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諸天從陸小鳳開始》-第二百四十九章:絕情斬與幻劍讀書

諸天從陸小鳳開始
小說推薦諸天從陸小鳳開始诸天从陆小凤开始
桃花美人扇。
这是一件奇门兵器,扇骨是用玄铁打造而成,扇面则是由天蚕丝织就,刀剑难伤,水火不侵。
此外蝉丝经过数十种草药浸泡,摇扇时散发出淡淡的清香,能让人心神气宁。而且内藏暗器,可射出九九八十一枚透骨针。十来根扇骨顶端还能弹出一截利刃,伤人于无形。
这种奇门兵器,寻常人难以驾驭,甚至可能反受其害。
但若能得心应手,则是刚柔并济,攻守兼备,变化多端。
这‘桃花美人扇’本是无痕公子的藏品,被玉连城看中,讨了过来。
如今玉连城虽未弃用‘夺情剑’,但也很少带在身上了。只因到了他这地步,纵然掌中无剑,天地万物,随手取来皆可成兵。
而沉重的夺情剑反而成了个负担。
这柄‘桃花美人扇’小巧精致,聊以替代。
上官海棠当然也知道这是无痕公子之物,而且颇为珍惜。
所以她非但知道玉连城是无痕公子的朋友,还认为两人是同一辈人。
至于为何会这么年轻,对于这种武林高人而言,驻颜之术算不得难事。
玉连城呵呵一笑道:“海棠,想来你也知道了我的‘天外天’很缺人手,有没有兴趣到到‘天外天’来做事?”
上官海棠道:“多谢前辈厚爱,只是目前海棠身兼天下第一庄庄主、玄字号密探之责,分身乏术,还请前辈见谅。”
“无妨,以后你会来我天外天的。”玉连城对此却很有信心。
他目光又在三人身上扫了一眼:“我与护龙山庄素无恩怨,虽接替魔教,易名‘天外天’,但这毕竟是江湖事,与你们护龙山庄没有多少关系吧?”
“护龙山庄护的是当今圣上,而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只要你所的‘天外天’在大明的疆土之中,我护龙山庄就有权利管。”归海一刀眸光冰冷而锋利,直直的看着玉连城,他平日寡言少语,但此刻言语锐利非常,似乎纯心找事。
玉连城看了归海一刀一眼,目光如星空般深邃,似已看穿他内心想法:“看来你对我先前说的话不太满意,认为你的刀不会输给霸刀。”
归海一刀冷哼一声。
他向来自负得很,尤其是对自己手中的刀。
而玉连城却说霸刀一旦拾起他的刀,十个归海一刀都不是霸刀的对手,心中自然不忿得很。
“你若不服,不妨向我出手试试?让我仔仔细细的瞧瞧你的刀。若我说错了,像你道歉也无妨。”玉连城面带微笑道。
“好,看刀!”
归海一刀绝不是一个拖泥带水的人,眼中精光闪烁,电光火石之间,握在刀柄的手已猛然一动。
拔刀!
斩!
长刀划破虚空,刀光倾泻如银河,引动郁郁风雷之音。
我真要逆天啦 小说
这一刀斩下,果然霸道绝伦,威猛无匹,杀气凝结如实质,凌厉到了极点。
玉连城将铁扇一合,风轻云淡般一抬。
当!
一声脆响。
这一道怒龙般的刀光顿时凝滞。
长刀劈在扇骨上,绽出一道火花,却无法再往下半分。
玉连城玉连城手臂一晃,一引。
归海一刀忽然发现自己的刀不受控制,反向自己脖颈斩了过来。
他连忙“蹬蹬瞪”的后退,将地板踩裂,手腕猛地一抖,将身形连旋,才总算将这一股古怪的力道化解。
下一刻,归海一刀爆喝一声。
长刀再出,森冷的杀意携裹着霸道绝伦的刀气挥斩而下,腾升飞舞的刀光只在一瞬间就淹没了玉连城周身上下每一寸空间。
若换做寻常人,骤然面对这凶猛霸道的招式,必然要先避其锋芒,再设法出手,重振阵脚。但玉连城却是身形不动如山,仿佛视刀光若无物。
但就在玉连城即将被淹没在无穷无尽的刀光时,他掌中折扇飞舞,顷刻间幻化出千百道乌光,与刀光交击在一起。
当当当当!!
道道刀光与折扇交击,逸散的气流四面八方宣泄,掀起一阵猎猎劲风。
“一刀,快住手!”
