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幽萌之羽-第1193章 巴蒂·克勞奇(下)熱推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小說推薦舌尖上的霍格沃茨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伏地魔的智囊?策划昨晚的袭击?!”
巴蒂·克劳奇愣了半秒,平静神色瞬间消失。
他忽地一下站起身,快步走到铁栏杆前,直直的盯着斯克林杰愤怒的目光。
“你在说什么?鲁弗斯——伏地魔,这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一直到昨天为止,小巴蒂一直被我用夺魂咒控制在家里,他不可能和昨晚的那场袭击有什么关系,你到底在说些什么,到底怎么回事?!”
自从十年前他想办法把儿子从阿兹卡班“换”出来之后,他一直确信一切在自己掌握中。
甚至于斯克林杰等人的突击搜查,克劳奇此前也以为问题是出在自己身上。
“夺魂咒?这就是你此前的隐藏方式么?呵——”
鲁弗斯·斯克林杰眉头挑动,眼底闪过一丝疑惑,旋即露出一抹嘲讽的神色。
“克劳奇,你以为我们是怎么发现小巴蒂·克劳奇没有死的?我们回溯查看了壁炉出发地点——昨晚至少有几十个来自于‘里德尔府’的路径信息。没错,汤姆·里德尔麻瓜父亲的老宅,猜猜看,到底是谁帮那名黑魔王办理购回宅邸、修建壁炉、乃至于作为核心成员……安排袭击的这些琐事呢?”
傲罗指挥部的老狮子目光死死地盯在克劳奇的脸上,观察对方每一丝情绪变化。
“凡人走过,必有痕迹……这是金斯莱从麻瓜警察那边听来的一句话,我觉得很有道理。伏地魔和克劳奇虽然躲过了魔法的探寻,但却忽略了那些渺小的麻瓜,我们从麻瓜口中听到了巴蒂·克劳奇……”
“麻瓜?里德尔府?这又是怎么回事?”
老克劳奇眉头皱得越来越紧,他仿佛看到一张无形的大网正在从天际扣下。
“大致几个月前,有位名叫汤姆·里德尔的男子买下了里德尔府,所有手续是由他的管家代办的。小汉格顿村的治安官、政府官员、里德尔府的老园丁,全部看到了那位巴蒂·克劳奇的模样——虽然麻瓜们的口述有些模糊,但凭借名字和相貌,我们勉强能够在脑海中回想起们某个淡黄色头发的年轻人。”
“所以……你真的一无所知?克劳奇,你太过于自负了——”
斯克林杰看了一眼神色震惊的巴蒂·克劳奇,心中压着的某块大石终于松动了些许。
他抽出魔杖,朝着四周轻轻挥动了一下,隔绝开周围可能存在的窥视、偷听。
“局势早就失控了,你所谓的控制,什么夺魂咒……显然早就失效了。”
“我们的线人偷听到了一部分伏地魔和小克劳奇的对话——正好在他们发动进攻前——邓布利多教授和博恩斯司长以此认为,你应该还属于我们这边,否则他们不会讨论到底杀死还是生擒你这个问题。”
“只不过,在关于您的问题上,部里如今还存在着不少分歧……”
斯克林杰深深地吸了口气,略微压低声音,看着冰冷铁栏杆后边的老克劳奇。
“有部分高级官员认为您的行为严重触犯了法律,必须加以严惩;还有一些人认为,您的行为不至于与食死徒混为一谈,应当由威森加摩法庭审理表决后另加决定。不过无论哪一边,大家一致认为,依照您当年拟定的那条‘阿兹卡班特殊条例’内容,这是目前最稳定的方案——决议在小范围全票通过了。”
“至少这段时间,您必须要在阿兹卡班度过。当然,如今的阿兹卡班巫师监狱也不算完全让人放心——伏地魔绝不会放过阿兹卡班,这里有太多可以壮大他势力的追随者以及……潜在追随者。
他一边说着,朝着不远处那几只飘荡在半空中的摄魂怪偏了偏头,继续说道。
“因此,我们选择最后相信您一次,克劳奇先生。”
啪嗒。
一个小盒子穿过栏杆,翻转了几圈后滚到巴蒂·克劳奇的脚边。
“‘我们’……指的是谁?”
