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從亮劍開始崛起 愛下-第一百四十一章 給鬼子加個倍!推薦

從亮劍開始崛起
小說推薦從亮劍開始崛起从亮剑开始崛起
天刚亮起,郑县外二十公里地界,三五八团阵地上,浩浩荡荡的鬼子便发了起进攻。
小鬼子依旧还是老一套。
面对三五八团紧急抢筑的坚固完善阵地,前锋碰了个钉子后,鬼子先是集中大炮轰,数门150榴弹炮,十余门105榴弹炮开火了,密集的炮弹落在阵地上。
爆炸波腾起一阵阵硝烟,掀起一片片泥土碎屑。
“狗日的小鬼子。”
前线,一位隐蔽在防炮洞内的三五八团连长眼见自己一个重机枪班隐蔽掩体被一枚150炮弹命中,掩体被炸的粉碎,甚至能看见飞出来的重机枪零件,当即破口大骂。
虽然部队很早之前就转移到这里,阵地构筑完善,环形工事,防炮洞,多层土木工事应有尽有。
但没有混凝土,没有钢筋钢板,哪怕是三层土木工事仅仅能勉强防住105炮弹,面对150重炮的威力毫无办法,躲在里面的战士只能祈祷不要被命中。
好在仅仅十分钟后,鬼子炮火便开始延伸,阵地损失并不大,仅仅伤亡一个排。
“进入阵地,准备战斗。”
那位连长当即带着队伍进入阵地。
显然,这位三五八团营长也是老手了,和鬼子的作战经验非常丰富,很清楚大炮一停鬼子就会立刻冲上来。
还没等三五八团部队布置好火力,鬼子都已经摸上了阵地。
“这伙鬼子···”
带队的营长看着远处的鬼子,瞳孔一缩。
能这么快进入阵地,而且看这些鬼子的跑位动作,不用想,都是老鬼子。
“打!”
鬼子虽然是精锐,但他们也不是怂包,连长当即命令开火。
哒哒哒···
轰轰轰···
双方当即爆发大战,一时间,战场子弹横飞,炮弹飞舞。
凭借补充过的凶猛火力,这个营很快将鬼子的进攻打退了,但鬼子刚刚退下,炮击再次开始,随后第二波攻势无缝衔接。
“打。”
咬了咬牙,营长再次带着还没来得及喘口气的部队将鬼子打退。
只是,刚刚打破鬼子的第二轮进攻,第三轮鬼子已经开始集结。
“小鬼子这是没完没了。”
看着第三波鬼子,营长面色铁青,一面组织战斗,一边派人向后面的团部求援。
再不给他支援,不出动预备队,他的阵地恐怕不保。
好在此时,天空中出现嗡嗡声,紧接着一架‘炸弹卡车’攻击机俯冲,几枚重磅炸弹落地,再加上一轮机炮扫射,炸的鬼子人仰马翻,损失惨重。
不仅仅正在撤退的第二波进攻部队损失惨重,连带还没发起的第三波攻势也被直接摁死。
“那是独立团的飞机。”
“哈哈,没想到咱们也有空中支援。”
“····”
顿时,阵地上响起一片欢呼。
最底层的大头兵可不管双方之间的明争暗斗,高层之间的尔虞我诈,纷纷为独立团的支援欢呼喝彩,恨不得这飞机是自己的。
“独立团还是厉害啊。”
看着以及在天上盘旋的飞机,营长也松了一口气。
有了飞机支援,鬼子绝对不敢继续进攻,甚至连炮击也不敢,飞机居高临下打大炮,再简单不过了。果然不出他所料,鬼子眼看天上的飞机,不得不停止进攻。
尤其是后续第二波次飞机抵达后,开始对鬼子后方阵地展开轰炸,欢呼声更加高昂,甚至还趁机推进了一段距离,主动分割歼灭了一伙鬼子。
一天的战斗,打的三五八团全体浑身舒坦。
但相比于前线的舒坦,后方指挥的楚云飞却是面色凝重。
“团座,局势不妙啊。”
方立功看着桌子上的地图,语气焦急:
“小鬼子兵力太多,咱们守不了多久的,白天有飞机,但晚上飞机可没办法支援。”
“郑县周边的防御已经崩溃,到处都是溃兵,恐怕·····”
