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迷途的敘事詩-第一百二十章 我也很尊敬他們相伴

迷途的敘事詩
小說推薦迷途的敘事詩迷途的叙事诗
穿着合体的冬季童装,银色的长发顺滑的披散在身后,伊莉雅此时此刻就像是一只乖萌可爱的萝莉。
至少就外表来说,她在这方面的确具备莫大的欺骗性。
只是站在她身后不远处,站着的那个身高三米,如同一座小山般的筋肉巨人,一身凶悍煞气,宛若是千锤百锻钢铁浇铸的百战之躯……却就真的委实显得格格不入了。
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伊莉雅不敢让Berserker灵体化隐藏起来,这完全没有什么意义不说,可能还会被看作是不怀好意……她可不想被误会,所以就选择大大方方的带着Berserker登门拜访。
没错,就是登门拜访。
正如她没有选择直接突击整座柳洞寺,而是老老实实的表现得像是最正常的客人一般,从大门走进来,主动按门铃一样。这是为了体现自己的诚意,表示自己并不是带着敌意而来。
毕竟虽然外表是不到十岁的软萌萝莉,但是伊莉雅却的确是一个成年人了,有着成熟的观念和心智,只是外表还没有过保质期而已……不过考虑到她的情况特殊,大概“萝莉过保”这种事情是永远不会发生在她身上了。
在这段时间以来,这只大萝莉一直都躲在自己位于冬木市外的森林之中的城堡里,依靠无敌的赫拉克勒斯固守阵地,干掉偶尔可能会突破重重结界与幻术的封锁,进入城堡所在地的某些家伙。
同时她也在利用自己的使魔,悄悄地放出去,在不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勘察整个冬木市,试图搞清楚到底是怎么的一个状况。
不得不说,在冬木市之外的未开放的原始森林的深处,有自己的地皮和城堡,而且出身千年贵族的人设,真的是太有优势了——
因此在这段时间内,伊莉雅倒是没有受到什么迫害,也不需要去打工什么的。
毕竟她不需要为衣食住行担忧,而且根本就不缺钱,不需要考虑去赚取「复活币」的问题……日子自然比大部分的受害者都过的滋润多了。
而且也正因为能够一定程度上的置身事外,以旁观者的视角来看待问题,所以她很快的察觉到了异变的源头,从而根据自己的发现锁定了柳洞寺。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意义,伊莉雅在一开始的时候,只是发现柳洞寺的魔术阵地坚固到不可思议,稍微估算了一下之后,更是怀疑自己的Berserker就算是能够正面攻打进去,不计代价的斩杀幕后黑手……
但是宝具「十二试练」所赋予的十二条命,可能也得因此被消耗掉一半以上。
这样子实在不值得,尤其是在现在的圣杯战争之中群魔乱舞,各种各样的凶残存在层出不穷,能够和从者互殴的家伙就不下十指之数……她与Berserker就算是惨胜,也基本等于丢掉了之后继续争夺圣杯的希望。
于是她就选择了暂且观望,而不是贸然出手,那样太不理智了。
再之后,她无比庆幸自己的小心谨慎,因为接下来的情节发展一波三折,波澜壮阔已经不足以形容,总之就是一系列的神展开,都让这只大萝莉目瞪口呆,完全反应不过来。
——圣杯为什么提前降临了?
——而且圣杯不应该是她自己吗?
按道理来说,只有作为小圣杯的伊莉雅牺牲了之后,才能够召唤真正的圣杯降临……这或许并不是什么常识,但是至少伊莉雅自己是心知肚明的。
而且据说还只是第一个圣杯,之后还会有第二个,第三个……所以说幕后黑手到底是想要做什么?
要知道圣杯乃是万能之釜,能够实现愿望的魔力结晶,无数人梦寐以求的事物。多少人疯狂厮杀,付出惨烈代价也仍然求之不得……结果幕后黑手却是一点儿都不在乎,甚至表现得弃之如履?
