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bmm3o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魔主九天 線上看-第一百四十四章 七鼎推薦-h8thy

魔主九天
小說推薦魔主九天
听闻齐天元所说,中年儒生并未惊讶,现在浮云山周围无数门派都已经行动了起来,浮云山中的高级妖兽也是纷纷出现,虽然并没有谁能够破除冰炎矿脉之下的禁制,但是面对仙魔界修士留下的宝藏没谁能够无动于衷。
结丹期修士对于各大门派来说连送死的资格都没有,根本不值一哂,在他们手中抢宝藏简直是无稽之谈。
“道友莫不是真的以为修真界中的哪个门派能够破除上界修士所留下的禁制吧?”中年儒生轻笑一声,接着道:“上界修士各个都非易于之辈,他们留下来的禁制自然也是逆天。且不说修真界有没有人能够懂得那些玄奥的禁制,即便各大门派齐心协力以暴力破除怕也不能凑效,更何况面对这样的宝藏,又有哪个门派能够没有私心,有哪个门派能够出全力?”
“这便是道友与我合作的理由?”齐天元眉头一皱,虽是相问,但心中却好奇了起来。
“是,也不是。起初我找的只是叶蓝诺,不过既然他已经死了,自然也没有什么价值了。呵呵,道友似乎并不知道修真界的一个传说:七鼎聚仙缘,冰山裂天谴。”中年儒生见齐天元吃惊的表情,嘿嘿一笑,继续道:“这也算是一件辛秘,知道的人并不多,不过冰山不一定是冰山,或许乃是冰炎矿也未可知。至于七鼎……”说到这里,中年儒生单手虚托,只见刺眼白光忽闪,一个巴掌大小的鼎炉出现,上面剑痕纵横,看似伤痕累累,残破不堪,但其灵力充盈,却绝非残破之物,竟然也是一件灵器。
在被美女圍繞的日子裏
珠釵淚 沈靛
虽然齐天元没听过“七鼎聚仙缘,冰山裂天谴”的传说,但中年儒生这话说的已经很明白了,冰炎矿乃是冰山,七鼎所聚的仙缘就是下面隐藏的仙魔界前辈遗留下的宝藏。至于天谴,或许就是其主人布置下的禁制。
禁制并非只能用来防御,屠戮也是不在话下。仙魔界前辈布置下的禁制自然更是不能以常理推断,倘若只是想着破了它的防御即可,怕最终谁去谁死,什么也捞不到。自然,即便有了防备,也不见得就能安然无恙,说是天谴也不为过。
如今仙缘有了,冰山有了,天谴有了,只剩下“七鼎汇聚”,虽然并不知道这只是中年儒生妄加推断还是真就如此,但如果能够避开各大门派和浮云山中的妖兽,汇聚齐七鼎取得那宝藏,齐天元自然不会再有推辞。
宝物谁也不嫌多,齐天元亦然,即便仙器不能用,但想必那仙魔界前辈总不会小气到仅留几件仙器吧?
且不说他的师尊血魔并未给他留下什么宝物,即便水幻天老者也是有些遮遮掩掩,往日所说的诸多借口而不赠与他同等层次的魔道法宝,但却给晴茵两件仙器。虽然当时齐天元虽然并未说什么,但心里总是有些芥蒂。
因此,真要说起来他也不过仅有“水幻天”这一件仙器罢了,而且这来时寄居的仙器,指不定什么时候就改投晴茵而去了。
这么算起来齐天元也算穷的可以。
“这是一鼎,你方才斗法使用的又是一鼎,叶蓝诺也有一鼎,自然,现在也是你的收藏品之一了。”中年儒生补充道。
淩天禦道 聽風
“叶蓝诺也有一鼎?”齐天元诧异,刚才斗法之时叶蓝诺确实使用一个元鼎与他厮杀,但那也不过是一件符咒而已,难道说他储物袋中尚还有一个元鼎并未使用?只是一件灵器不用,放在储物袋中算什么事?刚才叶蓝诺肉身被毁,可并未见有元鼎之类的法宝遗落啊!
“对。”中年儒生单手一握,收了元鼎,道:“这也是我一路跟随他的原因。想必那叶蓝诺也是知道你手中有七鼎之一才动了杀机,前来找你的吧。只是为了给门下弟子出气就莫名的招惹仇敌,这可不是他的做事风格。”
第三者之愛恨濃烈 高老莊
超級靈藥師系統
齐天元也想不到中间竟然还有这样的曲折,不过叶蓝诺又是如何知道他手中拥有一鼎,显得有些蹊跷,况且整个修真界鼎炉样式的法宝多如牛毛,数之不尽,又如何能够辨认哪个才是这七鼎?
“莫非七鼎还有何辩证之法?道友可否告知一二?”齐天元问道。
中年儒生略带诧异的看了齐天元一眼,道:“这却奇怪了,七鼎之间各自存在感应,难道道友并未曾发现?”这话说完,他却自行否定。
重生東京引渡人
七鼎各异,但彼此之间能够生出感应,影响它的所有者。也是因此,叶蓝诺才亲自才虎头山,中年儒生也尾随而来。中年儒生大有深意的看了下齐天元,并不相信他的话,道:“仙缘宝藏已现,整个修真界之人必将向这里汇聚,加之如今三鼎已聚,唯剩四鼎,相信不久之后就能集齐七鼎。哈哈,还望道友能够保管好手中二鼎,老夫可不想多几个深不可测的强敌。”说完,只听“啪”的一声轻响,整个人瞬间干瘪起来,成了一张肉色干皮。
前世今生 清尊
齐天元双眼一眯,心中大叹,起初还道这人为何没有起杀念夺宝,原来只是一具傀儡替身,只是一缕神识操纵,根本没有丝毫实力。
不过傀儡替身虽然没有实力,但其身上的气势却做不得假,而且比之本体的要弱上不止一筹,也就是说这人最起码拥有元婴期的修为。
且不论中年儒生所言是真是假,只是杀叶蓝诺所遗留的问题也够让齐天元头疼的了。那一道蓝光诡异,不是灵魂,却带着一股怨念,极有可能就是寻找他师尊而去,此地自然不宜久留。况且还有个元婴期老怪物虎视眈眈,虽不知这人离虎头山远近,但终究是个隐患,齐天元可不敢相信中年儒生会让这两个元鼎安然的留在他手中。
奈何,晴茵的洞府之中还不见丁点动静,她祭炼仙器也已经到了紧要时刻,容不得半点打扰,即便红铃这丫头也早就安安生生的呆在齐天元身旁。
走,却又走不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