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cqylv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次元入侵現實地球-881.雲中子到來推薦-uvimz

次元入侵現實地球
小說推薦次元入侵現實地球
881、云中子
天空之上,一朵白云悠然不动,白云之中,一个小小的茶几放置其上,刘浩抱着小龙儿不紧不慢的泡着茶水,身后,王也和诸葛青二人不时的将眼睛朝着下方盯去,似乎唯恐错过一丝精彩瞬间。
刘浩在等待孙悟空的到来,可没想到孙悟空没来,却等来了玄都大法师。
“未料到你会来看热闹!”
“哈哈哈,贫道正好和师尊在洪荒晃荡,听闻此间有热闹可看,就抛下师尊和师妹来了!”
“看来你很喜欢这个师妹啊!”
“被你察觉了,我这师妹性子太好,不仅我喜欢,师尊也喜欢的紧。”
“看得出来,早在我第一次看到她时,就觉得她和天尊有缘,如今也算证明了我挡出眼光!”
刘浩也不客气,在自己脸上贴金之时,还露出一副自己眼光非凡模样,惹得玄都跟着哈哈大笑起来。
“来,正好茶水煮开,下方还需不少时日,我们先畅饮一番再看热闹!”
玄都性格洒脱,接过茶杯,也不感谢,二人虽第二次见面,却感觉相处了好多岁月一般,抛弃了客套心思。
“话说,那猴子今日真不会跟着佛门作战?”
“嗯,多半是这样的,也不知西天那两位会不会气出病来!”
“哈哈哈,真若如此,恼怒是必须的,只不过,我倒是建议猴子上去表演一番,全了天数最好!”
“哦?取经劫难吗?倒也是!”
刘浩却听出了玄都劝解之意,也不得不感叹玄都看得通透,相比之下,反倒是自己有些孟浪了,这积雷山之战,到底也算是取经一个劫难,孙悟空做为取经代表,确实需要上去打上一场,哪怕是假装的,也需要出面一番,这样一来才能全了天数,如此哪怕接引准提也说不出什么来。
玄都看到刘浩听了进去,也不再这方面继续纠缠,话题一转,说起了玄武洲之事。
“那玄武宫殿,道友可有前去游历一番,此间机缘不浅,道友可不要错过才是!”
玄都这份好意刘浩却需要接下,也是前次玄都前往之时没有看到刘浩身影,这才有了今日言语。
说起来,玄都才是真正的牛叉人物,沙盘洪荒使得许多高阶修士被拖延时久,然玄都却根本毫无阻碍的通行,等到其他修士进入中厅挑战雕刻之时,玄都却已经全身而退;
不得不说,这才是真正隐藏的牛人,一身修为,丝毫不比老牌准圣弱,真拼杀起来,如来昊天也不定能胜过他,到底是老子亲徒,手段不知学了多少,又因为少有出手,乃至洪荒之中少有知晓他真正战斗力者,只知道玄都绝不好惹便是。
刘浩同样听出了其中道道,心中对玄都的实力评估再次提升一层;
“此事却可以告知道友,那玄武洲本是四灵玄武大尊道场,贫道机缘巧合之下见得大尊,被其托付将道场融入洪荒之内,故而在开启之前,贫道就在其中闯关良久,只不过和道友相比,贫道这闯关却是有作弊嫌疑!”
玄都端起茶杯的手微微一顿,深深的看了刘浩一眼,他比其他人更明白玄武宫殿之强悍,老子就这么一个徒弟,什么隐秘的消息也不会瞒他,故而他更清楚玄武宫殿等级之高,也知道了尚有‘天道至宝’的概念;
从中推演,自然明白刘浩口中的‘玄武大尊’何其强悍,能让玄武大尊托付做事,眼前刘浩机缘可想而知,也难怪如此年轻,就能有如此修为;
斩去一尸才多久?第二尸已经快要出现,相比于洪荒诸多准圣而言,简直就是开挂了一般,今日他算是知道这个挂到底来自何处了。
“道友当真是好机缘,就是贫道也隐隐有些嫉妒了!”
“哈哈哈,道友这话我可不信,换做他人,或许还会嫉妒,道友心性,贫道岂能不知?”
“你这家伙,就不能让贫道卖个便宜?非要挑明,须知这可是会得罪我的!”
“好好好,是我过错,我自罚一杯!”
“没有诚意!要不,你那茶叶再给我一片?”
“悟道茶吗?是为你师妹讨要的吧?给!”