这个发现自然完全推翻了伊莉雅一开始的想法,她本来以为幕后黑手其实也是在打圣杯的主意来着的——
虽然表现得很强大,似乎是压倒性的样子,但是估计是虚张声势,要是真的绝对无敌的话,肯定早就一夜之间结束圣杯战争了……所以必然是有什么限制的。
但是后来她发现,这一切的前提都是错的,对方并不在意圣杯,甚至可以随意手搓圣杯。
而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更是确切的证明了,主导一切的始作俑者,简直就像是来自其他天体的神一样,展现出了远远超越这颗星球的伟力,或许对其而言,这一切真的就只是一场信手而为的游戏罢了。
或许存在意义就真的是为了让祂玩得开心……
这个结论让伊莉雅极其无力,最终思来想去,发现自己无论如何都是不可能正面对抗的了,似乎只能够想一想别的办法……不过换个思路的话,或许又是一件好事。
神与斗罗 霹雳尧尧
譬如说,至少圣杯的数量有了保障,她得偿所愿的概率也大幅度增加了,甚至于可以奢侈一些,贪心一些,或许不用牺牲自己,就能够复活爸爸妈妈,然后一家人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正是因为根本无法拒绝这样的愿景,她决定试试冒险,于是就出现在了这里。
一路走上圆藏山,然后进入柳洞寺的山门,越过层层的防御与术式符咒……没有遇到任何的阻碍与危险,这只大萝莉心中大定,越发觉得自己的想法是对的。
既然自己能够畅通无阻的来到这里,想必都是对方所允许的。这么可怕的存在真要是不想与自己接触的话,那么自己估计根本就发现不了这里才对。
努力垫高脚尖,伸手按响了门铃,大萝莉还是禁不住的忐忑不安,不过很快就听到了里面传来的轻盈脚步声。
好像是个女性?
神豪宁败家 偷名
大萝莉非常准确的听出了那脚步声的特点,毕竟男性和女性的脚步声的确是有着比较明显的差异,只要细心一些的话,都能够轻易分辨出来的。
下一刻,她眼前的门被轻轻的从里面打开了。
伊莉雅立刻收敛所有的思绪,露出一个乖巧可爱,无比甜美的讨好笑容,接着……她脸上的表情彻底的凝固了。
“妈……妈妈?!”
不敢置信的喃喃自语着,伊莉雅呆呆的看着出现在门后的人,那是一个精致得宛若人偶一般的少女,有着一张太过美丽工整的脸,一双红宝石般的瑰丽瞳孔,一头如雪般闪耀的银色长发。
尽管穿着一身传统型黑白色女仆装,以白色用荷叶边装饰的围裙加上白领素色连身长裙,显得简单而又朴素,连绝对领域都没有露出一点,但是这依然无法掩饰她的惊艳。
尤其是对于伊莉雅来说,只是一瞬间,眼前人的容貌外表,便与她记忆之中的那个人的音容笑貌完全重叠在一起,不分彼此!
整整十年的思念之情,加之委屈、辛酸、喜悦……等等等等,诸多复杂情绪刹那间迸发而出,无比火热的如同火山爆发,汹涌的宣泄而出,银发的大萝莉直接就感觉到眼前视野模糊起来。
即使明明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即使明明知道这是不真实的。
但是,人怎么可能绝对理性呢?那样的话,这个世界大概就会美好很多了,也不会有那么多的误会。
于是乎——
夏洛特打开门之后,平视前方,什么都没有看见,然后又低下头去,才发现站在门外的小小萝莉,她轻轻的歪了歪头,精致的脸上恰到好处的露出疑惑之色:
“请问你是……”
“妈妈!”
晶莹的泪水无法抑制的洒落,娇小的身躯张开双手,一下子扑上去死死的抱住了眼前的人偶少女。
“诶?”夏洛特顿时就是呆了一下,低着头看着用力伸出一双小手,死死的抱着自己的腰肢的银发萝莉。
妈、妈妈?到底是怎么回事?
女仆长看着这只无比贪婪的依恋着自己的激萌萝莉,想要伸手推开她,但是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这么做,她能够敏锐的感觉得到这个女孩子的心情激荡,此时此刻精神正是异常脆弱的时候。
而且夏洛特自己也是感到心情有些微妙,虽然还不至于说被这个女孩子叫了一声妈妈,就真的觉得自己当了母亲,有了个孩子什么的……但是多少还是有些冲击。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话说,作为一个母亲到底是怎么样的感受呢?
以前从来没有考虑过这样的事情的夏洛特,在这个时候,觉得有一种异样的情愫在心里悄悄的滋生。
侯门女帝
……
……
“……世界真是奇妙呢。”
客厅之中,魔术师收回视线,沉默了一下之后,表情有些恍惚的说道。
宠妻狂魔:傲娇男神温柔点 青青子衿05
“哈?你在说什么?”远坂凛有些奇怪的问道,而就在夏冉旁边紧挨着坐着的阿尔托莉雅,也是略显好奇的抬起眼眸。
这是发生了什么特别的事情吗?
“爱丽丝菲尔就是因为自己的女儿伊莉雅,而得到了真正的生命,不再是一个空白的人形,而是真正的有了自己的情感,真正的自我……”
魔术师竖起一根手指,认真的解释说道。
“而现在,夏洛特似乎也是因为伊莉雅,似乎得到了同样的契机,考虑到她们之间的相似性,你们不觉得世界很奇妙吗?”