“相信你的人——”斯克林杰耸了耸肩。
他看着巴蒂·克劳奇收起魔杖,如释重负地轻呼了一口气,挥动魔杖消去防护。
“等到尘埃落定,威森加摩法庭会召唤您开庭……至于这段时间,希望您可以好好反省自我,努力在开庭时获得一部分的减免判决处理……您的工作暂时将由卢多·巴格曼协助交接,那么——”
斯克林杰摆了摆手,转过身朝着监狱出口的方向走去。
“等等,鲁弗斯……这不对劲!”
克劳奇仔细思索了一下,双手抓着栏杆大声喊道。
“关于我儿子,这绝对是个阴谋——昨晚我离开家的时候,他肯定是还在那里的。你要去警告邓布利多和康奈利,那个出现在伏地魔旁边的‘小巴蒂·克劳奇’绝对另有其人,你们一定要提高警惕……”
全 金屬 彈殼
“那么,关于你协助小巴蒂·克劳奇越狱的事情,你有什么辩解的地方吗?”
“我……”巴蒂·克劳奇的语气一滞。
“无论如何,我们会查清楚的,克劳奇先生。”
斯克林杰脚步顿了顿,没有回头,沉默了片刻之后轻叹了一口气。
“不过,作为曾经的朋友,我想给您一个忠告:不要想着继续为你儿子辩护、免罪了,局势发展到现在这种状况,早已不是你可以遮掩修补的了。人总得为自己做过的事情付出代价,这就是现实。”
“你现在与其关心魔法部这边的事,不如好好想想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阿兹卡班……”
…………
吱嘎——砰。
阿兹卡班通往外界的铁门关上了。
巴蒂·克劳奇焦急、嘶哑的声音回荡黑黝黝的铁牢深处。
仿佛某种巨兽正在拖拽着巨石,他所处的那间牢房快速挪动、下沉着。
几分钟之后,伴随着一声金属和石头碰撞闷响,巴蒂·克劳奇所在的牢房剧烈晃动了一下,停在了某个幽暗、潮湿的地下区域,四周似乎有很多牢房,但雾气和黑暗阻隔了他的视线,仅仅只能看到轮廓
某种阴冷气息弥漫开来,摄魂怪腐烂的衣角在阴影中若隐若现。
“噢,这不是巴蒂·克劳奇先生么?真是让人意外啊!”
就在这时,一个尖尖的、有些嘶哑疯狂的女子声音从巴蒂·克劳奇不远处的牢房响起。
“听说黑魔王回来了?作为当初人们眼中的战争英雄,您怎么反倒被关进了阿兹卡班里边呢?噢,你现在不应该思考这些,你也得先学着其他人那样,祈求着魔法部的熟人听你解释解释,对吧?”
“他疯了,贝拉,你没听到吗?这老家伙好像还以为自己儿子活着——”
“那毕竟是他唯一可以讨好黑魔王的依仗,不是么?可惜——”
最开始说话的那个女人冷笑着说道,在黑暗中朝着巴蒂·克劳奇的方向的得意地喊道。
“我说过,黑魔王还会回来的!克劳奇!很快,很快他就会回来救我们!他会特别奖励我们!只有我们是忠诚的!而你——等我们从监狱出来,你就是我们庆祝出狱的,最美妙不过的礼物——”
“贝拉特里克斯?没想到你们居然还活着啊?”
