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洪荒之聖道煌煌》-第七百九十章 昊天鏡,魔祖歸!分享

洪荒之聖道煌煌
小說推薦洪荒之聖道煌煌洪荒之圣道煌煌
“呜呜……”
女娃挣扎,奋力挣扎,却终究无法反抗成功。
劈头盖脸的一个爆栗,敲的她脑袋瓜子嗡嗡的,然后视界天旋地转,整个人都迷糊了。
从一开始,在她被东华生擒活捉的那一刻,她就彻底落入了一双滔天黑手的掌控中,在禁绝她的反抗,斩断她跟女娲也好、后土也罢的沟通渠道。
遑论是此刻彻底被放翻,那就断掉了最后一点泄密的可能。
紧随其后,是两大棋手的交换。
魂兮魂羲归来兮,让一种最可怕的力量彻底复苏,原汁原味,且登峰造极。
而另一旁,则是某种权柄的让渡——健全法之洪荒,苍生为宪,定下万世不移的法理!
可这还不算结束呢。
“嗡!”
燃烧、炸裂中的天道雏形,这三千先天神圣联手造就的短暂奇迹,此时中止了破灭的过程,不再消亡了。
有帝君一指,时光悠悠,就此驻足与逆转。
而后,天道雏形飞舞,崩散出三千流光,交织成一个大茧,将“昊天”给包裹在其中,似乎进行着怎样匪夷所思的涅槃与蜕变。
岁月长河,轰然间炸开了!
它在此地汹涌,一瞬之间,千秋走过。
一双眸子的虚影呈现,睁眼之时,这片时空璀璨无边。
而当之闭目,则是一切变得黑暗,恍若是最绝望的虚无,万物都不存。
这是烛龙大圣的道!
不知何时,这位光阴一道的究极强者,留下了后手,相助两大棋手一臂之力。
其道在演绎,睁眼,天地璀璨,闭目,万物终焉。
每一次的光明与黑暗转过,都仿佛是一个时代在走过。
这种道,这种法,并不影响到外界,只局限于此间,每一个瞬间的昙花一现,都走过了永恒的时光。
而每一次的绚烂,大茧都在发生着巨大的变化,惊悚万古的神威流淌,无限的升华着。
不过,也可以看到,这其中似乎有什么艰难的地方,在阻碍,升华是无限的,却难以打破一个怪圈。
“行的通吗?”
“凑活着用吧……应该是行的。”
女娃陷入迷离的状态,整只娲像是大冬天早上时将醒未醒的情况,耳边听得见两个大阴谋家的窃窃私语,却什么都记不下来,过耳即忘。
她努力挣扎,却并没有什么卵用,只能在浑噩中见证最邪恶的交易上演。
“洪荒,盘古,一体两面。”
“人道,是盘古的魂;天地,是盘古的身。”
“人道成就了苍生,分化成了无数份;倒是天地,以权柄的方式,分发给了先天神圣。”
“神圣合力,权柄集中,造就出了天道,自然能统合宇宙万道。”
“苍生同心,则盘古魂兮归来;天道炼形,则盘古身躯再现……理论上是没问题的。”
“可惜啊,工程太赶,兼之这个时代埋葬了不少同道,另有道友失陷,未能亲身抵临,终究是有些缺陷……不过,这些困难都是可以攻克的。”
有人轻语,道出大秘,设局诸神,都入瓮了。
“那便好……”另一人轻轻舒了一口气,“我们的心血不算白费。”
“难得将他们都引入了局,终结了巫妖,返本归元再现先天神圣之身……凰祖还打了一手好助攻,给了面子,推了一把。”
“这要是失败了,损失可真的太大了。”
“毕竟,我们可是将他们都放了回去……以他们的能耐,怕不是要把天都给我掀过来。”
“淡定,淡定。”一声轻笑,是见怪不怪的老前辈了,“他们啊,就是这样的……不弄出点什么幺蛾子来,我都还要诧异呢,什么时候变了性子?”
“就拿这巫妖时代来说……”
“明明只是人道和太昊的政见不和,与一般的先天神圣何干呢?”
“他们真正需要做的,是做好自己手头上的工作,坚守岗位,秉持公道与正义,安分守己。”
“若神神皆如此,鸿钧再能跳,又有何用?”
“当年能压他一个时代,那就能再压他一个纪元!”
“可惜。”
“都在打着自己的小算盘,嘴上高喊着人道无德、忘恩负义,毫不客气的中饱私囊……太昊都没玩命呢,哪轮得到他们上蹿下跳、伸张正义、打抱不平?”
“就是!就是!”另一人拍掌附和。
人道脑子有坑。
所以,这就是诸神变坏的理由?
东华都看不过去了,撸着袖子入局。
人道有病就治病,健康调养,犯了网瘾,就给之扩展兴趣,开拓视野,总不能一下子就给送去监禁电疗吧?
太昊琢磨着让人道长长记性。
可当他看到了诸神一个个的骚操作后,也都惊了,觉得有必要敲打敲打。
这一回,他倒是与人道站在了同一条战线上。
当然了!
