表心意……”
赵官仁笑着把礼品塞进车里,一台白色越野车是当地的警方,可大年初一让人加班工作,放在谁身上都不会高兴,更何况张队长跟人家也不熟,下车之后也一起赔笑脸。
“金总就不要客气了,你的事我们都已经听说了……”
一位中年警察下了车,递上照片说道:“嫌疑人阮德胜,绰号老板娘,今年三十七岁,三进宫的老油条了,但都是打架斗殴一类的小事,三年没回去了,昨晚在村里露了一个面,年夜饭都没吃就走了!”
“阮德胜!”
赵官仁也掏出了蒙面绑匪的照片,跟老板娘的照片进行对比,看眼睛正是其中一人,他点头说道:“就是这家伙了,左边眉毛有一条小伤疤,知道他去了什么地方吗?”
“这小子的反侦察意识很强,应该还在县里,不排除前往市区……”
中年警官说道:“昨晚他是一个人,全程打车并中途换车,进入县城之后不知所踪,听同村的人说,他昨晚去过情人的家,对方是个有夫之妇,男人就在同村朋友家打牌,孩子都在屋里!”
“哈~怕是来看自己孩子的吧……”
赵官仁笑了一声,问道:“如果能搞到阮德胜的手机号,应该可以定位到他在哪吧,他的同伙有没有什么线索?”
“这两个人是他同村的死党,也是三年没回过家了,但目前没有掌握他们的行踪……”
对方又递来两张男人的照片,说道:“阮德胜很狡猾,熟人只能通过QQ给他留言,他看到留言再回消息,而且堂庙村不大,进去一条狗都有人知道,我们警方一旦打听他的消息,肯定会打草惊蛇!”
姐姐來自神棍局
“刘队!”
张队长伸出手笑道:“真是麻烦你们了,剩下的事就交给我们吧!”
“麻烦什么,这是我们应该做的,有需要配合的地方再通知我,这两天正好我值班……”
刘队笑着跟两人握了握手,留下一名年轻的警员便离开了,不过小警员却干劲十足,早早准备了一大堆的材料,而张队只带了两个手下和许宁,钻上保姆车之后互相介绍。
“许科长!您是法医啊,为什么让法医参加行动啊……”
小警员诧异的打量许宁,许宁笑着回答道:“这是一件未侦破的积案,去年就是我重启了调查,没人比我更清楚来龙去脉了,我自然要跟过来啦,再说过年期间缺人嘛!”
“你们北江的法医好漂亮啊,哦!我叫雷东,去年刚参加工作……”
我的悠闲御史生涯 小说
雷东腼腆又憨厚的伸出了手,许宁笑着跟他握了握手,小伙子又赶忙介绍起嫌疑人的情况,连村里的材料也带来了,可话刚说到一半,赵官仁就拨通了老板娘情人的电话。
“喂!赵明霞吗,我裕田路的仁合大药房啊……”
赵官仁眼都不眨就说道:“你把你母亲的特种病例带上,到我们大药房来领两桶油一袋米,还有六百块新年红包,不用买药,占个名额就行,嗯!到了就打我电话,我也姓赵,红包就五十个,来晚就只剩米油了!”
“……”
小警员一脸惊愕的看着他,赵官仁起身把手机扔给许宁,说道:“许宁就按照我的套路说,再给他们村里的女人打电话,尤其是阮德胜的妹妹和老娘,我去买个药店!”
“啊?”
小警员下意识的站了起来,可赵官仁扭头就下了车,他惊疑道:“这金总怎么想一出是一出啊,这大过年的,他就算买再多的药,人家也不会配合他吧,再说把人叫来有什么用啊?”
张队长笑道:“老金说的是买个药店,不是买个药,你啥听力啊?”
“买、买个药店,他要把药店买下来啊,就为问个话啊……”
小警员大吃了一惊,但张队的手下却笑道:“你知道金总为了抓凶手花了多少钱吗,一个多亿,几十万买个药店算什么,这可是杀他儿子的仇人,再砸一个亿他都愿意!”
