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wapat都市异能小說 仙聲奪人 ptt-第855章 命運(防盜晚點再買)-jglzh

仙聲奪人
小說推薦仙聲奪人
大夏的局势不用再担心后,容娴确定风衍几人与她的化身便能应付一切后,被唤醒的化身又重新陷入沉睡,她的主意识又回去了容国。
此时,东晋与容国的战争已经进入白热化。
战线朝着东晋疆土推进,司马姮君的脾气一日日暴躁了起来。
乾京皇宫。
高坐龙椅的容娴仰头看了眼身披铠甲,双目猩红的气运金龙,眉头微蹙。
她并不打算在东晋的事情上浪费多长时间,现在最重要的便是证道一事了。
容娴看了眼周遭因身上泄露的恐怖气息而开始扭曲的空间,闭了闭眼,强制按压了回去。
她直直看向东晋,好似穿过重重空间与司马姮君对峙了起来。
“你做了什么?”容娴语气冷凝的问。
司马姮君负手立于宫殿前,冷笑两声道:“你不是感应到了吗?”
她满是恶意道:“既然你即将证道,我当然是好心的帮帮你,让你的雷劫早日到达,你好早点成道啊。”
雷劫到达越早,煦帝越没有足够的准备时间,她若能死在雷劫之下最好。
容国只剩下幼主根本就不成气候。
容娴眸色一深:“自掘坟墓。”
她虽然想要东晋气运帮助她抵挡雷劫,却也是为了天下人着想。
她修的是命运道,她的雷劫不同他人。
在这方天地之下,雷劫便是给逆命之人准备的。
雷劫之下,殒命的是所有逆天争命之人。
什么人逆天争命?
除了修士便是妖。
她的这场雷劫引来的便是无尽杀戮。
她好心好意不愿看众生沉寂,没曾想有人却在拖后腿。
容娴脸色冷漠极了,司马姮君不会无缘无故做出这么疯狂的事情。
为了对付她引来雷劫耗费的可是东晋的底蕴和气运,不到万不得已之下,身为君王的司马姮君怎么可能会动摇东晋根基。
一个念头不用想便浮现在她脑中。
天道在引诱了司马姮君。
若是天道的手笔,这边说得过去了。
毕竟天道为了她的雷劫已经暗箱操作过一回了,第二回也轻车驾熟。
容娴若有所思。
难怪她修炼命运道轻松的如同饮水,原来是天道在后面使劲。
且天道还想要借助她的成道雷劫达到净世目的。
那么,要不要配合天道呢?
容娴垂眸,掩去了眼底的漠然无趣。
她的几个马甲和熟悉的人都在净世范围内,若真配合了天道,以后的日子可就太无聊了。
容娴屈指点了点唇瓣,发出了一个没有任何意义的单音节:“唔——”
看来,需要以最快的速度阻止已经被脑控了的司马姮君了。
就让姜斐然这个化身来吧。
姜斐然的道,在这种场合还是有些用处的。
更重要的是,雷劫随时能出现,化身离她近些她好借力。
东胜部洲,青龙城。
正在跟鱼欢卿卿我我的姜斐然吊儿郎当的神色一凛,与鱼欢对视一眼后,二人不约而同的散开了。
鱼欢回到自己房中不知在做什么,姜斐然一路脚步飞快的走到了青龙尊的书房。
“父亲。”姜斐然在门口轻声唤道。
青龙尊正在处理政务,闻言头也不抬道:“进,有事就说,没事去给我生孙儿。”
姜斐然好似没有听到他后半句一样,直接说道:“我要去北疆部洲历练。”
青龙尊执笔的手一顿,终于抬头看了眼儿子,语气肯定道:“你知道事情的结果了。”
姜斐然随意的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眼里闪过一丝嘲讽:“我可是死了几个未婚妻才查出的线索,再没有结果我便无言面对她们。父亲不也早就查到了。”
青龙尊终是搁下了笔,他拧了拧眉,历经风霜的人此刻看上去并没有那般稳重,反而多了几分桀骜不驯。
“我确实早就查到了线索。”青龙尊没有半点隐瞒。
他脸上带着与姜斐然如出一辙的嘲讽:“没想到东晋一个小小的王朝也敢将手伸进青龙城,算计我们与大周。”
他能查到的消息大夏肯定也查到了,大夏使团的人可一直都与他们一起行动呢。
司马姮君是失了智吗,居然敢算计大夏和青龙城。
姜斐然淡淡道:“可能这位女帝#胆识过人#吧。”
青龙尊:……
青龙尊好似没听到这句话,转而又说起儿子刚才提起的事情。
“北疆部洲仙朝争战比较混乱,你确定要去?”青龙尊认真询问道。
姜斐然依旧是一派轻松自在的模样,他握着折扇轻轻一笑,好似陌上公子折了一束杏花握在怀中,诩诩生辉:“确定了,我总是要给她们报仇的。”
青龙尊沉默了片刻,询问道:“鱼欢如何安排?”
姜斐然神色微妙了一瞬,轻咳一声掩去了面上的不自在,一本正经的说:“欢儿有孕在身,不方便跟儿子远行,还是留在青龙城安全些。”
他没有理会老父亲瞪大了眼睛惊诧的神色,淡淡说道:“那孩子就交给父亲教养了。”
这话说起来他半点都不带心虚的。
鱼欢肚子里的孩子——还是容娴化身。
哦,她还真准备有丝分裂一个家族了。
青龙尊直到儿子离开书房都没有回过神来。
他这是真有孙子了?
不不不,现在最重要的不是这个,而是他得给儿媳妇一个名分了。
绝对不能让他的孙儿背上一个私生子的身份。
说起这个,终于想起了什么的青龙尊恨不得将儿子吊起来狠狠抽几下。
还没成亲就先搞出了人命,儿子怎么一点儿都没有遗传到他的冷静自持呢。
直到青龙尊出门撞上了儿子和儿媳妇,一不留神听到了他们之间的对话。
“郎君,来啊,快活啊~”
“不不不,你有孕在身,不能胡来。”
“郎君莫怕,孩子很乖,你不想跟孩子近距离接触下吗?”
“莫要胡闹,小心伤着孩子。”
“郎君,你这衣服歪了,我给你整理下。”
“等,等等,别撕啊,这衣服是福管家才送来的。阿欢,你别急……”
青龙尊冷漠脸,他算是看透了,原来自己儿子才是那个#被迫#的。
再次见到儿子时,已经是一天后了。
青龙尊神色复杂了起来,他深吸一口气再吐出来,脸上带着恨铁不成钢道:“你这是夫纲不振。”
姜斐然:“……”
姜斐然踟蹰了下,在青龙尊鼓励的眼神下,一针见血的指出:“父亲,我想您应该知道在背后偷看人家夫妻是不正常的。您这点儿小癖好我可以包容,但您孙儿长大了娶妻生子,若再碰到这种状况,可能会跟您大打出手了。”
青龙尊:“!!”你在说什么鬼话??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