该怒捶的不孝子、不孝女,还是要捶一顿的……只是一码归一码而已。
所以,东华和人道达成了交易,默契联手挖坑;而在另一边,太昊可是在追着轩辕的真身痕迹去揍。
这有问题吗?
没有问题。
事实上,相比于某只娲,他们这还算是好的了。
某种意义上,女娲的存在,也是促成这一对别扭组合达成合作关系的重要催化剂。
没有她的蹦跶与刺激,伏羲又如何会那么果断的释放善意呢?
太昊不怕娲皇的挑战,但还是比较警惕人道和女娲的联合的……一打二的局,他敬谢不敏。
至于人道……
他本是很亲近与敬重女娲的。
过去是,现在也是,未来仍旧是。
毕竟,都说盘古的魂成就了人道苍生,但这其中,是女娲下了苦功,不断的调节与适配。
太昊给了种子,女娲将之种下,衍生了千奇百怪、多姿多彩的大千世界。
只是……
女娲不争气啊!
论德行,女娲值得信赖。
可是论心机、论城府……
人道想了想,觉得还是换个人吧。
恢宏的人道意志,浓缩于泰皇之身,他低头看了看浑浑噩噩的毛毛虫女娃,这孩子钓鱼钓上了大鲨鱼,就这么干脆利落的扑街了。
事实证明,女娲还是玩不过一些腹黑的阴谋家,作为一个吉祥物是不成问题的,但是真正的掌控洪荒、调节诸神,却是力有未逮了。
把握不住啊!
只是,这种话太伤人了,怎么都不好当面直说。
‘干脆,由我来做一回恶人好了。’
泰皇的意志转动,‘不过,做恶人之前……女娲殿下的心愿梦想,我还是能帮她达成的。’
女娲的心愿梦想是什么呢?
其实并不大。
扬眉吐气、横压伏羲而已。
泰皇自觉,这个忙……他还是能帮的。
至于帮完忙之后,转头就跳槽了……那叫问题吗?
肯定不叫啊!
泰皇心中打着小九九,安定而沉稳。
他信手一招,金母遗留下来的昆仑镜就到了他的手里。
低头看去,这镜中倒映了诸天生灭、岁月光阴,极度的玄奇与不可思议。
若非有混沌钟在前,占去了洪荒天地时空权柄的源头概念,或许这面镜子,成就远不止于眼下。
“金母倒是有心了,留了些后手,想要伺机而动,看样子是要趁乱解救女娃。”
“颠倒虚实,移行换影,雾里看花,镜中观月……”
泰皇评价,而后摇头,“可惜她不知道,救人……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我和东华就是一伙的,哪来的伺机而动呢?”
“不过这面镜子,倒还是有些用处。”
他弹指轻振,抹灭了金母的后手,再一拂袖,镜面流光溢彩,似乎能将天地间一切种种都倒映在其中。
而后,他将之对准了蜕变涅槃的“昊天”,倒映了天道的雏形!
窩在山
“咯吱……咔嚓!”
昆仑镜震动,裂痕隐隐,像是要炸开了。
它承受了不该承受的压力。
不过,有泰皇在,足以处理这份压力。
人道圣焰熊熊燃烧,淬炼了这件先天灵宝,无边的祝福降下,让之脱胎换骨,极尽升华!
化腐朽为神奇,这就是人道的真意。
苍生汇聚,哪怕每一个生灵都渺小如蝼蚁,但却造就出了气运,对先天而生的大神通者都能有用。
甚至,盘古的成就,都孕生在人道的奇迹中!
人道是非凡的,充斥了无限的可能。
无限游戏(原名:点数游戏)
点化灵宝,不过等闲。
像是屠巫剑,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
此刻泰皇出手,牵引人道,让昆仑镜升华了。
不过,它因是昊天出手,倒映天道……这下再唤作昆仑镜便有些不合适了,应该称其为“昊天镜”!
画 堂 春
古镜琉璃,被人道圣焰灼烧的很晶莹绚烂,其蕴含天道至理,解化万物。
一片朦胧的混沌自镜中凭空而现,倏忽间翻滚崩解了,化作地水火风奔流,清浊二气分立,宇宙玄黄衍生,无穷造化转动,洪荒天地出现了!
至神至圣的场景一闪而逝,随后又演绎了天地破灭、万物归墟,乾坤灿烂又凋零,一切归于混沌,又归于了虚无。
而后,又是一个轮回。
“取用天道之玄机,倒映洪荒之法理……”
泰皇沉吟着,眸光烁烁,“凭此,伪造公章,无出其右。”
镜,倒映真实,于镜中复刻了同样的世界与时空……某种程度上来说,镜类的法宝,都注定了非凡,因为它可以直接窃取天地间一切大道,甚至临摹一整个世界。
它照一照洪荒,便是整个天地都在镜中了!
不过,梦想很好,现实很残酷……没有无上的底蕴支撑,纵然在镜中留下了痕迹,却也是过眼云烟般,一瞬即逝。
可今朝,泰皇为昆仑镜升级了,其演绎太易至理,天道玄微,诸神法度尽在其中,使之有了不可思议的妙用。
这足以做成许多事情。
像是……伪造公章,复刻权柄!
