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nyrqy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一品修仙 愛下-第一零二零章 永無休止的折磨,我稱之爲精神污染分享-5mdt1

一品修仙
小說推薦一品修仙
秦阳一向是说话算话的,说十万次,那就十万次,一次都不会少。
十方帝尊现在颇有些理解无语这俩字的意思了,他现在是真的弄不明白了。
明明试探多少次,结果都是一样的。
哪怕知晓一切,也已经无从改变。
但很显然,现在他说了不算,秦阳说了才算。
什么时候他脸上的那道鞭痕消失了,这种明晃晃的破绽消失了,他才有资格去反抗一下。
而现在,他跟其他所有人一样,秦阳想把他拉进大推演,就能瞬间拉进来,推演完成一次之后,立刻重置再来。
十方帝尊也只知道,秦阳可能已经试验过很多次了,却根本不知道具体是多少。
秦阳也懒得伪装了,直接开干。
每一百次大推演,便休息一下,转头再继续。
只要给秦阳一个呼吸的时间,秦阳跟蒙师叔配合,就能完成一百次,每次五千年的大推演。
秦阳什么都不说,只是闷头做,累了就恢复一下,恢复好了再继续,如此重复,似是永无休止。
一千次,五千次,一万次……
到了三万次的时候,十方帝尊的心态已经快要炸了。
这已经不只是对秦阳的折磨了,而是秦阳拉着他一起,跳到深渊里,一同享受这种折磨。
而其他人,根本不会有什么感觉,对于他们来说,一百次大推演,也只是一呼一吸这点时间,稍稍走下神,好几个呼吸的时间就过去了。
十方帝尊自忖看穿了秦阳的作为,反而会陷入到这种有无休止的绝望深渊里。
杀不了他,却比杀了他还要恶心。
以至于到后面,十方帝尊每一次看穿的时候,都已经绝望了。
他不得不承认一件事。
那就是秦阳已经快把他恶心死了,他的耐心被磨的差不多了。
历经几个时代打磨出来,坚如磐石,毫不动摇的意志,都在微微颤抖。
偏偏每一次大推演,他都是到了最后的时候,才差不多能看穿真相。
第五万次。
十方帝尊大开杀戒,杀了嫁衣,杀了秦阳所有的亲朋好友,所有熟悉的人,连街角的豆腐脑店的老板都没放过。
然而,秦阳面无表情,颇有些麻木的看着,仿若十方帝尊只是一不小心踩死了一直蚂蚁,他压根都没有注意到一样。
然后,十方帝尊停手了。
他想要不去想明白,可是秦阳的表现,就等于在脸上写了:这有问题。
于是乎,他又想明白了,被迫想明白了。
那种被恶心到绝望的感觉,再次出现,比以往更加强烈,他甚至想要去死。
“秦阳,我觉得,我们可以谈一谈。”
“谈尼玛。”秦阳跟吃错了药一样,直接爆粗口,他也同样快要心态爆炸了,现在就是一口气吊着,一口气堵着,这股子劲头才泄不掉。
“你以为我是来跟你谈判的?你低个头,大家就能大道朝天各走一边?想尼玛好事呢,这事不算完,咱们慢慢玩,看是你把我先弄崩溃,还是你先崩溃!”
丢下这句话,秦阳直接重置,无缝连接下一次大推演。
六万次。
秦阳将亡者之界的那群巨佬,能拉来的全部拉来助阵,打打打,打的很是热闹。
最后两边都残血,秦阳这边的人基本都死完的时候,十方帝尊又悟了。
“秦阳!”
