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8×3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大唐孽子討論-第824章 船隊出發-rz8x4

大唐孽子
小說推薦大唐孽子
大唐的第一波股票热,来的很快,去的也很快。
当潮水过后,就知道谁在裸泳。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看文基地】领取!
短短几天时间,除了东太平洋公司的股票还能维持一定的价值,其他的大部分公司都变成了废纸。
不过,由于大部分的普通百姓都按照股票发行价得到了赔偿,损失不算特别厉害,所以这场风波没有长孙冲等人想象的那么大。
当然,高位接盘的倒霉蛋,就要惨一些了。
不过,这也正应了那句话,“股市有风险,入市须谨慎!”
这句名言被刚刚挂牌成立的大唐股票交易所作为门联,雕刻在大门的两边。
“王爷,这一次算是有惊无险的渡过了股市风波,不过我觉得短时间内,百姓们都不会再对股市有热情了,你希望各个作坊能够借着股市的机会,筹集资金加快发展的想法,似乎没有办法达成了呢。”
大隱隱於婚 jassica
武媚娘端着一盘小点心,来到了书房之中。
“时间是最好的疗伤药,不管是百姓们在股市里头遭遇了多少疼,等过个一年半载,慢慢的就忘记了。再说了,现在规则已经树立起来,只要慢慢的、有序的引入一些优质的作坊,再配以年终分红等措施,大家还是会发现股票是个挺吸引人的东西。”
妻勢洶洶:金主請笑納 壹夜驚喜
李宽一点都不担心大唐股票交易所会很冷清。
作为一名股龄将近十年的韭菜,李宽对此很有体会。
前世,多少次亏钱之后,都觉得股票不适合自己,然后把账号上所有的资金都转出来了。
但是,这种局面往往也就能够维持一个几个月,顶多一年。
然后,就继续进去当韭菜了。
如此往复,不知道吃过几次亏,但是仍然没有真正吸取教训。
“可是百姓都是非常谨慎的,他们吃过一次亏之后,生怕再一次吃亏;我昨天专门去了一趟大唐股票交易所,里面的客人还没有伙计的数量多呢。而却,我观察了十几分钟,居然没有一个人在那里买卖股票的,如此一来,可想而知股票的冷清已经到了什么程度。”
武媚娘显然对于股票的前景没有李宽那么乐观。
其实,这也算绝大部分大唐人的态度。
毕竟,他们不像是李宽那样见识过后世的股市风景。
“股票冷清,是因为目前缺少可以长期持有的股票,哪怕是东太平洋公司的股票,也充满了许多不确定性。但是,如果把我们王府旗下的奔驰四轮马车作坊、蜂窝煤作坊、玻璃作坊、酿酒作坊等拿到大唐股票交易中心去售卖,你觉得还用担心没有人买吗?”
一吻定情:降服恶魔老公
李宽并不着急在短时间内再次刺激大唐百姓购买股票的欲望,而是先慢慢的把规矩给树立起来,再逐步推出几家业绩稳定的作坊到交易所上市,到时候人气自然会旺起来。
等到李耿他们成功的从美洲回来的时候,情况自然就不一样了。
“你也知道东太平洋公司的股票充满了不确定性呀?明天李耿他们就要从渭水码头出发去登州了。你要不要去送一送?”
“这是必须的!”
李宽自己是没有勇气在眼下这个条件下去美洲的,但是这并不妨碍他鼓励大家出海。
海洋对于一个国家的意义有多大,这个时代的人是很难体会的。
李宽没有想过要让大唐统治全球,但是却是可以让大唐从全球各地获得好处。
我可以扶持你发展,但是一定要对大唐有好处。
如果全世界都是一帮穷光蛋,只有大唐富裕,其实也不见得是好事。
反倒是大唐四周的各个国家都发展的不错,对大唐才是好事。
因为发展的好,就意味着这只猪很肥啊。
……
宣政殿中,早朝刚刚结束的李世民,立马来到了这里开始处理事务。
放在贞观初年,李世民肯定是二话不说,先把御桌上的奏折给处理了。
但是,如今的他已经养成了每天先把《大唐日报》、《曲江日报》等畅销大唐的报纸给浏览一遍。
李世民的时间是非常宝贵的,他不可能把每一个消息都看的很仔细,只能是快速浏览。
墨上花開緩緩歸矣
为此,兰和甚至多了一份工作,就是给李世民提前标注每份报纸的重点。
“李忠,今天是东太平洋公司的船队出海的日子,朕要是没有记错的话,领头的就是你家大郎李耿吧?”