他的目光清亮,看着讨债大军的雄赳赳、气昂昂,杀入了洪荒天地,径直降临到泰山,追溯古今未来,要找泰皇要一个说法。
泰皇看着都摇头,于是弹了弹手中的宝镜,打出一道灿烂仙光,照入冥冥,在解封着什么。
事到如今,他还是有棋可走的。
比如说……
五运道主!
昔年,五运道主作乱,他们悍然掀起了魔劫,带领着魔门,欲要魔染天地,使末法来临,断尽仙神根基,让苍生自主。
不过,被巫妖两大阵营,给联手封印了!
他们挥动权柄,结成法网,硬生生将一切不安定的份子给镇压,等同是清场。
可今朝……昊天镜闪耀仙光,复制公章,同根同源,家贼难防,一下子就解开了封印!
封印破,魔祖归来!
“哈哈哈!”
瞬间,等待已久的冥河魔祖大笑着,从封印中冲出,一下子与诸多武力讨薪的神圣们打了个照面。
“?!”
诸神震撼,受到了巨大的冲击。
这都怎么了?
大戏一出接一出?!
这一日,他们的经历太丰富了。
先是见证了天庭的覆灭,然后先天神圣返本归元,紧接着,泰皇阻路,一声“魂兮魂羲”,超进化成了昊天。
这都不算完,东华横空出世,提着手下败将女娃,郑重告诉世人,他又刷新了节操下限!
好在得益于此,天道雏形成就,打出了一条路,让诸神得以归家,去找泰皇讨债。
可前脚刚到,五运道主就揭棺而起了!
怎么可能?!
诸神百思不得其解。
殊不知,这一切本都是被安排的明明白白。
妖族不灭,诸神怎出?
没有了凰祖开启大祭,怎见龙凤时代的绚烂!
轩辕独断万古,一剑横空,逼出了天道的演绎,又顺势蹭了凰祖的大祭,极尽升华,魂兮归来。
随后,东华的出现,也是水到渠成……没有他的助攻,诸神连门都进不去!
可这是助攻,也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天道雏形成就,机密泄露,让五运道主解除了封印,得以再战洪荒!
最没用的超能力者
而这一回,可就没有了昔日的那样巅峰阵营了,能去镇压魔劫!
救星在哪里?
救星在这里!
“诵轩辕之名,万古时空、无量诸天,可得自在!”
冥冥中,有一声回响,回荡在诸神的耳畔。
这是最后的通牒,也是最后的阵营跳槽机会。

精品言情小說 洪荒之聖道煌煌討論-第七百六十九章 他逃,她追,他插翅難飛!(元旦快樂!)分享

洪荒之聖道煌煌
小說推薦洪荒之聖道煌煌洪荒之圣道煌煌
神秘的强者到来,访问后土的寝宫。
在如今这个特殊的环境下,实在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因为,当初那一战太过玄奇,真假开天斧碰撞,创世的斧芒乱飞,余波惨烈,早已是动摇了洪荒天地的秩序法理,触碰到了宇宙的自我保护机制。
诸神被放逐,时光被错乱,归去的路上,有步步杀机,纵是顶尖大能、太易巨擘,都难以定位,何谈归来!
需要等岁月沉淀,于无尽变数中捕捉不变,才能进入近乎被截断抽出的真实时光节点。
这是常理。
可是眼下,却有人打破了常理。
一位神秘的存在,踏足到后土祖巫立下的圣地,是这位地府主宰承负轮回的禁地。
时空幽寂,这里非常的安详宁静,仿佛是独立于世外的理想乡,不曾被外界洪荒山河的风雨飘摇所影响到丝毫。
——这些年,苍生太难!
那巅峰一战,人族伐天庭,杀到最后诸神都被放逐出洪荒……如此结局,带来的后果注定了万分恶劣。
宇宙动荡,无尽的天灾席卷,动辄有血光横贯星空,亦或者是大日悬空长久不坠,亦或者是黑暗覆盖世界、令人心惶恐。
上一刻,星如雨坠,下一刻,赤地千里。
好在,还有九州结界,它自主复苏,抵御灾劫,勉强庇护一方安宁。
万族熙熙攘攘汇聚其中,只为求得一处生存的空间。
在这样的情况下,人族与妖族多年征战杀伐累积的仇怨,反倒是成为次要的了。
众生都在求生,都在灾难的时代下求延续……生存都成问题了,哪还有谁能作妖搞事呢?
人族自有秩序。
而妖族,却也非尽是偏执之辈……没有妖皇妖帅妖神等的引领,它们自发的组建秩序,与人族的文明在磨合。
彼此之间,互相退让,求一个生存繁衍的公约数。
废墟之中,生命的希望在蔓延。
一场又一场战争下来,导致今朝宇宙时代的惨烈,令众生都在反思。
这一次,就不是有谁在引导了,而是人道苍生自动自觉的彻悟。
他们努力的选择自己的未来,搁置了昔日的争执仇恨,摒弃了争议,万众一心,只为共度时代的困境。
没有了神圣的统帅和引导,人道苍生就过不好了吗?
不是的!