“哟,这是又想明白了?那咱们继续。”
“秦阳,我觉得……”
瞬间,重置,继续下一次。
一次又一次,似是永无休止,秦阳跟疯了一样,不断的开启。
等到秦阳再一次睁开眼睛,准备休息一下的时候,蒙毅一只手按在了他的肩膀上,满脸担忧的看着他。
“秦阳,够了,若是没有办法,我们再继续想办法,纵然是失败了,也绝对没有人会怪你的,你已经尽力了,你已经做到了别人都做不到的事。”
秦阳面容枯槁,浑身枯瘦如柴,气血枯败,精神既亢奋又萎靡,眼神空洞,这是消耗太过激烈,重复的消耗,次数太多了。
已经压榨到极致。
哪怕他拥有海眼这种理论上,可以库存堪比一个世界整体力量的超级巨大的丹田,也差不多到极限了。
力量可能没有极限,但人本身,却是有极限的。
秦阳也已经很久很久,没感觉到过自己到了极限的情况。
他艰难的扯了扯嘴角。
“蒙师叔,我没事,我说了要十万次,那就一次不能少,我弄不死他,我也要把他的精神折磨崩溃,把他的意志摧毁。
咱们看谁先死。”
丢下这句话,秦阳一步跨出,回到了梦之界,继续开始恢复。
梦师都有些看不下去了,他轻轻一点秦阳的眉心,秦阳沉沉睡去,没有做梦,意识都陷入到沉睡之中,自行恢复。
“你已经到极限了,再继续下去,你会死的。”
梦师轻声自语,一旁的白玉神门飞来,表面的那颗桃树浮雕,探出一些枝芽,将秦阳托着,以仙草的力量,蕴养着秦阳的肉身和精神,帮助其恢复。
梦师轻轻一抹自己的脸颊,整个人便重新幻化成一个男人的样子。
他的身后,堪舆师、牧师、酆都大帝,一个个已经来到亡者之界的死灵,接连出现,他们看着沉睡的秦阳,尽数沉默不语。
“我虽然明白,他已经是我们最后的希望,但是我还是有些不理解,为什么这些东西全部都要压在一个人身上,不应该如此,也不应该压在他的肩头。”
酆都大帝似是沉声发问,又似自问自答。
“不要问我,我能做的都做了,我最好什么都别说,我也的确不知道什么,但哪怕我知道,我也不能说了,说了便会带来改变。”
堪舆师看着秦阳现在的样子,心情也不是太好,实在看不下去了,直接转身离开。
“秦阳的师叔说的不错,哪怕是失败了,最不能被说的,就是秦阳。”牧师丢下一句话,渐渐隐去了身形。
“门主的确尽力了,是我们对不起他。”道门的祖师这一声门主,明显的跟以前不一样了,他现在的确真心实意,打心眼里认同,除了秦阳之外,道门没有第二个人能当这个门主了。
道门的那群鬼才,一个个沉默着点头,很是认同这句话。
时光荏苒,秦阳缓缓的睁开眼睛。
“我睡了多久了?”
“不久。”梦师摇了摇头。
“十二,我睡了多久了?”秦阳没理会梦师,转头问十二。
“三十天。”
“三十天了啊,太久了,我必须加快速度了,不然的话,/b十方帝尊有可能会找到抹去那个破绽的方法。”
梦师不忍,想要说什么,十二却拦住了她。
“好先生说过,有些事,必须要别人的认同,他自己认同就足够了,自己觉得值就可以了。”
“可是他一直说,他压根没想担起什么责任。”
“好先生一直都是这样,他只是嘴上这样说而已。”
……
