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這遊戲也太真實了 線上看-第278章 母巢陷落!鑒賞

這遊戲也太真實了
小說推薦這遊戲也太真實了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65号街。
爬满黏菌的钟楼之下。
站立在菌毯中央的,女皇发出了一声干枯沙哑的咆哮。
慌乱与愤怒的情绪如同海啸,顺着它那触手一般的头发扩散着躁动不安的波纹。
周围的异种们发出咿呀地叫喊。
身后的母巢仍在一刻不停地生产,然而那些孱弱的“新生儿”却无法带给它任何安全感。
尤其是节点生物的连续死亡,让它失去了对前线的掌控,它的孩子们正承受着无意义的伤亡……
猩红色的瞳孔中充满了不解。
连续密集的攻势已经持续了将近十个夜晚,它能从那灰绿色的浓雾中看见生命的凋零。
然而它不明白。
那些人……
为什么杀不完?
甚至于经过了这么多天的消耗,他们仍然有余力主动出击。
尤其令它想不通的是,透过那灰绿色的浓雾,它竟然感知到了一串似曾相识的“波纹”。
完全无法理解。
那群抗拒进化的蝼蚁……
不是已经死过一次了吗?
……
坍塌的天桥下。
爬满黏菌的卡车正缓缓后撤,大片的啃食者蜂拥而至,冲向了躲藏在大楼内的老白一行人。
没等那辆卡车撤到街道的尽头,一发拖拽着尾焰的火箭弹便追了上去,不偏不倚地轰在了它的车头上。
弹头轰然炸裂,整个驾驶舱内火花四溅,被高温的液态金属喷了个对穿。
驾驶舱是它的弱点。
准确的来说,是驾驶员的位置。
随着驾驶舱内的菌块被摧毁,卡车当场抛锚,车厢内的菌块不再蠕动,之前爬进货箱内的啃食者们也纷纷爬了出来。
“奈斯!”靠在二楼窗边架枪的夜十兴奋地喊了一声。
“敌方炮兵阵地已摧毁!”
站在另一扇窗户前的老白,淡定地将冒着青烟的发射器收了起来,瞥了一眼胳膊上的VM,眼中一喜。
【任务:决战时刻!】
来了!
反攻开始了!
一旁扶着LD轻机枪的西红柿炒蛋持续抠着扳机,用枪口喷射的火舌,将那些从卡车上爬下来的啃食者撕成了碎片。
节点生物被摧毁,脱离控制的啃食者们源源不断冲到他们的楼下,其中还混着几只爬行者!
然而守在门口的蜥蜴却如一尊门神,让蜂拥而来的异种进不去半步!每一次利爪的挥舞,都犹如刮起一阵腥风血雨。
将冲上来的爬行者撕成两截,黑暗中的琥珀色瞳孔闪烁着兴奋与嗜血。
光是这还不够,彻底杀疯了的垃圾君,一边疯狂收割,嘴里一边闲不住地嗷嗷叫唤。
“彻底疯狂!”
埋藏在血脉深处的暴力因子被彻底释放,他感觉到了那股流淌在血管中的强烈渴望。
那DNA序列中未被读出的部分——
正在觉醒!
旁边的方长拉弓射出一箭,精准地贯穿了另一只爬行者的头颅,爆炸的破片紧接着炸碎了它半个脑袋。
那搭弓射箭的动作已经快成了一阵风!
而站在他一旁的狂风,则是一挺轻机枪抵在右肩膀,哒哒哒地扫射收割着冲上来的啃食者。
机械臂的单体战斗力虽然很难发挥,但配合KV-1外骨骼压枪还是稳得一批的!
为了充分适应短兵相接的巷战环境,他干脆将枪口下方的两脚架换成了刺刀,彻底化身前排!
尸体堆成了小山。
炮兵阵地上的啃食者已经被肃清,现在冲上来的几乎都是其他地方涌过来的异种。
浪潮似乎在后撤。
然而从前线撤下来的异种,却正好撞在了他们的脸上。
望着从街道拐角处涌来的异种集群,蹲在二楼窗边更换着弹夹的戒烟脸色微微变化。
他只剩最后两个弹夹了!