无数生命,在废土中用行动证明着什么。
血的磨难下,人道不知不觉独立成长了。
生命,是一种最伟大的奇迹!
变局,自人道中而起。
只是此刻,鲜有人能洞察……毕竟诸神都被流放了。
有道是神仙打架,凡人遭殃;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开山神斧对决开天神斧的烙印,粉碎了战场,诸神都被踢出局,自顾不暇……家都回不了了,哪还有那空暇去琢磨其他事情呢?
不过,总有例外。
像是此刻,便有生灵回归,登门访问后土。
且,看那架势,听其言辞,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恶客登门!
不然,怎能说出那样的话?
——主人不在家,客人就径直闯入,借地府兵符一用!
幽静的殿堂,对此毫无反应。
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因为众所周知,后土祖巫早已是真身出动,血拼羲皇于岁月源头!
这不失为一手妙招,精准无比的截住了羲皇,让人族得以从屠巫剑下获得喘息翻盘的余地……不然在那一剑的考验下,人族文明就已是证道失败了。
可此一时,彼一时。
后土料敌机先,兑掉了羲皇,却也产生了破绽——
地府无主!
她这位承负轮回运转的主宰离去,还有谁能坐镇此地?
不存在了!
当然,这个问题似乎也不是什么很大的问题。
毕竟,诸神都被放逐了。
且,后土的寝宫,是那么好闯的吗?!
当神秘来客没有听到后土的回应,满意的一笑,悠悠然推开殿堂的大门,便要漫步走进其中。
下一刻——
“轰!”
杀伐力滔天!
无数的禁制纹络,自虚无中演化,对没有被邀请的恶客镇压而下!
那种威能极致可怖,汲取了轮回的本源,演化做无上的攻伐,足以镇杀等闲大罗,大神通者也要受到重创,被驱逐出境!
显然,这里是有防御措施的!
禁制启动的后土圣殿,如今说是龙潭虎穴,也半点不为过了。
只是,神秘的访客敢登门,又岂会没有手段?
“哗啦!”
一卷神图飞舞而出,演化天地生成的易道至理,无所不包,无所不容,有无上玄机,测算了凶吉,斧正了命轨……
这是河图!
河图现,生机出。
后土遗留的禁制后手,威能固然堪称惊世,可在这件重宝的针对破解下,却又算不得什么了。
神秘来客头顶河图,施施然的进入殿堂,游走在防御警报杀伐机制的边缘,似存非存,像是跳出了被束缚压制的格局。
阵灵被影响入侵,修改了程序,河图所记载的全知易道,最是克制这类事物,终是让禁制无功,迷茫的粉碎着时空,但毫无作用。
在往复的来回侦查下,始终找不到异样,便自然平息,一切归于宁静。
唯有恶客,洒脱自如的前行,转过千宫万阙,直入后土被地府诸神朝圣之地。
推开最后的一层殿门,来客平视宫阙,在那王座前的桌案上,正有一方至高兵符,代表了后土的权威,见符如见人!
“唔,果然在这里……终于被我找到了。”
来客哈哈一笑,几步之下,便到了案前,信手拿起兵符,悠哉悠哉的欣赏把玩。
半晌后,他唏嘘长叹,话音中难掩得意。
“我笑那后土无谋,女娲少智……”
得意之下,便是忘形,他在指点江山,意气风发,“年轻娲太天真,羲皇一出来,自己就屁颠屁颠的被钓鱼钓出去了,真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不记得当年是如何被伏羲按在地上收拾的了。”
“就这心机水平,也敢动摇太昊陛下家庭帝位?不知天高地厚,欠缺社会毒打!”
“还好,现在有我来帮着上一课,也为时不晚。”
僅屬於我的魔法 僅屬於我的我
来客上下抛动着兵符,拿捏了一阵子,而后放下,开始在此间细心翻找。
假面妝容
翻箱倒柜,摸索暗格,破解密码,他搜寻出很多东西。
“唔……找到了!”
“后土有预谋通胀地府,破坏轮回经济系统的证据!”
来客眸光灼灼,话音中尽是成就感,破获了一桩经济方面的重案,直追当年的清算不周有巢公司,掌握了关键材料。
“后土啊后土……”他自言自语着,“就让我来教教你,什么叫做人心险恶……”
“嘭!”
刀剑天帝
他话还没说完呢,就听得一声巨响,本来被他开启的殿门砰然紧闭。
来客被吓了一跳。
还不等他如何应变,便听到有人语气幽幽的说着:“哦?人心险恶?”
“是像我这样子的吗?”
那是一个很温婉宁静的女声。
可是,出现在此时此地,却绝非是什么好事。
闯入后土圣殿的神秘来客身形僵住了,脸色很难看的转过身,待他再看清神兵天降的第二人,那神情一下子变得扭曲,如同是活生生的扇形统计图,有三分震撼,三分不解,三分不可置信,最后还有一分的麻木,“女娃?女娃!你怎么还活着?你怎么可能还活着?”
他受到了惊吓,身形踉跄,噔噔噔的倒退,撞倒了身后的桌案,那份震撼惶恐的举止姿态无比迫真。
也是。
一个被诸神和世人都认为早已死去的存在,今朝活生生的站在面前,谁能不惊吓?