楚云飞没有说话,而是静静的看着桌子上的地图,陷入沉思。
豫中的局势比他预计的还要糟糕,守卫郑县的部队也比他预计的还要差,短短两天的战斗,黄河以南的守军就全线崩溃,到处都是溃军,指挥体系几乎失效,只有少部分军队自发抵抗,但这点阻击,挡不住滚滚而来的鬼子大军。
他这边是能守住,甚至很轻松。
他呼叫的五架次战机支援,独立团五架次轮流支援,合计都超过十五架次了,在飞机的支援下,三五八团不仅仅打退了鬼子的进攻,而且损失很小。
晚上守住,问题不大,无非是伤亡会大一些。
理论上来说,继续坚守下去,没有什么意义,郑县失守是迟早的事。但他在这里,有空中支援,有充足的物资补给,能为后续部队争取很长时间。
只要他拖延个一周时间,汤兵团就能腾出手来应对鬼子。
突然,一个参谋跑了进来:
“三营电报。”
“二十三日凌晨,一大队日军秘密行军至郑县车站,并偷袭占领了郑县(州)北门。”
“什么?”
楚云飞面色大变,当即破口大骂:
“一群草包!”
郑县是重镇,有超过八千兵力驻守,居然被一个大队的鬼子摸到车站,还被占领北门。
“准备撤退。”
深吸一口气,楚云飞语气无奈。
橫推武道 小說
官场调教
鬼子一个大队占领郑县北门,以鬼子的防御能力,短时间内绝对不可能夺回来,而且后续必然有鬼子大部队跟进,这等于郑县已经失守。
他继续坚守下去,等明天,三五八团就被包围了,那时候,哪怕独立团空中支援再多,陷入鬼子包围的三五八团也必然被全歼。
另一边。
也就是三五八团对面的鬼子阵地上,被飞机炸了一路后,鬼子也老实了,将大炮隐蔽起来,等待夜晚到来后在发起进攻。
此时,一个鬼子正在统计伤亡。
“玉碎六百二十七人,失踪七十二人,受伤五百九十九人。”
“八嘎。”
“一群废物。”
听到参谋的汇报数据,负责指挥进攻三五八团阵地的鬼子大佐联队长顿时气得跳脚。
他一个步兵联队也就四千人左右,仅仅一个白天的进攻,就伤亡近超过四分之一,玉碎加失踪已经达到一个二线满编大队。
简直前所未有。
从三天前度过黄河以来,其他部队总伤亡也不过如此。
“联队长。”
一个大队长语气苦涩:
“对面阵地的敌人和以前的不同,他们火力很强大,作战意志很顽强,而且还有飞机支援。”
“下去吧。”
听到大队长的汇报,大佐联队长眼角跳了跳。
近戰 法師
他也去前线看过,自然知道伤亡如此巨大的原因。
守军阵地不再像前几天那种一碰就碎,守卫部队非常顽强,而且武器装备很先进,炮火不比帝国联队级弱,必然是民国的精锐部队。
当然,这点不算什么。
他有军一级的重炮支援,后备兵力充足,大批新兵可以弥补作战损耗,拿下眼前的阵地只是时间问题。
但偏偏不知道从哪里飞来一批战机,而且是从没见过的飞机,载弹量大,火力猛,而且还一波接着一波,天上时时刻刻保持着飞机盘旋,他联队大部分伤亡都是那些战机造成的。
而面对在空中盘旋的敌机,重炮部队也不敢暴露。
“联队长,岗村将军电话,询问我联队伤亡。”
突然,一个参谋跑进来说道。
“岗村将军,询问伤亡。”
联队长语气充满了苦涩。
虽然不清楚,怎么最顶头上司打电话来询问,但·····他可是仅仅一天时间,靠着一个联队,就把开战以来皇军总伤亡翻倍的存在。
这显然不是好事。
接通电话,联队长第一时间全部抖了出来,没有丝毫隐瞒。
毕竟,这事他是隐瞒不住的,还不如如数交代,争取宽大处理。当然,联队长还重点说了他今天失败的原因,突如其来的几十架次新式飞机,不要钱的重磅炸弹。
只是出乎他预计的,在听到他的伤亡后,岗村将军仅仅八嘎的骂了他一句废物,然后就嘱咐他原地修整。
就这?
