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斬月 愛下-第一千零八十八章 暗流洶涌分享

斬月
小說推薦斬月斩月
蓟北城,只剩下我孤零零的一人坐在北城墙上。
……
风林火山的人撤退了,那些大小公会的拥趸也一起撤了,甚至就连原本甲胄完整在城上戍守的守军也大半撤下去修整了,结果空荡荡的城墙上就只剩下我一人,还有头顶上一轮残月相伴,显得格外寂寥。
“锋芒也撤了?”我在公会频道里问道。
“撤了。”
林夕道:“风林火山那边传出放弃消息的时候,锋芒这边就直接撤出战场,不跟我们一鹿正面碰撞了,浮生万仞是聪明人,反正军饷已经到手,确实没有必要继续在一鹿这里折损一兵一卒了。”
清灯道:“龙骑殿、云海轩这边也撤了,不知道有没有后手。”
昊天淡淡一笑:“只要老大还在线,那一万多层的噬魂效果还在,就没什么太大的问题,甚至我觉得一鹿都不用出兵,老大一个人坐镇就足够了。”
鴛鴦 刀
“确实是这么一个意思。”
杀戮凡尘嘿嘿一笑:“小七的马鹿冲城+噬魂效果确实是太无敌了,感觉风沧海走的时候特别的不甘心,一步三回头的样子。”
月流萤轻笑:“自然不甘心,风沧海这个人野心大得很,而且个人实力又是国服T0,感觉如果小七哥哥没在一鹿的话,一鹿未必能这么顺利击退风林火山,风沧海觉得遗憾也是情理中事了。”
阿飞哈哈笑道:“反正,阿离的那一套技能一出,天下无敌,根本就不讲道理的,一个马鹿冲城,足以让风林火山的人哭爹喊娘了!”
我皱了皱眉,说:“没那么乐观,不瞒你们说,蓟北城这一战之后,官方接到的投诉太多了,又或者是……官方的策划那边也确实觉得我影响平衡了,所以啊,噬魂和马鹿冲城多半是要削的,就在这两天了。”
“不会吧?”
林夕怔了怔:“真的?”
“嗯,真的。”
杀戮凡尘道:“那也不必太过于担心,走一步看一步吧。”
“也只能这样了。”
就在这时,无极盟主偃师不攻发来了视频通话,满面红光的站在城主府门口,笑道:“怪物已经清空了,我们马上占领城主府,一鹿再帮我们协防两小时就足够了,可以吗?”
“可以啊。”
我点头一笑:“一会打下蓟北城的时间刚刚吃夜宵,不耽搁。”
“嗯嗯!”
……
于是,就这么默默等待着,林夕带着一群人进入蓟北城,刷守军升级去了,而我则依旧坐在城墙雉堞间,看着技能列表中熠熠生辉的马鹿冲城图标,禁不住的无奈一笑,今天之后,马鹿冲城或许真的会大削,但怎么削,必须有我的参与,如果官方直接强制性削弱的话,我是绝对不依不饶的,去315告自家公司去!
“滴!”
一小时后,一通电话接入游戏,是来自于许瑶的电话:“我打电话给你是怎么回事,你应该差不多明白了吧?”
“嗯。”
我就这么坐在城墙上,点点头道:“咱们就别拐弯抹角了,你直接说具体的吧,打算怎么解决技能的问题?”
“咳咳……”许瑶有些尴尬,笑道:“我知道这样对你有些不公平,但没办法,这次蓟北城夺城的直播,刚刚好我们的总策划和董事会的人也观看了,你那个马鹿冲城啊,让董事会的几个董事都骂骂咧咧的了,说这种技能就不该开发出来,太影响别的玩家的游戏体验了,必须削,而且是大削。”
我淡淡一笑:“技能削不削,恐怕董事会也没资格管吧?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马鹿冲城这种归墟级的技能,数据源的控制权根本就没在策划部门手里,而是交给主脑直接管理的,咱们策划部说削就能削吗?做梦呢……”
“所以啊,这次主脑系统也一并介入了。”
许瑶笑道:“就在明天下午,在天命集团总部将会举行一个听证会,邀请了几位董事,还有公司策划的几个大脑人物,此外还邀请了玩家加入,国服所有的最强序列候选人都得到了邀请,机票全部出了,明天上午他们就会从全国各地抵达苏州,一起参加这场关于马鹿冲城、噬魂效果的听证会。”
“这么大场面?”
我皱了皱眉,笑道:“也好啊,有大家一起公证一下,省得到时候咱公司直接下黑手,偷偷把我的技能给削了。”
许瑶轻笑:“放心,全服的归墟级技能都是有数的,没人敢轻易动手。”
“那就好。”
……
“滴!”
