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5joia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陰陽古董店討論-第一百三十一章:山高水遠,終會再見熱推-7x85w

陰陽古董店
小說推薦陰陽古董店
有了之前被尉南娇用幻术暗算的经验,这一次不管她说什么我都不再看着她的眼睛了。谁知道这一次尉南娇并没有施展幻术手段,而是从手提包里拿出一块画有八阵图的绢布在桌子上铺开,同时把一枚石子放在八阵图的中间说道,“这八阵图是我师兄花了五年时间参悟出来的阵法,现在你就是这颗石子,如果你能够在一个小时内从这八阵图里走出来,那么第二场比试就算你赢了。”
尉南娇所说的这种八阵图解法十分像我们小时候玩的图册迷宫,只不过眼前的八阵图要比那些图册迷宫难多了,我光是扫上一眼就发现这八阵图阵符与阵符之间的间距十分小,这样一来如果看阵图的人眼睛很容易看花走错不说,基本上也没有办法通过所谓的全局统筹能力来快速地分辨出哪一条才是出去的路。
我家可能有位大佬 雨下的好大
可能是见我十几分钟过去了石子还放在中心没动,尉南娇很是得意地说道,“夕老板,既然我都说了这是阵,那你自然也得老老实实地按照正常的方法来破阵,光是凭一双眼睛就想找到出路,这未免太天真了。”
戲愛小狐貍
眼前这八阵图显然是出自周易八卦,只可惜我爸不在这里,要不然凭借他对《周易》的了解找到这破阵的方法肯定是轻而易举的。
很多人都只知道《周易》是万经之首,却不知道它到底厉害在什么地方。事实上《周易》在周文王之前都被人称为无字天书,因为它是伏羲留下来的一堆符号,本身是没有任何注解的。只是后来周文王说自己得到了上天的启示,于是才给这些符号定义,并且悟出了一套影响我国几千年的哲学体系。
学过《周易》的人都知道,看懂《周易》很容易,但想要真正的学好却很难。这并不是因为《周易》的古文有多晦涩难懂,而是诸子百家几乎每一家对于《周易》的注解都不同,至少现在光是已知的就有《彖传》、《象传》、《文言》、《系辞》、《说卦》等等。
五鬼傳人 凝望
想要弄清楚眼前这八阵图的破阵之法,首先就要搞清楚这个八阵图是由那一家的《周易》注解来的,我仔细观察眼前的八阵图,发现这八阵图环环相扣首尾相顾,竟然真的把整个八阵图分作了六十四象也就是对应六十四卦。
这八阵图的前几个卦象很想罗盘的圆圈分布,乾卦是第一圈,有七个出口,分别能够找到对应的潜龙、见龙、惕若、无咎、飞龙、亢龙等七个方位。只不过这七个方位只是第一圈,也就是石子所谓的第一步。如果这第一步就走错了……
我的脑子里不停地回想乾卦的注解,几乎各家的注解都在脑子里过了一遍。
限制級婚愛,權少惹不得
也就在这个时候尉南娇在旁边提醒道,“怎么了夕老板?听说你父亲可是专精《周易》的大师,难道你就没有得他一点真传用来破解我师兄弄出来的这个小小八阵图吗?你的时间可是不多了,时间一到你如果还没有找出出路,那你的朋友左手可就保不住了。”
尉南娇一语点醒梦中人,我突然间想起我爸曾经说过真正喜欢《周易》的人,能够通过《周易》这本书直面自己的内心。和那些所谓的风水大师不同,我爸根本就不认为《周易》是一本风水书或者玄学书,而是把《周易》当作《道德经》来看,把《周易》当作小说来看。
婚色迷人 魔蓮
就比如《周易》乾卦中的九二,见龙在田,利见大人。
用我爸的话来解读的话就是说看见有一条龙在田野中,如果梦见或者看见了这样的人情形,那么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就可能会遇到属于自己的贵人。又或者‘君子终日乾乾,夕惕若,厉无咎’。这句话你就可以把它当作圣人的训导去理解,君子从早到晚都要方正,就算是到了晚上也要始终警惕,只有这样才不会招惹祸患。
我爸所理解的《周易》可能是最浅显的了,但偏偏就是这样的理解,我觉得要比那些装神弄鬼的大师要好多了。
有了对《周易》的新理解,此时我再看眼前的八阵图就觉得它不再是阵法,而是六十四道选择题。
“临卦十九,初九,咸宁,贞吉。”
“大壮卦第三十四,六五,丧羊于易,无悔。”
官娶鬼女
随着我一次又一次地选择,我的石子也离八阵图的中心越来越远,离边缘部分越来越近。当我选完最后一次卦的时候,我发现石子竟然又来到了乾卦第一的圈,只不过这个圈比中心的那个小圈要大上无数倍,第二圈则是第二卦。
看到这里我的嘴角微微勾了起来,笑着对尉南娇说道,“看来你这师兄还有几分小心思啊,这是怕有人乱选出图,所以最后又弄了个验证的途径是吗?”