一句八嘎就完事了?
挂掉电话,鬼子联队长一时间有些呆滞。
相比于鬼子联队长的呆滞,岗村则是满脸纠结与难过,然后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战斗整体进行的很顺利,甚至超乎预计的顺利,第三十七师团,第七混成旅团已经包围了郑县,第一阶段作战目标提前完成。
然而问题是,伤亡太大了。
今天一天的战斗,伤亡近三千人,玉碎更是超过一千两百人,短短一天时间,伤亡就直接翻了两倍还多。照着这个速度,等他豫中地区打下来,京汉线打通之后,怕是得伤亡过半,玉碎数万了。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独立团的飞机。
短短一天时间,对方出动超过一百三十架次飞机,投弹超过三百吨,那种空中爆炸的塞满钢珠的重磅炸弹,哪怕部队以大散兵线排列,一枚也能直接完全笼罩一个满编小队。
“短短一天,出动一百架次飞机,他们是怎么做到的?”
司令部内,华北方面军新参谋长百思不得其解。
即便是有一百多架飞机的第五航空军第二飞行团,一天出动一百多架次,也非常困难,需要很长时间准备。
岗村宁次看了一眼自己的新参谋长,没说说话,也没有解释。
他自然是知道原因,独立团的飞机员虽然不足,但飞机是真的多,而且物资和弹药,更是多到溢出,不然也不会使用大批量重油和皇军秘密交易,换取皇军从东南亚地区搜刮机械设备。
但这是个新来的。
解释,纯属浪费时间。
大 周
还不如想办法,对付独立团的飞机。
“命令第二飞行团驱逐消灭那些敌机。”
冈村宁次想了很久,最后也只能让飞行大队派出飞机驱赶消灭那些独立团飞机,毕竟华北方面军因为一直以来没有空中威胁,极少配备防空武器。
至于中美空军混合大队,一直都在长江附近行动。
“只能这样了。”
参谋长叹了一口气。
这样一来,航空兵就没办法支援地面部队了。
······
同一时间。
晋|城机场。
傍晚时分,随着五叶螺旋桨的转动,六架‘炸弹卡车’稳稳当当的停在机场炮跑道上,然后缓慢滑行至跑道旁的停机坪中。
气泡座舱被推开,黄全从座舱中爬出,借助软梯直接跳下了飞机。
“队长。”
六人在黄全前面集合。
“哈哈···”
看着全部五人都飞回来,黄全顿时满意一笑。
这五人都是新手。
今天河源县送来了三十五个新飞行员,这些人妥妥都是新手,接触飞行只有几个月时间。
好在是从独立团精锐部队战士中直接选拔出来的,文化水平不错,本身有飞行天赋,心里素质有过硬,经过两个多月的训练,已经初步掌握了基础飞行技巧,而且都有超过一百小时的飞行经验,其中包括三十小时以上的独立飞行经验。
为了最快提升飞行员技术水平,团部将他们送来了晋|城机场。
实战才是最好的训练。
虽然还是菜鸟,俯冲机动支援前线战斗或许不行,但轰炸鬼子后方辎重队,完全没有问题,鬼子缺乏防空武器,平着飞过去,丢下炸弹返航就行。
依次拍了拍几人的肩膀,说道:
“今晚好好休息,明天还得继续忙。”
“是。”
另外五人大声回应。
这几人声音中难掩激动。
轰炸鬼子,实在是太带劲了。
而他们今天每个人最少飞了两架次,投下了超过对着十吨炸药,有几个技术好的甚至还玩了俯冲扫射。
新手飞行员去休息后,黄全则是来到机库内,此时混凝土机库内灯火通明,一大堆后勤人员正在加紧维护战机,为明天的飞行做准备。
“怎么样?”