不久后,林夕来了一条消息:“明天下午,天命集团总部听证会的事情,你知道了吧?”
“已经知悉。”
我微微一笑:“到时候帮我多说几句好话啊!”
“当然了!”
她笑笑:“你也不要有太大压力了,凡尘说得对,走一步算一步,总之不是直接把马鹿冲城和噬魂效果给删除就行了,相信天命集团也干不出这种事情来,否则肯定引起更大的风波。”
“嗯,希望如此。”
再过不久,炼狱曙光、偃师不攻、乱世奉先也相继给我打了一声关于听证会的招呼,大家都得到官方邀请了,国服所有的最强序列候选人都可以参加,而目前所谓的最强序列候选人,经过《幻月》洗礼之后,不断增补,如今已经拥有九个人了,依次是:林夕、风沧海、炼狱曙光、纸上画魅、偃师不攻、浮生万仞、乱世奉先、火星河,外加一个我,刚刚好凑齐九人,而最强序列则是天命游戏的终极殿堂,目前最强序列唯有两人,一个是李逍遥,一个是方歌阙,都是公认的天王。
所以幻月才是一个大争之世,一大票T0、T1级别的玩家都盯着这个最强序列,最终谁能进入最强序列谁就是这一代的天王,自然,风沧海、偃师不攻、炼狱曙光、浮生万仞这群人,谁会不眼热这个声名赫赫的称号?
所有的事情,明天再说吧!
我也懒得去多想,只是坐在城头上帮着无极公会坐镇蓟北城,至少今天只要有我在,风林火山是休想染指蓟北城的了,于是,闲来无事,掏出两根灵晶扔进了灵墟之中,顿时银色剑胚无比兴奋的“吭哧吭哧”开吃了起来。
白鸟闲适的躺在云端,娇躯横卧,一副闲的没事做的样子,也懒得理我。
我也没有跟她打招呼,只是皱了皱眉,想着自己的事情,这次如果真的主脑介入削弱技能的话,会不会意味着别的事情?之初,《幻月》的高层数据是全部交给系统主脑管理的,自行推演、变化剧情,拥有相当的自主性,这也是父亲最为得意之作,而这次策划部门居然能介入归墟级技能的修改,这本身就是一件十分不寻常的事情。
“引导者?”
我倚靠在冰冷雉堞上,忽地心头一凛,难道引导者真的能够介入游戏深层数据?如果这样的话,修改主脑数据就变得真正可行了,毕竟引导者的实力摆在那里,他们就像是一群进入《幻月》这款游戏的病毒一样,拥有强大的实力和极高的权限,能篡改数据,能改变游戏走向,甚至能将玩家带离这片世界。
如果真是这样,罪魁祸首不可能是别人,只能是风沧海。
脑海里想起了魂哭城的一战,风沧海表现出的实力其实还是相当亮眼的,玩家中的第二个永生境王者,虽然综合实力比起我还有很大差距,但是已经相当不俗了,而风沧海凭什么在短时间内一跃成为永生境?会不会他已经跟引导者有接触了?
或者说,风沧海与引导者之间,其实是存在合作的?
一想到这里,我禁不住的心头有些发寒,没错,风沧海跟赵山海目前的关系十分紧密,而赵山海的布莱梅集团显然屁股很不干净,上次KDA没有直接动赵山海的布莱梅集团,只是因为生怕打草惊蛇,更怕牵连甚大,一旦收拾不干净就是一场大-麻烦。
风沧海和赵山海关系紧密,而赵山海显然早就是引导者在地球世界的马前卒了,那么答案呼之欲出,风沧海之所以实力提升这么快,有极大几率是真的跟引导者有合作了。
而这次呢,居然能牵动系统主脑发动这场对马鹿冲城、噬魂的听证会,本身就很不寻常,风沧海没有这么大的能量,必然是动用了隐藏在幕后的力量,那么这场听证会就不仅仅是听证会那么简单了,而是引导者所代表的世界,对我们地球世界的一场公审,而除了我和风沧海之外,所有的玩家,包括林夕,以及天命集团的人,应该都是一无所知的。
想到这里,我如坠冰窟。
虽然这些都只是我的推理,但可能性实在是太大太大了。
风沧海是不是跟引导者有牵连,这场听证会又到底是不是公审,想再多也没用,明天试一试自然就知道了!
……
于是,我就这么靠在雉堞上,进入了半睡半醒的奇妙状态。
PS: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今天本帅征战新赛季金印紫绶,即将统御三军纵横中原荡平宵小,所以……今天单更,请相互告知。[狗头]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