如果说前面六十四卦是你随便选就能通过的话,那么后面的六十四卦则必须和你前面所有的选项都是一样的。尉南娇师兄这样的设计无非就是取了个巧,但我也不得不赞叹他这个师兄的确是有几分才华,要不然也不会想出这么复杂的八阵图来。
要是换一个对《周易》理解不同的人来,说不定那人要么想的很复杂始终害怕走错导致原地踏步,要么就是那个人胡选一通,导致前面六十四卦能过,后面六十四卦则根本过不了。
将石头彻底从八阵图里挪出来,尉南娇拍了拍手笑道,“不错不错,付阴匪果然有眼光。”
我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十分不解地问道,“你和付哥有交情?”
在我印象里付阴匪应该和尉南娇不认识才对,要不然上次尉南娇把那个朝冠带来的时候付阴匪也不至于这么那么惊讶。但现在听尉南娇提到付阴匪的语气我又迷茫了,她这语气好像对付阴匪颇为熟悉,而且好像这次就是冲我来的?
尉南娇拍了拍手让人从外面拿进来一瓶酒和两个杯子,她先把两个酒杯倒满,然后自己先一口饮下,过了好半晌才说道,“我不是影遁的人,事实上我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影遁这个组织。你放心,你的朋友很好,我们请他拍了照后就把他送回家了。”
“你到底是谁?”
尉南娇从腰间解下一块木牌丢桌上,我瞳孔一缩,这才知道尉南娇也是阴货郎!
“很早以前阴货郎其实叫走货郎,走货郎都挑着担子晚上在孤山野坟间穿梭,做着活死人的买卖。只不过后来大家淘的宝贝多了,也都有钱了,总不能把所有的宝贝都带在身上走南闯北,所以走货郎也就慢慢地少了,开始多了现在所谓的阴货郎,也就是你们这种开店的。”
霸道總裁小甜妻
“所以你是走货郎?”
“不错,我就是负责夷阳镇的走货郎,来你们这里把仓库清一清送回总部,顺便从你这里把U盘拿了。”
我沉默了,即使尉南娇不说我也知道她这个走货郎恐怕职阶比较高,刚才所谓的两场比试应该就是一种阴货郎内部的考核。
“干嘛绷着一张脸?来,喝酒。祝贺你成为夷阳镇的阴货郎,接了老付的班。”
眼看尉南娇又喝了一杯酒,我面无表情地问道,“所以上次那个朝冠是你用来试探我的,你和付哥早就认识,那个时候只是装作不熟?”
尉南娇很是干脆地点了点头说道,“是啊,就是测试里的其中一项。朝冠这种东西是无价之宝,谁要是能把这东西拿出去卖那这辈子都衣食无忧了。想要当夷阳镇的阴货郎,那就绝对不能贪财。毕竟谁也不知道你明天会从别人手里收起来什么货,对吧?”
我的嘴角抽了抽,下意识地看了眼站在柜台的关悦悦。
如果付阴匪都认识尉南娇,那关悦悦没理由不认识。
果然,关悦悦根本就没有解释的意思,只是把好几本后面仓库的账簿交给尉南娇带来的人,协助这些人完成后面仓库的搬运和清点。
“夕老板,我这马上就喝第三杯了,你不陪陪我?”
尉南娇把桌上的酒杯端起来,脸上已经有了些许红晕。
“想要我喝酒得有一个理由。”
棄婦之盛世田園
“庆祝你当上阴货郎这个理由还不够?”
“不够。”
尉南娇沉默了半晌道,“那就为了老付吧,也为了你自己。下次黑玄棺材再出现的时候……麻烦你了。”
本来之前只是一个猜测,现在尉南娇这么一说算是彻底证实了。
阴货郎并没有封印黑玄棺材的能力,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掐着时间去找黑玄棺材,然后代替上一任被黑玄棺材吸进去的阴货郎,自己躺进去……
想起付阴匪去西山前对我说的那些话,我的胸口莫名地有点闷,端起桌上的酒杯一饮而尽。
“嗯,为了老付。”
喝完三杯酒的尉南娇走了,留下十几本崭新的账簿。
古董店后面的仓库已经被清空了,关悦悦还拿着鸡毛掸子站在柜台前,而我则翻开新账簿的第一页,回忆着把阴货郎的准则一条条地写了上去……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