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fbnx7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鍊金手記 小鴿哥-六十九:蘇·埃里爾出局展示-0kp51

鍊金手記
小說推薦鍊金手記
血杯……苏看着迪普灵魂内的猩红线条,眯起了眼睛。将她性命相连之物据为己有的劫匪,竟然毫无忌惮地回到她面前炫耀“赃物”,这让她的愤怒像火一样地烧了起来。
“我低估了你的厚颜无耻。”苏轻蔑地说。
“我还有很多被你低估的地方。”本杰明笑道,“我会先把一部分血杯还给你,而你只需要行举手之劳。”
“一部分?”苏眼神冷了下来,“如果你敢破坏血杯……”
但她话音刚落,本杰明就有了动作,他张开双臂,勾勒血杯图案的猩红线条上方“杯座”的部分,化作三股血液流向本杰明的双臂,然后在他掌中凝成一颗血球。
“你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地得到它,代价只是离开永续之境,很划算的交易不是吗?”
本杰明说着,血球离开他的双手,向苏飘去。
苏挑起眉毛,对方的举动慷慨得有些过分了,但随即她就明白了本杰明的用意,一旦她接受了这部分血杯,这真实的血杯的力量,势必会让永续之境的伪劣之作相形见绌,真实与虚幻的直接冲突,会直接让她被排斥出局。
但这的确是笔划算的买卖……苏心想,夺回血杯,正是自己进入永续之境的目的。但这念头刚冒出来,就被她抛弃了。
“这就是你的全部计谋了?”苏挥挥手,血球倒卷回去,本杰明愣了一下,他没想到苏能拒绝血杯的力量,并且拒绝得这么干脆。
挥手的同时,苏猛地看向加勒,对他命令道:“献上你的鲜血,过来。”
加勒露出惊恐的神情,却不由自主地从腰间拿出一柄匕首,唰的一下割开了自己的手腕。大股血液喷射出来,在半空中汇聚成一股。苏优雅地摊开右手,加勒的鲜血便落在她掌中,就像捧着一杯红酒,苏舔了一下掌中的鲜血,露出妖异的笑容。
这时本杰明刚将杯座收回,苏瞥向他,用蛇蝎般温柔的语气说:“我会自己把它拿回来的。”说完,她朝街道下方一跃,消失在黑暗中。
本杰明看着苏消失的方向,皱起眉头,加勒脸色苍白,正努力处理手腕上的伤口,本杰明靠近道:“你还好吧?”
“死不了,但短时间内可能没法帮忙了。”加勒心有余悸地说。
“真是个狡猾的女人。“本杰明若有所思,“她不可能想到我藏在杯座里动了什么手脚,但她还是毫不犹豫就拒绝了我。我看她一开始就没有跟我们谈谈的意思,那她究竟想干什么?哦……加勒,她取走了你的鲜血,加勒。”
本杰明看着加勒,皱起眉头。
“不用你再说一次,我感觉我快要压不住永续之境的排斥了。”加勒喘着气说。
“她取走了你的血液。”本杰明没有理会加勒的埋怨,“哦,让我想想,她恐怕一开始就是抱着这个目的跟我们交涉……她为什么只要你的鲜血?该死,加勒,我们在表世界的藏身处可能就要不安全了。”
……
“完全没用。”
与科雷亚穿梭在暗影笼罩的街道中,雷发现自己跟德罗契家族府邸的距离竟然没有靠近半分,他对科雷亚说:“除非暗影消失,不然我们连靠近彭尔斯都做不到。”
“彭尔斯已经触摸到贤者的境界。”科雷亚摇头说,“除非有另一个贤者出现,或者有高阶超凡者借用强大超凡物品的力量,不然没人能破解他的暗影。”
“你完全没有头绪?”雷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绯尼翗斯,在重铸这柄剑时他看到了降世的天火,但直到现在,他与科雷亚已经靠近彭尔斯了,这柄剑却没出现任何特殊状况。
科雷亚却没有接雷的话,她抬头看向西面,神色一变。雷顺着科雷亚的目光看去,符腾堡大钟楼的旁边,一道红色的影子正悄然升起。
“苏?”科雷亚喃喃自语。
“苏?”这名字让雷想起那个曾寄宿在自己家中的双重人格女孩,但那道红色的身影是个红裙美人,二者显然毫不搭调,引起他好奇的是,科雷亚和这个女人完全是两种极端的女人,“你认识那个女人?”
“苏·埃里尔……”科雷亚取下剑,叹道:“她是我的妹妹。”
……
意识似睡似醒,苏明白,那个衔尾蛇的家伙拿出真实的血杯时,她体内伪造的血杯幻影便受到了极大影响,与之并发的是永续之境意志的强烈排斥,她感到自己的灵魂正与同位体若即若离,说不定下一刻,她就要跟这个世界说拜拜了。
但结果令她基本满意,她已拿到需要的东西。
“原来你躲到这了,埃里尔女士。”
一道玩味的声音响起,苏振作精神,凝聚视线,也只见到一道模糊的身影。但这没有关系,那熟悉的声线让她感到一阵反胃。
“布兰德,你要动手的话,现在可是绝佳时机。”苏索性闭上眼睛,她发觉自己正在升空,假血杯的力量正在释放,这却不是她的意志决定的,永续之境的意志已经开始操控她的身体去遵循历史。
“动手?你好像误会了什么,埃里尔女士……”布兰德笑着辩解,“你好像有点虚弱,刚才发生了什么?”
“这不关你的事。”苏摇摇头,“对了,你是想要等我先释放血杯的力量……这可不行。”
“你很奇怪,苏。”布兰德走到苏面前,居高临下,语气严肃,“你遭遇了什么,是那些古代的影子告诉了你什么吗?”
“不,我只是想决定一些事。布兰德,你我都没法改变过去,但我和你有不一样的地方。未来,我可以改变未来,你无法参与的未来。”苏迷离睁开一丝眼睛,笑道,“为你的蛇子蛇孙们祈祷吧,哦,我忘了你没有信仰。”
说出“未来”一词,苏感到永续之境的排斥变得空前的剧烈,霎时间,她就失去意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