黄全对着机场后勤维护负责人说道:
“今天能搞定么?”
后勤负责人是黄全的队员,和他一同来到独立团,他语气自信的回答道:
噴火
“没问题,保证你明天有的是飞机飞。”
黄全有些惊讶。
今天有大量新飞机送过来,到目前为止,晋城机场可是有一百架攻击机的,这可是一个巨大的工作量,而这群人,接触新飞机只有三个月不到的时间,甚至其中绝大部分维护人员,都是新手。
后勤负责人解释道:
“这飞机,很先进,制造水平极高,而且技术还非常成熟,故障率很低,保养维护完全是流程化,培训后勤人员很简单,熟手换个发动机只需要十五分钟。”
听到这,黄全赞同的点头。
飞了近三个月,他深有体会,无论是‘炸弹卡车’攻击机,还是战斗机,无论是技术,还是制造工艺,都非常先进。
一般而言,越是先进的飞机,越不成熟,非常容易出故障。
比如,欧美的作战任务,经常有这样的情况出现:起飞六十架最新式飞机,其中三架因为故障返航,四架故障迫降坠毁,随后只有五十三架完成任务。
而陈老板提供给独立团的飞机,完全没有这个问题。
到目前为止,还从来没有发生一次飞行故障。
当然,有一部分是因为,眼下的飞机,大部分都是新飞机,服役不到一个月时间,而且备用零件确实多,实在不行,直接换零件,哪里有问题就换那里。
“好。”
黄全满意的离开了。
最后,他召集全部四十九(一人受伤)名飞行员,开了一个作战会议,总结了今天的问题,并布置了明天的作战任务:
“明天我们争取出动两百架次,给鬼子加个倍。”
“是。”
全部飞行员语气自信。

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從亮劍開始崛起笔趣-第三十章 趙政委的躍躍欲試 好语如珠 涎玉沫珠 讀書

從亮劍開始崛起
小說推薦從亮劍開始崛起从亮剑开始崛起
次之整日剛亮,不折不扣趙家裕漫無止境便如日中天。
從前仍舊冬季,是業餘的令,民也沒微事,因故,趙家裕漫無止境十幾個莊的庶人們齊齊出動,還有那幅從日佔區和另地頭跑破鏡重圓的哀鴻們,小一萬人扛著鍬,鏟子、鋤、大錘等傢什,在總部來的工程口,花季群眾,同下層村落高幹的指揮下初露盤易如反掌機耕路。
放量少業內板滯,但人多效大的原理,此時被體現的痛快淋漓。
挖土,碎石,填坑,鋪裝。
好景不長多數造化間,底冊的蛇行七上八下小徑就被擴寬壓實,一條能行駛小木車的好高速公路在趙家裕常見方始漸成型,並漸次向跟前延伸。
三餐粗糧管飽,每天按時足量關糧食看成薪資,鋪路的眾人發生出劃時代的拼勁。
而,三司令員和黃寶旺帶著三營和輸隊一千多個卒子開班建貨倉,備選措三蹦子和託福普的儲油站,為了避被鬼子投彈損失,這些智力庫一直在低谷面掏空一度窯洞。
安保務也莫錙銖減少。
聯防連四十挺機槍百分之百進兵,霸佔趙家裕廣隨地陣地,一挺挺警槍厲兵秣馬,適得的二十門單管20米迫擊炮也被拉上了四野凹地,全部環繞男團團部近處的天穹。
當日午時節,周身灰撲撲的趙剛擦了擦腦門兒上的汗水,走進了團部,由於沒防衛到手上的粘土,天庭上留給了一條扎眼的泥痕。
“咦。”
觀覽趙剛,方團部做起初未雨綢繆的李雲龍稍稍詫異。
於結果擴寬馬道,修黑路,事必躬親收拾設計的趙剛就很極少晝間一向間工作,忙得腳不沾地,現看到趙剛大天白日意想不到完美無缺來臨做事,李雲龍異常驚呆。
“哈哈··”
趙剛領悟李雲龍希罕何如,他笑了笑,商:
“那一批後生員司強固不利,修養完,實力很強,文化手底下也很強,負有她倆,我只需要創制實在的掌不二法門,接下來叫她倆去統治和推廣就好了。”
“精。”
李雲龍旋即得志首肯,老跟腳能止息,他也感覺到喜悅。
就在夫天時,賬外進去了一度人:
“司令員,二教導員沈泉回國。”
“哈,沈泉。”
觀後代,趙剛和李雲龍都很陶然。
二團長沈泉在事前的從聞喜縣的大裁撤中受傷,而負傷不輕,赴總部醫務室休養,兩人一個與眾不同揪人心肺,偶爾派人查問,此刻觀看人回城,定喜形於色。
“好,身體還原的怎麼著?二營還亟待你來帶領呢!”
