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94o19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問丹朱 ptt-第二百七十九章 有求熱推-rlr1m

問丹朱
小說推薦問丹朱
晨光笼罩宫殿的时候,后半夜才安静的三皇子殿内,太监宫女轻轻的走动,打破了短暂的静谧。
帘帐外有细细碎碎的说话声,隐隐约约“三殿下,您休息一下”“三殿下,您吃点东西。”——
三殿下,该吃药了吗?
宁宁猛地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床上,青色帐子外有晨光,她忙起身,一动痛呼跌倒——
帘子刷拉掀开,一个青年人身影笼罩,他俯身搀扶:“宁宁,你醒了,快躺下。”
宁宁看着三皇子的面容,想起来发生的事了,忙抓住三皇子的胳膊,急急问:“殿下,陛下没有怪罪我吧?我用这种方法——”
以人肉入药,是不被世人所容的邪术。
三皇子扶着她让她躺下:“没有,但陛下有令,以后不可再用。”
宁宁这才松口气,虚弱的躺下来。
三皇子转身:“让太医来看看。”
帐外侍立这几个太监太医,闻言立刻上前,小曲更是捧着一碗药。
“宁宁。”他低声说道,“快喝了药。”
宁宁乖巧柔顺,被他喂着将药吃完,太医查看了大腿上的伤,重新上了药。
“会不会影响走路?”三皇子问。
太医低头道:“怕是要有些影响,创面太大了。”
这姑娘真是好狠,割下那么大一块肉。
宁宁在床上摇头:“殿下,不用担心这个,我不怕的。”
事到如今再说这些也没有意义,三皇子对她一笑,伸手抚了抚她的额头:“好,我们不怕这个。”
他说我们——宁宁惨白的小脸泛红,忽的又挣扎着起身。
“殿下。”她说道,“宁宁治好三殿下,原本是无所求,这是奴婢的本分。”
三皇子看着她,温润一笑:“不,无所求不是人的本分,每个人做事都应该有所求,这才是人,你说,你想要什么?”
宁宁起身,跌跌撞撞下床跪在地上,伤口的剧痛,让她浑身发抖。
“宁宁姑娘。”小曲劝道,“你躺着说啊。”
三皇子倒没有阻拦,垂头看着她:“你说吧。”
宁宁垂泪:“殿下,请救救,齐王。”她说罢俯身叩头。
在场的人都吓了一跳,这个婢女真敢说啊!陛下对齐王用兵势在必得,这个婢女竟然——果然是齐王送来的人,有所图谋啊。
“宁宁!”小曲急道,“你大胆,你这是挟恩!”
宁宁在地上哭:“奴婢知道,奴婢知道,奴婢该死,奴婢该死。”但却不肯松口收回请求。
三皇子轻叹一声:“我答应你了。”
此言一出在场的人再次震惊,小曲更是噗通跪下抓住三皇子的衣袖:“殿下,不可啊!”
三皇子轻轻拂袖挣开:“这有什么不可?她救了我一条命,我就算把这条命还给她,也理所应当。”
听到这话,宁宁在地上砰砰叩头大哭:“是奴婢该死,是奴婢该死。”
三皇子俯身蹲下扶起宁宁,抬手擦她眼泪:“这是你应该做的啊,不是你该死,你也无法选择你的出身,别哭了,快去躺下养伤。”
宁宁看着他,这般温柔相待的男子啊,她再次大哭扑进他的怀里。
…..
…..
晨光里的其他宫殿也都早已经醒来,只不过其间走动的人都带着倦意,不时的掩嘴打哈欠。
皇后倒是睡了,但脸色也并不好。
“昨天很晚了,陛下和徐妃娘娘才离开三皇子那里,然后——”太监小心翼翼说,抬头看皇后一眼,“陛下去徐妃那里歇下了。”
皇帝很少去后妃宫里留宿,要承恩也是妃子们去陛下寝宫,也没有人能在皇帝那边留宿。
当然,除了皇后娘娘,只是皇帝更是数年都不在皇后宫里留宿了,也就逢年过节吃顿饭。
皇后冷笑一声:“她儿子快死了,陛下安慰她也不为怪。”
太监神情更不安,道:“娘娘,三殿下适才上朝去了。”
皇后一怔:“上朝?”不是要死了吗?