上官海棠、段天涯急切的看着两人,但都未贸然出手,帮归海一刀合攻玉连城。
不但因为这样会激化双方矛盾,还因两人熟悉归海一刀的性格。
归海一刀高傲、孤僻、自尊心极强。
若他们出手,归海一刀说不定会将刀光率先向他们迫来。
任由两个同伴呼声不绝,归海一刀掌中长刀依旧不断挥动,每一刀均是霸道绝伦,带着森冷无情的气机。
玉连城面带微笑,他仿佛已淹没在无穷无尽的刀光之中,但折扇不时刺、砍、挑、压、拌、点……轻而易举的就将长刀的攻势化解。
“玉前辈是在利用一刀适应‘桃花美人扇’。”上官海棠美眸一闪,她的武功在三大密探中最低,但眼力见识却远超另外两人。
玉连城毕竟是第一次使用折扇做兵器,还略微有些生疏。但在归海一刀疾风骤雨般的攻击中,却越发圆融自如。
不过上官海棠和段天涯瞧出玉连城没有杀意,当真只是试探归海一刀的刀法,心头也松了一口气。
掌印
忽然,玉连城掌中的折扇化作一道乌光掣出,如惊鸿闪电,顷刻间击碎了一切刀气,将漫天刀光崩散,又直直刺出,似漫不经心的点在了归海一刀的胸口之上。
归海一刀立时如遭雷击,身体剧烈从颤抖了一下,随即炮弹般向后砸飞,口中喷出一口鲜血,脸上苍白到了极点。
“一刀,你没事吧?”
“一刀,不要在打了,你不是他对手。”上官海棠、段天涯连忙走了过去,探查归海一刀的伤势。
归海一刀却支撑着身子,眼中通红。
他不敢相信,自己引以为傲的刀法,就算不是玉连城的对手,也不可能败的如此之惨。
“你输了,我也看清了你的刀法。”玉连城居高临下,淡淡的俯视归海一刀:“我先前的话没有说错,十个归海一刀也不是霸刀的对手。”
“我还没输!我还有一刀你没有看过”
归海一刀眼神骤然变得死寂无波,但那一张如石塑雕刻的脸上却充满杀机,他挣开段天涯、上官海棠两人束缚,猛地拔地而起。
只见他身形凌空,一刀朝天高举,搅动罡风,无穷杀机汇成一刀冲天而降的血红刀光,自空一劈而下。
这一刀斩出,天地间一切仿佛都已失色,都已黯淡。
所有的光芒,都汇聚在这一刀之上。
天地万物,唯有一刀。
绝神绝魔,绝天绝地。
这一刀正是——绝情斩。
昔年霸刀横行江湖,所向披靡的无上绝技。
后被归海一刀学得,也正是用这一招败了霸刀。让霸刀隐居避世,再不拾刀。
“绝情斩的确是一记霸道刀法,只可惜……”
玉连城忽然轻轻一叹,手中的折扇忽然掷出,化作一道闪电般的乌光,直朝着“绝情斩”的刀光撞了过去。
呼!
折扇划破气流,空气呼呼作响。
这一掷不但暗合了一丝小李飞刀的神韵,而且蕴含着难以想象的惊人巨力,破空飞出。
这已不是一柄折扇,而是从天而降的一个陨石。空气好似化作流水,一圈圈涟漪激荡及荡开来,似是承受不住这一击的力量。
当!
折扇化作的乌光与刀光碰撞起来。
伴随着一道清脆的轰鸣声响起,劲气四面八方横扫,掀起狂风肆掠。
那一道绝天绝地的刀光经过这一碰撞,虽还是直直的斩下,但却已变得黯淡下来,折扇则被磕的倒飞而回。
玉连城神情不变,左手一探,就将折扇抓住,右手倏然张开,竟仿佛有一种囊括天下,乾坤失色的力量。
一掌向刀光笼罩过去。
本已暗淡的刀光与这一只肉掌碰撞,轰然溃散开来,长刀也四分五裂,四下激射而出。最终,这一只如白玉般晶莹的手掌,按在了归海一刀的胸口。
砰!