李雲龍登時敘。
到此,沈泉大庭廣眾面色一暗,他開進學部,一派走單說著:“營長,政委,畏俱我沒方式再下轄徵了,此次的傷····”
趙剛和李雲龍都眼捷手快的出現了,沈泉此刻步行的姿態一目瞭然無可挑剔索,本該是腿蓄了殘疾,不反應步履和發力,但戰場上霸氣兵法小動作就會出悶葫蘆。
“閒。”
趙剛應聲撫道:“到烏都能抗洪打鬼子,獨自各戶分房差別如此而已。”
“你貨色會出車吧?”
李雲龍陡問津。
“會。”
沈泉一愣,點頭:
“開卷那會,有個同音情侶實屬雷鋒車駕駛員,我和他學過開運輸車,也懂好幾呆滯知,以前張參謀長還讓我去教過修三蹦子呢。”
“嘿嘿··”
李雲龍頓時其樂無窮:
“那相當,我此地正意在建小輕型車輸隊,本條司法部長就交由你了,你之前幹過指導員,應當很瞭然運輸任務可點也差在外線探囊取物,倘或出了癥結可以怪我無論如何老臉。”
“是。”
沈泉頓時陰放晴,敬了個注目禮。
當日午後,沈泉就心切的去看備付給他的那二十輛道奇走運普,而李雲龍則是帶著二營,和王承柱的炮二連,向海角天涯的正太柏油路奇襲而去,她們將在曙色下否決安居樂業縣和蟠縣交割地域,去正太鐵路。
就在李雲龍正好離去沒多久,平英團就迎來了一番人。
起源三五八團的一番報道馬隊。
“楚副官要來調查?”
趙剛聽到頭裡者通訊空軍以來,愣了愣。
“對。”
通訊機械化部隊點頭,口風有的自誇:“三黎明,咱倆百慕大軍三五八團楚雲飛楚教導員疇昔顧檢查團。”
“好。”
趙剛淺笑著頷首。
前面趙剛見過楚雲飛,兩個渾圓繼續也隔絕過一再,趙剛對楚雲飛感覺器官還天經地義,兩人還見過一些次面,但是立足點二,但楚雲飛是實保障民族自決的官長。
“不良。李雲龍不在。”
報導鐵道兵擺脫後,趙剛這才想起來,李雲龍早已帶著師去掀鬼子高速公路了,按照企圖,至少的五平旦才會回頭,本師團非同小可尚無師長。
自是想派人通牒楚雲飛,讓他過幾天再來,等趙剛備選叫人,確歇來了。
“楚雲飛,黔西南軍····”
趙指導員深陷尋味。
他重溫舊夢了先頭的一度念頭。
李雲龍這醜類慣例去總部和軍部嘚瑟,還近年來也稿子開著大吉普,做著三蹦子去丁偉和孔捷那裡嘚瑟,年代久遠薰染,這讓趙剛胸口對嘚瑟部分為奇。
這傢伙,確確實實那好?
