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y32gy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低調大明星 愛下-【278】雪藏背後的人相伴-2swnm

低調大明星
小說推薦低調大明星
以剧情内容而言,襄阳大战虽然也很重要,但大家更关心的,还是大战之中的剧情,而在拍摄的时候,大战场面的拍摄,才是重中之重。
为了拍摄好襄阳大战,剧组建了「一座襄阳城」,租借马匹,提前做了许多准备工作,但仍有些困难超出了他们的解决能力之外,那就是群众演员。
想要真正地拍出一支大军来,绝不是找人来换上军装就行了的,好在李长歌与华视在这方面都有着丰厚的经验,毕竟《三国演义》刚拍完没几年,通过华视与上面领导的协商,再次借来了军队帮忙,协助拍摄,才算解决了这个难题。
张扬与林依然来到「襄阳城」已是九月底,先拍摄第一次襄阳大战相关的剧情,即杨过和小龙女为了绝情丹来刺杀郭靖、黄蓉,其中最难拍摄的戏份毫无疑问是杨过与郭靖同赴蒙古大营。为了追求打斗真实,好些演员在拍摄期间受伤,张扬自己也被道具擦伤过一次。
不过相对而言,整个剧组对他的保护,以及他的拍摄环境,都是比较安全的,真正危险的是爆破时攀登城墙、厮杀的群众演员,尤其是马匹常因爆破而受惊,比如饰演黄蓉的许清有次因为马匹受惊失控,被工作人员拉住马下来后哭了半天;饰演一灯的郝明慈则直接被摔下马,磕破了脑袋,还有两个不知名的群演,一个被火烧了脸,几乎毁容,一个被惊马撞得骨折。
不幸中的万幸,是剧组提前请了救护车在旁,救治及时,并没有大碍。
而其他种种小伤,则要更多。
这些状况看得张扬和林依然等人心惊肉跳,李长歌同样为此忙碌担心,不过也只是处理而已,张扬感慨时,他笑着说了声:“拍《三国》的时候,这种情况还要更多,《西游》剧组更是差点出人命。”
张扬记得前世零六版神雕侠侣的拍摄工作持续了六个月,而这个世界里面,得益于华视在各方面的资源,以及李长歌等人前期工作的周密筹备,拍摄其实要顺利许多,然而到襄阳大战拍完,又陆续辗转拍完了其他室内镜头后,时间1993年也已经到了尾声。
自七月开拍来算,同样也花费了六个月的时间,才将这部剧拍摄完成。
在这期间,除了拍摄之外,张扬需要忙碌的事情还有小说、专辑、春晚,以及《射雕英雄传》的电视剧拍摄。
小说有存稿支撑,平日拍戏休息的时候随时可以听写,偶尔卡文,也是做样子,问题并不大。
春晚节目仍在筛选,他的《兰亭序》已经基本确定,在已经被迫答应假唱的情况下,目前需要他亲自到场的地方并不多,进入腊月后才是忙碌的时候。
《射雕英雄传》自七月开始选角、筹备,如今前期工作已经基本完成,《神雕》杀青前已经正式开拍,选角张扬虽不是全程参与,但五绝与裘千仞、周伯通等《神雕》也有出场里面的人物演员都相同,郭靖、黄蓉、杨康、穆念慈的演员他否决掉了三个,与全程参与也没什么区别,只是脏活累活没干罢了。
郭靖的演员最终敲定是钟贺,是原本杨过的备选演员,形象比较方正,而原本也蛮适合演黄蓉的童小柯,则在最终决定的时候出局。
取代她饰演黄蓉的是一个没有任何表演经验的艺术生,名叫刘雨溪,本是李长歌他们寻找小龙女时发现的,王育琨把资料拿过去时发现了她,邀她试镜,一举相中了她。
然而与童小柯相比,刘雨溪虽然形象契合稍胜,演技、资历、名气却都差了太多,因此华视内部有不少反对声音,王育琨也有点犹豫,于是与张扬商量,最终在张扬的劝说与表态支持之下,才下定决心排除众议,决定让刘雨溪来饰演黄蓉。
而至于依扬影视转头就把刘雨溪签了下来的事情,则并不在他的关注重点范围内。
张扬在这里面捡了两个漏,除了刘雨溪之外,还有一个是华筝公主的扮演者,名叫申怡,不同的是,刘雨溪是先被选中才签,而申怡则是阚文夕签下的练习生,推荐到剧组试镜,最终被采用的。
新专辑的事情有些波折,至今仍未能完成。曲目倒是早已确定,共有十二首,分别是:七里香、兰亭序、忍者、威廉古堡、上海一九四三、梯田、园游会、可爱女人、你听得到、她的睫毛、依然爱你、惊鸿一面。
其中多数歌曲仍源自周杰伦,为了大风格上的基本一致,《依然爱你》《惊鸿一面》两首歌在唱法、编曲上都有一定的改变,这些工作大多由张扬和何宴平商量完成。
录歌上最大的波折在《惊鸿一面》,这首男女合唱的中国风歌曲,张扬想要保留女声的风格,因此林依然首先被排除,林素媛倒是能唱出这样的味道,这也是何宴平等人的想法。
张扬却不想。
他提前选出这首歌,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想要帮一帮方裳,这个想法自上次在练歌房听到她唱《我的梦》之后就有了,而后来在公司一次偶遇,他主动闲聊时曾确认了,方裳的嗓音能唱出这首歌的味道。
当然,帮助方裳并不意味着无偿,他想要把方裳的合同转到自己工作室名下,反正她在公司也是被雪藏,既然如此,不如趁这机会自己捞过来,以她的条件和潜力,有前世那么多女歌手成名作做后盾,不愁火不起来。
然而事情在甫一开始就受阻,近来对他越来越亲近,也越来越「客气」的何宴平难得地严肃起来,劝他放弃这个想法,却又不肯说方裳得罪的人是谁。
张扬无奈,只得打电话求助林素媛,随后才从她口中得知,封杀雪藏方裳的人,正是曾对他有恩,也是他心里面一向德高望重的公司掌舵人、被成为华语乐坛半壁江山的“天王导师”汪清远!