“老白,任务已经完成了……我们什么时候撤退?”
“撤退?不存在的!”
老白兴奋地喊了一嗓子。
“兄弟们守住!反攻的哨声已经吹响!我们的援军很快就到!”
夜十侧过脸,意外道。
“援军?”
他倒是没想过这个任务还有援军。
这儿已经是相当靠后的位置了,再往前几步就是65号街的钟楼。
可以说,母巢就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的某处!
“前线的友军已经击溃了浪潮!他们正在赶来的路上!”
老白话音落下的瞬间,刺耳的尖啸从空中传来。
“注意隐蔽!”
起初以为是火箭弹来袭,老白大喊一声,条件反射地埋下了头。
二楼掩体后面的众人们也纷纷照做,然而他们很快发现来的不是火箭弹,而是比火箭弹更可怕的蚊式滑翔机。
哒哒哒的声音犹如撕布机的轰鸣,从天而降的弹雨在街道上拉出两道死亡的弧形。
拥挤在街角的啃食者瞬间如割麦子一般倒下。
望着那呼啸而过的剪影和一闪而逝的“WX-1”,夜十的脸上挂着大写的懵逼。
“卧槽?!那是什么?”
“蚊子的滑翔机……”老白咽了口唾沫,眼中同样写着惊讶。
显然他没想到,那堆木头零件居然真的飞了起来。
他还以为蚊子在开玩笑!
“哈哈哈哈,这也太特么爽了!”
滑翔机的机舱内,蚊子的双手死死握住了操纵杆,充血的脸上写满了兴奋与激动,全身肾上腺素飙升。
弹壳不断地从机舱内抛出,轰鸣的机枪震的他两腿发麻。
可惜7mm的口径小了点!
拆掉水冷箱的马克沁毫无溅射效果,这要是换成A-10同款的30mm机炮,整条街都能给掀翻过去!
一轮俯冲带走了成片的啃食者。
蚊子猛地拉起操纵杆。
呼啸而下的滑翔机,几乎是贴着半坍塌的天桥滑过,紧接着又是一个侧摆,擦着斜歪的大厦穿过了楼宇间的缝隙。
躁动的心跳渐渐平复,蚊子缓缓深呼吸一口,摆正了机身之后拉升了高度。
这飞机还是有点难控制。
没有陀螺仪,他只能凭感觉判断机身是否平衡。
“妈的……果然还是得把陀螺仪和空速管给做出来,没这俩东西简直是拿命在开飞机!”
嘴里嘀咕了一句,蚊子抽空看了一眼下方的战场。
全面的反攻已经开始。
由120名玩家组成的A连担任进攻主力,率先发动了攻击。B、C、D等三个连在A连后方待命,E、F连则从侧翼展开,看样子是打算渗透到65号街的两侧,配合正面战场的ABCD发动钳形攻势。
除此之外,还有四百人的预备队在后方待命,等前方出现较大伤亡,随时准备补上去。
别看这城里的空间不小,事实上真正能通过的道路就那么几条,想将一千多号人完全展开还是有些难度的。
以百人为单位的推进,已经是战场宽度能够容纳的极限。
而如果想从路况复杂的废墟穿插到母巢的后方,还得进一步化整为零,以十人甚至是三五人为一个小组推进。
不过,这也正是玩家们的优势。
即使是在孤军奋战的情况下,接到任务的玩家们仍然能保持高昂的士气,甚至可以为了集体的胜利,毫不犹豫地牺牲。
而若是换成了佣兵或者巨石城的民兵,让他们将队伍分散到废墟里,穿插到异种的腹地,和让他们去送死几乎没什么区别。
调整机头的蚊子很快发动了第二轮空袭。
VM已经被他绑在大腿上当成了雷达。
通过其他玩家的位置和街道上闪烁的枪焰,他能大致判断哪里战况比较激烈,哪里异种密集。
然后突突突地扫就完事儿了!