尤其是,这个时间!这个地点!
醫 女 小說 推薦
女娃出现了,就在这里!
很显然,这是一个陷阱,是她在守株待兔、请君入瓮!
“我为什么不能活着?”女娃嗤笑一声,“我从来就没真死过!”
“你想不到吧?!”
“我一直注视着这个时代,作为观众,看你们滑稽的表演!”
“后土无谋?女娲少智?”她倚靠在紧闭的殿门上,脸色很玩味,复述着先前神秘来客说过的话,可见她一直都在,默默注视着恶客的翻箱倒柜,憋着坏,不说话,直到其志得意满、大功告成之际,才施施然的出声,戳破了他人的美梦,令之在无限接近成功的时候栽倒,坠落深渊。
她变了。
变得蔫坏了。
一点恶趣味,玩弄着对手,体会幕后黑手的快感。
“若我如此,那……文命你这一头撞入我陷阱的小倒霉蛋,又算什么呢?”
“倒欠全体大罗平均智商?”
女娃说着,摇了摇头,讽刺与不屑。
她嘲讽了文命。
是的,神秘的恶客,正是文命。
是这位东夷的领袖者,头顶河图,闯入了后土于轮回中的寝宫。
可惜,他似乎栽了。
女娃等他久矣!
“你怎么会在这里?”文命一脸的灰暗,带着点绝望和不可置信。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呢?”女娃浅笑,“我又不傻。”
“你先前对战天庭时,口口声声说,开山斧从我这而来……可我究竟有没有仿造过开山斧,我自己还不清楚吗?”
“你是跟伏羲一伙的!”
“你们的表演很精彩,很舍得……关键时刻,开山神斧对爆开天斧烙印,打了个稀里哗啦,让我看了一出好戏。”
“可我半点都不信。”
女娃悠悠叹息,“这么大成本的制作,想要回本,肯定很困难吧?”
“尤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而在我这边……指不定怎么算计我呢。”
“当我想明白这个道理,我自然就明悟了你们的图谋。”
“毕竟……”
“我在这个时代,能算得上破绽的点,其实不多。”
“轮回,是最大的破绽,存在信用破产的隐患……后土出征,这里便空虚了。”
“很适合入侵,做些什么小动作。”
“所以,我在这里等你们很久了!”
“而你……果然不出我所料。”
女娃玩味的看着文命,“拿了一卷河图,偷偷摸摸的潜伏进来……唔,要不是我早准备好了,说不得还真能让你得逞。”
“你们玩的真大。”女娃拍了拍手,“放逐诸神,潜伏轮回,篡权夺位……好计策啊!”
“伏羲设劫考验人族文明,化身考官。”
“你偷偷摸摸的窃取我的印信,实行替考。”
“接下来你们会怎么做?我猜猜……”女娃一副神思渺渺的模样,“考官考生,各有默契,暗箱交易,将我踢出局?”
“轮回的通胀材料,就是把我拉下马的关键?”
“啧啧啧……难为你们了啊!演这么大一出戏!”
女娃感叹。
这真的很危险。
考官是对面的。
放水一个替考的,帮他上位……难吗?
不难!
到时候,人族成道了。
可,胜利果实呢?
花落谁家?
后土?悬!
面临信用破产,自顾不暇了都,被调走审查,然后直接让第二顺位者继位了!
好在,娲皇是个大聪明。
早在漫漫岁月前,就布下了“女娃”这一招后手,假死潜伏无数年!
这一刻,女娃为自己的聪明才智而得意。
她多厉害!
饶是羲皇奸似鬼,也要在她这里翻船!
看起来一通神仙操作,却都成了滑稽的小丑剧!
“可惜了。”
女娃缓缓抬起一只玉手,凝滞了此方时空,“我并不想配合你们演下去了。”
“你们的戏份,到此为止。”
“文命!”女娃个子不高,但此刻气度威严,是精神上的巨人,在俯瞰着文命,“我念你是个人才,不想让你死的太没有价值。”
“现在,臣服于我,剑指伏羲,坦白交代羲皇险恶图谋,我还可以给你一个良好的投降待遇。”
“你在做梦!”文命咬牙说道。
“冥顽不灵!”女娃翻掌,便是天倾地覆,万古崩塌!
论战力,她虽然仅是一道化身,却也有着太易级数的战力,镇杀文命这堪堪大能的人王,不是难事!
“轰!”
文命竭力反抗,河图爆发,这位被羲皇演化而出的赝品造物,残存着部分威能,艰难的为其撑开一方小小时空天地,而后文命撕开一条通道,咳着血逃入其中。
“逃?你能逃到哪去?又能逃多久?”女娃笑了,她很自信,掌握了全局。
“认命吧,你插翅难飞……无非是让我多废点功夫罢了。”
看着闭合的通道,她却从不担心。
因为,女娃早已打下了标记,即使文命上天入地,遁入无尽时空,也唯有被她逮到、镇压的结局!
不过在此之前,女娃还有重要的事情需要安排。
“进来!”