“我的天呐!自费查案啊,有钱人的世界太可怕了……”
小警员叹为观止的摇着头,许宁则拿起电话挨个忽悠,等他们来到不远处的一家药房时,门上的转让牌子已经被取掉了,一辆超市的货车停在门口,工人正往店里搬粮油。
“老张!你们在车上别出来,许宁换衣服去当药剂师……”
赵官仁迅速给几人分配工作,两名女保镖已经换上了护士服,还有两名保镖在充当理货员,等许宁换上白大褂出来的时候,外面已经排上了长队,一群大爷大妈在领免费鸡蛋。
“排好队不要挤啊,今天六十岁以上的老人,登记一下就有礼品……”
赵官仁也换上了黑西装和白衬衣,站在玻璃门后面维持秩序,没多久就有妇女骑着电动车赶到了,一脸热切的上来询问并排队,而绑匪的老娘和情人也陆续到达了。
“我去!这牲口,居然喜欢这种款式啊……”
赵官仁一眼就锁定了赵明霞,中等长相有些土气,不过身材却是夸张的沙漏型,胸前就像揣了两颗大椰子一样,而绑匪的妹妹还抱着个孩子,两人很熟稔的聊了起来。
“哈哈~霞子!这家真给钱,我妈领了六百呢……”
一位妇女喜气洋洋的走了出来,拎着沉甸甸的大米和色拉油,这东西的杀伤力在村里堪比核武器,赵明霞等人激动的往前挤,要不是许宁维护秩序,差点就因插队跟人打了起来。
侵略!烏賊娘
“没了?凭什么到我们就没了,可是你们把我们叫来的……”
赵明霞刚排进店里就傻眼了,她让绑匪的老娘先去领,结果把最后一个红包领走了,她和绑匪的妹妹只能拿一袋米,两个娘们马上就不答应了,愤怒的跟许宁争吵了起来。
“大过年的不要吵,你跟我到办公室来,小许给她朋友登记……”
赵官仁恰到好处的走了出来,很随意的冲赵明霞招了招手,赵明霞赶忙跟他跑进了办公室,结果一个同村少妇站在里面,美滋滋的说道:“赵经理!再有活动记得叫我哦!”
“你、你怎么拿这么多,我为什么没有啊……”
赵明霞吃惊的瞪大了双眼,对方将好几千块钱塞进了红包,什么话也没有告诉她,笑眯眯的挎着小皮包走了,但赵官仁桌上还放了十几个大红包,全都胀鼓鼓的。
“坐!”
赵官仁关上门坐到了办公桌后,故作吃惊的看了一眼她的胸口,双眼直勾勾的说道:“美女!你好大、大过年的就图个喜庆,吵吵闹闹的像什么样子,有什么事跟我说!”
“你是赵经理吧,我是唐庙村的赵明霞……”
赵明霞摆明知道自己的优势所在,昂首挺胸的坐到他身边,傲娇道:“你亲自给我打的电话,我打了个车就来了,怎么到我就没红包了呢,你这桌上不还有这么多嘛!”
“这是大客户的红包,三千块呢,你母亲不满足这一档……”
赵官仁打开红包让她看了看,赵明霞不屑的说道:“满不满足还不是你说了算嘛,刚刚的李艳可是我们同村的,她爸连个糖尿病都不是,再说你这么帅的大老板,总不能让我白跑一趟吧!”
“哈~你就是霞子吧,李艳刚刚也说到了你……”
赵官仁笑着点上了一根烟,说道:“没想到你身材这么好,怪不得大年三十都有人往你家里钻,换成是我的话,我也天天翻你家墙头!”
“放她,你少听她胡说,那个烂货就会造谣……”
赵明霞差点爆了句粗口,抱起双臂笑道:“赵总!李艳她男人可不好惹,你可别偷鸡不成蚀把米呀,这可不是唬你的话,好啦!有什么要求你快说嘛,请你吃饭都可以!”
“加个好友吧,以后来日方长,活动多着呢……”
赵官仁笑着拿起了手机,不过界面却是手机QQ,赵明霞毫不犹豫的跟他加了好友,等再聊了几句骚之后,赵官仁就轻易摸上了她的手,赵明霞也让他逗的咯咯直笑。
赵明霞顺势摸起了两个大红包,笑道:“让我拿两个呗,明天来我家吃饭,我手艺可好了!”
“那感情好,我就爱吃家常菜……”
赵官仁连人带椅子把她拽到身边,搂住她的腰问道:“可你老公不管吗,村里的人都在说你,说你老公昨晚在隔壁赌钱,你就在家里跟情人幽会,还说你孩子是他的!”
“放他娘的屁,那是我老公的同学……”
赵明霞羞愤的直起了身,犹豫了一下才低声道:“你可不能告诉别人啊,我实话告诉你吧,那男的是来找我老公的,他俩……他俩才是一对,我就是他俩的挡箭牌!”