“不仅没死。”太监道,“还是走着去的,连肩舆都没坐。”
…..
…..
三皇子面容依旧白玉一般,但又跟以往不同,以往的白玉内里死气沉沉,现在则似乎有流光溢彩。
五皇子不由摸了摸自己的脸色,三皇子这个病人的脸色比他的还要好。
看来不是要死了——
殿内文武官员,皇子们也都在,都回头看着走进来的三皇子,神情都难掩惊讶,昨天三皇子晕倒,皇帝和徐妃在三皇子殿内留了大半夜,还有哭声,这个消息已经传开了,原本以为三皇子不行了——今早肯定不用早朝了。
没想到皇帝精神奕奕的来上早朝,三皇子也来了。
看到三皇子进来,坐在龙椅上的皇帝一点也不惊讶,发出笑声:“来了啊,下次不要迟了。”
三皇子俯首应声是,越过文武百官走到前方。
“三哥,你没事啊?”五皇子好奇的问。
太子也面色关切。
三皇子对他们一笑:“没事,是好事,我身体的残毒驱除了。”
虽然这不是所有人都觉得好的事,但确实是让所有人都震惊的事。
“真的假的?”五皇子脱口喊道,“怎么可能?”
皇帝呵斥:“你这什么话?怎么不可能?你是诅咒你三哥永远好不了吗?”
五皇子忙道:“不是父皇,我不是诅咒三哥,我是说这件事非同小可——”
皇帝笑了笑:“不用怀疑,昨天太医们看了很久,张太医亲口确认,三皇子的残毒驱除了,以后慢慢调养,就能彻底的痊愈了。”
原来昨天徐妃的哭不是悲伤,而是喜。
既然皇帝都确认了,太子最先俯身:“恭喜父皇恭喜三弟。”
文武百官们忙跟着齐齐的道喜,皇帝哈哈笑了,殿内的气氛很是欢悦。
太子握住三皇子的胳膊摇晃,眼里含泪:“太好了,太好了,三弟。”似乎千万言语说不出来,最终道,“大哥给你庆贺。”
三皇子含笑点头。
五皇子在旁神情变幻,一副这是怎么回事的迷惑。
皇帝抬手示意:“好了,庆贺再商议,现在先说正事。”
是了,如今上河村案的事,对齐王用兵的事,都是要紧的大事,殿内停下说笑,恢复了肃穆。
一个官员出列:“此一时彼一时,如今齐王倒行逆施,朝廷再行征伐,天下民心所向。”
“没错,只怕齐国的民众兵马都不会反抗。”另一个官员道,“如同先前周吴两国那般兵将臣民那般。”
此时不是前些年了,皇帝对于诸侯王对战没有丝毫的担心了,担心的不过是天家颜面,只是现在齐王作恶在先,证据确凿,就怪不得他无情了。
“如此,请铁面将军上殿,准备发兵。”皇帝道。
一个武将笑道:“区区齐王,不足为虑,不用劳烦铁面将军,另选大将军为帅便可以。”
另一个武将也跟出列:“是啊,陛下,就当让其他人练练手。”
皇帝道:“兵者凶事,岂能儿戏?”但脸色并没有生气。
武将们也害怕纷纷举荐自己的人,朝堂上陷入欢悦的嘈杂。
三皇子忽的走出来:“父皇,儿臣有一言。”
五皇子在旁眼如刀子般扔过来,你有什么言?太子还没说话呢!
皇帝对他笑了笑:“说。”
三皇子跪下:“儿臣请陛下收回成命,饶齐王此罪。”
殿内的嘈杂顿消。
皇帝一瞬间呼吸一凝滞。
“楚修容。”五皇子的声音已经咆哮,“你发什么疯!”
哦,三皇子是在发疯啊,皇帝看着跪在地上的三皇子,觉得这场景有些熟悉——
不会吧,又来?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