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rmkzs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三國重生馬孟起討論-第四七三章 交州戰事完回返(一六四)推薦-lrbr9

三國重生馬孟起
小說推薦三國重生馬孟起
拼了,得不偿失,至少世家大族、豪强地主、富商巨贾他们是不会那么做,确实。很正常,那不至于拼了,那样儿不是好的选择,不是。还能忍啊,那就继续,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至于说和三路诸侯那样儿。比起被灭,显然世家大族、豪强地主、富商巨贾,他们那些势力还是想着怎么把家族给延续下去,没错。实在不行了,那再说其他的,是啊。还行的话,就肯
定是要继续保住家族,这个肯定是。保不住的时候,那是没办法了、无奈啊,能保住肯定还得说保住。那一点儿都没错,谁都不希望己方被灭了,那确实。妥协没什么不行的,就之前那样儿。不过三路诸侯也是清楚,那样儿的事儿,就那么一次,确实是就可以了,再多的
话,那就要出问题,是啊。你看一次的话,就拿出那么不到三分之一的藏匿人口,世家大族、豪强地主、富商巨贾,他们妥协了,没触及到他们底线啊。可再来一次的话,那确实就不一定了,没有势力反对、反抗?确实和第一次那就不同了,没错。说没有那么做的,马超、
曹操还有孙策,他们第一个就不相信。这个肯定是啊,所以说……那么再来一次,就要被一些势力反抗,这个肯定不好,没错。不反抗那倒是不太可能,那么他们都不想那样儿,那就别来了。不惧不怕,但是麻烦的事儿,终究还是越少越好,那肯定是。如果说多了,那肯
定就是不好了。因此,三路诸侯也得说去看看,最后对自己对己方,到底说是利大于弊还是
弊大于利,这个太重要了,那是。前者的话,他们未必就不能再去那么做,其实一想也正常,是啊。最后还得说是看具体,那都没错。可至少暂时来说,三路诸侯却都不会那么做了,因为都已经做了一次了,还没多久是吧。不可能说相距那么短的时日,就一下那么做两次,
那样儿的情况还是不会发生的,是啊。这个肯定是,还得说不知道要过多久,那之后再说吧。不过那个时候,很大可能,天下就剩下两路诸侯了,凉州军和兖州军,至于说江东军,他们自然是被灭了,太正常不过了,没错。所以真到了那个时候,估计就变成那样儿了,是。
那么如今没有,江东军没被灭、而三路诸侯更没再给那些势力来一次那样儿,所以说也都还是可以,确实。那么短时间的话,三路诸侯肯定不会那么做。短时日的话,那是都没有。可时间长了,那可真就不一定了,是啊。可以说这个是有可能的,而且几率其实不小,没错。毕竟马超也好、曹操和孙策他们也罢,可以说都没有看重世家大族、豪强地主、富商巨贾的,
是啊。除了他们自己家之外,就真没有了。当然了,像糜家、甄家,这样儿的存在,你就让马超不看重,那肯定都不可能是吧,没错。毕竟这个关系在那儿摆着呢,和其他的势力,你怎么都是不同。因此,就一个中山,可以说马超让己方那么守着,让郝昭尽全力啊,那是。
结果如何,这个其实预测不到,马超也只能说,如果曹操最后真带着兖州军拿下了中山,那么自己自然是希望甄家早点儿迁走,没错。不过他们和当初的糜家,怎么都不一样儿,没错。那时候的自己,可没什么实力啊,一点儿不错。但是现在呢,好歹己方在大汉这儿,那就是实力最强、冠绝整个大汉,是啊。因此,当初如何能与现在比呢?所以说在甄家那儿来
讲,他们除非是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要不然的话,是不会迁走的。这个确实,和当初的糜家不同、而马超更不是当初的马超了,也都不错。所以说当初糜家那样儿,那么迁走了,可如今的甄家却不会那么轻易就迁走。可不是吗,这个时候和当初,那怎么都不同了,确实。可以说当初的徐州要也是马超的地盘儿,就糜家也不会迁走,是啊。可惜啊,不是那样儿,
那么他们除了说迁走去凉州之外,还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要不然的话,何必非得说那样儿。而且有一点很重要,就是糜太公和糜竺,可以说他们是认定了马超,这个太重要了,没错。他们把他当成家族崛起的最重要的一点,那确实没错。而事实也证明了,他们想法是一
点儿没错,可不就是那样儿了。如今的糜家,已经不是说在某一个州如何了,应该说是在整个大汉,那都算得上是有那么一号的,没错。以前的话,就只是徐州的一个大的家族罢了,而且还只是个商贾的家族,哪怕是有钱粮不假,但是却被很多的势力所看不起,这个也正常。
不过如今呢,确实变化太多了。别说是马超凉州军治下、地盘儿上的那些势力,没有说敢小看小觑了糜家的,一点儿没错。可以说哪怕那些世家大族,依旧有看不起看不上糜家的,那是。可他们却绝对不会说有表露出来的地方,那真没有。他们真心没有,不会表露出来什么就是了。因此世家大族他们也不傻,知道那样儿一来,可以说就直接是得罪了马超得罪了
凉州军,那是。因此,谁会那样儿呢?至少那些世家大族,确实是不会啊,没错。毕竟还是那话那样儿,你反抗人家凉州军,最后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被灭……所以在世家大族他们那儿来说,肯定不值得说就因为这么一个事儿,就交恶了凉州军,之后再被灭了。说起来,
