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我只想安靜的做個苟道中人 txt-第一百一十六章:當青大仙。(第二更!求訂閱!)推薦

我只想安靜的做個苟道中人
小說推薦我只想安靜的做個苟道中人我只想安静的做个苟道中人
这一次,大当家已经不敢再派人过去砸墓碑,而是直接下令:“再换条路!”
底下的山贼们,神色已然变得无比紧张,听到这话,连答应的心思都没有,便步伐慌乱的跟上三位当家。
但很快,走在最后的一名山贼,被石头绊的摔了一跤,再次抬头,却见四周夜色苍茫,杂树昏鸦,灰黑色的枝叶间,似有无数看不见的眼眸,正在暗处盯着自己,而放眼前方,已经不见了大部队的踪影……
山贼们继续赶路,但接下来,无论他们往哪个方向走,无论他们速度是快是慢,最终都会回到墓碑的面前!
“嘎、嘎、嘎……”
周围安静若死,夜鸦单调刺耳的啼叫令人心悸。
火光照入漆黑的夜色,荒野空旷,无遮无挡,却仿佛有无数双眼睛静静的、冰冷的望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强烈的窥视感令众人脊背发凉、头皮发麻。
山贼们越来越不安,越来越躁动。
察觉到队伍的气氛异常,大当家深吸一口气,正要呵斥手下,却见三当家忽然靠了过来,非常小声的说道:“大哥,人数不对,失踪了很多弟兄!”
闻言,大当家面色一变,立时回头,开始数点人数,很快发现,少了足足十几个人!
大当家心中瞬间涌出一股深入骨髓的寒意,顿时握紧了腰间佩刀。身侧,二当家语声有些颤抖的道:“怎、怎么回事?”
三当家同样面色很不好看的回道:“我也不知道,刚刚发现的……”
他们正说着……
“啊!!!”
队伍后面,蓦然传来一名山贼惊恐的大叫。
所有人猛然回过头去,却见队伍后方陷入一阵骚动,夹杂着恐惧无比的吵嚷:“别过来!是大当家、是大当家杀你们的……”
“冤有头、债有主,不关我们事……不关我们事!”
“逃!快逃!”
“老子不想再待在这个鬼地方了!”
“兄弟们快逃……”
山贼们惊恐万分的大喊大叫,发泄着心中的恐惧,尔后场面越来越混乱。
很快,几个胆子小的山贼似想到了什么,拔腿就跑。
紧接着,其他山贼也反应过来,纷纷朝四面八方逃去。
大当家顿时回过神来,怒道:“都回来!”
山贼们闻言,却是逃的更快了,有些人甚至为了隐匿踪迹,将火炬扔下,一头扎入茫茫夜色,再没有心思去听大当家的命令。
三位当家无比愤怒,正要杀鸡儆猴,宰几个手下立威,却见后方缓缓走来两道略显僵硬的无头人影。
这两道人影身上的衣服尽管沾满了血渍,三位当家也非常熟悉,其脖颈切口平滑整齐,显然是被人一刀枭首,胸腔之中,还在不断涌出鲜血,汩汩流淌。
这是刚刚被大当家砍死的那两名山贼!
不,应该说,是那两名山贼的尸体!
一阵猛烈的寒意,瞬间笼罩三位当家。
误入坟地……手下失踪……无头死尸紧随在后……
三名当家顿时露出惊恐无比的神色,大当家迅速清醒过来,连忙道:“逃!”
说着,他也跟其他山贼一样,直接选了一个方向逃走。
这个时候,二当家与三当家也终于如梦初醒,二人皆已肝胆俱裂,连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慌乱的跟上了大当家的脚步……
※※※
夜色弥漫,旷野空阔。
衰黄的长草之间,一尊兽首人身的神像趺坐于地。
心意相通
其面目凶暴,浊黄色的豹眼之中,时不时掠过一道晦暗的光芒,冰冷森然,散发出残忍冷酷的气息。
西风呜咽,草木衰颓,瑟瑟夜幕下,十几名山贼恭恭敬敬的跪伏四周,皆以额频频触地,虔敬无比。
“当青大仙,法力无边……”
“求大仙救命!”
“大仙若庇佑信男此番平安渡过,日后一定日日上香供奉,四时八节祭祀无断,不敢有丝毫怠慢……”
“大仙垂怜,信男愿终身茹素……”
这个时候,又有几名山贼狼狈逃来,一看到大仙神像,这些山贼先是一怔,旋即便纷纷反应过来。
这鬼地方如此邪门,怎么走都走不出去,怎么走都要撞上那块无字墓碑,他们定然是遇了鬼祟!