他一直都在致力于让女仆长彻底的拥有自我,拥有生命,拥有情感……但是这些年来虽然有不小的进展,然而夏洛特的情感一直都是朦朦胧胧的,她依旧没有能够清晰的认知自我。
那些朦朦胧胧的情感,与其说是智慧性灵的七情,还不如说一些本能,所以夏冉也一直都很是纠结来着。
直到现在,他猛然发现自己临时起意的小小安排,似乎终于成为了最关键的一颗种子,这就纯粹是意外之喜了……不过这种巧合也实在让人有些在意,隐约间似乎有种宿命的味道了。
“……似乎还真的是……”阿尔托莉雅愣了一下,然后长长的叹气,似乎又想起了那个温柔的女子。
“不、不是,你们在说什么啊,我怎么一点儿都听不懂……”黑发双马尾少女眼角抽了抽,她根本就不认识爱丽丝菲尔,也不认识伊莉雅是什么人,怎么可能听得明白。
“这件事说来话长,要从一亿两千万年前说起……”
“所以她们是恐龙吗?”远坂凛没好气的回答道,打断了魔术师的随口敷衍。
“等等,Master,外面的人是伊莉雅?爱丽丝菲尔的女儿?”这个时候,阿尔托莉雅轻轻扬眉,抓住了关键,她刚刚没有关注外面,现在才发现来客是谁,顿时就有些在意了起来。
毕竟是爱丽丝菲尔的女儿……
她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大意,自来到这个世界上,Master发表了要制造一个让所有人都受伤的世界的宣言之后,她就果断地置身事外,一直都没有再关注过圣杯战争的问题。
毕竟眼不见为净,这样子就觉得舒心多了。
但是她同样也没有留意,没有发现爱丽丝菲尔的女儿竟然也被卷入了进来……毕竟她下意识的觉得爱因慈贝伦就算是再度参战,也应该会派出新的人造人什么的。
因为知道御三家之一的爱因慈贝伦,肩负着制作圣杯之器的责任,派遣的人造人除了可能是参战的御主之外,还必然都是小圣杯的身份。
而小圣杯必须在人造人的调制生产阶段之前,就开始进行设计,所以阿尔托莉雅理所当然的觉得爱丽丝菲尔的女儿不会被选中,毕竟在十年前,伊莉雅就已经八岁了。
——谁知道爱因慈贝伦家其实在一开始的时候,就已经将母女两人都设计成了小圣杯呢。
如果母亲牺牲了没有成功,就再牺牲她的女儿!总之一切资源都要物尽其用,不能浪费。
“对啊,不过要说是女儿的话,还太过武断了……”魔术师淡定的回答道,“严格来说,从血缘基因的关系上,伊莉雅只能够算是爱丽丝菲尔的妹妹,而不是后者与卫宫切嗣的女儿……”
k 小說
作为人造人,这是一开始就设计好了的。
虽然这么说有些奇怪,但是卫宫切嗣在这个过程之中,的确没有什么存在的必要。
“谁和你说这个……”少女白了他一眼,然后站起身来,径直向着门关之外走去,“我去看看伊莉雅。”
阿尔托莉雅一直都保有自四战到现在的记忆,自然也对爱丽丝菲尔很有感情,之前主要是不知道,但是现在知道了,当然不可能对故人之女不闻不问。
能够照顾一下的话,还是要照顾一下的。
“伊莉雅……是当初的那个幼女?”远坂凛想了又想,终于想起了不久之前的那个小女孩,“等等,听起来,你们好像是之前就认识她?那不是十年前的事情了吗?”
“对啊,怎么了?”夏冉点点头。
“不是,我是说,她现在的这样子,只怕也还没有十岁吧……”远坂凛稍稍有些语塞,混乱的比划了几下手势,感觉有些组织不起自己的语言,“我的意思是……就是那个,你们是怎么……”
“她十年前就已经八岁了,而且十年前就是那副样子了……”夏冉淡定的回答道,知道她是因为什么原因而惊愕。
“这、这样吗?”
黑发双马尾少女露出了微妙的表情:“这么说来,你们是和她的父母认识的?”
“没错,她的父母都是十年前的第四次圣杯战争的参与者,我们的交情很好,我也很尊敬他们。”魔术师认真的想了想,然后深以为然的点点头。
“……”
“……”
不,不能够问下去了,就这样打住!
远坂凛总觉得这一幕似曾相识,就像是刚刚自己询问对方的老师一样,潜意识告诉她不能够继续问下去了,
但是她还是忍不住自己的好奇:“具、具体呢?能够说说吗?”
“哦,其实也没有什么,就是爱丽丝菲尔在圣杯战争开始后不久,就被我绑架,还有阿尔托莉雅一开始是他们的从者,只是我用爱丽丝菲尔威胁,让她跟我签订契约的……”
魔术师仔细的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
“说起来,卫宫切嗣的死貌似也和我有些关系……”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