他们是一点儿不想。所以说肯定不会去主动得罪对方,那没错。世家大族那可都精明着呢,一点儿不错。看以前被灭的势力,话说能和剩下的那些世家大族比吗?确实,还是比不了的,没错。所以说这个也是,仔细一想,那不就是那样儿,还得说是他们想法其实都不错,确实。
世家大族,还能剩下的、延续着家族、发展下去的,那可以说都绝对是老油条了,一点儿没错。哪怕有什么想法甚至就是怨言,可真不会多说、更不会表露出来,那是。因此,在这上,可真就不会得罪马超不会得罪凉州军,那是。除非说是马超带着凉州军说要灭他们中的哪个势力、或者说哪几个势力,其他的,就他们家族主动去反对、反抗,那真是没有了,是
啊,可不就没有吗。其实仔细一想,这个倒是也正常,不错。对他们来说,还是那话那样儿,保住家族最重要啊,要把家族延续下去。之前拿出利益的情况下,他们都没说和诸侯撕破脸,那么那些事儿的话,更不会去说得罪诸侯了,没错。他们做事儿,确实怎么都有分寸,
没错。就像马超,明明就怕北方异族大举南下,一直都是,不过就是程度上的不同罢了。但是却从来没有在属下面前表露过,哪怕就一点儿,那都没有。而其实都是一样儿的,就世家大族,很多都看不起糜家,可他们却半点儿都不会说表露出来,那么这个真是,足以说明问题了,是啊。毕竟那是得罪马超得罪凉州军的事儿,可以说绝对是找灭呢,可不就是吗,
那确实不错。所以说这个肯定也是,他们可都门儿清啊,那是。世家大族可以说能延续到现在,可不光说是实力,这个没有足够的眼光,那还是不行。要不说没有千年的王朝,但是有千年的世家,这个足以说明很多问题了,是啊。就只靠着实力,那怎么说都不够,没错。毕竟你实力再强,最后不过就是建立起一个王朝罢了,那样儿。但是最后依旧是要被灭,而
而有的世家,那却绝对比你这个王朝要持续更久,没错。所以说这个光有实力,那其实还不够。至少能持续千年都多的世家大族,那可不是有实力就能说明白的。比如说一样儿有眼光,那是。但是肯定也都没错,那眼光也能一样儿算在实力里面,是啊。说有实力,其实也
包括了眼光那些,可以那么说吧,确实。所以说这个也是,实力肯定是最重要的,还得说是排在第一,那样儿。没实力的话,可能早就让人给灭了,是啊。所以这个肯定也是,有实力,那是王道啊。真就是那话那样儿,不是有实力就什么都有了,但是确实,有实力,那真
可以说是有很多……可不就是,没实力的话,真不说什么都没有,但是基本上,可要少了很多,不错。还是,看看江东军他们都如何,那是。就是被凉州军灭,估计还有个兖州军,那是。不过就是什么时候,那是不一定了,不错。反正早了晚了,那确实都不一定啊,是。在马超那儿来说,自然是想着早点儿灭江东军,那可真是不假。己方水军训练好了,那就没
什么问题了。在孙策和江东军那儿,他们自然是想着,对方是晚点儿来灭己方,没错。而曹操和兖州军,他们确实,对早晚,其实还没有太多的想法,那是不错。还是那话那样儿,从根本上来说,他其实是怎么都不想江东军被灭的,这个没错。但是却也知道,那都改变不
了马超和凉州军什么了,是啊。对方早还是晚,去灭江东军,那在于什么时候有大好机会或者说水军训练好。而前者的话,曹操也是知道,孙策如何能给马超和凉州军大好机会?那绝对没有,别说什么大好机会、就是好机会、机会,那也一样儿都没有,是啊,所以说这个……
那么就得说是凉州军的水军,那训练好了,自然就直接去灭江东军了,是啊。而他也自然是知道自己该带着己方如何做啊,那是。还是那话那样儿,就是利弊关系决定了,曹操最后到底都要如何去做,没错。因此,这个事儿说起来,马超想着早点儿灭江东军,这个肯定是、一直都是,确实。而孙策所想自然就是对方晚点儿来了,那是。只有曹操,没有那么多想法,
这个反正自己和己方也都改变不了马超还有凉州军什么了,那么他们什么时候去灭江东军,反正没准,自己和己方,也只能说是静观其变,按照利大于弊那么去做事儿,就一点儿都没说,可不是吗。那样儿的话,可以说才能是从中得到大好处、多利益,那是。虽说相比之下,
那肯定比不上凉州军了,比不上他们获得的好处大、利益多啊。但是显然,曹操不是说去比较这个,那其实都没大用。对他来说,只要自己和己方得到了好处、利益,其实就够了,那是。而作为主力的凉州军来说,他们可能得到小的好处、少的利益吗?所以说这个肯定也
都没错,还得说是凉州军,肯定他们是拿大头儿,吃肉啊,那是。到了兖州军那儿,最多就是喝汤了,就那样儿。不过曹操也知道,凉州军的话,绝对付出最多,那都没错。毕竟他们最开始,不光说要面对着江东军、也得说和己方死磕,那都是。但是之后,确实就没那样儿了,至少就没有己方掣肘了,没错。可不管如何,凉州军既然是想灭江东军,这个不损失
多了,那都不可能。所以说他们得到了更大的好处、更多的利益,可以说是应该的,确实。毕竟他们和己方,那怎么都是不同。或者说己方和他们,那怎么都是不一样儿,没错。所以说凉州军是能吃肉,这个没错。而到了己方那儿,就只剩下喝汤了,确实。不过哪怕是如此
不假,但是在曹操那儿,其实也是满意的,对自己对己方,只要是那样儿,确实就是满意了,没错,这个也是……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