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怪物被殺就會死-第十五章 這玩意,好像見過? (6000)讀書

怪物被殺就會死
小說推薦怪物被殺就會死怪物被杀就会死
自埃安世界归来,唤醒世界树后,苏昼便得到了这位神木之源的给予的报酬。
一个据说与‘众生’有关的祝福。
不得不说,在得到祝福的瞬间,苏昼心中并无多少感触。
毕竟,他身上的BUFF如果要算起码有两页正反纸,单纯是说书恐怕都要五分钟,敌人倘若想要分析他身上有多少强化,数清楚有多少层时,恐怕直到自己被他打死都数不清楚。
而那些祝福中,也不乏伟大存在级的祝福。
再加上苏昼觉得,既然是神木给予的祝福,无非又是一些有关于‘再生’‘重生’相关的力量吧。
指不定,又是一次‘枯荣复生’之类的复活机会。
嗨。
要知道,他连雅拉的不死血都没用,多出这个不过是更稳一点罢了,虽然也没什么不好,但的确不是什么会令苏昼期待的东西。
可是现在。
在探寻自己天神刻度中世界树气息之时,苏昼感应到了自己体内有同样的气息正在共鸣。
源自于世界树祝福的力量,正在急速显化。
此时此刻。
公共大厅内,似乎有风骤起,令光线摇曳晃动,最强的那几位大使隐约感觉心中有异,但却寻觅不到异常的源头。
飞升帝国大使宁辉略微后退了一步,他心中有一种莫名的悚然感,那是仿佛自己的一切都被看穿,都被剖析,被彻彻底底展示给其他人观察的畏惧。
【这个感觉……】
抬起头,宁辉本能地看向异常感最大的来源地,也即是演讲台上的苏昼。
然后,他便与恰好正转过头来的苏昼对视。
在这瞬间,宁辉并没有受到任何威吓,青年的目光虽然并无什么感情,但也算不上漠然冷酷,被这样的目光注视当然不至于战栗恐惧。
但是不知为何,这位大使却有一种古怪的幻觉——他在与苏昼对视时,仿佛看见了自己的‘父母’,看见了自己的‘子女’,乃至于众多的‘兄弟姐妹’和‘学徒友人’。
冰晶生命并没有地球人传统意义上的父母概念,每一个小的冰晶,都由更大的冰晶凝结而来,强大的冰晶生命在成长的过程中就会自然而然地孕育出许多下一代。
这样的繁衍方式,自然没办法培养出多么深厚的感情,所以,比起父母子女,冰晶生命更看重的是继承了‘知识’和‘精神’的‘学生弟子’。
鋒利
与苏昼对视时,宁辉并没有从这位传闻中极擅杀伐,实际上也的确浑身沾染了血腥破坏气息的地球最强者身上感到什么威压……与之相反,他反倒是回忆起了自己还在神启星时的日子,回忆起了那些自己熟悉的友人和学生。
仿佛就像是,有一种莫名的联系,将他和自己的那些亲友相连!
不仅仅是他。
随着莫名的力量跟随苏昼的意志扩散,整个大厅内部的所有大使都回忆起了自己故乡的种种。
登时,一片乡愁之情便充斥全场。
而演讲台上,看似平静的苏昼,此刻心中的震惊却难以言表。
“居然……居然是这个效果?!”
他在心中以匪夷所思地语气低语,青年的视野中,有无数条密密麻麻的线条正在无垠的时空中纵横:“居然,可以让我看见‘不朽的联系’?!”
“众生,相互连接在一起……”
此时此刻,苏昼当真是有些出乎预料。
实际上,他并没有猜错,世界树给予的祝福的确与‘不朽’‘再生’和‘重生’有关——但是具体的效果,他完全猜错,甚至可以说猜反了。
因为,神木给予的祝福,其效果,乃是让苏昼可以看见‘不朽的联系’。
众所周知,当超凡者修行至霸主地仙之境时,便可以通过传播自己的传承修法,以达成不朽。
当然,还要其他的方法也可以达成不朽,不过那就太过麻烦和艰难,故而忽略。
一般来说,想要彻底消灭一位霸主级的仙神,需要完全压倒对方整个传承体系的力量,并且全面出击,不留给对方隐藏传承于民间,以图后续复兴的可能。
同时,占卜卦演之术也要精通非常,不然的话,很多大宗门大传承都会有的‘暗子’根本找不到,哪怕是灭了表面上的宗门,暗中身负传承的‘传道暗子’也会继续将法门延续下去,无法彻底消灭那位仙神。
但就算大家都知道应该怎么做,可哪怕是天仙想要彻底消灭一位地仙的传承都不是简单的事情,需要做好相当程度的计划才行。
文 韜 武 略
一切都是因为谁也不知道,仙神为了不朽,究竟在世间散播了多少传承的缘故。
哪怕是占卜天机之法,也不可能保证百分百地将暗子全部找出来。
这就是仙神战斗中最大的难题。
可现在,苏昼却不一样了。
如今的苏昼……能够看见这些‘传承’和‘仙神’之间的联系。
他能看见,那理论上根本不存在,只有概念的‘不朽之线’!
