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lhw3v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大隋國師討論-第五百五十一章 路(本卷完)分享-06bye

大隋國師
小說推薦大隋國師
“先生…..明月刚才说话是无心的……”
山崖垂直而下的瀑布落进水潭,弥漫的水雾间,陆良生站在潭边岩石上,听到胭脂的声音,抬起头笑了笑:“小孩子说话本就这样,我岂会放在心上。”
随即,目光回正,望去常年不息的水帘,伸手一招,湍急坠下的水帘哗的一声溅开,绽放清灵气的一幅画轴飞出,稳稳落到书生手里。
“胭脂,你母子不用担心我将法阵撤去,只是改改灵力的规律。”
陆良生展开画卷,看着上面飘荡‘白’大旗的战争画幅,“这次回来,是有些修行中的困扰,需要借助聚灵阵提供灵气。”
那日天坠妖星,其实稍有修行的生灵都能在偏远的栖霞山或看到或感知到,但妖星碎片之事,陆良生除了承云门的掌教云机提起,其他人或妖,实在不便多说,尤其能助长修为一项,怕是会引来心怀叵测之人。
想着,书生手上也不慢,指尖绽放法光,在画幅上修改了暗藏画中的法纹,重新放回到瀑布法阵节点之中,天上日头已经升到云间,从岩石上下来,与胭脂说了会儿话,便带上明月小童,与陆盼八人往其余两个山头过去。
剩下的两座聚灵节点还是必要一起做完的。
带着明月与八位叔伯说笑回到山脚,远远就看到红怜站在路边,过往的商旅行人,都看不见她,从一旁径直来去。
“公子,忙完了?”
“还早。”
陆良生下了山脚,走到路中间,朝后挥了一下袖口,徐徐清风拂过陆盼八人,鞋上沾的尘粒一一飘散,目光却一直看着面前的女子,另只手拉着她,散步般朝红怜庙后面的那座过去。
“不是回庙里了吗?怎么又跑出来了。”
周围还有许多人,红怜侧下脸,瞟去后面,竖着耳朵倾听的陆盼八人,以及小明月直挺挺的正起背脊,缓下脚速,连忙将脸看去陆家村方向。
知道他们偷听,红怜颇有些不好意思,小声说了句:“就是…..”时,轻柔的嗓音将‘是’拉长,双手交在一起背去身后,望着前方,话语陡然一转,干脆的哼了声,:“不告诉你!”
半响,却是未听到回应,身子前倾,探下脸看去一旁的陆良生。
“公子,怎么不说话了?”
“我在想一些事。”
看着来陆家村收鱼的商贩,陆良生轻说了句,笑着朝他打呼的这些商人拱拱手,走下山脚泥道,上去红怜庙下的石阶,继续说道:“昨日刚回来,没跟你说,这次回栖霞山,是因为妖星一事。”
红怜跟了他许久,又相互喜欢,自从看了陆元的那段经历之后,感受到对方字行间的孤独,陆良生就越发珍惜眼前所拥有的一切。
正如陆元所说,他要走对方不同的路,不仅自己要走下去,还要带着身边的人一起走,哪怕陪着他们慢慢变老离开这个世间,那也只是履行完人世一遭,算不得遗憾了。
书生握着红怜的手更紧了一些,越过几个慕名而来的香客,穿过檀香袅袅的庙观,走上渐黄的山麓。
“妖星之气不毁不灭,时日已久,会随着空气流动,又在其他地方滋生,附物成妖,附妖成魔,能让平日老实和善的人,变得凶残无情…..怕万一,便封印了一道妖星之气在体内,尝试一番,看可否压制,若是能行,我想……”
他话语停顿了一阵,抿紧嘴唇,回首望去延绵起伏的栖霞山,一片片枯黄在视野间抚动,掀起涟漪。
“……我想将洒落九州的所有妖星碎片,全都封印下来。”