“哈,看来你和我师妹关系也不浅,给得如此痛快!”
“尚可,你也知晓你师妹性子,得她认可,可不简单,也是我在她尚未成仙之前就熟识,而后又带者她修行了一段岁月,故而才能入得她法眼!”
“哈哈哈,倒也是,便是贫道这个师兄,如今还未入我师妹法眼!”
玄都收了刘浩递过的悟道茶叶,对自己和冯宝宝关系也没有太过纠结,一段时间的相处,他算是明白自己这个师妹的性格,几乎就是自己师尊的翻版,想走入她内心,只能靠机缘,而不是你是她亲师兄就能顺理成章的。
他今日向刘浩讨要悟道茶,也是有着讨好冯宝宝之念,当然,最主要的还是为自己这个师妹好,有着悟道茶,带冯宝宝证道大罗道果之时,几率也凭添几分,做为师兄,他自觉自己有这份义务;
本来,讨要悟道茶之时,还想着哪怕自己欠下刘浩一分因果也要为之,哪知道刘浩根本没有犹豫,更没有提什么因果之事,就好似本该给一般;
这情景,更让玄都知道自己这个师妹和刘浩关系比自己想像之中还要好些,也使得他看向刘浩之时,又顺眼了不少,大有一种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的意思。
欢笑之间,二人几乎不约而同的朝着右侧看去,这状况,又让玄都为之一愣,他自己什么修为自己最清楚,眼前刘浩能和自己不相上下发现来者,这份敏锐度更让他心惊。
他不动声色撇了刘浩一眼,而后装作不知再次看向远方,不多时,一个白袍修士出现在眼前,三捋长须,腰缠一把宝剑,神情温润,有如如玉的君子,端是一派真仙模样。
这人,刘浩却不认识,脑海里闪过各种人物,几个呼吸之后,才锁定一人,这人便是云中子是也,只不过这家伙也是宅男一个,无事基本不会外出,为何今日会来凑这份热闹?
莫非阐教也会参与下方战局不成?
当真参与的话,又会选择战在哪个立场?
不会是依旧和佛门联合吧?
真若如此,通天和原始之间的仇恨就当真无法解开了。
各种念头在刘浩脑海闪过,想不出答案只得作罢,再看云中子,才关注起对方修为来,来者分明是三尸化身,准圣中期气息外露,说明云中子本体修为很可能已经准圣巅峰,两尸尽去。
也是,做为阐教殷商时期唯一没有被削去顶上三花的弟子,本身又是福德真仙,这份修为才算合理。
刘浩心中闪过诸多念头,传说之中,云中子身份成谜,在阐教之中,更是一个独特的存在,这一点,在殷商封神之时就体现的淋漓尽致,比如,明知道妲己是女娲娘娘所派,依旧敢于立下巨阙剑想要斩杀之,光这份魄力,就非阐教弟子敢为之。
从这个例子来看,云中子跟脚很可能比刘浩想像的还要高,然到底是盘古呵斥处的第一朵云朵之中诞生,还是干脆来自红云老祖的转世,实难预料。
但不管如何,云中子的跟脚势必要比阐教其他人弟子高上不少,跟脚高,也说明天资方面突出,如今这份修为才是真正合理的,善恶两尸必定斩去,就不知道执念到底有没有触摸到。
眨眼之间,云中子就到了近前,也让刘浩不得不停下思考,好在玄都在侧,也无需他主动招呼,便有了介绍。
“云中子道友,你今日到来,却是让贫道有些怪异,莫非你们还想参与下方战事不成?”
“哈哈哈,非也非也,却是机缘来了,引得贫道至此!”
云中子也是洒脱之辈,一边回答玄都,脸面却朝向刘浩,拱手微微行了一礼,刘浩见了,也起身回了一礼,相邀对方坐下,拿出一个新的茶杯,给对方倒了一杯清茶。
“好茶,光闻其香,便安宁加身!”
“也是老家一颗老茶树所赠,他修为虽不高,但也历经岁月,这份沉静也算是他道的展示吧!”
“原来如此!贫道云中子见过道友,道友大名,贫道却是如雷贯耳了!”
“哈哈哈,虚名罢了,见了道友,贫道还真有些心乱,唯恐道友来寻我麻烦!”
“哦?紫微大帝伯邑考之事吗?道友无需担忧,伯邑考与贫道却没有任何关系,我那弟子故去也是天数,真灵转世,也不知何时能够回归,再说,就算他回归了,也是他去找你麻烦,到时候反而是贫道需要找上道友求情才是!”
