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九星之主 txt-919 雙彩祥雲展示

九星之主
小說推薦九星之主九星之主
两个小时后,维京帝国-寒叶林市的天色依旧漆黑,一辆黑色轿车缓缓驶至一座破旧的公寓楼前。
昏黄的路灯映衬下,点点霜雪徐徐坠落。
雪花落在了轿车的棚顶,也落在了侍者的肩头。
“咔嚓。”随着车门被侍者开启,一位穿着白色皮草大衣的俄熊贵妇,从车上走了下来。
静谧的雪夜里,无论是名贵的车辆,还是衣着名贵的美妇人,都与这破旧的公寓楼格格不入。
她似乎迷了路?
不,并没有。
女人仰起头,顺着老旧剥落的墙皮,望向了三楼的一间公寓窗户,随后她的脸上便露出了一丝笑容。
果然,你永远可以相信他。
只不过,站在窗前俯视下方的青年,脸上还迸溅着点点血迹。
他的确是最值得依赖的战友,但却好像不怎么会照顾自己。
“达莉亚?”轿车另一侧,传来了男子的询问声音。
达莉亚回过神来,伸手示意:“荣先生,请。”
荣远山倒是没有遵循什么女士优先,他迈步走进了公寓楼,老旧的公寓建筑,连楼门都是损坏的。
在荣远山的云巅分身带领下,二人来到三楼的一间公寓门前,未等两人有所动作,房门已然开启。
“咔嚓~”
荣陶陶向后退开了两步,让开门口的位置。
走进来的两人,目光立刻定格在了餐厅内。
屋内的格局并不复杂,入户便能看到厨房,二人能看到一桌子菜肴,也能看到桌前坐着的一具无头尸体。
那巨大的无头尸体已经被冰封,在相对温暖的公寓环境里,向外四散着丝丝寒气。
如此一幕,荣远山是没有预料到的。
他特意从摩曼港城赶往这里,是为了接功臣回家,为两枚云巅至宝的安全运输而保驾护航。
他并未想过维京猎手的尸体会被冰封于此,好像等待人前来认领。
荣远山回手关上门,示意了一下餐桌方向:“怎么回事?”
荣陶陶:“我已经跟她两清了。”
说着,他看向了达莉亚:“她刺杀了你那么多次,摧毁了你的家园,杀死了一个又一个曼烈族人。
我想,也许你会需要她。”
达莉亚脸上露出了笑容,在这幅残酷的画面里,那迷人的微笑同样格格不入。
达莉亚迈步走向了餐厅,摘下了自己的皮手套,一手探入怀中,径直走过餐桌,并未理会被冰封的尸体。
她从怀里抽出了一面手帕,在水龙头下浸湿,而后折返了回来,站在了荣陶陶的面前。
达莉亚拾着浸湿的手帕,轻轻擦拭着他脸上的血迹:“谢谢你,淘淘,我很喜欢这件礼物。”
荣远山:“……”
好家伙!
还是你们相处时间长,还是你们了解彼此啊?
一个是真敢送,一个是真喜欢!
如果不是荣陶陶一身的光辉履历跟着,荣远山都快认为自家的孩子成了穷凶极恶之徒,或是被曼烈家族带跑偏了……
表面看来确是这样,实则不然。
因为荣陶陶对待敌人的态度并未改变过,自打一头扎入茫茫雪境以来,他的风格就被培养成型、特点鲜明。
他面对自己人时有多么柔软,对待敌人时就有多么狠辣。
杀穿雪境旋涡这些年,荣陶陶面对的是无尽的战场、无尽的敌人。
而在这一过程中,他的身旁时刻都有亲人师友的陪伴、守护。
如此独特的成长环境,让荣陶陶找到了自己的行事风格。面对敌我,他的态度呈现出两个极端,矛盾且统一。
“我让人上来打扫,我们回去吧?”达莉亚轻声提议着。
“好。”荣陶陶扭头看向了厨台。
顺着孩子的视线,荣远山也看到了两个扎紧的纸袋。
荣远山心中一动,迈步上前:“里面装着云巅至宝?”
荣陶陶:“一个赤红色,一个金黄色,不知道什么功效,我没给她机会施展。”
荣远山稍稍扒开了纸袋口,果不其然,一丝金黄色的雾气飘了出来,他急忙收好纸袋口。
拿云巅至宝当盲盒开?