她发号施令。
下一刻,一道身影苦着脸,走了进来。
那是白泽!
“娲皇殿下!”
他拱手行礼。
“侯冈……白泽!”女娃俯视着他,“我让你办的事情,你决定的如何了?”
“殿下有命,臣……万死不辞!”白泽悲催着脸色,却只能如此说道。
话说,那是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
白先生依靠着非凡的学识,是洪荒天地中最有智慧的人物之一,上知天文,下知地理,鸡毛蒜皮也好、人道命运也罢,无所不通,更是曾经《盘古史》的编撰人,掌握了太多的机密。
因此,他得以在错乱的时空中,以龙凤时代的玄微,找到了洛书,借此寻觅到回家的路!
然后……
付出险死还生的代价,刚到家门口,他就被女娃逮到了,抓了壮丁。
他不敢反抗。
因为,他在看到“女娃”活蹦乱跳的这一刻,便觉得大局已定了。
谁能想到呢?
女娃是活的!
“好好好!”女娃鼓掌,“那就由你,去暂时统领九州结界,掌握人妖二族,编撰户口,书写特长,稳定秩序。”
“我若盘古,事后论功行赏,定不会忘了你那份功绩。”
白泽抽搐着嘴角,终是认命的点头,“臣,领旨!”
“那,你去吧。”女娃挥了挥衣袖,打发侯冈离开了。
而后,她的眸光凌厉炽盛,照破万古时空,见到了文命那逃窜的身影。
“跑?你能跑到哪去?”
话音落下,她斩破时空,径直追了上去。
他逃,她追,他插翅难飞!

人氣小說 洪荒之聖道煌煌 起點-第六百四十三章 心中無女人,射箭自然神! 黑水靺鞨 薄雾浓云愁永昼 推薦

洪荒之聖道煌煌
小說推薦洪荒之聖道煌煌洪荒之圣道煌煌
“金烏!”
大羿的視力很好,循著放勳的指示,乾脆便瞅了目標。
算那十大金烏!
“對,縱然它們。”
放勳高聲笑著,“常見功夫,它們可從心了!”
“跟在東皇的耳邊,又有廣大妖神保安,根本泯機會芟除。”
“現時歧了!”
“東皇動殺機,欲求速殺炎帝,妖皇、妖帥、妖神,盡皆直搗火師王庭,畢其功於一役!”
“那幅金烏……它們落單了!”
“殺掉其!也畢竟給巫族排患難了!”
大羿聽聞,倏眸光凶猛,殺心萌芽。
放勳說服了他。
唯其如此說。
雖說放勳悄悄的的那位鉅子,六腑打著諧調的壞主意……但也很層層的,是人公益和巫族時勢交匯。
不管怎樣,殺金烏王子,都是不虧的!
“好!”
大羿沉聲道,一念之差間,精力神提聚到極點,與宮中弓箭迎合,單人獨馬道行效力,踏上了自小最強勢的情形。
這巡,他宛然握著的一經不惟單是長弓,唯獨古全國,萬道無形,凝固成了這柄弓。
所扯動的,也一再是家常的弓弦,而是年華、是史詩、是氣數,它們改成了弦!
弓弦上述,搭著的箭,則是大羿的心……
得,現階段,大羿的心,狠心了太多太多的史詩和運,由這一顆心來秉筆直書描繪老黃曆的玉璽,柄將來的側向。
縱使這暗暗瀰漫了重重的計。
弓箭是帝俊送的。
殺金烏分燒鍋給東夷,是龍祖擺佈的。
無形當心,大羿馬大哈著化繁雜詞語大勢糾纏下的棋類,暈頭轉向的實行義務。
但。
無是否認。
這一日的大羿,生米煮成熟飯了會變成蒼天神祕、古今中外最靚的仔某個,白澤都要為他鄭重其事的單列一篇,修他的璀璨如花似錦!
獨攬住過眼雲煙的流向,化作按下核旋鈕的仙,時也命也,盡在孤身。
雷同云云接待,又比之更強的、完善的猛人,有一下蠻漫無際涯的名,諡——真主!
本來,大羿離蒼天的條理還差的遠。
無限,當他當上了那麼著的可望,油然而生間舉世矚目了一點屬老天爺者的奇奧氣宇,不明間視線變得些許兼聽則明,照徹十方世世代代,知己知彼因果報應運。
在這一來的眼光下,當他觀看了金烏,闞了局華廈弓箭……
霍地的,他院中有淚。
大羿坊鑣靈性了哪門子。
念想著家家的妻室,群營生轉手便通透,上百五里霧寂然間灰飛煙滅,一般貓膩磨滅。
大羿本就不傻。
惟獨久已,他決不會去多心塘邊人,幻滅去猜想東夷王庭中可否生計何等神祕兮兮之處……再不,以他贅子婿的身份,眾器材都能查到。
亦然。
誰會去想,那被天子帝俊集合人手圍殺的白帝少昊——東華帝君,燦若雲霞的恩惠,律法神劍眼下還在跟屠巫劍的道招架、騰騰戰亂……如此的兩吾,會曾有產銷合同殺青,是諸神無力迴天察察為明的悄悄業務?