“咳咳咳……”
赵官仁被口水呛的一阵猛咳,搞了半天居然是个基佬,套这娘们的话肯定是没用了,但是一想到要去色诱她老公,搞不好还是个小受,赵官仁立马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还有一天就是元旦新年了,提前祝大家新年快乐!)

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差一步苟到最後討論-1321 硬漢的戰爭 意懒心灰 齐世庸人

差一步苟到最後
小說推薦差一步苟到最後差一步苟到最后
“轟轟轟……”
兩股騎士在野外上驤,一股想要打破,一股想要截殺,百兒八十米寬的田野是絕佳的空軍沙場,楚王軍的重騎亂哄哄低於了身子,三米的馬槊直指前線,顧影自憐的裝甲不懼全總箭矢。
“讓出!快讓路……”
楊師太尷尬的舞弄喝六呼麼,可喊叫聲卻沉沒在呼嘯的地梨聲中,但縱令聽見了楊五郎也毫不介意,收屍騎兵皆是蓑衣布甲,卓然的斥候民兵,跟降龍伏虎的鐵騎對衝說是找死。
“殺!!!”
殳榮的嘶虎嘯聲響徹了壙,他們仍舊無路可退了,須要要宰掉這幫輕騎兵經綸賁,他們用最強的空軍結了鏃形,連白馬自重都其次披掛,可謂是本條時日最強的漫遊生物坦克車。
“分!”
瞬間!
收屍公安部隊忽朝兩翼聯合,重陸軍們還覺著她們鍥而不捨,怎知他倆紜紜擠出了雙管電子槍,陣強烈的嘯鳴聲之後,背心和甲冑掛火花直冒,翼側霎時倒下成千累萬始祖馬。
“砰砰砰……”
收屍步兵又是兩側陣子齊射,隔著足有四百多步的區間,開完槍的人輕捷半圓形轉給,前線的人又補上去絡續射擊,槍子兒滔滔不絕的射向燕軍兩翼,而專打重特遣部隊的野馬。
“轟轟……”
慘嘶的烈馬一匹匹的塌了,角馬的札甲本就沒多厚,魯魚亥豕被鋼芯彈給打穿了,就是命中了眼珠子或馬腿,一匹絆倒起碼會絆倒另一匹,稍微幸運的憲兵硬生生摔斷了頸部。
“狗雜碎!無需跑……”
重特遣部隊們紛紜揚聲惡罵,可收屍鐵騎們關鍵不短兵相接,不迭槍擊的也快速逃奔,相似兩股山洪在駕馭活動,居然連白馬也逃出體驗來了,一匹匹老練的“浮游”過彎。
“砰砰砰……”
屍陸海空剛把速率給拉始,墊後的又便捷自查自糾打槍,她倆一水的雙發槍,對手又在矯捷障礙,彈丸衝力比希罕還大了一截,主焦點是他倆甲輕馬壯,重空軍重要性攆不上。
“卸馬鎧!往前衝……”
祁榮倏然領袖群倫割開了馬鎧,他掌握奔馬迅速就會跑不動了,再然上來會被槍手給玩死,因而他遲緩將馬甲、字首和後褡割開拋掉,只蓄馬面和項甲整體。
“嘩嘩譁……”
眾多航空兵連裙甲都不必了,竭盡收留低效之物來減免輕量,牧馬的快很快就提了上來,亂哄哄握有馬弓備射殺狙擊手,但屍保安隊歷久以庸俗走紅,急若流星又給他們上了一課。
“嗖嗖嗖……”
屍陸軍盡然成片的事後拋手榴彈,她倆腋下都有掛騎槍的鉤,裡手帥很好的持槍並駕馬,而裝甲兵手榴彈分明增長了引爆時分,愣是等了十幾秒才爆開,趕巧在敵軍筆下炸開了花。
“咣咣咣……”
千兒八百顆手雷共同爆炸,不對炸爛了地梨,就崩開了馬腹腔,鐵馬的慘嘶聲比事先還橫暴,燕軍重騎一波波的栽倒在地,再有頭馬拖著炮兵師一隻腳,及自個兒的腸道大街小巷跑。
“咣~”