——生命并非是孤岛,每一个生命的,都与另一个生命相连。
苏昼抬起头,环视全场。
青年的眸光闪动,淡青色的辉光于瞳孔深处转动。
诸位被派遣来地球的各文明大使,都是各大文明中的强者,毕竟这个职业没有实力,说话都没有底气,实力太低更是会被人小觑背后的文明和种族。
其中,各大银河上国的大使,都是霸主境界,换而言之,也就全部都具备初等的不朽,而其他一些比较强大的文明使者也是霸主境界。
苏昼的眼中,这些霸主身上,都有繁复无比,但仔细观察,却都异常清晰的‘线’,延续至辽远的星海彼端。
他相信,倘若自己顺着这条线走过去,绝对能找到和这位大使传承有关的人亦或是物。
而这人和物,都必定与他的不朽有关!
“这简直就可以说是‘不死者杀’!针对不朽的最高等神通!”
苏昼此刻终于恍然,世界树的那句‘这祝福和众生有关’真正的涵义。
的确。
无论是传承还是生命,亦或是标准和规则,立德立言立功,三不朽全部都要根基于‘生命’。
德,是生命为自己铸就的标准工具;言,是生命传承给其他生命的知识;功,是生命为其他生命付出作出的事迹。
生命与生命之间互相连接,互相传承,不朽因此而立。
而作为存在的支撑者,世界树,赋予了苏昼看见这些‘连接’的能力。
能看见,就代表能干涉,能干涉,就能摧毁。
倘若苏昼想要彻底杀死一位仙神,那么他根本不需要像是一般仙神那样麻烦,先是准备好绝对的武力,还要看占卜来碰运气——他只要按照线上的关系,一个个砍过去就行了。
躲避?隐瞒?
假如面对这源自于世界树的祝福还能躲避隐藏,那不是恰好证明对方命不该绝嘛。
简单,方便,粗暴,强大。
正是苏昼最喜欢的祝福!
当然,除此之外,这个祝福还有一点小小的附属功用:这祝福可以让苏昼隔着诸多世界和虚空,观察感应和自己有关联的诸多传承和事物,还能让他和神木系的生命更加亲近,其中蕴含的生命力更是可以令一个小世界从一片荒芜变得郁郁葱葱。
但最重要的果然还是能看见敌人的链接之线更重要,其他的祝福,不要也罢。
‘不朽视界’,便是苏昼为这一祝福起的名字。
和一般的不朽者不同,虚无教团的强者要不就是线条特别少,要不就是根本没有传统意义上的‘不朽’——杀死祂们,远比杀死一位正常的不朽者更加简单。
但倘若别有异法,这简单却会转变成‘极难’。
因为没有范例,所以越是怪物,就越难杀死。
可是,不朽视界可以以最简单明晰的方法,让苏昼解决所有和虚无教团强者相关的难题。
怪物被杀,就会死——无论是再怎么奇诡的怪异都可以杀死,如今的苏昼,完全可以宣称自己能办到这一点。
会议差不多告一段落。
那些质疑苏昼是否有能力守护天神刻度的文明大使,如今半个字都不多谈,全部都缩在人群中,假装自己根本没有发过言。
而那些没有质疑的,也因为苏昼在稍后展现出的气势和威压中,令他们回忆起了自己家乡,所以大多都对苏昼态度颇好,有种莫名的亲近感。
这也是世界树祝福的一小部分功能。
事情到了这个地方,差不多就应该结束。
苏昼本来也打算宣布散会,自己也早点通过传送法阵回到地球,看看如今地球究竟变成了何等模样。
但是,就在苏昼准备行动之前。
他却听见了一个声音。
【请见谅】
一个沉稳的机械音,自大厅中的每一个角落中响起。
银河上国·银河网道AI,沉寂至今,终于发话:【你好,苏昼元帅,我是银河网道AI驻太阳系交流终端】
【趁着如今各大文明的使者都在,我有一件不能大规模公开的秘密消息,需要针对各文明高层扩散】
直到此时,苏昼这才察觉到自己之前的遗漏:自己赫然是忘记了这位远古超级文明遗留的造物,银河上国之一!