“别担心,先试试……这次应该会花很长一段时间。”陆良生笑了笑,片刻,轻说了声:“再陪我走走。”握紧红怜的手,拉着她消失在这片金黄的桦树林之中。
风吹黄了叶子,哗啦啦的一片枯黄摇摆间,脱离树枝顺着风飘去远方的天空,飞去的方向,隐约能见到高耸的城墙,飘过鳞次栉比的房舍。
写有‘周’字的府邸里,后院的梧桐,最后一片枯叶飘零落去地上,不远的一排房舍,有声音嚎啕大哭,一位老人在人世间这条路上走到了尽头。
竖起的灵位,摆在老人生前最喜爱的一幅裱字下。
——煌煌霞光栖千载,神威浩荡震乾坤。
时间流逝,崭新的灵位渐渐变得陈旧,裱糊的字画也终于有了灰尘,秋色过去,积满了皑皑白雪,通往南北道路也被冰雪覆盖,少有了人迹,新的一年就要到来了。
北方坐落大山之中的寺庙,白茫茫的林野间,积雪被忽然敲响的暮钟震的簌簌落下,红墙黑瓦间的寺庙里,身形胖大的法净和尚一脸悲伤,竖着慈悲法印,站在一具即将圆寂的老僧面前。
咚——
铜钟敲响传来。
须髯皆白的镇海老僧睁开眼睛,曾经威凛的双目变得清明,望着庙中的佛像,双手合十,低首喧出一声佛号。
“阿弥陀佛……”
便再也没有声音响起,只剩下厚重的钟声悠远而绵长,在卧佛山中回响。
渐落的冬日黄昏里,年关将近,忙碌一年的人们拥挤在街头,带着亲人提着年货走街串巷,陆小纤举着糖葫芦舔了舔,蹦跳的跑去下一个摊位买上零食,道人跟在后面哆哆嗦嗦的摸着钱袋。
扰扰攘攘的长街,红怜显出法身,挽着陆良生的手臂,走进挂有‘书宝斋’招牌的铺面,拨弄算盘的掌柜见到书生熟悉的面容,哎哟叫了声,差点躲去后堂,迎来的是书生温和的语气,与从前少年任性又有了许多的不同。
不久后,天色渐暗笼罩天地,买了一车年货的驴车停在院子里,暖黄的灶房,圆桌围满了身边最亲的人,陆良生许久未碰的酒水,给爹娘、妹妹、道人一一斟满,说起了吉祥的贺词。
夜深人静,灯火照着窗棂投去外面院落,画中的女子踩着轻柔的莲步,坐在桌边,撑着下巴,抿嘴含笑,看着怎么也看不腻的书生捧着书卷,轻声朗读。
偶尔,书生看来的目光,四目交织,冬日的房间有了温暖气息。
冬去春来,枯枝抽出嫩芽,鸟儿落去枝头轻鸣,紧闭的窗棂打开,一身青衫白袍的书生持着笔墨写出一幅幅好字,透出墨香,翻去一年的人们走出屋子感受着满山的春意,拿起锄头走向田间。
长安,残有积雪的城墙延伸,巍峨的皇城中,杨广坐在龙椅上,看着下方跪伏的臣子,发下一道道登基后的政令,越来越有帝王的威势了。
不久,退朝回去后苑,登上曾经父皇站过的阁楼,望去仿如延绵无尽的城池轮廓,那是他脚下繁荣的世间。
鳞次栉比的长街短巷,闵月柔失落的走在大街,连身边丫鬟呼喊都未听见,好不容易出来,鼓起勇气去了一趟万寿观,可惜那里已经人去楼空,心里欢喜的那人,早已经离开了。
片刻,肩头好像被人撞了一下,女子抬起头,看到一个熟悉的背影走在前面,好似知道撞倒了人,那人停下脚步,看去表情愣住的女子。
“这位姑娘实在抱歉,小生陆元给你赔一个不是。”
水纹白衫袍的男子拱起手,礼貌的拱起手,扰扰攘攘的长街,两人四目对望,忘记了周遭来去的行人。
心有灵犀。
千里之外的延绵山麓间,坐在老松下翻书清读的书生,望了望北面,转回目光坐在崖边,偶尔,抬起的视线,云海起伏。
风里摇曳的老松,焕发新枝,又渐渐枯黄飘去坟头。
春去秋又来,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