李世民很快就注意到了《大唐日报》在头版头条之中报道了东太平洋公司的船队今天出海的消息。
“陛下,您记性真好,我家那不争气的大郎,确实是在这支船队之中。”
李忠叹了一口气,很是无奈。
出海有多大的风险,特别是去美洲这样从来没有人去过的地方,李忠自然是一清二楚。
按理来说,李耿作为李忠的嫡长子,根本就不需要这么拼,完全可以躺赢啊。
但是他却是选择了这么一条不一样的路。
关键是李忠还很难去反驳他。
因为李耿说他是为了给大唐百姓寻找高产农作物而出海的,也是为了让李家的地位更加稳固而出海的。
他能说什么呢?
“不,李耿很争气,怎么会不争气呢?长安城中勋贵子弟那么多,大部分都是过着声色犬马的生活,根本就没有什么成就。但是,这几年,不少人都有一些变化。你看玄龄家的二郎,以前是什么模样,现在是什么模样?还有知节的大郎,也是今非昔比。等到李耿从美洲回来之时,朕一定不会吝啬赏赐的。”
东太平洋公司的行动是符合大唐利益的,也是符合李世民这个大股东的利益的,他自然是要表示支持。
再说了,虽然他对李宽口中描述的高产作物将信将疑,但是万一真的有呢?
那大唐就真的可以在他手中变得没有饥饿了。
独家宠爱,阔少的小娇妻
这可是三皇五帝也没有做到的事情啊。
但凡是一个有追求的帝王,都没法忽略这个诱惑。
“那微臣就替犬子提前谢恩了!”
李忠脸上露出一个尴尬的笑容。
“这样吧,朕允你一天假,你跟李君羡一起去渭水码头吧,这一别,再相见就要等到明年了。”
“不用了,陛下,微臣昨天在家里已经把给吩咐的东西都吩咐了,今天再过去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再说了,今天去送他们的,应该有不少人,微臣就不去凑热闹了。”
李忠不喜欢那种不知道还有没有“再见”的离别。
好在李世民也知道李耿他们这一趟出海的特别之处,再加上君臣两人也不是第一天相识,倒是没有再做那种虚伪的事情。
“你放宽心,东太平洋公司的船只是东海贸易旗下登州造船作坊最新式的大海船。不管是从航速上面还是从船只的大小上面,亦或是航海的稳定性,都不是一般的海船可以比得上的。不客气的说,这些海船是大唐这几年技术发展的集大成者。
再加上一路去美洲,前面一半的路程都是在大唐沿岸或者南洋,没有什么风险,唯一要小心谨慎的就是后面半段路。以宽儿做事的风格,船队肯定是做了充足的准备了。”
大家都是当父亲的人,自然很清楚这个时候心中的感受。
“希望美洲真的跟地球仪中标注的一样,希望那里真的有高产的农作物。如果大唐能够获得这种上天赐予的高产作物,哪怕是李耿不能顺利回来,那也是值得的。我等武勋,是大唐发展的最大受益者,自当也为大唐做一份贡献。”
李忠这话,倒也不算多假。
大唐的武勋阶层是大唐立国以来最大的获利者。
绝代毒宠:重生妖后不好惹
当然,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们也是大唐稳定的基石。
只要当今天子不做出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这些武勋是不会轻易的去造反的。
都已经是统治阶级了,再造反,为了什么?
不是每个人都想做皇帝的。
淩渡宇系列 黃易
“哎,要是皇族里头的子弟也全部有爱卿你这个觉悟就好了。真要说受益者,他们才是大唐最大的受益者,可是你看看……你看看他们干的都是什么事?”
李世民想到前段时间收到权万纪弹劾齐王李祐的事情,心中就一股郁闷。
在想到不争气的李承乾,心里就更是憋屈。
皇室那么多子弟,真正拿得出手的,真的不是很多啊。
特别是下一代!