掛名著白帝義女的姮娥,是皇帝帝俊的親女!
仍然是帝女,但陣線電極五花大綁!
但精心沉思,還挺殺來……泡到了劈面陣營大佬的娘子軍,這種到位可謂是前所未有!
自是,鼓舞此後,就是虐了。
‘有情人終成親人……唉!’
大羿手中的淚蒸乾,手卻不盲目的震動,處生來最反常的動靜。
這箭,他是射?要不射?
大羿默然著,踟躕著。
聰明了廣大的隱情和真情,即,單論能力,他不如一部分妖帥、祖巫,可關聯對見方天帝的鬼鬼祟祟就裡來往清晰,他卻轉眼間提前了太多。
偏偏這份明白,太甚於重任了。
偶發,未卜先知的太多,不定身為一件善事。
愚鈍的,恐心就不會痛,決不會有太多的沒法與無力。
‘這是風曦說的報應嗎?’
‘無日秀仇恨,友朋圈裡發狗糧,以勢壓人,終有災禍……進一步是過節的時間,在他人都在怠工的時光……’
大羿站在了人生的歧路上。
這箭射出去了,還射中了,好幾眾人拾柴火焰高事,也就到了說惜別的下了。
——斬斷情絲,獨強大!
好的人生得主,從新回來到只狼的境地中。
大羿在猶豫不前著。
直至某須臾,有丹劇的起,讓漫天溫情脈脈都做了空。
心扉無女人,射箭翩翩神!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夕山白石
……
金烏啼鳴,音動十方。
君帝俊的十個小傢伙,非常盡情敏銳,裹挾旅,縱橫馳騁大江南北。
嗯,本該視為“被”轉戰。
夸父火爆!
這位人族的神將,戰力橫眉怒目絕倫,將十位金烏王子都快打得哭了。
——本子不該當是云云的啊!
說好的拿一個淺顯、凡的大羅成者來築路,胡那時蹦出的是然一下暴徒?
一杖以下,縱有浩繁軍勢加持,膽敢硬上,也是金烏羽絨亂飛,神血灑小圈子。
難以力敵!
單純幸喜,夸父神將跌出無語戰場時,身上的傷不輕,且十隻金烏卒是皇子,是有鄰接權的——
周天星大陣!
從星海當間兒,有豪壯加持沉,為她倆拔升戰力,加持情形,將金烏一族的性子催發的痛快淋漓……打止,熊熊跑!
這一跑,夸父以追——緣萬里長城的水線破了!
在後方,是良多供給火師的鹵族,這是夸父神將亟需保護的子民!
生命短暫 行善吧少女
也有何不可說,這些都是夸父的軟肋!
金烏放一把火,夸父就無須去救,攻關之勢估計,難迴轉。
技巧有的遺臭萬年,一對卑劣……但戰事,本就不講德行。
金烏化虹,流蕩十方,夸父神將單抗拒,單向救火,枯腸聚攏以下,漸漸生了節骨眼,頗具疏漏。
“說是當今!”
金烏大皇子輕喝,率眾固結了一方神壇,趿下冥冥耿在與東華神劍內訌的大帝意志及屠巫劍虛影,等身替代,命數混淆視聽!
在者移時,她們敵手換了!
屠巫劍虛影勉為其難夸父,他倆則是去捱上那一劍律法的斬殺!
“夸父!”
有王子交頭接耳,“讓吾儕來賭一把命!”
“看是你在屠巫劍下死的快!”
“仍舊吾輩十個在東華大聖的餘蓄下死的快!”
“卓絕,揣度咱倆是不會死的……哈哈哈!”
“以,律法落地的那整天,就已然了會被耍滑頭……這只得羈志士仁人,未便到頂的掣肘不肖!”
“志士仁人可欺之越方!”
“它要的是教化,是自新,是矬的德行底線,在無可挽回中又會留住一線希望。”
“它的良心是好的,固然卻制止不迭被人耍滑,書面悛改,本性不改,偷奸耍滑而走!”
“故此,俺們賭它殺我等有輕的動搖……而這菲薄,不畏你的死期!”
“你死了,咱倆的道便成了!”
十聲齊喝,是耍錢,亦然十位皇子對一時標準化的參悟略知一二。
道成,則是大羅身!
饒在律法神劍的矛頭下,維妙維肖大羅也跳不肇端……但有手段的操作,美好脫罪,用律法來抗議律法!
“萬年緩緩,誰執劍?誰執刑?”
“唯神!唯聖!”
十位王子共同迎上了律法神劍,而屠巫劍的虛影,卻於從前斬下,大屠殺向了夸父。
當夸父神將體驗到屠巫劍的矛頭時,他猛然間間足智多謀了此劍之名的真人真事不虛。
這確是能“屠巫”的一劍!
湊攏各類罪與孽,是篤厚的正面,消釋盡有口皆碑與信心百倍!
挫敗防禦的心,魚肉篤志的念……巫族所假的、化立於此世的舉足輕重,卻碰巧被指向!
“阻擾終古不息比創制好找……”
死活的關口,夸父神將欣然而嘆,“一粒老鼠屎,便能壞了一團亂麻,更何況是目下,大體上高尚不做人事?”