三顆手榴彈同時在仉榮身下炸開,他只聞到一股衝的松煙味,樓下的熱毛子馬好似被炸飛了初始,一下就把他從背拋了下,他使出通身的造詣抗禦,但依然摔了一下發昏腦脹。
“救我!快救我……”
郅榮昏昏沉沉的躺在樓上,他也不明過了多久,以至於歡笑聲統統關門大吉下,他千難萬難的昂起一看,屍航空兵們居然殺了歸來,這回是清的正當硬剛,一字排開朝她們衝來。
“轟隆轟……”
惡勢力聲就近似幽靈的考勤鍾,此時多數重騎都成了高炮旅,消滅馬的也沒了戰鬥力,棄甲丟盔的抱頭鼠竄,無碼的步兵被一茬茬的收,無寧背後硬剛,落後說一面血洗。
“必要殺我哥,留他一命……”
楊師太撕心裂肺的大聲疾呼著,楊五郎時才知底,楊師太命運攸關訛謬領兵衝陣來了,一味一味以便救他而來,而不斷都是無依無靠,她的譁鬧聲壓根就沒人留意。
“砰~”
楊五郎被人一槍從當即轟了下去,及時磕了一個慘敗,單單他卻誤爬了應運而起,用盡如人意的馬槊轉身一捅,簡直跟敵騎與此同時擊中要害互為心口,但他一開始就略知一二左了。
“咚~”
楊五郎被一槍捅飛了起身,好生生的札甲也被一時間捅穿,讓峻的坦克兵驀然喚起來釘在了樹上,而己方然而險些被捅煞住去,蘇方看似孤立無援全民,實在心裡是兩塊抗澇插板。
王妃太狂野:王爺,你敢娶我嗎
“哥!!!”
楊師太高喊著縱馬而來,抽冷子跳下馬撲到了楊五郎隨身,楊五郎被迂闊釘在路邊的一棵參天大樹上,一言語就退賠了血沫,但看著楊師太要緊的眉宇,他也流瀉了兩行血淚。
“哥!你堅持住,我、我帶你去找校醫……”
楊師太小手小腳的拽住鋼槍,踩住樹杆冷不防往外一拔,楊五郎一臉苦逼的絆倒在地,但他也沒力氣詰責胞妹了,消瘦道:“保、保住你的侄們,為咱妾留個後,哥……對不起你!”
“嗚~我領略了,必需決不會讓他們釀禍的……”
楊師太終究桌面兒上燮多蠢了,槍不拔她哥還能再挺片刻,一拔槍就連忙蹬踏與世長辭了,但一匹銅車馬慢性駛來她耳邊,立馬的人呱嗒:“爾等兄妹一度脾性,獨自他吝惜垂惟它獨尊的首級!”
“七尺男子,誰又喜悅向旁人俯首稱臣,我只有是個女兒耳……”
楊師太以淚洗面的站了啟幕,但陳光宗耀祖卻跳歇來說道:“你看咱們純天然強硬嗎,誰遠非恭順的當過孫,做男人就該像自個的第二通常,耳聽八方幹才苟到結果!”
“我還有個侄子在罐中,求你無需喪盡天良恰……”
楊師太一臉哀求的看著他,陳光前裕後拽起她哥的異物在身背上,言語:“戰役才碰巧起點漢典,出冷門道你侄兒跑哪去了,但你男人的三軍在了結,竟然去求你家趙王吧!”
“韋兄長!”
楊師太驀地咬了咬嘴皮子,囁喏道:“我問你一件事,求你無疑答覆我,毫不告人家正好?”
“你是想問趙王饞不饞你的肌體,對你有熱愛消滅吧……”
陳光宗耀祖鬧著玩兒的看著她,講講:“實質上你家趙王很入神,聽由他女子有數,他公心歡娛的惟有一期範例,外貌冷,心裡和顏悅色,自強天下第一,你家愛人逾樂腿長末梢翹的!”
“啊?”
楊師太一夥道:“錯胸大尾圓嗎,他總誇襄妃子的梢大,還總往她的拙荊跑,他都說她是首相府打更的,一夜叫三回!”
“哈~續絃當得找活好的啦,哥再喻你一度必殺的妙法……”
陳增光壞笑著叮屬了幾句,在楊師太一臉的驚疑中,他騎上烏龍駒笑道:“恆得大火紅脣,似理非理高虎尾啊,還得昂著頷看他,雖然吾輩說好了,你得把你小兄嫂先容給我!”
