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言情 開局簽到荒古聖體 線上看-第1405章 劍冢來人,葉孤辰的秘密,劍帝子本體是什麼?閲讀

開局簽到荒古聖體
小說推薦開局簽到荒古聖體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君逍遥一时无语。
虽然颜如梦好像解开了心结,恢复了往日随性烂漫的性格。
但怎么感觉,是给自己招惹了一个麻烦?
颜如梦是真的想开了。
面前这个男子,在她心里留下了无法抹去的痕迹,令她一生都不可能再爱上其他男子。
網遊之神荒世界 暮念夕
所以凭什么她就得默默离去?
她又为什么要躲呢?
虽然颜如梦知道姜圣依,姜洛璃在君逍遥心中的地位。
但她所求也不多。
只求君逍遥能负起那么一丁点责任就行。
这算是很过分的要求吗?
不穿越也有隨身空間
“所以你的肩膀,一刻钟不够!”
颜如梦一副赌气的模样,反而有种别样的美与气质。
就好像是一个冰山美人化开了,绽放出娇媚的芬芳风情。
“也罢,你开心就好。”
君逍遥只能这么说。
随后的几天里,颜如梦也是在巩固自身的修为。
一般来说,通过仙道物质突破,不会有什么根基不稳定的情况。
毕竟仙道物质和那些用来突破的丹药,还是有本质区别的。
唯一可惜的是,姜洛璃不在这里。
所以无法通过她的元灵仙体,增幅仙道物质的效果。
当然,有一说一,若是姜洛璃在这里,那君逍遥还真不一定会立刻就帮助颜如梦。
毕竟姜洛璃是个小醋坛子。
吃起醋来,醋劲还是很大的。
某一刻,整个剑碑城忽然响起喧哗之声,骚动起来。
“哦,要开启了吗?”
小年糕 小說
君逍遥和颜如梦出门,也都发现其他天骄,朝着剑碑城外掠空而去。
此刻,在剑碑城外的虚空之中。
不知何时,站着一位身着灰布衣袍,容貌平凡到极点的中年男子。
他身上气息内敛,怀里抱着一柄平平无奇的铁剑,那铁剑甚至都有些生锈了。
那些冲出剑碑城的各路天骄,看到那位灰袍男子,先是一愣,而后露出惊疑之色。
剑冢,在九天十大禁区中,十分低调。
而且人数算是最少的,古往今来就那么寥寥几个人,最多十几个人。
所以对于剑冢的强者,绝大部分九天生灵,都并不了解。
但这并不能妨碍他们,感觉到那位灰袍男子的强大。
没错。
那位灰袍男子,虽然只是站在那里,脸上甚至有着一丝刚刚睡醒的懒散之色。
但却没人敢质疑他的实力。
至少对于在场天骄而言,这位灰袍男子,光靠气息就足以轻易压垮他们。
所以在场各路天骄,都是噤声,没有人敢放肆。
那位灰袍男子,就那样抱着铁剑,站在虚空。
脸上甚至都有一种惺忪的睡意。
而这时。
两头凶兽拉车辇车而来。
君逍遥和颜如梦坐在辇车上,也是现身了。
他们的出现,立刻引起了四方议论。
那位站在虚空的灰袍男子,脸上的睡意忽然散去些许。
眼中闪过一抹凌厉到极点的剑芒,看向君逍遥。
君逍遥立刻就感觉,像是有一柄截天断地的铁剑,对着自己劈砍而来。
“准帝以上的修为吗,剑冢还真是卧虎藏龙。”君逍遥露出一抹讶异。
也难怪剑冢古往今来就那么寥寥几个人。
这出来报信的,都有准帝级别的实力。
看来剑冢是贵在精,而不在多。
“君家的小家伙,果然有趣,也难怪君家能执掌诛仙四剑。”
灰袍男子心中也是喃喃自语。
君逍遥的大名,低调如剑冢,都是有所耳闻。
剑冢之所以对君逍遥有些关注。
有一个重要原因。
就是君家掌控有诛仙四剑。
那可是真正斩过仙的无上仙器。
剑冢身为无上剑道禁区,对于诛仙四剑,自然是有种特殊的感觉。
这时,远空再度有两道身影到来。
正是叶孤辰和司徒雪。
“君兄,你们来了。”叶孤辰淡道。
君逍遥微微颔首示意。
“这……他……”
当灰袍男子看到叶孤辰时,脸上忽然露出一抹诧异。
那种诧异,无法掩饰,带着一抹惊疑不定。
“嗯?”
君逍遥何其细心,观察敏锐。
立刻就察觉到了灰袍男子异样的脸色。
他若有深意地看了叶孤辰一眼,眼中闪过一抹思索之色。
“对了,叶孤辰的前世,是剑魔独孤无败,难道……”
君逍遥想到了叶孤辰的转世身份。
剑魔,剑冢。
说一点关系都没有,君逍遥是不会信的。
“如果这样的话,那就更有趣了。”君逍遥微微一笑。
“君公子,叶公子,你们来了。”
姬清漪也现身打招呼,三人都是点头示意。
那灰袍男子,在最初的惊诧后,便是收回了目光。
眼眸微闪,不知在思索着什么。
而就在这时,忽然,一抹璀璨到极点的剑光,带着一股前所未有的杀伐之意,直接是落向君逍遥这边。
“不懂礼数!”
君逍遥眼眸瞬间一沉。
挥袖一甩。
狂猛的法则之力如风暴一般席卷而出,同那抹撕天裂地的剑光碰撞在一起,激起漫天波澜。
“咦,是圣灵之墟的剑帝子来了!”
看到这一抹剑光,许多天骄便是心中了然。
“君逍遥,本帝子本想找机会下界镇压你,没想到你真有那熊心豹子胆,敢独自一人上九天!”
随着这狂傲冷漠的声音传出。
一位男子现身。
他长发乱舞,每一根发丝都好像在喷薄剑气,像是可以割开虚空。
不过男子最引人注目的。
是他的身上,全都是剑痕!
几乎每一寸肌肤都有,脸颊上也是有着纵横交错的剑痕。
看上去给人一种瘆得慌的感觉。
不过那剑痕,却并非是谁在他身上留下的。
而是他天生所领悟的剑道奥义,所显化出的表象。
也就是说,每一道剑痕,都代表了剑帝子对剑道的一种领悟。
而且剑帝子本身就是圣灵一族,他的这些剑痕,与他的本体也有关系。
此刻,他身上看去,何止千道剑痕。
这就代表了,剑帝子在剑道方面的造诣,不说古今无双。
至少在年轻一辈中,登峰造极,数一数二。
“好强大的剑意!”
反应最大的,并不是君逍遥。
反而是叶孤辰。
他眼芒灼灼,像是又发现了一个猎物。
“叶兄,他是冲着我来的。”君逍遥随意一笑。
“小石皇也是你伤的?”剑帝子冷漠道。
“那又如何,没有石皇留给他的乌龟壳,他恐怕早被我的万物母气鼎炼化了。”君逍遥依旧懒懒道。
不过在剑帝子现身的时候。
君逍遥却是感觉到了,空间法器里的大罗剑胎,似乎微微颤动了一丝,好像有某种反应。
“这剑帝子,本体到底是什么,竟然能让大罗剑胎都起一丝反应。”君逍遥暗想道。
大罗剑胎和万物母气鼎一样,拥有成为仙器的资质。
而能让这样一件神兵产生反应。
这剑帝子的本体,倒是引起了君逍遥的好奇。
用来给大罗剑胎当养料,貌似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