掌力一吐,归海一刀再次如破布娃娃般倒飞而回,眼看就要将撞在墙壁上。上官海棠、段天涯已同时飘掠而出,手掌抵在归海一刀身后,帮他卸力。
但饶是如此,这一掌所携裹的力量实在太过磅礴,还是让他们连连后退,最后“轰隆”声中将墙壁撞垮,又被迫退了四五步才终于停下。
归海一刀受伤不轻,而另外两人也感到体内气血翻涌不息,
“只可惜,你已不是真正的断情绝义,也再也使不出当年击败霸刀的那一刀了。”
玉连城垂下衣袖,缓缓说道。
霸刀的刀法是以要绝情绝义,割舍一切感情,然后化作无匹惊艳、无匹霸道的一刀。
当年,霸刀让弟子两人为一组,同吃同住,成为最亲密的伙伴朋友。每到年末,又让他们自相残杀,只留下一人。
归海一刀在绝情山庄待了七年,杀死了七个好朋友,最后自己领悟到了绝情斩的心法。一刀斩出,绝情绝义。
那时的他,整个人都是一柄无比锋利的刀,没有任何感情的刀。
只可惜,这柄刀现在有了感情。
由一柄锋利的刀,变成了一个冰冷的人。
或许他的内力更强了,刀法也更纯熟了,但刀气却弱了,更没有当初那绝情绝义的心念,又如何能施展出绝天绝地的绝情斩?
“我本不想对你们出手,但既然已经动了手,那索性更彻底一些吧。”玉连城目光一转,看向段天涯:“段天涯,你也出手吧。”
段天涯一怔:“天涯并非阁下的对手,又何必做此无用功。”
玉连城淡淡道:“你当然不是我对手,但我却想看看名满东瀛的幻剑。”
“这又何必?”
“你若不动手,我就要出手了。”
段天涯沉默了片刻,站起身来道:“好,既然如此,天涯无礼了。”
“拔剑吧!”
呛!
剑已拔出。
剑光如一泓秋水。
果然是一柄好剑。
这是朱铁胆在段天涯十六岁远赴东瀛学武那年送给他的精钢软剑。
“小心了。”
嗡的一声,虚空一颤,段天涯已刺出一剑。这一剑来的很快,一剑击出,犹如闪电,倏忽间已到了玉连城的面前。而且剑走偏锋,充满了奇诡之意。
玉连城刚要出手,段天涯手腕一抖,长剑顿时泛起千百道剑光,瑰丽而绚烂,只一瞬间,就能让人眼花缭乱。
“这就是幻剑?”
玉连城目力受限,但一道很细微的声音忽然响起,就仿佛是毒蛇的吐信,从他左侧传来。
但怎么能躲过他感应,反手就是一指点出。
“叮”的一响,漫天剑光崩散,段天涯的身形显现出来,步伐踉跄。
还不等玉连城出手,那成百上千道璀璨的剑光再起,如同无数条金色的星河。
与此同时,段天涯的身形变化如鬼魅,与剑光配合,更是令人目眩神迷,头晕眼花。
上官海棠扶着归海一刀坐到一旁凳子上,这才将目光向交手处看去。
段天涯的幻剑并非针对的上官海棠,再加上她功聚双目,倒也勉强能够瞧得清两人的交手,等看清了战况,也不由微微一惊。
只见那玉连城闭上眼睛,身形站立不动,只是手中折扇不断出击。
每每一点、一拨,就将那从虚空中刺出的一剑击退。
上官海棠虽不知段天涯在东瀛发生的事,但也听过“幻剑”之名,此乃昔日东瀛第一名家眠狂四郎的绝技。
可如今看来,这绝技似乎对玉连城起不了多大的作用。
而且精钢软剑每一次与折扇交击,剑光都会黯淡一分。只因玉连城折扇点出的力道惊人,段天涯无论体力还是真气都在快速消耗。
只怕用不了多久,这无数剑光就要崩碎一空。
秘書艦時雨的心跳不已婚前旅行
“幻剑的剑光耀人心神,与鬼魅般的身法相互配合,的确是天下少有的绝技。”玉连城忽然开口道:“我这里也有一招幻剑……不对,应该说是幻扇,你来瞧瞧。”
他的折扇忽然向前一刺,用的是剑招。
但在刺出来的那一刻,却有无数曼妙意境生出,绝美至极,使人心生不由沉浸其中。
段天涯心神一个恍惚,似已瞧见那樱花满天的场景中,一个正在吹着东瀛短笛的美人,正含情脉脉的看着他,眸光温柔似水。
“大哥,小心。”
上官海棠的声音响起,将段天涯从幻境中拉了出来,而那一柄折扇已就要点在他的咽喉之上了。
段天涯来不及躲闪,唯有闭目等死。
他与玉连城交手多时,自然明白折扇每一次点出的力量之可怕。而咽喉又是人体要害,焉有不死之理。
不过想象中的剧痛并未传来,等段天涯再睁开眼睛,就瞧见玉连城已走出大门,似乎还朝他们挥了挥手。
“别再派人跟踪我了,否则休怪我下手不客气,再见。”
……
ps:今天八千,明天至少万字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