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我的導演時代 吃飯打怪獸-第526章所有人都是工具人展示

我的導演時代
小說推薦我的導演時代我的导演时代
《练习生偶像》的播出,在国内掀起了一股爱豆风潮。
爱豆这个词,这个职业,在此之前,对大部分人来说是很陌生的,只有隔壁的两个邻居,南棒和霓虹有各种各样的偶像团体。
就算回国的那四个人,其实走的路子也不全是爱豆。
可是《练习生偶像》这档选秀节目,播出一个月了,里面比较火的几个练习生,那就完全是爱豆了。
短短一个月的时间,节目也不过播出了五六期,就飞速在网络上聚拢了一大批的粉丝。
粉丝质量如何先不说,最起码在网上,尤其是微博,那是大火的。
不过,这种比较娘的风格的练习生,还是让很多人反感。
但是,火是确实火,那些粉丝的战斗力也是无比地强悍,互相之间争斗的非常激烈。
不光是互撕,还有撕平台、撕节目的,那叫一个热闹。
李谦看了三期的热闹,也就没有再关注了,继续忙自己的事。
除了《命运航班》的筹备,《我和我的祖国》那三部主旋律电影,也要先后开拍了。
《我和我的祖国》19年国庆就要上映,7个导演,每个人都有各自的事情,还得协调各自的档期。
幸好,7个单元是完全可以分割开的,等于就是一个人拍一个短片,各拍各的,互相之间没有什么联系,要不然就太费事了。
开拍之前,李谦这个总导演,也再次把导演们都聚了起来,探讨一下,完了就各自带着剧组拍自己的了。
主旋律电影,主题很明确,又是七十周年这种大日子,大家都很有分寸,没人敢瞎搞。
而20分钟的短片,是最好拍的,不可能出现不会讲故事的情况,就算张一谋、程凯哥,20分钟的故事还是没问题的,太好把握了。
散会之后,送走了张一谋他们,李谦留着自己人,又开了个小会。
李谦笑笑道,“大家这段时间准备献礼片,也挺忙的,像老郭、宁昊你们都有片子在拍,不知道有没有看现在正火的那个选秀节目《练习生偶像》?”
众人微微一愣,还以为李谦有什么大事要说,特意把他们留下来开小会,没想到竟然是说这个。
“这节目啊,我倒是知道,跟以前的超女差不多吧,也挺火的,刷微博天天能看到,我也好奇看了一点。”宁昊道。
“我也看了,不过不符合我的审美,没意思。”苏仑摇摇头。
“你也这样觉得是吧。”
徐征摸了摸自己的光头,摇头晃脑地说道,“要能力没能力,要长相没长相,我要是年轻二十岁,我都能去拿冠军了。”
“咳咳…”
李谦差点没闪着腰,提醒了一句,“征哥,人家那节目不收光头,你连报名资格都没有。”
“光头怎么了,谁还没个小鲜肉的时候,我跟你们说,当年我还是标准的奶油小生呢。”徐征颇为傲娇地说道。
“要说这个,我可不困了啊。”
奶油小生,吴经那可是很有发言权的,立马来了兴致。
“想当年,上到八十岁老奶奶,下到十八岁小女生,谁不说一句吴经长相俊俏又奶又可爱。”
“你说这个我就想起来,刚才微博上还有粉丝喊你京妹呢。”文幕野适时地插了句嘴。
“啥?”
吴经傻眼了,“什么京妹,啥玩意?”
“就这个啊,来的路上我刷了会微博看到的。”
文幕野掏出手机,点开微博。
原来是现在那几个练习生太火了,于是有好事的网友,找出了现在这些中生代演员的年轻时候帅气的照片,放在微博上,还挂在了热搜的尾巴上。
焦恩俊这种肯定少不了的,还有反差感非常强的沈藤、沙毅、徐征他们,尤其是越来越油腻的沙毅,和光头徐征,老照片可是惊呆了一众网友。
也有吴经的,是《小李飞刀》里的阿飞,和《少林武王》里的女装扮相,而且都是高清修复的照片。
80后的基本上都看过吴经奶油小生时期的扮相,不过对九零后和零零后来说,习惯了硬汉吴经,这有点萌萌的吴经,太让他们震惊了。
于是,很多人在他的微博下留言,喊他京妹。
“京妹…”
李谦嘴里念着这两个字,实在是忍不住了。
“噗…哈哈…..”
