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ub9v8熱門都市异能 三國騎砍 起點-第七百七十九章 形勢看書-fdg8x

三國騎砍
小說推薦三國騎砍
次日,张飞接见魏国使者陈泰。
作为使者,陈泰自然不能红嘴白牙说事,递上了一封监国太子曹叡的国书。
这是一封声情并茂的乞降国书,先是倾诉了父亲曹丕惨遭某人迫害,以妖法练成伥鬼的凄惨下场;又很理性的认同了父亲曹丕有罪的相关汉军檄文内容。
同时希望张飞能体谅河北四州士民,能接受魏国的请降,化干戈为玉帛。
当然了,身为人子,曹叡希望能为惨死的父亲复仇。
最后,曹叡重申人族、妖族不两立、汉室至高无上的两项基本原则。
如果张飞感兴趣可派人去邺都,能达成受降意向的话,曹叡会派熟悉关东风物的司徒王朗出使临淄,正式商讨投降事宜。
会面洽谈期间,张飞对魏监国太子曹叡深明大义的精神表示了认同和嘉奖;同时对魏主曹丕受害一事表示不知情,需要认真调查,并希望魏监国太子曹叡能提供更多的相关证据。
同时鉴于河北四州的百姓的生计,张飞表示会放松贸易禁运,并表达了对遣使访问邺都的兴趣。
受降魏国,这么大的事情绝非张飞能做主;必须与朝中达成一定默契,以求一锤定音。
而魏国退守河北后,在食盐方面也出现了一定程度的紧缺状况。
河东盐池很重要,但受限于运力,无法满足太行山以东的广袤疆域。
环渤海地带,以盐碱地、沼泽、烂地为主,以现在的人口分布情况来说,不具备熬煮海盐的条件。
青州,本就是产盐重地,就近供应河北。
鱼盐之利,也是春秋齐国之所以称霸的根本原因,垄断海盐的齐国向诸侯列国征税,想不争霸都难。
袁绍当年雄踞河北,支持袁谭控制青州的根本目的就是为了获取青州的食盐。
就目前来说,关中与河北争夺山西,即争夺形胜之地,也在争夺这里最重要的盐池。
朝廷准备动手卡北府食盐的时候,也就是北府向河东发兵的时刻。
食盐,极有可能是下一场战争的扳机。
现在呢,魏监国太子曹叡有心乞降,这种大事要反复商议、衡量,不是张飞可以独断的。
可是呢,经济贸易可以放开口子,让青州富足、廉价的海盐,去交换河北地区富裕的牲畜资源。
食盐无法提升青州的生产力,而牲畜可以。
涉及到经济贸易,哪怕是官府专营的盐要进行对外贸易,就不可能瞒住信息。
临淄驿馆,姜维如往日一般研读文档,分析关东四州的政治倾向。
到底是拥护代表先进生产力,能让天下人过上好日子,不再重复两汉旧路的北府;还是拥护汉室,尊奉汉家天子。
当年北伐之际因张辽顽强抵抗,进攻势态并不顺利,军粮又无法支撑半年之久。
为避免劳师动众却无功,折损全军锐气和士民心气;在那个战略转折点,先帝放出了田信,给了北府自由行动的授权,相当于高祖时期开辟第二战场的韩信。
于是北府武装行军正面突破夏侯尚军团驻守的交通要地郾县,以超乎苏则兖州军团预料的速度向东突进,直接跑到兖州军团面前,苏则只能顺应人心投降。
北府只收编了愿意反戈参战的大部分兖州军,还有五千人放了回去,结果在杨俊率领下差点成功拥立刘协再次复辟。
兖州军团迅速溃灭,曹植的青州军团还没完成集合,只能分散在各地,各自为战沦为散沙。
曹植本人更是被田信堵在徐州的彭城,整个青徐二州的军队摄于北府军的威势,彻底萎靡失去再战的勇气。
偏偏当时田信拒绝接纳关东士人加入北府,否则青徐二州会驱逐、绑了曹植正式投降;田信也会成为大汉第二个齐王信。
正是当年田信拒绝与关东士人联合,关东士人才拥护曹植,借曹植之口拒绝了汉军的招降。
而现在这四州的士人,又是个什么样的想法?
徐州人已经被先帝、大将军折磨的痛不欲生,大将军又把魏延派了过去,徐州士人、世族被压制的几乎不敢大声说话。
青州在张飞治理下,士族也属于被镇压的对象,入仕渠道、经济权益被卡的死死,还有正常的税租、徭役征发,士族们欲哭无泪。
兖州几乎成了无人区,豫州渐渐恢复,庞林对士族经济不做额外压制,只是限制了士族入仕的起点,同时推广乡小学,县中学,也在刨士族的根。
败者无人权,这四州士人在大汉治理下,属于被严重限制、迫害的人群。
对待始作俑者的北府,四州士人但凡有一点思考能力,能明辨是非,就清楚北府才是造成他们现在灾难的罪魁祸首。
特别是兖州士人险些拥立刘协成功,其中豫州、青徐三州士人也没少奔波出力气……这可是一笔洗不清的黑账。
也就注定了四州士人,起码目前十岁以上的士人,都是有一种洗不干净的‘原罪’。
他们即便入仕,也注定止步于七品县令。
如果有可能,关东士人更想拥抱大魏,而非北府。
同样的资料,姜维反复看了快三天,始终找不到关东士人可以原谅北府的切入点;也找不到北府需要关东士人协助的关键点。
就张飞、魏延、庞林、徐庶能以汉家严酷律法治理四州士民,到现在连规模大一点的反抗、叛军都无;那么今后北府接受,也能压住关东士人。
压制三十年,等两代人以后,当代士人老死、消失后,余下的士人、新士人就跟北府没有咬牙切齿、记忆深刻的仇,也就可以逐步解禁。
三十年,不说北府关中的教育力度,仅仅参照目前庞林在豫州的教育发展趋势……三十年后,今日的士族,到那时已泯然如常人,不足为虑。
失去知识带来的威望,士人想鼓动什么都会困难重重;等知识普及到民众间,就算有威望的士人带头鼓动,其他人若无切身的利益关系,也不会太过积极。
就这样,姜维在内心给关东士人判了个死刑,开始酝酿相关的奏表。
给张飞送牛马羊六千头即有表达两位公主感情深厚的用意,派人来实际调查关东四州的立场也是重要一环。
姜维记得很清楚,每一个关陇士人都记得很清楚,过去一百年里是怎么造出‘西州’一词的;关东士人强盛时又是何等的威风,硬是把凉州弄成了各方的钱袋子。
至于凉州动乱中悲惨消亡的士人、百姓……不会有人记录的。
既然关东人造出了西州一词,那今后不是关东压制西州,就是西州压制东州。
可想到中原、河北的富饶,就连江东发展潜力也在关陇之上,甚至未来岭南潜力也在关陇之上。
对此姜维也只有一叹,只觉得肩膀沉重。
好在今后三十年里,河北、关东会被压的无法抬头,江东、岭南开发还需要长久的时间,期间足以奠定关陇的绝对优势。
至于天府之国的益州,已经被新币摧残,益州士人内部已经分裂,拥护朝廷的高官厚禄,抵触朝廷的遭受各种清算。
整个天下如同一盘棋,而关陇将一骑绝尘!
故,姜维信心是很足的。
在他焚烧这些文档时,亲兵姜鹏来报:“都尉,齐国中尉范疆求见。”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