但是驚異,但趙教導員也始終雲消霧散空子試驗,長上他羞人,丁旅長孔教導員哪裡也拉不下要命面,關聯詞斯滿洲軍楚雲飛楚師長····
誠然是童子軍,但雙方瓜葛總不太好,明爭正如少,但暗鬥原來雲消霧散停過,得相當流露點子能力,揭開幾許功力,倖免爾後的便當。
趙參謀長找還了合理的原故。
“後代···”
思悟這裡,趙剛叫來親兵排排長。
既陰謀試一試標榜嘚瑟,他得有備而來一霎,稍為傢伙了不起明示,遵六門山炮,120重迫,聯防機槍,那些洋鬼子早就時有所聞的雜種,盡善盡美擺沁嘚瑟,展示功用。
但部分東西就適應合了,以資新沾的20埃步炮。
末梢,趙剛看著案上的輿圖。
修路商榷早就停止了很長一段日,黃土高原此間黑路建築也較為概括,以馬道擴軍愈來愈讓難度愈回落,這會兒沙質探囊取物柏油路一度從趙家裕延很遠。
他再也叫來一個警覺排兵工,讓他通地鐵運輸隊處長沈泉,同孫德勝。
兩人來了日後,趙剛商量:
“爾等意欲轉臉,三平明,興建一番長隊,去招待轉手三五八團的楚雲飛,”
趙剛倏地不怎麼急不可耐了。
燕灵君副号 小说
“把土槍連也帶上。”
最後趙剛添道。
雖穿事前洋鬼子鐵鳥空襲的數額,及河西走廊飛機場的境況斷定,鬼子助殘日不會空襲了,但以便曲突徙薪唯一,同秀一秀肌肉,趙剛照例操縱把輕機槍息息相關上。
······
當天。
新一團基地左家堡。
丁偉等同於很忙。
美國大牧場 抓不住的二哈
“馬道擴編舉辦的如何了?”
大早上,他找來愛崗敬業營建馬道的人。
馬道擴編是三個團而且拓,三人洽商此後不決,次要波段由藝術團擔待,但兩個團營地周遍的要要好負,企業團只負責出物質。
可是,緣匱乏麟鳳龜龍,新一團和新二團可收斂支部供給的各式花容玉貌,修路的飯碗方便了叢。
新一團鋪砌的企業主商談:
“靠菽粟,咱倆社了一千五百人打公路,然則傢什較為缺少,故而修的較量慢,我業經讓就地的鐵工加速築造。”
“好的,眭高枕無憂,別有洞天,食糧穩要散發出席,這一點上,一致允諾許充任何主焦點。”
言末後,丁偉眯了餳睛,三改一加強了言外之意。
“是。”
企業管理者敬了個軍禮,後便逼近了。
缺少東西,過幾天去找李雲龍紐帶····丁偉難以置信著,心髓酌量前來。
他是清爽的,為養路,李雲龍從總部布廠那兒搞來了無數蠟質器材,以至還在趙家裕組裝了一期修械所,用緝獲洋鬼子生日卡車鋼板造傢什。
“成和。”
進而,丁偉叫來一教導員成和:
“兵丁徵集晴天霹靂怎樣了?”
在詳李雲龍猷將紅十一團擴招到六千人甚至更多的計劃性往後,丁偉也起了思緒。
他一趟到村裡就團組織更其擴招,投降有李雲龍供器械彈藥,他招略略李雲龍就給額數,還要所有歸攏毛瑟大槍和布倫式機槍。
丁偉心房酌量,雖說使不得和商團比,但新一團一絲不苟明晚穩如泰山發案地的左派捍禦,如鬼子來進犯,那估價著斷斷比曾經墨玉縣的範圍要大,是以他新一團為啥也得三千人,也即是鬼子一個青年隊的主力才行。
故,他貪圖將新一團擴招至三千人。
“依然俱全擴招竣事,如今正值機關鍛鍊。”
成和答對道。
“諸如此類快?”
“上佳。”
丁偉很愜心。
就在本條時間,團部傳說來了聲音:“教導員,民間藝術團派人送到一件狗崽子。”
“焉玩意?”
丁偉一愣:“讓他們進來。”
或多或少鍾後,丁偉看察看前的轉播臺,再探視隨著一共來的,由總部扶植下的報員,與附贈了一大堆報紙和紫毫,摸著頦,時而困處了深思。
他有緊迫感,異日一段時間,惟恐他不可悠閒了····
對立流光。
新二團孔捷亦然看著一臺無線電臺,墮入看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