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s44vw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暗流之門-第兩千一百二十八掌 說走就走的自由熱推-g0sus

暗流之門
小說推薦暗流之門
“那个……这个薄毯子还挺厉害的,别看它只有寻常布料的两倍厚,可只要捂在身上就不怎么怕冷了!”
气喘吁吁的红衣挣扎着起身说了些不相干的话,并且终于找到了一坛还未开封的酒水。在衣服黏腻的情况下靠得太近了终归会带来别样的感觉,若是由得动作越来越大的王涛继续下去就只有一种可能。
虽然以前在车里的游戏还挺刺激的样子,但并不是很高的车内气温终究能让人冷静下来。一旦远离了四娘的保护就只能以自己的肉身去硬扛疾病,所以红衣在谨慎之下并不想意外地染上风寒,否则一不小心就可能要了自己的小命。
但是头脑发热的王涛在此时终究不能以理智思考,所以还是屡屡伸手拉拽地请求。
“来嘛。”
“不要啊。”
“来嘛。”
“真的不要啊,这里没四娘镇着,要是病了真会出事的!”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便也没法纠缠了,而为了避免身体发凉便去找出酒坛子继续灌酒,如此才能让泛起的热意让自己觉得舒服一些。不过最为有效的办法还是找到更大的热源,好在他停下之前就是选的一处茂密树林,无论是遍地的落叶还是大小不一的枯树枝都能作为燃料。
王涛不好将红衣身上的毯子夺过来,于是便随手从前座椅上扯了另外一张毯子裹在身上。反正信众们说当初是费了老劲打开了一处大房子才找到这些的,这才能做到河青城里几乎家家都能分到几张,而且大家用了都说好。
而且据他们说那里其实本来还有许多东西的,但是好多布匹只是徒具个松垮垮的外表而已,只是稍微一碰触就会立刻化为了灰烬。但也正是因为如此才能让大家更重视保留下来的玩意,大家纷纷都说这肯定是能够传给子孙后世的好宝贝。
能不能一代代的传下去其实不被王涛考虑在心中,单是就外观上的绚丽和手感就能发挥出很多用途。从铺床到当做被单都可以胜任,不讲究一些的还会裹在陶碗的外面保温,那么当然也可以用于铺在车座上让自己舒服一些了。
反正仗着身为教团的身份就能分到好多物资,至于帮办的那些文吏和掌握的资源还没彻底过时的大户也能弄上一些。像是四娘以及巫师师徒那种性子就更是只会多而不会少,可以说此物就是拿来充作礼物也可以表现出足够的诚意。
不过如此“诚意”现在就被王涛歪七扭八地裹在身上,如此才能在衣服半干的情况下在周围不断搜集。不停地小跑、弯腰和负重也能持续地产生热量,在火焰燃烧起来之前便是让王涛不至于失去健康的保证。
随后酒坛子被放在了火堆边上,铁锅被架在了火堆之上熬汤。黍米永远是这里不曾改变的主粮。不过被投进去的还有带在其他车上的肉干,以及油盐和各种各样的外来调味料,只等搅和搅和翻滚起来后就能提供美味的食物和热量了。
虽然王涛屡屡抱怨这是一锅难吃的大杂烩,但其中有半数材料必须得通过黑门才能得到。可以说即便是在这个双月之星上也只有几千人才能享受到,所以如此抱怨也不是谁都可以轻易做到的。
“吃吧,有的吃就不错了。想我当年在旅途之上的时候就遇上过前后不着的地方,结果就只能一路上边采野果边打猎才熬了过来。好在商队里的老人知道哪些东西可以吃,可惜却是被山贼给害了性命……”
红衣往往会在这个时候回忆一下自己的经历,同时顺带着对王涛的抱怨投以成吨的鄙视。虽然这个来历不明的外乡人总是自称屁民一个,但是在经历的苦楚上却意外的稀少,以至于让红衣总觉得王涛的出身似乎是经历过了刻意的掩盖,至少不像是他所报上来的那么平平无奇。
吃喝热食热饮虽然会让头上冒出大颗的汗珠,但若是以常规散热方式却不至于让身体快速失温,反而会让人在脱卸废热时感到非常的畅快。直到是野炊结束后还能继续提供收拾各种物品的热量,王涛还不忘用铁锅盛了河水将余烬彻底扑灭。
“咣当!”
收拾完的东西按说应该被归置到原位,但是吃喝完毕之人怎么说都会懒于继续手头上的事宜。所以王涛就是直接将铁锅和调料包什么的投掷进了后车内,一阵阵的响亮声音和不断掉落的动静就仿佛是砸了杂货铺似的。
反正只要带着悬浮车上路就相当于随身带了一个仓库,那么如何处置仓库中的东西便是随主人的便。即便是邋遢一些、动作粗暴一些也没关系,因为王涛隐隐从那些陆续报废的车辆察觉到了一个问题:
那就是他们所处的文明都已经完蛋多年了,即便这些机械还能保存得很完好也有些够呛,恐怕可以被使用的时间也撑不了多少年。大概能够撑到后年就已经算是烧高香了,他只希望在将来的穿越中能继续获得更多更好的自动化产品,如此才能让自己的轻松长久地持续下去。
就比如他现在便能感觉到科技所带来的方便,自己只需可以带着大量的礼品快速移动起来,现在怎么说也该剧离河青城有上百公里路了吧?这在过往虽然只是买张高铁票的问题,但他在这种半原始的区域却找不到那样的基建,更是找不到能够建立起这样基建的文明。
听红衣说类似的行动起码得有上百人的上队才敢成行,否则路上的豪强和土匪就能让任何的肥羊在半路上消失。而且就是这样也还得忍受颠簸且不可靠的道路,更不用提各种根本不同你打商量就突然奔袭而至的天气易变了。
反过来他现在就只要掌握首车的行动便够了,后方那些被遥控的悬浮车就可以保持着安全间距自动组成车队。这样一来就连必要的司机和保镖都一并省下,所以哪怕是两个人也完全可以做到说走就走的旅行。
王涛最多是看着沾了油的双手暗忖道:“不过没个厨子和帮工,事情都得自己干,下次记得得带上。”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