豪门继女 蜜语是糖糖
众人也是脸上憋着笑,看看微博,又瞅瞅吴经,也都笑出声来。
刚才还回想当年风华正茂,迷倒万千少女的吴经,此时别说多尴尬了。
他把手机一番,不顾文幕野心疼的眼神,拍在桌上,嚷嚷道,“说正事说正事,别扯淡了。”
徐征也一本正经地道,“对对,听京妹的,说正事,别打岔。”
“说事说事,说完吃饭去,太下饭了简直,我得多吃两碗。”
宁昊也充分发挥了自己喜剧导演的功底,该搞怪的时候,丝毫不错过。
……
一番插诨打岔、调笑之后,李谦回归正题。
“暑假之后,企鹅的陈伍来找过我,谈了一个计划,《练习生偶像》这个节目,还有接下来女性选秀节目,也都跟这个计划有关。
长话短说,大致就是企鹅打算在影视行业里,认为地制造一下资本可以完全掌控的闭环。
整个环节就是,通过选秀节目包装出红极一时的超级偶像,类似当年的超女,拥有大量粉丝之后,参演一部大导演的电影,演一个主要配角,积累路人观众缘。
这一步顺利的话,下一步就直接找一个大IP,拍摄电影,有IP本身的粉丝和演员的粉丝傍身,再加上资本的营销,电影未映先火。
电影上映后,口碑好就大卖,口碑不好的话,粉丝和水军在各大网站、贴吧控评,购票平台也控评,给电影打高分,删除差评,置顶好评,欺骗路人观众……”
李谦把陈伍说的偶像+IP+营销+控评这一套,总结了一下说了出来。
现在电影行业已经和营销分不开了,任何一部电影都少不了宣传营销,而且作用十分明显。
在坐的几位,虽然只是导演,不过对于行业现状还是很清楚的。
李谦这么一说,他们立马就意识到,这个套路一旦能够实现的话,那真的会非常有用。
商业嗅觉最敏锐的徐征立即就开口了,“现在很多片子就是这么干的,不过都做不到这么完善,企鹅这是要把营销做到极致啊。”
“《魔都堡垒》好像有点这种意思了,也是IP加偶像的组合。”
郭凡拿《魔都堡垒》举了个例子,看得出来,还是对这片子有点意见的。
“不过完全控评不现实吧,互联网什么东西都遮不住,而且太大了。”
“这个也不是没有可能,看看微博上那几个爱豆的粉丝有多疯狂就知道了,再加上还有水军呢。”宁昊道。
“可是,购票平台呢,另外三家平台都敢这么干,那是砸了招牌啊。”
普通观众,现在对四大平台的评分还是很认可的,甚至已经超过了对逗瓣评分的认可度。
当然,只是普通观众,普通观众本来就不是逗瓣的用户群。
因为,四大平台的分数,只有买了票的才能打分,其中大部分都是普通观众,他们的评分虽然无法凭借一部电影的好坏,却可以直观地看出普通观众的喜好。
目前四大平台都没有操控分数,哪怕是自己发行的电影,也顶多稍微照顾一下,0.1-0.3之间浮动,不会做8.5改成9分这种事。
没有哪一家敢开先河,大家都知道后果,谁先做了,谁就要被淘汰了,除非大家一起干。
这种事,明眼人都看得出来。
有人意识到不对了,开口道,“难不成,企鹅已经和猫眼、逃票票合作了?”