巴蒂·克劳奇眉头扬起,坐回自己的床上,平静地说道。
“没错,伏地魔昨晚确实出现了,但你们显然没有得到任何召唤——”
“如果你口中的黑魔王真的在乎你们的话,那你们现在应该在他身边仓皇逃窜东躲XZ,而不是依旧被关在阿兹卡班牢房中,幻想着什么奖励。我来告诉你们吧,你们不过是一些被舍弃的垃圾而已。”
克劳奇的话犹如一道冷冽的刀光,一瞬间截断了四周那些食死徒们的嘲笑讽刺。
正如同他所说的那样,随着伏地魔卷土重来的消息传来,几乎每个关在阿兹卡班的食死徒都在发问:
为什么那名黑魔王没有召唤他们?那位黑魔王是否还会来救他们?
而巴蒂·克劳奇的话无疑重新揭开了这一层不安的伤口。
毕竟……他们的黑魔标记甚至没有烫过。
“闭嘴吧,老家伙!黑魔王自然有他的理由——”
贝拉特里克斯·莱斯特兰奇宛若被刺到伤口的野兽,发出尖厉、愤怒的叫喊声。
“你还是看看你自己周围吧,这可是属于‘克劳奇’的牢房,上个‘克劳奇’就死在里边了。”
这是……
上一个“克劳奇”最后生活过的地方吗?
在贝拉特里克斯看不见的黑暗中,巴蒂·克劳奇眼神闪动了一下。
他没有继续理会外边那些杂乱、烦人的噪音,转过身借着微弱的月光逐一打量着四周。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隔壁牢房中关着的那个疯女人没有说错。
这里确实是某位“克劳奇”临死前居住的地方,只不过……那个“克劳奇”并不是巴蒂·克劳奇。
在靠近单人床的墙壁之上,依稀还残留着一些用硬物刻下来的拙劣图案,老巴蒂不得不靠得特别近才能勉强看出那些是什么——大多是简单线条勾勒出的人影,看起来好像是古老魔法遗迹的壁画。
“噢,对哦,我忽然想起来了……那个懦弱的小东西在牢里还有些折腾——”
注意到巴蒂·克劳奇那边脚步移动的动静,贝拉特里克斯的声音中闪烁起了着某种邪恶的快意。
“最开始我听着他睡梦中一直叫着‘妈妈’、‘妈妈’……”
“后来,你和你妻子来了一趟,他倒是没有继续在晚上叫嚷什么了,而是整夜整夜地在墙上刻着什么,吵得人睡不着——魔法部那边有傲罗来看过,听说好像画的是他的家人——”
“真是个可怜的家伙,临死前可能还以为你会来救他,可惜你甚至连尸体都没来领……”
家人……
老克劳奇忽然沉默了下来。
他的手指从那些凹凸不平的拙劣图案上一一抚摩过。
从襁褓出生到牙牙学语,从摇摇晃晃地走路到收到霍格沃茨通知书……
刻下这些图案的那个人显然没什么绘画天赋,但是那些场景倒也不算多复杂,充其量也就是一个小小的人影,加上一个长头发的女子和高大男子,有时候旁边甚至还会有些许小物件和文字注释。
吵闹的对角巷、飞天扫帚……
嗯,这个好像是圣诞节?至于这个,应该是生日吧?
巴蒂·克劳奇小心翼翼地在墙边摸索着,努力辨认着那些图案所刻画的场景。
那些场景他有些隐约记得,有些全然不记得,还有至少一半他很清晰的记得他并没有参与,不过在墙壁上的那些“故事”中,每一张图都是整整齐齐的三个人影……
每一个,无一例外都有那个高大男子。
随着图案逐渐延伸,刻痕越来越浅,越来越浅。
最后,停在了霍格沃茨毕业典礼的地方。
故事在那里抵达了尾声。
那条属于“父亲”的刻痕刻了一半,变成一条斜斜的线条向下垂落。
他倚靠在冰冷墙壁上,缓缓坐下,浑身力气仿佛随着那道没刻完的划痕溜走了一样。
克劳奇闭上眼睛,努力不让自己去想后边发生了什么。
“……多琳。”
————
————
好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