“你这么说,我总算能睡个大觉了,哈哈哈!”
“道友这话贫道可不信,他人不知,贫道却知晓,便是我哪些师弟找上道友,也不见得能全身而退,你这钓鱼台坐着安稳的很,再者,伯邑考也非我阐教中人,封神重启,他自己寻死,也怪不得他人,天数如此,紫微大帝之位,他还是却了气运,本就做不长久,若非师尊安排,紫微大帝之位,哪轮得到他?”
“你倒是不客气,就不怕你师尊给你小鞋子穿?”
“哈哈哈,休要听外界胡传,家师好歹是圣人,岂会这般小气?”
云中子一副为元始天尊争夺脸面的表情,让刘浩飒然一笑,也不再深挖,到底对方是圣人,真深挖人家伤疤那才是找死。
“也不怕你们知晓,贫道却是看上了紫微大帝尊位,刚好伯邑考送上门来,自然下了狠手,今日刚好二位在场,给贫道分析分析,我若是想要争夺紫微大帝尊位,有多少几率?”
刘浩这话却是故意为之,为的,就是将这个想法传递给老子和元始天尊之意,玄都和云中子都是聪明人,一听就知道刘浩打算,二人对视一眼,苦笑一声,心想自己也是歹命,自己送上门来给对方试探,怪的了谁?
到了这个局面,二人也知道拜托不了,好在也不需要二人做主,再说他们自己也好,门下也好,都没有争夺紫微大帝尊位之心,传个话罢了,倒也不觉得什么。
刘浩见二人将苦笑放下,端起茶壶,又给二人续了一杯,张口说道;
“说来紫微星域之内,文曲星君和武曲星君都不幸罹难,而文武曲又和人族有着莫大关联,我倒是认为孔丘和姜子牙十分合适,若他们二人坐上文武星君之位,人族势必更敬重之!”
刘浩这话,哪怕是玄都和云中子也不得不承认没有比二人更适合的了,或者说,倘若不是二人取得这两个星君之位,其他人族真不敢随意坐上,乃怕坐上了,很可能也不会得到人族的认可。
这其中,姜子牙的推出,也是为了告知云中子你阐教取得的位置同样不弱,武曲星君在一定程度而言,也是掌管着紫微星域军事之事,权限很高,势力同样不小,也算是刘浩刻意给阐教一个制衡的机会。
同样,孔丘本是孔宣转世,也有着截教背景,在刘浩看来,也是制衡阐教姜子牙的绝佳人选。
云中子思考到这些,也不得不抬头深深看了刘浩一眼,感觉这家伙也不是什么好鸟,算计起来,环环相扣,当真坐上紫微大帝尊位,天庭之上的大天尊昊天很可能有的麻烦了。
好在云中子对此也兴趣缺缺,或者说,他自从弟子雷震子这个勾陈大帝身陨之后,他就对天庭最后一丝关注都丧失了,谁坐上紫微大帝尊位,他根本没有兴趣参与,今日传个话罢了,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心里头,他反而想着玄都会如何作想;
和他不同,人教之中,玄都的权利可是一鼎一的,一定程度而言,只要不涉及圣人,玄都可以做一切的主,云中子现在却想看看玄都会作何反应,是当作不知,推给自家大师伯?还是干脆回绝或点头了事?
一旁,玄都心中思量着,也发现找来找去,整个地仙界之中,当真没有比孔丘和姜子牙更适合文曲星君和武曲星君之位的,特别是当二人领取了儒家之祖和兵家之祖身份之后,除了二人,他人根本没了这份资格。
得了整个信息,玄都心里头已经同意了文武曲人选,他相信几个圣人也明白封神榜上多半已经有了二人之名,或者说,就是因为有了孔丘和姜子牙之名,才使得原本的文曲星和武曲星无端丧命。
从文武曲无端丧命,玄都又想到伯邑考身死,他觉得多半也是命数使然,气运再不足以承担这个业位,这才有了这一劫数,只不过后来者是不是刘浩,他却不知,心里头,他却也没有阻挡刘浩争夺紫微大帝尊位的念头,在他想来,将这个位置给了阐截二教,还不如给刘浩更好一些,他相信即使他师尊也会同意的。
想到这里,他脸上也轻松起来,这个表情落在云中子眼中就意味十足了,代表着几个圣人票数之中,刘浩争夺紫微大帝尊位得到了老子圣人这一票。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