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天唐錦繡-第一千一百七十八章 胸襟廣闊看書

天唐錦繡
小說推薦天唐錦繡天唐锦绣
房俊笑笑:“长孙家此番连连犯错,已然激起众怒,说不定就要一蹶不振,那长孙淹更是焦头烂额、自身难保,你也毋须担忧,只需好生跟着薛司马建功立业,岂能没个前程?最起码此番战报送抵长安,叙功之后,你也要加官进爵。”
他倒是没有以这一点攻击长孙家的想法,非是不愿,实在是那等世家门阀这种兄弟阋墙、手足相残之事早已屡见不鲜。纵然长孙无忌知晓实情,也大抵咬牙默认,别人谁又去管这个闲事?
至于由此打击长孙淹的名声……对于关陇门阀这等以武勋起家的门阀,从来就不在乎这样的名声。
甚至于长孙无忌有可能认为长孙淹之做法足够狠辣,继承了他的风范,视为合格的接班人,能到带领长孙家再创辉煌……
只需安稳住元畏,关键时刻能够站出来作证,给他一个宰掉长孙淹的借口即可。
却也不一定用得上……
极品考古生 臣罪
神婆蛊事 九红
见到房俊对自己并无偏见,元畏心中担忧一扫而空,又听房俊这番说话,知道自己这回的功劳算是坐实了。
叙功乃是兵部之职责,而房俊身为兵部尚书,兵部上下早被其经营得铁板一块,谁敢违背他的意志?
看来自己投靠薛仁贵的决定实在是太英明了,这位薛司马身后的大腿粗得吓人……
连忙表态道:“末将定竭尽全力辅佐司马,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房俊欣然颔首,对薛仁贵道:“此番右屯卫驰援弓月城,携带了大量火器,后续更有补充,所以尽可能的发挥火器优势。敌军眼下猬集在天山脚下后军大营,不宜强攻,但可予以袭扰、挫其士气,使其上下惊惶、军心不稳,再伺机寻找其弱点漏洞。”
想要一口吞下阿拉伯军队是不现实的,但是眼下安西军、右屯卫合兵一处,粮秣军械充足,又有火器补充,不断的袭扰敌军使其兵将疲乏、士气低迷,乃是不错之战术。
只要敌军产生焦躁、厌战之情绪,便会极大的降低战斗力,且容易自乱阵脚,出现差错。
或许只是被唐军抓住其一个漏洞,便有可能扭转战局……
薛仁贵领命道:“越国公放心,末将亲自率军袭扰敌营。”
房俊摇头道:“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汝身为都护府司马、安西军统帅,自当坐镇中军调兵遣将,那等冲锋陷阵的粗活儿岂是你应当做的?”
他回头对门口的亲兵道:“将王方翼叫进来。”
“喏。”
须臾,一个身材瘦小的校尉大步而入,施行军礼道:“末将见过大帅,见过薛司马!”
薛仁贵定睛去看,只见此人身材瘦小单薄,一脸稚嫩之气,不由奇道:“你今年几岁?”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瘦小少年闻言,登时挺了挺胸,压着嗓子瓮声瓮气道:“在下今年十六!”
房俊摆摆手,笑道:“屁的十六,没记错的话,应该是十五吧?”
王方翼脸孔涨红,扭捏道:“在下生日大,正月里生人,按乡里说法就是十六……”
“行啦行啦,”
房俊道:“英雄不问出处,有志不在年高,这小子固然年岁不大,但是在军中火器大比武之时成绩优异,是个人才,故而此番西征将其带在军中。率军袭扰敌营之事,便交给他来办吧,这小子鬼得很,最适合干这种偷偷摸摸占了便宜就跑的事儿。”
王方翼一脸不忿,却又不敢反驳。
薛仁贵自然相信房俊,虽然这小子看着实在太过稚嫩,但既然房俊说他行,那就肯定行。
“稍后来吾帐中,吾交待你具体的战术计划,不过敌军势大,在袭扰之同时亦要密切关注敌人之动向,万一被敌人设计埋伏,绝对有死无生。你死不要紧,若是使得军中火器丢失严重,则罪加一等!”