而至于到底因为什么,林素媛也并不清楚,只是劝说张扬最好不要搀和这件事情。
张扬考虑了好几天,最终还是决定暂且缓一缓,反正方裳的合约也快要到期了,到时候看看汪清远的举动,是要进一步打压方裳,还是就此放过她,再做决定。
《惊鸿一面》这首歌,自然只好与林素媛合唱。
他将这件事情与林依然说了,林依然同样大感意外,百思不得其解,最后睁大了眼睛,小声地说:“该不会是……潜规则吧?”
张扬也有过这样的猜测,但想想汪清远的年纪,都足够当方裳的爷爷了,而且汪清远是音乐人,也是生意人,并且是个很精明的生意人,就算……漂亮女人多的是,方裳的潜力他不会看不出来,应该不至于为了这点事情就放弃这样一颗摇钱树才对。
当然,人性的复杂谁也难以说清,并不能排除这个可能。
林依然对方裳的印象很好,不过往来并不多,尤其今年她很少去海鸥国际,与方裳没有什么见面的机会,平白无故地也不会去聊什么,有心想要帮她,也一时找不到机会去找她了解真相。
这件事情确定后,《惊鸿一面》的录制并没有什么问题,不过由于两人档期的缘故,MV拍摄就比较麻烦了。
目前新专辑歌曲中,MV尚未完成拍摄的只剩下《惊鸿一面》《兰亭序》和《梯田》。《兰亭序》原本预定了林依然来拍,不过后来她练习《兰亭集序》贴,总觉得写的不够好,又不愿意拍了,被张扬指着鼻子骂了一顿,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才又老老实实地配合。
不过临帖的画面还是换了人,让杨雨婷来拍,反正只是一个临帖的特写,不露脸,也不至于跟家里不好交代。
《梯田》的MV则由于张扬坚持复刻周董的想法,自己跑到外婆家去拍,还没有开始,忙完了《兰亭序》《惊鸿一面》之后,他才终于有空,跟暑假正式辞去了学校职务的老妈一块来到了外婆家里,拿着并不很专业的摄像机到处溜达拍摄,拍山,拍水,拍牛,拍梯田,拍外公外婆,拍老妈,拍街道,拍商店,拍老旧的楼房……
在外婆家住了三天,也就拍了三天,在新年来临前的前一天回到京城,窝在公司里面参与剪辑制作。
《神雕侠侣》拍摄期间,外界一直没有断过关注,襄阳大战的拍摄期间,还联合当地电视台做过一次现场直播,不过李长歌不大喜欢这种「玩意」,基本是你播你的,我拍我的,没怎么搭理过人,张扬与林依然当时也不在,导致直播后,不少期待看看杨过和小龙女的人在网上骂。
张牧之的身份如今堪称人尽皆知,《神雕》开拍的消息被报道后,许多读者都觉得要断更了,结果《倚天屠龙记》不仅稳定每周一更连载到结束,隔了一周后,十一月二十号这天,《寒窗》竟然还保持原本的节奏继续连载了新一部武侠小说《天龙八部》。
一时间网上线下,几乎到处都是书迷们「张扬真是良心」的夸赞声,然而随着临近元旦,新专辑还是没有动静,歌迷们开始不答应了,一开始是粉丝群、谛听小世界里面互相抱怨、调侃,后来越来越热闹,歌迷跟书迷闹了起来,还上过一次热搜,可谓是破天荒的事情,让不少人啼笑皆非。
张扬也收到过不少私信,相熟的人也有问过,所以在元旦前特意发了一个微博祝贺并解释:“元旦快乐!葵酉年还没过完呢,新专辑已经录完啦,大家不要着急,很快就会跟大家见面,不会放大家鸽子的!”
网络用词本就是在网络发展过程中出现的,而即便换了一个世界,同样的文化同样的传承依旧会催生出类似的「成果」,由于网络的提前发展,放鸽子这个词早已经出现,不至于出现理解问题,还要给张扬按上一个“用「放鸽子」一词来表达不遵守诺言的意思”首倡者的名头。
忙完专辑的事情,还没来得及喘口气,《让子弹飞》的电影筹备拍摄也已经开始,为了尽早地让洛神滚蛋,张扬最终还是觉得厚着脸皮客串一个不太重要的角色,结果……被导演拒绝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