大推演继续,十方帝尊现在已经快要疯了。
任何有自我意志的生灵,在面对这种永无休止的折磨时,那这就是最恶毒的酷刑,施加在心灵上的折磨,越是清醒,那折磨就越是可怕。
而十方帝尊,根本没办法不清醒,想要浑浑噩噩都做不到,他也不敢做。
他怕自己主动进入到浑浑噩噩的状态,就是秦阳的阴谋。
那种情况,秦阳绝对有办法,活活玩死他。
他只能时刻保持着清醒,时刻保持着对真相的追逐和认知,于是乎,这便是主动踏入到痛苦的折磨里。
还生怕折磨的不够狠,主动把最疼的地方,凑到刀口。
古往今来,不知多少年的时间过去了,他活了多久,自己都忘记了。
从来没有谁,能给他如此大的折磨和痛苦。
他现在甚至已经不太能分得清楚,到底是在秦阳搞出来的局里,还是真的在十方界。
又一次大推演结束,秦阳站在满目疮痍的大地上,对十方帝尊伸出一只手。
“不着急,我们再来一万次。”
继续开始。
等到蒙毅已经到了极限,快要掌控不住的时候,终于,秦阳完成了第十万次。
再次站在沦为焦土的十方界上,秦阳忽然张口咳出一口鲜血。
鲜血洒落,化作大片犹如黑油的物质,仿若有无数人悲惨的嘶嚎,在整个世界出现。
“秦阳,我们可以谈一谈,各退一步。”
十方帝尊也要崩溃了,他的权柄再强,他的自我意志,也已经无法承受。
他不知道承受了多少次,但他知道,这比他陨落一万次,重新复苏一万次,还要可怕,对他的自我的折磨,还要更强的多。
他的自我意识,已经不稳固了。
他现在迫切的想要跟秦阳谈谈,哪怕各退一步也好,达到一种共存也可以。
“秦阳,你应该知道,当最强的矛,遇到最强的盾时,唯一能做的,就是互相妥协,别无他法。”
秦阳的身体已经有些摇晃,他的七窍里,都在淌出黑油一般的黑血。
“你错了,还可以一起去死。”
“太一,咱们继续。”
话音落下,秦阳一步跨出,消失不见,一切都重置了。
但这一次,秦阳却虚晃一枪,假装开始了,实际上,压根没有开始。
他给嫁衣托了个梦。
当看到嫁衣在梦中,还是穿着一袭红色的嫁衣时,他忍不住冲上去,将其拥入怀中。
“我想你了,特别特别想。”
“啊,秦阳,你怎么了?”
“只是很久没见你了。”
是很久了,久到秦阳都记不清楚,十万次大推演,加起来到底有四亿年,还是五亿年。
他压制不住心中的痛苦与折磨,压制不住心中的诸多杂念,那说不完的话,现在都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嫁衣看着秦阳的样子,眼神变得柔和,将秦阳拥入怀中,一言不发,就这么静静的待着。
良久之后,秦阳的心绪渐渐平复。
“准备开始吧,全面进攻,我已经等不及了,实在等不下去了,我要一口气解决十方帝尊。
我要去吃一年的油条加辣油卤汁豆腐脑,吃到吐为止,那狗曰的十方帝尊,简直不是人,把那小老板杀了至少九万次。”
秦阳的话没说完,他的七窍便开始淌出黑血,无数人的哀嚎,直接炸响,当场将他托梦的梦境炸碎。
秦阳睁开眼睛,看着自己已经在淌血的身体。
仰天大喝一声。
“我要去宰了太一,有谁想去么?”