三位当家纵然武艺高强,也不过是肉身凡胎,眼下自身难保,根本靠不住。
只有当青大仙这等仙神,才能保佑他们!
想到这里,这些新来的山贼,也跟着来到神像面前,纷纷跪地祈求:“求大仙庇佑,信男愿为大仙走狗……”
“大仙大恩大德,没齿难忘……”
“求大仙开恩……”
“大仙法力无边,邪祟退散!”
很快,又有一批山贼前来,跟前面的那些人一样,看到当青大仙的神像的刹那,他们便没有任何迟疑的加入其中……
这个时候,望着来到这里的山贼越来越多,裴凌心下一定,很好,计划非常顺利!
“修为已经恢复筑基前期……”
“恐惧,比鲜血的效果要高出很多很多。”
“只是收集起来,也比鲜血更加麻烦……”
心念转动之际,裴凌看到,又有三名气血格外充沛的山贼,神色慌张的从远处跑来。
这三人形貌阴狠,手中皆握着出鞘长刀,恐惧之际,不掩凶恶。
是这伙山贼的三位头领……
人齐了!
此刻,三位当家看到大仙神像,先是一怔,尔后很快便跟其他山贼一般,来到神像面前,跪伏于地。
“求大仙庇佑!信男自祖上供奉大仙,四时八节,祭祀无断,求大仙莫要计较这些年来的怠慢,只要此番能够平安离去,信男愿为大仙塑造金身,日日敬香供奉……”
“求大仙驱散邪祟,容我等离开……”
“大仙乃我当青寨大仙,若是当青寨覆灭于此,再无人供奉大仙……”
“求大仙显灵……求大仙开恩……”
“大仙救命!!!”
男神試婚365天:金牌嬌妻有點野 小說
就在他们跪倒祈求的刹那,裴凌立时感到,冥冥之中,一种难以描绘、玄之又玄的联系,瞬间连接了他与某位存在。
仿佛有无数看不见的丝线,从自己体内延伸而出,没入虚空,浩浩荡荡的伸展开去,与真正的当青大仙,轰然相系!
【蚀日秘录】,争道开始!

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我只想安靜的做個苟道中人-第八十四章:接受獻祭。(第二更!求訂閱!聖誕快樂!)推薦

我只想安靜的做個苟道中人
小說推薦我只想安靜的做個苟道中人我只想安静的做个苟道中人
说着,“郁”直接动手,一把扣住距离自己最近的护卫的咽喉,匕首轻松无比的刺入对方皮肤,沿着伤口迅速滑动,开始抽筋剥皮……
“啊啊啊啊啊!!!”
痛苦恐惧到变了调的惨叫声立时响起,鲜血汩汩流淌,腥甜的气息迅速弥漫满室。
其他护卫惊惧无比,纷纷怒吼道:“萧朦!我等从未对不起你过,你如此歹毒,就不怕遭受天谴?!”
“放了我!工钱我不要了,我愿意立刻远走高飞,此生不靠近萧府半步!”
“我朝律法森严,萧朦你是富家之子,如此行事,难逃国法!现在速速住手,一切还来得及!”
“萧朦你这个小畜生!你不得好死!”
“我等便是做鬼也绝对不会放过你!!”
“郁”的动作停了下来,正当护卫们以为他心生恐惧,不敢继续的时候,却见“郁”大步走到刚才喊得最大声的那名护卫面前,尔后伸手一把扣住其头颅,力量之大,令护卫立时发出一声凄厉之中混合着痛楚的惨叫。
趁着护卫张嘴惨叫之际,“郁”一把抓住对方的舌头,尔后,将其整条舌头一把拔了出来……
鲜血迸溅!
护卫当即双眼翻白,痛得几欲满地打滚,却被“郁”按着,丝毫无法动弹,也发不出任何声音。
“嗬嗬……”他喉间血沫翻滚,面容抽搐,浑身不断颤抖,望去触目惊心。
见到这一幕,其他所有护卫,全部大气都不敢出。刚刚还群情激奋、嘈杂无比的屋子,霎时间安静若死。
就在这个时候,“咚咚咚。”
敲门声传来,有丫鬟在门外细声说道:“少爷,婢子送了早饭来。”
“郁”神情平静的说道:“进来。”
丫鬟立时推门而入,刚刚转过屏风,看到血腥的场面,顿时吓得愣住,手中食盒直接掉在了地上。
下一刻,少女尖叫声响起。
只是,仅仅弹指之际,便戛然而止,整个房间再无任何动静传出……
※※※
古松嵯峨,金风四起。
萧寿左顾右盼,小心翼翼的来到祠堂门口。
藏身柱后,张望了好一阵,见周围无人,他立时从怀中取出一枚色泽古旧黯淡的玉佩,握在掌心,微微垂首,口中念念有词。
很快,祠堂紧闭的大门无声打开。
永久 x Bullet 怪獸學園
一阵急切的阴风呼啸而出,吹得萧寿一个激灵。
他不敢耽搁,立时走了进去。
“砰。”
大门瞬间关闭。
感受到祠堂内立时阴沉下来的晦暗,萧寿暗暗松了口气,安全了!