李谦摇摇头,“合没合作暂时还不知道,不过基本上是大概率了,丑团和啊狸都是资本,资本讲究的是利益最大化,不会考虑用户的利益。”
众人一想也对,把购票平台类比很多新锐互联网企业,都一样。
一开始的时候,大家互相在竞争,为了抢用户,疯狂地让利,把用户当爸爸。
嘀嘀打车之前那多优惠,乘客打个车比出租车便宜太多了,而且司机也能赚大钱。
可是,当用户瓜分的差不多了,或者说垄断了之后,那就要让用户把之前吃进去的全部吐出来了,变着法地从你身上捞钱。
这个时候,用户就是不是爸爸了,连当儿子都不够格。
自己的儿子还会好好疼爱呢,人家就是把用户当韭菜。
购票平台这几年加在一起烧了一百多亿,而且还持续亏损,肯定不是为了做慈善,后续必定会想方设法把亏的钱捞回来。
改一部片子的评分和评价,肯定会有利于票房,不管是自己出品发行的片子,还是别人的片子,都有钱拿。
“可是老大,他们三家平台这么做的话,不怕失去公信力,把用户逼走吗?”郭凡提出了个问题。
李谦还没说话,徐征就开口了,“到时候就是3:1,了,真理往往是掌握在大多数人手里的。”
李谦点点头,确实有这个可能,现在网上谁说话声音大,谁就是正确的。
无数新闻和报道都印证了这一点,黑的说成白的,不是一次两次了。
偏偏一次又一次被无良媒体哄骗的大众,事后都不会关心真相,然后下一次还是会上当。
当然,电影和新闻不一样,新闻都是媒体报道的,大众没看到,只能听别人说。
而电影大家都看了的,心里有自己的评价,相对而言上当受骗的可能性小。
“我估计,他们真要是合作了,未来一年里,肯定会想方设法把未来电影干掉,只要只留下三大平台,那就什么问题都不存在了。”李谦说道。
文幕野深以为然,“解决不了问题,就把制造出问题的人解决。”
哥谭之嘲笑者 咸鱼火车
“3打1,能撑得住吗?”徐征有些担心道。
“真打起来的话,不一定,难。”李谦摇摇头。
“那麻烦了。”
众人齐皱眉,购票平台如今也是重要的宣传平台,对每一部电影都是,毕竟上面的用户全都是潜在观众。
“嗐,其实也没什么担心的。”
李谦哈哈一笑,“不是什么大事,总菊一纸文书什么都解决了,购票平台野蛮发展了几年,也快到瓶颈了,前几天找领导汇报这几部献礼片的工作时,领导跟我提了一嘴,明年就开始限制无底线的票补了,打不起来了。”
限制票补,那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其他三家平台就是想用钱砸死李谦,都花不出去。
“对了,李导你开始说的,《练习生偶像》是企鹅这个闭环里的重要一环,难不成他们打算捧这些爱豆来拍电影?”宁昊又问道。
“何止啊。”李谦摇摇头,把陈伍规划的三年一个周期地循环割韭菜说了下。
众人听着李谦说的,这才反应过来,这个闭环的可怕性,不禁瞠目。
自己捧选秀偶像,安插进名导的片子里演个主要配角攒路人缘,然后开始一部部大IP电影,只要控评控一个星期,就可以赚一笔。
“那这不就是流水线了,三年后这批偶像观众缘败光了,又开始下一批,没完没了了?”
“资本家,心都黑啊,这要搞,烂片也稳赚钱,而且还是可以复制的,理论上想拍多少拍多少,反正不需要电影的质量。”
“反正都是赚钱,想给观众看什么就拍什么,要是这么循环个几年,观众看多了这种片子,不会习惯了吧。”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讨论的颇为激烈,这完全和他们不是一个路子的,大家都想办法拍好电影卖座,可是别人只需要在流水线上加材料,不管拍出来什么东西,只要这条流水线的程序没错,那就能赚钱。
不过也越说越离谱,真要想给观众看什么就拍什么,不想给观众看什么就没有什么,那得到陈伍的第二个计划成功,掌控终端之后,才能做到,那就是真正的垄断了。
李谦道,“大家也都能想得到,这种行为未来会对电影行业造成多大的恶劣影响,所以今天把你们留下来,就是希望一起打击这种行为。
不管企鹅花什么代价,想塞个什么偶像明星进来,我都希望大家能够拒绝,不要被陈伍说动。
这不是一个人的事,我也不是想拦着大家赚钱,只是想想看,你们觉得,这个闭环里,有几个受益方?”
“只有资本。”
学法律的郭凡立马就开口了,脸色有些凝重,“那些被捧起来的偶像看起来会有好处,其实这种行为只会缩短他们的演艺生涯,然后立马被资本抛弃。
更关键的是,这个环节以后完全不需要导演什么事,拍电影都不用管好坏了,也用不着让利给有能力的导演了。”
“没错,除了资本,所有人都是工具,见过让工具分利润的吗?”
“那就连好莱坞的导演都不如了?”
细思极恐,好莱坞因为有完善的电影工业化,导演并没有多重要,很多电影都是剧本、分镜写完,外景选好了,演员选好了,制片人才开始找导演,导演有时候连改一句台词的权利都没有。
国内导演的权利就大多了,基本上算是连带着兼任了好莱坞里制片人的角色。
而这个闭环里,导演的重要性可能还不如好莱坞导演,只能是一个工具人。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