无人应答,可是一个个死气滔天的死灵,已经出现在他身旁。
秦阳一步跨出,来到了十方界。
这一次,是玩真的了。
他张口一吐,一卷源源不断淌出黑血的卷轴,出现在他掌中。
伴随着秦阳出现,已经快被折磨疯了的十方帝尊,也第一时间出手。
然而,这一次,却见漫天死气落下,一尊尊曾经的人族强者,接连出现。
秦阳手捧着淌出黑血的卷轴,吟诵天魔谱,尽可能的增强力量。
然而,这一次,他刚开了个头,却被人强行打断,一只手从虚无之中出现,按在他的肩膀上。
乐师的身形逐渐凝聚出来,他还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面带微笑。
“不至于。”
“看我。”
乐师的话音落下,他却吟诵起了天魔谱,他那吊儿郎当的样子,逐渐消散,整个人都仿若癫狂,气息却越来越强。
天际之上,天穹也在此时被撕裂,一颗巨大的陨石,裹挟着烈火与雷霆,从天而降。
伴随着火焰灼烧,雷霆洗礼,那巨大的东西,越来越小,伴随着一只巨手,从十方神朝的帝都弹出,将其击碎。
人偶师扛着一块不规则形状,缭绕着一丝仙之气息,似石非石,似金非金的东西,从半空中落下。
人偶师根本没在乎别人,看到秦阳之后,憨憨一笑。
“秦阳,我之前忘了怎么想到的,有个地方,好像有一个东西,我觉得特别适合你,我去给你拿来了,要干什么,我忘了,你看着办吧。”
“好。”秦阳看着人偶师这傻样,心里就是一酸,他看出来了,人偶师的封印已经解除了,但是这货好像更傻了。
没有什么事是不需要付出代价的,他不知道人偶师付出了什么代价。
但这块石头上,明显带着的一丝跟仙草差不多的气息。
梦师凑过来,看着人偶师,挥了挥手。
人偶师呆呆的看了她一眼。
“你谁?”
“我是梦师。”
“噢,梦师是谁?”
他们叙旧的事,秦阳已经没关注了,他现在已经快要扛不住了。
卷轴里不断淌出的黑血,正在侵蚀他的肉身,他的神魂、意识。
十方帝尊想要阻拦,却也阻拦不了,他只能遥遥看着。
“秦阳,你不会以为,人族的一字诀,对我有用吧?”
“你以为我要毒死你么?”秦阳嗤笑一声,/b收集恐惧,化作剧毒,连三身道君都没法彻底毒死,他可从来没想过这种招数。
“你以为我不知道,这东西对你没用么?”
秦阳挥舞着塑料黑剑,将自己斩出的十万次记忆,一个一个的全部斩断联系,将其化作一个个光球,全部轰入到那卷淌着黑血的卷轴里。
十方帝尊的确没看错,这是秦阳之前获得的那个卷轴,残破的卷轴,毒死三身道君的那个。
秦阳本身没打算用,直到他在压根不会喜字诀的情况下,却跟嫁衣一同修成了喜字诀,他才醒悟过来。
一字诀,是压根不需要法门的,是天生就藏在人族血脉里的法门,就像是妖兽的天赋神通一样的东西。
区别只是修成了或者没有修成而已。
一个残破的卷轴,已经足够了。
秦阳将斩落的十万次,加起来数亿年的记忆,全部落入其中。
瞬间,那个淌着黑血的卷轴,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恢复。
秦阳收集了数亿年的恐惧,以自身的记忆为牵引,终于化作一个整体。
然而,秦阳却没有将其化作剧毒,去尝试着毒死太一。
那必定是毫无作用。
但是,除了太一之外的人,却有作用。
秦阳念头一动,展开卷轴,双手虚握,一枚大印出现在他手中,被他重重的印在展开的卷轴上。
思想钢印。
霎时之间,卷轴崩碎,无形的力量,横扫开来。
席卷所有人,整个世界,甚至从十方界延伸出去,以神树、壶梁为牵连,横扫所有有生灵存在的地方。
无人能挡,也不可能挡的下这种力量。
秦阳趔趄了一下,终于咧着嘴笑了起来。
“我称之为,精神污染。”
话音落下,整个十方界的人,无论是谁,都被盖上了思想钢印。
而伴随着思想钢印一起的,还有秦阳积攒了无数生灵,数亿年的恐惧。
对于太一的恐惧,绝望。
没有人能幸免,包括秦阳自己,都被污染了。
当他在抬起头的那一刻,看向十方帝尊,就会不由自主的生出一种,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念头。
坚定不移的念头。
同样,生出这个念头的,还有十方界的所有人。
“十方帝尊,你再不变身太一,就晚了。”
“你听说过水可载舟亦可覆舟么?你现在要翻船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