“请便。”
所以,在惊讶之余,青年点了点头,让开了演讲台上的位置:“本来就是会议,谁都可以发言。”
这要求很合理,他当然不会拒绝:“请说吧,如果有什么问题需要我回答,也可以尽情询问。”
【感谢你的慷慨,苏昼元帅,预测中的特异点】
银河网道AI礼貌地回应感谢:【我知晓现在会议本应结束,但现在时机恰好合适】
虽然因为生命形态的原因,银河网道AI的银河上国身份可能比较难以理解,但祂的确具备左右银河系走向的强大力量。
闪婚厚爱:墨少宠妻成瘾
现在想来,苏昼也很奇怪,为什么所有人讨论的一片火热的时候,属于网道AI的交流终端一言不发。
理论上来说,他们应该最早发声才对。
现在,退至一旁的苏昼,看向大厅中央,虚无缥缈的灵能讯息聚合物,一串有着自我意识的信息体。
青年也很想知道,银河网道AI想要宣布,扩散的重要消息究竟是什么。
【诸位文明的大使】
天真可爱美少女
而就在此刻。
大厅中央,网道AI的声音响彻大厅全场:【接下来,我要宣布的消息,将与‘银河之星’以及‘天神刻度’有关】
【同样,也与这个宇宙中,第一块坠落的宇宙碎片,被命名为‘终寰镇印’宇宙碎片——也即是虚无教团的最终目标,有着莫大关联】
银河网道AI所道出的第一句话,就牢牢地吸引住了包括苏昼在内的所有人的目光。
毕竟,除却少部分人外,很少有人知晓银河之星和天神刻度真正的联系,又只有更少的人明了终寰镇印的存在,并知道这正是虚无教团的终极目标。
不少文明都将这个信息视若珍宝,可如今,这珍宝却被银河网道AI直接了当地说出。
AI自然不会在意这些非人造生命复杂的感情,无形的信息流汇聚灵能,令整个大厅中有着层层叠叠的波纹翻涌——在瞬息间,无形无质地AI便在大厅的中央展现出一片由灵能光粒组合而成的光之模型,而这模型,正是整个银河系缩小化后无数倍的真实模型!
能看见,这和璀璨的银色圆盘正在缓缓旋转,上面有着各式各样细微的色彩标记,代表着一个个文明和势力。
一支无形地巨手凝聚,指向银河模型的某一处,网道AI肃穆道:【我的本体,‘银河系网道服务模块’,乃是是由超远古先驱文明,‘概率科学联合体’铸就】
【而众所周知,在遥远地过去,我的创造者,‘概率科学联合体’便离开了银河系,甚至是离开了这个宇宙,消失在了所有后来者文明的视野中】
听到这里,除却地球人外,基本上所有文明的大使都作出了和点头近似,代表肯定的动作。
他们都很清楚这一段历史,也很明白,他们如今所占据的‘自由’的银河系,在当初无非就是一个个超级文明的前线战场,甚至只能算是战场微不足道的一隅。
直至如今,众多文明还能偶尔从星空间发掘出有关于这些超级文明的遗迹亦或是造物遗留。
至于地球人……地球人并不众所周知,地球人什么都不知道.jpg
【过去,无人知晓为何概率科学联合体,以及其他超远古先驱文明为何要离开我们宇宙。】
如此说着,银河网道AI扭动着银河系的模型,在祂的手中,银河系周边已经浮现出一个和它本身几乎一模一样的建模——那是银河系于亚空间的投影。
网道AI用灵能将亚空间投影填充,令其发光,变得的显眼:【而现在,真相应该被揭晓】
祂凝聚出了一个红色的箭头,指向了亚空间银河系投影的边缘处,一个异常庞大怪异的扭曲处。
在那里,有着过于明亮,过于深沉的引力凹陷正在蔓延,宛如深邃的海渊归墟。
一眼看上去,仿佛在那小小的区域中,有另外一个河系正在旋转,牵扯着银河系的亚空间投影变得扭曲取来,朝着这个虚无的深渊跌落。
而这并非是错觉。
银河网道AI肃然地陈述:【我的创造者,与其他远古先驱文明的战争,动摇了宇宙的根基,导致你我皆能看见的,遍布整个宇宙的时空裂缝】
【而就在裂缝迸裂之时,波及整个宇宙的灾难,第一次灵能断绝发生了】
【那次灵能断绝,持续的时间远比这一次要长,即便是各大文明都有‘缔道者’以几乎无尽的力量维持文明的存续,但长达近亿年的绝灵时代也令文明的发展陷入停滞——而在灵能逐渐复苏后,诸位先驱文明相信,第二次灵能断绝是注定之事,这个宇宙已经开始破损,并绝难修复】
【所以,祂们便意图使用终寰镇印的力量,开辟前往其他宇宙的道路】
此刻,银河网道AI放大了模型,祂肃穆地对全场文明的大使,展现了那扭曲凹陷中的光辉本质。
苏昼吐出一口气,他有些明白网道AI要说些什么了。
因为,出现在众人面前的,乃是一颗硕大无朋,质量为太阳两百亿倍以上的‘超级恒星’!