“咱倆走的路,欲何在呢?”
夸父的聲深沉下了。
他聞到了衰亡的味。
但,他毋撒手。
“看熱鬧鮮明,那我就熄滅我身,行動祭品,去殺出一片成氣候!”
夸父神將的言外之意驟拍案而起。
在這片刻,他的肉身進的彭脹,有扛起子孫萬代青天的威猛風姿,是渾烈者的吼怒。
“天踏了,我來撐!”
“爾等想要鬧鬼,便先踏過我的髑髏!”
“縱我攔不下你們,也要勤勞絆你們一跤!”
夸父揮舞木杖,就如是在掄著斧子,這是在法某位先哲。
無可置疑!
這剎時,在群人的水中,他就猶如是上天這樣去開導!去戰!
“轟轟隆隆!”
一聲轟鳴,諸天巨震,大千波光極其,像是大地消逝,又若古今坍塌。
層層的術數垂手可得,拆開在合計,是夸父的人燭煌,映照許多年月的玄奇絢爛。
燃燒自各兒,極盡輝煌,夸父偏向一體行房的冤孽揮杖,看似是要以大力掃清時間的擾亂!
“很好的膽!”
沙皇旨意中忽然傳誦道音,是帝在揄揚,“幸好,主力太差。”
“看在你如此這般咬緊牙關的份上,我便如你所願,將你化作白骨……探視你死後能未能絆我一跤。”
稱讚聲中,這屠巫劍的虛影化作光,變成火,是焚滅諸世,是迷戀永。
這一劍,衍變出了陽世的坑誥與冷凌棄,又抱著小圈子的紀律與法規……這五湖四海,強手俘獲嬌嫩、掌控氣虛,本即是責無旁貸的三綱五常!
星球纏大日旋動,族群乘諸葛亮領路,攻無不克射獵微小,耳聰目明鳥瞰平庸……該署都是理所當然的原理!
貫穿了流光時代,投射了諸天萬界,容許效力這麼著的準譜兒……不怕有異樣的環球,興許會咋呼出言人人殊,但如此的“奇特”,又未嘗舛誤一種“龐大”,進逼了漫參預到中的人遵守這種相近“偏心”的法規?
屠巫之劍,它密集彌天大罪,但所深蘊的不獨是罪惡……蓋獨自的罪與孽,只會走向自毀,缺少存活的根底,稀罕鍥而不捨。
於是,它還論了套的意見零亂,將掃數情絲、關切,都赤果果的拆分清,唯裨益超等,唯戰無不勝至高,訓導人性黔首全路一言一行,都是不然擇把戲的變強,出彩所以輪姦百分之百自信心與悃!
它對映的是“天”的諦,是正途毫不留情,是生殺無政府——生是道,死亦然道,生老病死都是道,何須所以抗禦,去招架、去摒除?
當這般的法理旋動,幽渺間廣闊無垠史前都跟腳而動了,將這一劍算作滿心,成為擇要,對著夸父碾壓下來。
在這樣的激流前,夸父的反戈一擊示那麼樣疲勞……燃盡他周綻放的神通被破,大羅者驕橫無匹的肌體被斬,閒逛諸天、旅遊億萬斯年的元神殘碎,徹窮底的一觸即潰!
屠巫劍,斷去了夸父的天時地利……不留少許!
“我輸了。”
夸父眸光陰暗,身體化光,雨落塵寰,“是我的弱智。”
“只,這條路不會斷……”
他突然破散、僅剩餘的肱,努將胸中的木杖擲出,落在一處幽谷中,背風一化,成了一派蔥蔥的桃林,如同奧博最,盈了發達的朝氣,為來去的過路人供應一處止息的上空,能從從容容的思忖人戰前行的道。
“總有人,會走到終極的……”
“我很禱。”屠巫劍傳誦漠不關心的答覆,確定渾然不眭。
“呼……”
夸父殘碎的元神長長撥出一氣,便帶著朵朵的缺憾,羽化逝去了。
才一同不滅的天分單色光,徹骨而起,乘虛而入時間江,不知出遠門哪裡了。
屠巫劍“看”著,卻也消滅堵住……容許,是夸父的骨氣讓其感慨萬分,因此選拔放了手腕,隕滅臨刑。
自然也有一定,是另一面的沙場還內需搭救,無意在此處分神了。
“唳!”
金烏啼鳴,相當樂融融。
在夸父殞落的那稍頃,像是有何等規範被知足常樂了,十位金烏王子時有發生了激越的叫聲,飄落在穹廬中。
她們要成道了!
在律法神劍劈下時苟且偷生,以普遍有用之才升官為由來,主刑還捕獲,遁出一命,再迎來補天浴日另日!
這是律法所原意的……歸因於它最講基準。
但……有人不允許!
“夸父!”
有一聲悲苦的悲嘯,是龍師華廈大羿!
一度舉棋不定,組員沒了!
就死在他的眼前!
之所以在這會兒,他不復彷徨!
怒吼聲中,一塊兒光怒放,照明了鐵定。
“道不比,不相為謀!”
“後頭……陌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