此番献祭,由于铮儿的缘故,发生了预料之外的变化,眼下他的三个子女,皆被鬼祟所趁!
虽然说,眼下已经是白昼,但只要三个子女当中,有一个没有清醒,对整个萧家而言,都是一场灾难。
不过,他现在已经进入祠堂,此地有无面大仙庇护,在白天的时候,是整个萧府之中,最为安全的地方,作为萧家骨血,在这里,不用担心任何意外。
心念转动之际,萧寿立时收敛心神,神情变得无比崇敬、庄重。
他走到朱柱后的小几上,拿起一根线香,尔后走到香炉前,将其插入之后点燃。
紧接着,萧寿退后几步,整理袍服,郑重拜倒,尔后膝行至供案下,目光低垂,望着珠帘的尾端,俯身叩首。
龍騎士的寵兒
三跪九叩之后,萧寿虔诚道:“无面大仙,法力无边,佑我萧氏,辅佐绵延!”
“祈大仙原宥,信男萧寿,教子无方,昨夜祭祀之际,小儿萧铮懵懵懂懂,怠慢大仙之处,万请大仙恕罪……”
语罢,他又连连顿首。
如此一直磕头到香炉之中的那支线香完全烧完,萧寿已然是头晕眼花,整个祠堂,倏忽阴气大盛!
供案上的珠帘,无风自卷,缓缓朝两侧打开。
感受着无面大仙那股熟悉的威压降临,仿佛冥冥之中,大恐怖、大灾祸近在咫尺,萧寿的面色,顿时变得无比恭敬、无比谦卑。
他不敢抬头,又跪了一阵,继续低声祝祷。
尔后保持着低头的姿态,站起身,取了一炷香,走到熟悉的位置,给无面大仙上香。
青烟袅袅,喷吐恣意,须臾,在半空凝结出两个字:“萧寿。”
渐渐的,烟雾萦绕,深处,有古旧祭坛,徐徐浮现。
萧寿深吸一口,这次为了避开被鬼祟所控制的子女,他没来得及带任何祭品过来。
不过,作为长年供奉无面大仙的萧家家主,他非常清楚给大仙献祭的规则。
眼下没有祭品,却惊扰了大仙,那他自己就是祭品!
当然,他不会将自己整个献祭掉。
现在这情况,他只需要许愿,让铮儿清醒一下,过来补齐祭品即可。
而想要满足这个小愿望,献祭一条手臂,应该差不多够了……
想到这里,萧老爷走上前去,先将自己的左臂放在祭坛上,尔后取出一把雪亮的匕首,在左肩下轻轻一切。
还没怎么用力,整条左臂,已然齐根而断,剧烈的痛楚霎时间传来。
“啊!!!”
萧寿猛然一个哆嗦,额头冷汗滚滚而下,抑制不住的发出一声痛呼。
他的左臂整个落在祭坛上,黑血迅速漫起,将其渐渐吞没。
见此情形,萧寿赶紧强忍剧痛,跪在地上,开始念念有词的说着什么……
此刻,裴凌在系统的操控下,一动不动的端坐台上。
眼见萧寿忽然进入祠堂,直接隔着珠帘,对自己频频叩首,他顿时面色僵硬,自己现在只是伪装成了“咒”,可一点不具备“咒”的力量。
就是这面前的珠帘,他都无法打开!
但这个念头刚刚升起不久,他便见到,珠帘倏忽分开,尔后,萧寿开始上香、祭坛出现、献祭、甚至对方的祈词,也清晰完整的传入他耳中!
裴凌微微一怔,虽然说他现在的身体是被系统操控,但他一点没有感觉到,系统在这过程中有过任何动作。
妖孽难缠,悍妃也倾城! 小说
望着脚下不远处“咒”的神像,裴凌忽然明白过来。
自己现在,确实伪装成了“咒”,但“咒”的神像,也一直都在此地。
只要萧寿的仪式没有错,“咒”的力量,便能继续发挥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