好小子,的确是到一定境界了……
“走吧。”荣远山面色稍显怪异,拿着纸袋走了回来。
荣陶陶:“你俩回去吧,我就直接回雪境了。”
达莉亚叠好了染血的手帕,开口道:“路途漫长,你要飞很久。先跟阿姨回庄园吧,我派人送你回去,那样更快更安全。”
荣陶陶想了想:“也行。”
荣远山倒也清楚自家孩子为什么急着回雪境,因为这是一具莲花之躯。
在此云巅之地,夭莲陶根本无法修行,他在这里待了多久,就浪费了多久的修行时光。
当然了,夭莲陶体内的血莲无时无刻不在滋养他,返回本体之后,自然也是有修为增进的。
但这是血莲花给予的被动修行福利。
荣陶陶和叶南溪的区别在于,他不仅要收租,他还要出去996……
宁可累死自己,也要卷死这个世界。
一行三人离去,几个曼烈族人进了公寓,清理现场。
一般的守法良民,都会有一定的社会活动、一定的社会关系,这类人突然失踪,总会引起注意的。
但是维京猎手不同,她行走在黑暗里,隐匿身份与行踪,躲避着这个世界的关注。
她的消失与否,根本不会有任何人注意到。
也只有等到很久以后,房东再来收租时,看着窗明几净、人去楼空的公寓,骂上两句租客不辞而别?
谁知道呢。
后续的一切问题,荣陶陶相信曼烈家族会处理得很好。
虽然寒叶林城与摩曼港城属于两个不同国度,但两座城市的直线距离只有300公里。
直升机隆隆作响之下,不足一小时的时间,荣陶陶等人已经降落在了曼烈庄园。
在达莉亚的安排下,夭莲陶第一时间搭乘着曼烈家族的私人飞机,飞往了望天缺城。
同时,荣远山的分身也跟着达莉亚进入了中央城堡,来到了书房之中。
关于两枚云巅至宝的归属问题,的确有些敏感,但也必须要正面沟通解决。
荣陶陶自然是完成任务的绝对主力,单兵作战。
他与维京猎手共同生活、隐忍了足足半个月,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快意恩仇、一击毙命。
但曼烈家族也在这次任务中起到了关键作用。
如果不是曼烈这棵大树盘根错节,关系网庞杂,荣家人根本不可能得到维京猎手的消息。
娜茲玲家訪
从察觉到黑蚤市场的买家问题,到锁定目标、拖延目标,再到重启交易,约定时间地点,任荣陶陶随着黑蚤市场的人与买家见面。
这一切统统是在达莉亚的运作下完成的。
一个是给情报、规划运营的,一个是出外勤、解决目标的,谁的功劳更大?
如果是纯粹的利益交换也就罢了,达莉亚最擅长的就是谈生意。
问题是…荣家不是普通的合作伙伴,在一次次同生共死、命运纠缠之间,达莉亚早就收起了家族族长的嘴脸。
书房内,达莉亚一脸真诚的看着荣远山,而荣远山也静静的看着达莉亚。
这场面的确是很有趣了。
沉默良久,达莉亚还是率先开口:“总有一天,卡佳会继承我的一切,她也会成为曼烈家族的掌舵人。
等我们这一代老去、渐渐隐退,就是淘淘和卡佳联手面对这个世界了。
荣先生,我替卡佳要一朵云吧。我相信这朵云会帮助她,与淘淘一起更从容的面对未来。”
荣远山迟疑片刻,轻轻点头:“关于这两朵云的功效,你有什么想法?”
达莉亚心中大定,随即摇了摇头:“其中一朵云,应该拥有锁定其他云巅至宝位置的功效。
至于另外一朵,我们没有任何讯息。”
如此回应,荣远山也是犯了难。
修果 小说
他当然知道荣陶陶有内视魂图,而且也知道荣陶陶能鉴定至宝的名称。
问题是,如果是星辰、莲花之类的至宝,通过其名字能稍稍猜测出来至宝的功能。
但是五彩祥云不同。
按照荣陶陶所说,五种颜色的云朵完全就是按照色彩命名的。
这怎么猜啊?
诛莲罪莲,一看就是残暴输出。
化电风电,谜底就写在谜面上。
但这红云黄云……
按照五彩祥云的名称,按照阴阳五行去猜测么?