当蚊子开始第三轮俯冲的时候,玩家们已经完全占领了67号街,并与天桥下的牛马小队一行人汇合。
二十多台重型改装的KV-1外骨骼在前面开路,手中拎着的机枪喷吐火舌,踏着大步向前。
它们既是火力的先锋,也是移动的弹药箱,更是一道钢铁城墙!
五六个玩家一组跟在它们的身后,有的端着步枪,有的扛着铁拳火箭筒,还有用来压制高护甲单位的轻、重骑枪。
在炮兵、装甲与空中力量的支援下,A连的攻势势如破竹!
除此之外,一支由喷火兵组成的十人队跟在A连的身后。
他们身穿厚重的防护服,戴着防毒面具,背在背上的喷火器正是蚊子的杰作——“地狱火1.0”!
不过这些喷火兵并未加入前线的战斗。
着火的啃食者反而会变得更危险,面对密集的异种集群,燃烧弹是个不错的选择,但燃烧瓶和喷火兵绝对不是。
背在他们身上的三十多升燃料,真正用途是清除固定目标。
比如母巢!
失去“节点生物”的统御,街上的啃食者乱成了一盘散沙,过于密集的数量反而形成了累赘,步调不一地挤成了一团。
街道被烤焦的尸体和粘液染成了黑色。
时不时落下的88mm炮弹,配合着A连的攻势一路向前推进,很快收复了68号街至65号街之间的大片区域。
部分异种在母巢的召唤下撤向了65号街的钟楼,但更多的则是留在原地,依靠生物的本能冲向距离它们最近的玩家。
它们的动作迅猛不减。
但任何人都能看出来,它们已是强弩之末!
65号街。
铺满混凝土地面的菌毯,在火焰的洗礼下很快化作焦炭。
藏在沿街店铺中的孵化室被逐个捣毁,玩家们用燃烧瓶和喷火器摧毁了那一排排鼓动着的卵。
很快三个连近四百名玩家完成了对65号街主干道的压制,燃烧的火焰和滚滚浓烟盖过了那散发着不祥的灰绿色云团。
湛蓝的动力装甲站在阵地的前线,楚光手中握着氮气动力锤,环视着周围一片狼藉的战场。
全循环系统已经启动。
别说是孢子,就是一粒灰都飘不进他的盔甲。
一只爬行者奔跑着向他冲来,然而还没冲到他面前,便被一群已经觉醒的玩家用步枪达成了筛子。
看着那头趴在地上挣扎的畜生,楚光随手拔出挂在腰间的银蛇左轮,砰的一枪爆头,结束了它的生命。
想想真是怀念。
记得半年多前,刚刚五级的自己带着比萌新还萌新的夜十和方长,跑去布朗农庄换东西,一头爬行者就差点儿把他们三给团灭了。
至于现在……
甚至都用不着他出手。
收起了左轮,楚光望向了不远处那栋镶着巨型时钟的大楼。
暗红色的菌毯已经从爬到了三楼,粗如大腿的菌丝黏连着附近的楼宇,黑洞洞的窗内透着渗人的猩红。
那里应该就是母巢……虽然相比起市中心的那些同类们,它还很年轻,甚至于幼小。
难以想象。
只用了不到两周的时间,它便已经发育成了这般模样,若是再给它几周的时间,只有天知道会发生些什么。
楚光挥了下手,示意已经抵达大楼下的A连发起进攻。
力量系玩家们排成一列,十数挺架起的20mm轻骑枪轮番开火,短短一分钟内倾泻了近百枚高爆弹和穿甲燃烧弹,将守在门口的六只暴君连同它们周围的菌毯与混凝土墙一并轰成了碎渣。
大片的钢筋暴露在玩家们的面前。
楚光继续下达了命令,摩拳擦掌的喷火兵们点燃了喷火器管口的火帽,在其他玩家的掩护下开始上前。
看了眼地上的尸体,峡谷在逃鼹鼠自言自语地嘀咕了一句。
“果然……”
听见了他这声嘀咕,边缘划水看了他一眼。
“果然什么?”