“爾等算作一路貨,看樣子上上未亡人就走不動道……”
楊師太不尷不尬的牽上了馬,陳光前裕後哄一笑打馬離開了,徵兀自在不絕於耳正當中,在在都是崩潰的樑王軍,魯魚帝虎被別動隊斬於馬下,身為抱著滿頭低頭,連趙王軍的陸軍都殺趕到了。
……
夕雙重隨之而來,狼奔豕突的燕王逃離了三十里,放開了幾萬散兵遊勇,通宵達旦逃回姑蘇城留駐,而萬萬俘虜和降卒排著隊,彈盡糧絕的押往江寧城,候聖上派人來改編或降罪。
“必要!有話盡如人意說啊……”
萬古長存的婁榮被押進了趙王營寨盤,光乎乎的被吊在了花木上,而他名義上的小妾翠兒,正拿著匕首帶笑道:“本春姑娘也不殺你,你用何方淫辱的我,我就割掉你哪處好了,很童叟無欺吧?”
“一夜家室幾年恩,兩口子圓房乃不刊之論之事,何來淫辱一說啊……”
蔣榮一臉央求的看著她,但翠兒卻怒聲道:“我一未嫁,二未酬對,鬼才跟你是夫妻,而且你抽我的耳光,撕我的衣服,還罵我是小賤貨,那幅帳我都給你記住,我今朝非割了你不行!”
“翠兒!你這復偏心平,怎樣能把人給閹了呢……”
趙官仁坐在營火旁邊喝著湯,閔喜獲馬撼的迭起拍板,不可捉摸他卻緩緩的來了一句:“既他用髒貨色長入你的軀體,你也該針鋒相對嘛,膝下!湧現轉眼吾儕趙王軍的絕藝!”
“來啦!”
幾名女婿笑盈盈的走了出來,隨手抽了一根折斷的矛杆,邢捧得刻驚惶的吶喊了上馬,可兩人霍地扯開他的大腿,一人持杆走到他的身後,飽經風霜的吐了口濃痰,大開道:“呔!看我菊爆之術!”
“啊!!!”
邢榮發射一聲悽苦的慘叫,蒂一縮翻眼暈了以往,翠兒立刻吼三喝四著捂臉跑開了,躲到趙官仁路旁嘻嘻哈哈道:“姑夫!你以眼還眼的手段可真好,究竟解了我心目的那口惡氣!”
“你這婢,跑來此間也不跟我說一聲,害我街頭巷尾找你……”
卒然!
一位高挑的女將騎馬走了至,一件束腰款的柳葉甲,緊繃繃的白褲搭配著銀長靴,還紮了一根高鴟尾,一抹炎火紅脣,再團結染血的鐵甲,與臉上稍微的黑灰,如實一位淡漠又首當其衝的女將軍。
“喲~這訛謬楊老少姐嗎,幹嗎跑我營裡來投敵了……”
趙官仁口氣文人相輕的忖度她,楊師太騎作古禮賢下士,惟我獨尊道:“自古以來忠孝僵全,我護送老太公上西天,是為盡孝,我折返回到交火殺敵,是為報效,但你卻在此冰冷,我可曾負你?”
“喲呵~士別三日,語驚四座了啊……”
趙官仁閃電式站了應運而起,昂起商量:“你也忠孝無所不包了,但你跑的光陰跟爸說了嗎,你頂著我趙王媵的名頭,給我下過一下崽嗎?”
“你不跟我圓房,我跟誰下崽去,若下了崽我成喲了……”
楊師太不犯道:“我不說饒不想你辣手,目下我盡了忠也盡了孝,理直氣壯天也不愧為你,你假設還想果兒裡挑骨,賜我一紙休書就是,過錯任何農婦垣圍著你旋轉!”
“你……”
趙官仁悠然愣了一期,指著她沒好氣的談:“好!算你學伶俐了,懂得攻取德窩點了,賁的事暫時不提,你給我滾到營帳裡等著,等我審完人犯再跟你算賬!”
“你若把我當妻,你就放不齒點,我決不會滾……”
楊師太人亡政瞪了他一眼,拽上翠兒氣的進了軍帳,可剛放下簾她就猛鬆了一口氣,拍著脯商事:“嚇死我了,我的腿都發軟了,十八羅漢佑,成千成萬別跟我吵架啊!”
“啊?你硬裝大牲畜呀,我覺著你瘋了……”
“還不對你家好良人教的,他說你姑父儘管個……賤貨,就歡欣鼓舞家跟他對著幹……”
“那姑丈要揍你咋辦,我看他聲色都變了……”
“我也不亮,我好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