荣远山心中一动,远在华夏-石头小院内的本体,立刻掏出了手机,开口唤道:“淘淘,过来一下!”
一边喊着,荣远山也搜查着资料。
绿对应木,代表着生长。
达莉亚的绿云是治愈系的至宝,险些就能达到活死人、肉白骨的程度。
荣远山暗暗点头,手指下滑。
白对应金,代表着敛聚。
白云会让荣陶陶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侵略者,妄图占有感知范围内的一切,这算是敛聚么?
黑对应水,代表着浸润?
“爸。”荣陶陶敲了敲书房的门。
“进来。”
“什么事儿?”
荣远山:“黑云至宝是什么情绪和功效。”
荣陶陶愣了一下,规规矩矩的回应着:“恶作剧,游戏人间。我能开启一座雾气缭绕的森林迷宫,将目标囚困其中。”
荣远山面色怪异,这…浸润?
荣陶陶走了进来,看了看荣远山的手机屏幕,也意识到了父亲正在推测什么。
只是阴阳五行的概念玄而又玄、颇为深奥,岂是常人三下两下就能研究明白的?
荣远山抛开了复杂的念想,点了点手机屏幕:“红色对应火,代表破灭。黄色对应土,代表融合。
按照五彩祥云的五行对应、颜色对应。
红云大概率为输出类至宝。黄云是调和、辅助类至宝,情绪应该会温和一些?”
荣陶陶迟疑片刻,开口道:“也许吧,黄色是什么不知道,但是红色,我也觉得应该是输出系。”
荣远山放下了手机,抬眼看向儿子:“达莉亚提议,我们和曼烈一家一个至宝,你有意见么?”
“嗯,合理。”荣陶陶点了点头,开口道,“等曼烈飞机降落,你跟着飞机一起返程吧,把五彩祥云吸收了,看看实力能不能有所突破。
我一身的至宝足够多了,而且我跟你们不同,需要的时候,我直接从你身体里拿。”
“呵呵。”荣远山哑然失笑,“你小子倒是不客气。”
荣陶陶撇了撇嘴:“天天叫你爸爸,也不能白叫。”
荣远山:“……”
虽然老子很无语,但是看到小子又开始怼人了,荣远山的心里是很开心的。
荣陶陶越是嘴碎,就越代表他恢复了往日的状态。
现在看来,孩子在维京猎手身上出了一口恶气,对治愈身心很有帮助?
荣远山询问道:“红色和黄色,你想要哪个?”
荣陶陶毫不迟疑:“我想要黄色。”
如此干脆的回应,是荣远山没有想到的,他询问道:“为什么?”
荣陶陶:“输出也就仅限于输出,相对而言,辅助类至宝的功效更诡异,是可以挑战我们想象力的。
而且你我的输出已经快溢出来了。对了,等你从曼烈庄园回来之后,就教我三寸星煞吧。”
荣远山脸上露出了些许笑意:“你准备好了?”
世界第一巨星
荣陶陶拖出了长长的鼻音:“嗯……”
荣远山却是会错了意,将儿子的迟疑当做了肯定,他开口道:“飞机还有很久才抵达,我现在就可以教你,以你对魂技的理解程度……”
话音未落,荣陶陶开口道:“爸,等你回来吧。我只是下了决心,但还没准备好。
这几天,我将思维转到残星之躯那边,尽量适应一下。”
闻言,荣远山闭上了嘴,没再强迫。
毫无疑问的是,每一种属性魂力都有自己独特的气息。
对于目前的荣陶陶而言,触及星野魂力,将是一个极难跨越的心理门槛。
毕竟,星野魂力是杀死荣陶陶成百上千次的凶手,更是对他施以极刑的残忍刑具。
有心理阴影或是应激反应,都是正常的。
荣陶陶选择以残星陶为突破口,这无疑是非常正确的决定!
叶南溪和她的佑星,必然是安抚治愈荣陶陶的良方。
残星陶已经很久没有主动修行了,但他一直在叶南溪的膝盖里,待在安心舒适的魂槽家园中,也被动接受着佑星的点点滋养。
只要荣陶陶下定决心去面对,将思维意识转移到残星陶的身上,那么一层又一层的正面buff,都将如水般滋润荣陶陶那受尽折磨的灵魂。
“黄云,爸,看它能融合出个什么东西来。”
荣远山:“你跟我一起去,吸收至宝将带来大量的魂力,机会难得。”
“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