峡谷在逃鼹鼠:“母巢对于黏菌的支配并不是以直接控制的形式,而是通过对节点生物的支配间接完成。所以只要干掉了节点生物,浪潮自然会被削减……直至最终的消亡。”
边缘划水:“……这不是我说的吗?”
峡谷在逃鼹鼠干咳了一声。
“我替你总结了一下。”
“……”
总结了下还行。
边缘划水顿时无语,看向了前方的钟楼。
那里应该就是浪潮的司令塔,繁育黏菌、扩散孢子的母巢。
一支十队已经掩护着喷火兵冲了进去,相信用不了多久整条街上都会弥漫着烤蘑菇的味道。
已经结束了——
吗?
就在他刚这么想着的时候,爆炸的声音忽然从钟楼内传来,一道十数米长的火舌冲出了门外。
燃烧的混凝土块接二连三地飞出,只见一道数米高的身影出现了滚滚浓烟中,肉红色的菌块垂在地上如同裙摆,一根根触须漂浮在它的脑后如同一条条蠕动的蛇。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望着那滚滚浓烟中走出的身影,泉水指挥官眼睛睁大,兴奋地指着那玩意儿叫喊。
“就是它!那个女皇!”
“重步兵跟我上前!盾墙防御!力量系架枪,换穿甲弹,听我命令准备——”
这次他穿上了重骑兵外骨骼,刚性护甲从脚趾武装到了头发,必不可能再白给了。
女皇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怒吼,高大的身躯背后,十数根触须如同闪电一般射出,刺向了站在钟楼外的玩家。
二十台KV-1外骨骼齐齐上前一步,架起了手中的钢板,护住了身后的队友们。
如同鞭子一样的触手抽了过来,在那一面面钢板上抽出Duang的一声闷响!
不少人身子微微一晃,脚步微微向后挪了一寸,不过并没有被那触手造成实质性的伤害。
站在前线的泉水微微一愣,心中生出一丝疑惑。
总感觉……
有些弱?
就在这时,天空传来刺耳的尖啸,紧随其后的便是一连串密集的火雨。
喷吐着火舌的滑翔机一个俯冲,子弹从楼梯一直扫射到了女皇的头顶。
7mm的子弹虽然没能打穿附着在女皇表面的角质护甲,却将那一条条从它背后伸出的触手撕成了碎片。
一串串血雾与尘土爆开!
十数米长的触手寸寸断裂,如被砍断的蚯蚓一样躺在地上扭曲挣扎,断口处的黑血狂涌如泉,顷刻间浸湿了支离破碎的台阶。
正准备BOSS战的玩家们看见这一幕,顿时惊了。
卧槽?!
这玩意儿这么弱的?
不只是泉水和前线严阵以待的玩家们,刚刚架起高斯步枪的楚光也愣了下。
原本以为这玩意儿敢主动出击,多少是有些底牌握在手上,却没想到完全是垂死挣扎。
弱点被重创的女皇发出了一身吃痛的吼叫,庞大的身躯开始向后。
附着在大楼上的菌毯同样躁动不安地蠕动着,一颗颗猩红色的卵体掉落在台阶上,未完全孵化的子实体从中陆续钻出。
它们有的缺了手,有的缺了腿,或者干脆下半身没有,只有挂在脖子上的脑袋和嘴。
它们吼叫着向玩家们冲去。
这似乎是最后的冲锋。
“开火!”
泉水猛地向前挥了一下右手。
数十把步枪与轻机枪同时宣泄火力,瞬间将这些未完全孵化的啃食者撕成了碎片。
扛着轻重骑枪的玩家们正要踏着满地的尸体冲上阶梯,追击撤入巢穴中的女皇。
然而就在这时,那刺耳的尖啸却冲在了它们的前面。
隐约中——
冲在最前面的战地气氛组,听见了熟悉的怪叫声。
“哈哈哈哈!”
“人头!我的!”