那颗镇压着银河系宇宙裂隙的‘活恒星’!
在噬星者的记忆中,苏昼见到过这颗恒星,噬星者被虚无教首带领前去尝试破解活恒星周边的能量屏障,最终以失败告终。
而在这过程中,虚无教团察觉,这颗活恒星并非仅仅只存在于银河系周边的亚空间。
它同时存在于超过八十万个宇宙,连通着比八十万更多的世界集群!
璀璨到胜过几乎所有宇宙星体的活恒星正闪动着平稳的光芒,而这光芒正朝着数以十万计的宇宙同时散发。
而就在几乎所有文明的大使倒吸一口凉气,亦或是急忙将这一幕记录下来时,银河网道AI再一次开口:【迁移的过程漫长而无趣,最终,包括我的创造者在内,诸多先驱文明集体离开了这个宇宙,前往了辽阔的多元宇宙虚空】
【而他们将终寰镇印留在了我们的宇宙中,维持着‘终耀之门’的存在,封印着这个祂们留下的宇宙创口】
终耀之门,便是那颗超巨型恒星的名字。
正如其名,它是一座门扉——一座用于联通虚空中其他宇宙的超级星体。
“网络之主。”
此刻,有大使疑惑道:“这的确是超乎我们认知的历史与过去——灵能断绝居然并非第一次出现,而远古先驱文明的密辛的确令我们着迷。”
“但这一切都是数亿年前的事情了,这一切和现在的银河局势,宇宙局势,有着怎样的联系?”
【原本无人能开启终耀之门,故而这一消息无需扩散。但是五天之前,我却察觉到了终耀之门模块的异动,有源自虚空深处的可畏力量正在自诸多时空同时冲击终耀之门,这正是虚无教团的所作所为】
对于问题,银河网道AI耐心地且平静地回答道:【虽然这无法撼动门的稳定,但经过混沌推演,倘若我们不做出反应,一切的事态将会变得异常糟糕】
【至于联系——虚无教团意图得到‘终耀之门’中的终寰镇印,加速整个宇宙的崩坏,所以我们要阻止他们】
【而阻止他们最好的方法,就是提前取得终寰镇印,将虚无教团彻底消灭】
草色烟波里
【但是,亚空间中,通向‘终耀之门’的通道要地已经被虚无教团捷足先登,那里有着他们数十万年来留下的诸多堡垒,巨型工事和超级工程,想要正面攻破,几近于不可能的任务——在宇宙的裂隙周边,祂们还可以沟通诸多异宇宙的邪神眷属援助,和他们在那里打消耗战是不理智的】
【所以】
话至此处,银河网道AI转过头,祂看向了苏昼,然后又环视全场,目光在少数几个人身上停留。
而这少数几个人中,恰好就包括了邵霜月和九溟这两位只是跟着苏昼过来,蹭个资历的小家伙。
结束环视后,AI才平静道:【我们需要从终耀之门的其他入口——位于其他时空的诸多入口进入它的内部,先虚无教团一步,取得终寰镇印】
“哦?”
苏昼抬起眉头,他陷入了思索,并没有说什么。
反倒是邵霜月和九溟,两人在对视一眼后,不禁开始在台底小声嘀咕了起来。
“我说老弟……咱们是不是见过类似的玩意?”
黑长直美少女小声和自己的队友道:“就是那个天光之界,普照了整个河系的‘天光之源’,似乎就是差不多的超巨型恒星?”
“有一说一,确实。”
九溟赞同地点了点头,龙人少年悄悄道:“原本还以为是本地宇宙特色……但是这么一说,难道……”
不仅仅是邵霜月和九溟。
大厅中,其他在场的地球文明工作人员中,也有着先驱空间探索者的存在。
其中同样也有几位,和少年少女一样,皱起眉头,心中闪过同样的想法。
“这个星体……”
“我们好像见过?”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