……
渭水码头,人流如潮。
原本比较空旷的码头,如今都被各种各样的人给挤满了。
有出海船员的亲朋好友,有观狮山书院的学员,有买了东太平洋公司股票的百姓,也有不少是纯粹来凑热闹的。
美洲啊,单单看地球仪,就能感受到它离大唐真的好远好远。
“文兄,此去美洲,还请一路保重!我还期待着你的美洲游记能够早日写成呢。”
码头上面,祝之善也正在给文达明送别。
作为《大唐日报》安排的写手,文达明承当着记录此次出海之行发生的各种事情的任务。
其他报社虽然也想安排写手跟着船队出海,奈何东太平洋公司不接受。
“祝兄,你放心,观狮山书院那么多学员都敢出海,我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再说了,楚王殿下为了这一趟出海,也是筹划了许多年。李耿跟李义协更是常年行走在南洋,再说还有东海渔业的精锐水手,这一趟出海,必定是凯旋而归。”
文达明作为一名曾经不得志的文人,心中还是有几分抱负,有几分骨气的。
这次出海机会,还是他主动请缨的跟《大唐日报》的负责人骆宾王争取过来的。
要不是骆宾王的身体不算特别好,估计他都想自己亲自出海。
“嗯,说来我也好想跟你一起去啊。能够见证如此大事,人生无憾矣。”
祝之善这话,倒也算是发自肺腑。
谁没有点追求,没有点抱负呢?
很显然,当船队再次来到渭水码头之时,就是船上的众人功成名就之时。
作为船队里头最专业的写手,到时候文达明写出来的东西,肯定会传遍大唐。
指不定一代文豪,就此崛起呢。
……
“怀英,二哥不让你跟着出海,也是为了你好!你真要是想去闯一闯,我倒是觉得可以先去倭国或者南高句丽看一看,那样花费的时间会少很多。”
兕子今天也跟狄仁杰等人来到了渭水码头。
已经慢慢的从长孙皇后去世的阴影之中走出来的兕子,脸上有了几分血色。
一直以来,兕子的身体都不算很好,虽然有孙思邈和李宽一起帮忙调理,但是跟房遗玉他们比起来,身子骨差远了。
“哎,整个观狮山书院,论游泳的话,根本就没有人比得上我。那么多学长学弟都跟着出海了,师父却是不让我跟着去,这让其他船员怎么想呢。”
狄仁杰对于李宽不让自己跟着去美洲之事,可谓是耿耿于怀。
作为一名心怀天下的年轻人,狄仁杰是希望自己的人生能够过的轰轰烈烈、名垂千古的。
“不一样,二哥虽然已经收了四名弟子,但是看得出来,他是想把你当成是衣钵传人来对待。如今你才十四岁,他怎么可能同意你去美洲呢?那可是一帆风顺的情况下,坐船也要坐大半年的地方。但凡是碰到一点意外,后果都不堪设想。”
兕子跟狄仁杰的关系比较特别。
要不是长孙皇后在去年离去,很可能今年春天李宽已经做主向李世民求亲了。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李宽这个做师父的,完全可以替狄仁杰做婚事上的主。
“师父的好意,我自然知道,不过我就是有点不甘心!现在也只能跟你说的那样,先去倭国看一看了,看看师父十年前就征服了的地方,到底跟我们大唐有什么不一样。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国家与国家之间的相处,也是一样的。现在朝中百官也好,天下百姓也好,对于番邦属国的人员,完全是看不上。
就连长安城里的乞丐也觉得自己比那些人高贵;这不是什么坏事,毕竟我们大唐作为天朝上国,自然要有充分的自信。但是自信不等于就可以对别人一无所知,就可以什么外面的事情都不去了解。都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我想趁着年轻,多去海外走一走,多去大唐各地走一走。”
兕子听了狄仁杰的这话,也很是无语。
跟狄仁杰不同,她是对离开长安城,离开大唐并没有特别大的兴趣。
不过,男儿志在四方,她倒是也支持狄仁杰的想法。
“既然如此,那你去趁着二哥现在同意你去南高句丽和倭国的时候,赶紧行动了。指不定过个几天,二哥就不让你走了!”
全音阶狂潮
“那……那我跟他们一起走?”
狄仁杰这话一出口,脸上也有点不好意思,然后赶紧补了一句,“李耿他们肯定是不肯带着我一起去登州的,我还是明天再出发吧。”
……
大唐股票交易所。
伴随着东太平洋公司旗下的船队的启程,公司的股票居然开始小幅度的往上涨了涨。
不少去了渭水码头看人脑的商家,都感受到了李宽的对船队的重视。
“东家,你今天不去渭水码头,来这股票交易所干什么?”