王方翼心中又是雀跃又是紧张,只觉得自己手心都满是汗水,领命道:“末将不敢轻敌,定全力以赴,不让大帅、司马失望!”
……
末世 大 回爐
待到王方翼退下,薛仁贵道:“年纪轻了一些,不过精气神很好,是个好苗子。”
房俊呷了一口茶水,道:“此子乃是太原王氏子弟,其父王仁表乃是贞观初年岐州刺史,已然故去多年。其主是武德初年隋州刺史王裕,祖母乃是同安大长公主……”
薛仁贵捋了一下这人脉关系,旋即惊愕道:“如此说来,这王方翼与晋王妃岂非堂兄妹?”
房俊颔首道:“正是如此,晋王妃之父,便是王方翼的叔叔。”
薛仁贵欲言又止。
房俊笑道:“仁贵可是再想,既然有这等关系,吾又为何将其带在身边予以栽培?”
薛仁贵点头。
鬼 吹燈 之 崑崙 神宮
谁都知道眼下晋王正与太子争储夺嫡,且优势不小,不仅这两位明争暗斗,各自麾下的拥趸更是纷争不朽,欲将对方彻底达到,扶持己方的支持者上位,克继大统,以建下从龙之龙。
而房俊却这般栽培晋王的小舅子,这实在是令人不解……
房俊放下茶杯,伸了个懒腰,奔袭百里之后又是一夜未眠,使得他素来强健的筋骨也有些疲惫,笑着说道:“原因只有一个,这小子是个人才。朝堂争斗是一回事,但无论将来谁输谁赢谁做皇帝,大唐依旧还是大唐,吾等依旧是大唐之臣。为国举贤,更是吾等之本分。只要是人才,将来能够为帝国戎马戍边、开疆拓土,那就要好生保护,好生栽培。”
薛仁贵心生崇慕,拱手道:“越国公胸襟磊落、高风亮节,末将钦佩。”
他不知道房俊为何能够看出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如何就能够成为“戎马戍边、开疆拓土”的人才,但是房俊这种宽广至极的胸怀,却着实令他敬佩不已。
当朝堂上的那些人还在为了各自的利益党同伐异、排斥异己,房俊的目光却早已超越这等权谋斗争,放在帝国未来之上,甚至不惜栽培敌对一方的有为之士,哪怕将来有可能反噬自己。
古之大贤,莫过于此。
房俊摆摆手,道:“你我之间,何需这等客套?贪财也好,好色也罢,此乃私德,实则并无大碍。只是任何时候都要谨记帝国利益高于一切,切不可因为一己之私而将帝国利益置若罔闻,否则,便是帝国之罪人。”
薛仁贵起身离座,一揖及地,肃然道:“末将谨记教诲!”
“毋须如此,不过是一时感慨之言而已。”
房俊将其叫起,沉声道:“眼下当务之急,乃是收复失地、驱逐鞑虏。之前西域胡族对大唐多有不满,如今被阿拉伯人恣意凌辱,想必也知道大唐宽厚之德,汝不妨派遣一些能说会道之人前往各处胡族之地,极力劝说其派出族中精壮之士,协助大唐退敌。另外,回纥人此番必将南迁,用不了多久回纥可汗吐迷度将会率领族中青壮前来驰援,若是再加上那些对阿拉伯人怨恨甚深的胡族,咱们势力暴涨,又多了几分胜算。记住,勿要因为以往那些胡族对大唐多有不敬,此刻便盛气凌人,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建立最广泛的统一战线才是首要之务,毕竟咱们最大的目的乃是收复失地、驱除鞑虏,至于那些胡族是否另有不合时宜之述求,那也要暂且搁置,等到胜利之后再说。”
在统一阵线的内部,则需要分情况区别对待,在区别上建立对待胡族的政策……
薛仁贵略微一琢磨,便明白了房俊意思,虽然不愿被房俊当作一个阿谀奉承之辈,却还是忍不住赞叹道:“听越国公一席话,岂止胜过多读十年书?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建立最广泛的统一战线……这般精辟之言论,非但适用于眼下,即便是朝堂之中、各地府衙,皆有拨云见日之感!”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