俯冲的滑翔机一头扎进了钟楼的正门,顶着高速旋转的螺旋桨,机头直挺挺地撞在了女皇的胸前。
庞大的惯性将那数米高的身躯按倒在地,并向前拖行了数米,被螺旋桨搅动胸口的女皇发出一声吃痛的怒吼。
然而很快,轰然炸裂的火光,便将滑翔机与倒在地上的女皇一并吞没。
爆炸的热浪吹在了脸上。
飞出的木头碎片咣地磕了下头盔,穿着KV-1的我最黑终于回过神来,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固态氢不是安全的吗……”
他听说设定中的固态氢电池并不是用纯粹的固态氢作原料,其中还有一些中间物质,会让电池没那么容易爆炸。
也正是因此,固态氢的储能效果虽然稍逊于金属氢,但用途却比后者更广。
停下脚步的战地气氛组沉默了一会儿,给出了一个不确定地回答。
“……也许是在电池里插了根雷管?”
或者在机舱里放了延时引信的炸药也说不定。
战地佬倒是没觉得很奇怪,我最黑却是惊的瞪圆了眼。
“卧槽……至于吗?!”
虽然是木头做的飞机,但也不便宜吧?
至少那两挺马克沁机枪就挺贵的,他在NPC商店里看见过,一挺就得上千银币呢!
穿着“重骑兵”外骨骼的泉水指挥官,从后面走了过来,瞅了一眼浓烟滚滚的大厅。
“死了?”
战地气氛组点了点头。
“应该是死了。”
“保险起见还是进去去看看吧。”泉水指挥官嘿嘿一笑,拍了下他的胳膊,“交给你了。”
战地佬翻了个白眼,倒也没说什么。
焊了钢板的矿工I型防护力倒也不弱,比起人联的六式“重骑兵”也就差了亿点点。
看着淡定商量着的俩队友,我最黑忍不住说道。
“等等,你们怎么一点儿都不惊讶?”
泉水指挥官和边缘划水听到这句话,眼神不约而同地有些微妙。
“毕竟是蚊子嘛……”
“嗯……如果飞机上都是有用的功能,我反而会觉得奇怪。”
我最黑:“……”
……
透视天眼 小说
【全服公告:“女皇”被“WC真有蚊子”首次击杀!】
【由于该玩家选择公开,该成就将被录入名人堂!】
【任务:决战时刻(已完成)】
【我们战胜了浪潮,胜利属于我们!】
无论是线上还是线下的玩家,都在同一时间,从VM或者官网上看见了这一连串弹出的窗口。
随着“关卡BOSS”被击败,这座新生的母巢也失去了最后一层保护它的屏障,彻底暴露在了玩家们的面前。
远处的天边已经泛起了鱼肚白。
一桶桶燃料被送进了钟楼内。
大火很快燃起。
炙热的火焰在母巢的体内沸腾,与那滚烫的浓烟一同吞没了鼓动在菌毯上的卵块,以及一根根输送养料和有机质的触须。
烟熏火燎中,大块的菌毯从钟楼的墙壁上掉落。
即便剩余的燃料或许不足以将这些厚重的菌毯完全烧毁,失去供给的它们也会很快坏死。
或者退化成“无害”的菌斑。
钟楼下方的玩家们发出了胜利的欢呼声。
自《废土OL》开服以来,千人规模的战役还是首次。
不少人站在燃烧的钟楼前与战友们合影,能拍照的耳机在玩家们手中互相传递着。
落满晨辉的街道上,望着那座燃烧的钟楼,楚光心中所感受到的震撼,远比玩家们更加强烈。
他们战胜了浪潮!
这座城市已经没有什么再能威胁到他们的生存,而这也意味着,他们真正地在清泉市的北郊站稳了脚跟。
坐落在西三环的巨石城或许是个潜在的威胁,但目前而言,他们并没有表现出明显的敌意。
也许南边才是他们利益的核心。
楚光抬眼望向了北方,澎湃的情绪在心中涌动。
如果巨石城与大裂谷都无意结束河谷行省的动荡,那这件事情注定将由他去完成。
此刻,淡蓝色的窗口在楚光的视域中浮现。
【浪潮将在7日内结束。】
【恭喜你,年轻的管理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