杨东跟在杨本满身后,进了大堂股票交易所。
一如往日,这里的人并不多,少数的人员也基本上都是在同一个窗口面前交谈着。
“昨天,府上安排去登州打听消息的伙计已经回来了,东海渔业登州造船作坊这次给李耿他们准备的船只,单艘造价据说高达十万贯,使用了大量上等的木材。并且还配备了军中最先进的床弩和弓弩。楚王殿下这一次安排人去美洲,绝对是认真的。”
杨本满没有直接回答杨东的问话,而是说起了其他的事情。
“楚王殿下自然是认真的!美洲这个地方,他提出来已经好几年了,新华书店的地球仪,都已经卖出去至少一万个了。”
“居然楚王殿下如此兴师动众,那么美洲有高产农作物,船队顺利把这些农作物找回来的可能性就非常的高。这也就是意味着东太平洋公司的价值,应该比大家想象的要高很多。不说其他的,在此之前,谁能想到一艘还穿的造价居然要十万贯?不说其他的,单单这三艘海船的价值,就快赶上现在的股票价值了。”
杨本满了解的海船价格,自然跟东海渔业实际制造成本有差异。
就像是后世的福特级航空母舰,据说造价高达一百三十多亿美元,但是真正的成本是多少,只有造船厂自己清楚。
“这么说,东家你今天是过来买股票的?”
杨东也不傻,从杨本满的语气之中,大概的猜测到了今天的目的。
“没错,看看今天都有什么人出手,我全部收了!甚至借着这个机会,还能让东太平洋公司的股票往上涨一涨。”
杨本满现在几乎可以说是东太平洋公司的第三大股东,自然希望公司的股票能够涨价。
绝对本源之零点风暴 云昊
虽然他这个第三大股东的持股数量只有第二大股东的一个零头,但是这并不妨碍杨本满去推高股价。
春瓜青豆
……
观狮山书院医学院,林然有点郁闷的站在孙思邈面前。
“师父,你为什么不同意我去出海呢?美洲是一个谁也没有到过的地方,那里肯定会有很多我们没有见过的植物。指不定我们能够发现很多新的药材呢。现在向楚王殿下推荐张景去出海,岂不是可惜?”
林然现在算是观狮山书院医学院实力最强的主刀郎中。
不过,他钻研的并不仅仅是外科手术。
事实上,在传统的中医方面,他的水平并不比谁差。
“然儿,美洲会有新的植物出现,这一点师父也是相信的。但是,大唐这么大,你对这里的植物都已经了解清楚了吗?不说其他的,楚王殿下不告诉你六味地王丸的配方,你能知道这么一个简单的药方能够那么受欢迎吗?
还有那保健丸,制作起来也一点不复杂,成分更是简单,但是在此之前,谁又懂呢?对于大唐的医者来说,我们最需要的不是发现什么新的植物,而是将我们已经了解的植物的性能充分的发挥出来。前几天,我跟楚王殿下聊天的时候,他还提到一个新观点,我觉得非常有参考意义。”
孙思邈成功的将林然的注意力给转移了。
没办法,虽然凛然的年纪已经不算小,但是心理年龄绝对不超过十五岁。
“什么观点?”
“就是在南蛮之地,有一些部落的巫医会使用一些特殊的草药来治病,甚至用来止血,我们可以系统的研究一下这些草药,看看它们是不是有一些我们没有发现的性能。固然,蛮夷之地,是比不上我们中原王朝的,这些巫医使用的药方,很多都是乱七八糟瞎搞,但是不排除有一些是有效的。”
孙思邈虽然稳稳的坐上了大唐医者的第一把交椅,但是真的是活到老学到老,对于医学知识,那是真的孜孜不倦。
“这是医学院昨天特别安排了一批人南行的原因吗?”
林然不是特别关注周边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观狮山书院医学院和其他几个书院的医学院的事情除外。
“没错!一方面,也算是游历,另外一方面,也算是去收集各地流传的药方,看看能不能经过改良后重新推广出去。”
孙思邈对于药方,并没有敝帚自珍的想法。
但是,他没有,并不代表其他人没有。
事实上,敝帚自珍才是这个时代的正常状态。
甚至很多药方之类的配方,都是传男不传女,外人想要知道,非常困难。
“说到改良,徒儿倒是想到了西市大食商人那里听说的几个药方,不管是药材的使用还是药效,都跟我们了解的很不一样。这么看来,楚王殿下说大唐之外还有非常广阔的田地,还有非常多的国家值得我们学习,这个倒是没有假啊。”
绕来绕去,林然又将话题饶了回来。
不过,这个时候,他已经不再纠结出海的问题了。
师徒两人就这样交流了半天,然后才一起朝着观狮山书院医学院附属医馆而去,为了今天下午的手术而忙碌。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