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東晉北府一丘八討論-第二千五百七十三章 弒君掌權當何處推薦

東晉北府一丘八
小說推薦東晉北府一丘八东晋北府一丘八
贺兰敏张大了嘴,却是说不出话来,这个问题,她确实没有细想过,因为就算是拓跋珪,也只是刚才在得意忘形之下才提及此事,而她在今天之前,满脑子还是如何诱使拓跋珪改立自己的儿子,然后再出手杀了拓跋珪呢。
黑袍看着贺兰敏目光闪烁,额头冒出汗珠,冷笑道:“你太低估了拓跋珪,他虽然一直在吃你的药,可是脑子没有糊涂,实际上,他把拓跋嗣和你儿子这样区别对待,也是看你们的表现,你的心机深沉,只为自己,而刘贵妃虽然也同样是他的敌人部落出身,但肯为儿子去死,拓跋嗣又是为人至孝,为了母亲的死甚至会得罪父皇,这样的人,自然能得到他的信任。看似因为得罪了拓跋珪而被驱逐,可实际上,真正的太子人选,早就是他了。”
中华第一帝国
“而拓跋珪这些年来屠戮功臣,甚至这次为了一个谶言想去在清河诛万人,这样的暴行,也是为儿子铺路,文武之道,向来一张一驰,帝王心术,也是如此。自己手段酷烈,让人人畏惧,而儿子即位之后,略施仁义,就可以得到民心,迅速地稳定统治,这就是大乱大治之法。”
贺兰敏若有所思地点着头:“这么说来,拓跋珪也知道命不久矣,要早点让拓跋嗣接位?那明面上借口安同为那些给他杀的旧功臣们求情而驱逐出去,可实际上是让他辅佐拓跋嗣?”
黑袍叹了口气:“安同从以前就是拓跋珪的死党,也差不多是他唯一信任的人,就象刘裕和刘穆之的关系一样。现在他大业初定,不需要安同在身边出谋划策,但需要用安同的智慧和威望来教导,辅佐拓跋嗣,毕竟拓跋嗣在被立为太子之前,对于权术,阴谋,帝王心术这些接触很少,而安同经历了整个拓跋珪起兵创业的过程,对于这些了熟于心,正好可以去教导。”
贺兰敏恨恨地说道:“弄了半天,原来他早就定了太子人选,这么说来,他就是在找机会和借口把我们母子铲除?”
黑袍点了点头:“不错,慕容氏的灭亡,就是因为慕容垂狠不下心,留了能力卓绝而心术不正的慕容麟所导致,而你们母子的威胁,胜过当年的慕容麟,所以,就算你老老实实的,他也一定会找借口灭了你们。这次屠灭清河后突然回来,就是想要问罪于你,只要把你囚禁,拓跋绍必然会为救你而刺杀他,如此一来,杀你们就是名正言顺的事,毕竟拓跋珪之前所有的杀戮,看似疯狂,但总是有些谋反之类的理由,对你们母子,也得如此。不然会失了人心,无人效力。”
贺兰敏沉声道:“那现在怎么办?我们是反击成功,杀了拓跋珪,但按你说的,安同辅佐拓跋嗣,他又很可能有什么密诏,遗旨之类的东西,如果凭此即位,又当如何?”
黑袍的嘴角边勾起了一丝冷笑:“要是靠老皇帝的一纸诏命就能决定天下归属,那世上也不会有这么多王朝更替了。拓跋珪自己的天下,也不是靠什么遗诏所得,而是自己打下。只要你动作够快,控制住朝臣和兵马,让你儿子早早地登基为帝,那就不会有问题!”
贺兰敏的脸上闪过一丝兴奋之色:“这点倒是不难,宫城中的几个统兵的禁军将领早早地被我收买,而北魏的主要军力,除了拓跋氏的兵马外,多是各部大人所统领,拓跋珪一直自己掌握着虎符,拓跋氏本部的兵力,随着他的死,暂时无人能调用,我不相信他会把这虎符给了拓跋嗣。”
黑袍微微一笑:“分析得很好,不过,你也不能太绝对,也许拓跋珪有什么紧急处置之法,比如一旦他身遭不测,会让拓跋嗣或者安同从哪里取得虎符,所以,你必须要迅速地掌握其他各部大人的兵马才行,尤其是拔拔嵩,拔拔肥,叔孙建,达奚斤,于黑磾,尔朱羽健这些主要部落的兵马。”
贺兰敏哈哈一笑:“那就以拓跋珪的名义诏令他们前来见驾,然后利用宫中禁军,把他们扣留,逼他们效忠绍儿,拥立为帝,然后以他们为人质,让他们的部落派兵过来,由忠于我们的将校军官们,接替这些军队的指挥,如此,大局可定!”
黑袍满意地点着头:“很好,看来这些年来,你在宫中没白呆着,这些权谋之术,已经玩的很熟练了,历代这种宫变,最关键的就是两样,一是玉玺,二是兵权。现在拓跋珪这样死了,你暂时不能发丧,要让万人通知各部大人前来见驾,就说拓跋珪给于栗磾气得病发,龙体不适,要大家前来尽忠探视,有了白天的事情,这个说法不会惹人怀疑,而拔拔嵩也可以作为证人。”
“你记住,现在的拔拔嵩,是八公之首,朝臣领袖,只有先制住了他,才可能稳定朝堂。除此之外,崔宏崔浩父子,作为白马公,也是汉人世家的代表,到时候我会让他们带头支持你们母子,只要拔拔嵩和崔宏拥立,那你们的计划,就算成功大半了,剩下收兵权的事,按你刚才说的办,必要的时候,我也会助你一臂之力的!”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贺兰敏不住地点着头,突然想到了些什么,讶道:“主公,我要不要通知绍儿,现在就入宫?”
黑袍微微一笑:“去吧,现在第一步就是要控制宫中的宿卫兵马,崔浩的迷香撑不了太久时间,一个时辰后,这些卫士就会恢复神智,到时候,就把拓跋珪的死,算在他们头上,就说是拓跋嗣进宫刺杀的拓跋珪,而这些人就是同谋。至于如何取得这些口供,不用我教你吧。”
贺兰敏笑了起来:“我这就去布置,今天夜里,我会控制整个宫城,只是那些各部大人…………”
说到这里,她的眉头稍稍地蹙了起来。黑袍淡然道:“你去办你的事,把崔浩叫过来,他父亲就是八公之一,汉人世家之首,我想,有他父亲的带头,拔拔嵩,达奚斤他们,是没有理由不来的。”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