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ti9pw熱門玄幻小說 唐朝小白領-第二百八十四節 吐谷渾的來回(34)熱推-lcj9w

唐朝小白領
小說推薦唐朝小白領
德行这样的东西,在过去的话,只能在中原执行,而其他的地方,如果你没有军队的话,你说的话根本就没人听,这个可不是开玩笑,而是实实在在的东西。
慕容伏允能够在自己的哥哥去世之后,娶了对方的媳妇,然后掌握整个吐谷浑,这个里面的东西恐怕一句只有智慧是没有办法解释的,还有个一个东西,那就是手段和残忍。
在一个害怕威力,而不是仁德的地方,杀人才是最好的办法。
黑熊胳膊断了,所以根本就没办法反抗,然后就被人拖出去砍死了。
而黑应答人则是跪在那里,看着叶檀,希望这人继续说点什么。
“大王说最近二王子的日子过的不错,他想要看看。”
叶檀一句话就将他的目的说来了,因为黑应答人知道,这样的事情,从来都不会是一个简单的事情,都需要人们去理会和看法,所以,他就点头道,“明日再去如何?”
然后指着自己的帐篷道,“使者来了,可在此处休息。”
叶檀看着那个一堆兽皮围成的床铺,皱眉道,“不习惯,还是现在就去吧,我打算明天就回去。”
黑应答人没有办法,只能站起来,刚要将那个狗头金收起来,却被叶檀一把抄在手里,上下看了看,道,“此物不错,大王一定会喜欢的。”
黑应答人点头称是,可是心中却在滴血啊,这个东西是给自己的,听说中原的一些人都非常喜欢这个东西的寓意,所以价格很高,而他喜欢的良马,美女,粮食,茶叶,至于其他的,一概没有兴趣,因为就算是有兴趣,也是毫无意义的啊。
带着叶檀慢慢地走出来帐篷,然后叶檀手里的狗头金就不见了。
他随着这个家伙走了一圈,发现他在绕圈,不过呢,说也搞笑的就是,他似乎是担心叶檀知道他所谓的金矿在什么地方。
然后呢,绕了一圈之后,再次来到他的帐篷的一侧,那里堆积了不少的东西,比如说,木头,比如说羊皮,像是一个柴火堆。
然后他看了一眼叶檀,伸手将这个上面的羊皮拉下来之后,然后将这些木头堆推开,里面黑乎乎的,他就拿出一个气死风灯,也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拿来的。
然后在前面带路,让叶檀跟着走了进去。
外面是真的冷,风大,雪花也多。
而这里面却是潮湿的很,叶檀只是走了差不多二十步,就发现眼前一亮,虽然有点昏暗,可是呢,依旧让人觉得不错。
但是呢,气味却非常的不好,让人闻着头疼。
不过呢,黑应答人却觉得很舒服,还用力地吸了一口气,似乎觉得很舒服。
叶檀的眼睛一暗,然后就看到了这里的场景。
这里差不多有两个篮球场那么大,也不知道是如何做到的,花费了多少的人力和物力,才将这里挖了这么大,可是这里却不是仓库,也不是金矿,而是一个中间转移的地方。
地上到处都是乱七八糟的东西,这样的东西应该是碎石,你也可以说是其他的东西,比如说金矿的矿石,若是放在松洲的话,有人敢将矿山弄成这样子的,叶檀非得给他几个耳光不可。
因为这样子的结果往往就是很可怕的,很容易出事,简直就是用人命来赚钱。
可是呢,在松洲之外的一些地方,却是有点意思,几乎和这个差不多,因为挖矿就容易死人,他们都习惯了这样的行为。
可是呢,这样子是不对的。
人命不值钱,也不能这么浪费啊。
这里没有一个人,可是呢,温度却很高。
黑应答人带着叶檀走左边的路,差不多走了一里地左右,叶檀就看到一个让他害怕的东西。
他竟然看到了一堆的碎石,他们将这些和矿石夹杂在一起的东西,竟然取出来之后,就放在这里,如果一旦出现倒塌的话,整个山洞的入口都会被堵住,那么,你说,这样的人会如何?
不过黑应答人倒是没在意,而是带着叶檀继续朝前走。
等到叶檀看到了那个巨大的熔炉一样的地方,却是吃惊不已。
他们竟然用了这里特有的一种树木,应该是和红柳有点类似的,这样的树木非常的耐烧,可是缺点却是这样的树木一旦死掉了或者被人砍断的话,如果想要再来一棵树的话,需要的时间是至少五十年,你以为他们不懂得这个,不是的,而是因为就算是懂得又如何,反正自己等人能不能几十年的活下去都不知道呢。
这种树木的材质坚硬,如果可以的话,叶檀觉得吧,就算是用来造船都行了。
这种树木燃烧之后,散发着一股子很浓烈的香味,这个香味是一种很不错的烧烤材料。
而黑应答人开始给叶檀介绍,这里的一切。
中间有一个不知道是用什么东西烧制的类似坩埚一样的东西,反正呢,看着就知道很粗糙,但是呢,很大,差不多得有一间房子那么大,上流差不多有一个人高的地方,是专门投放矿石的地方,然后一倒进这里,就会很快地融化,之后,那种金子的液体就会被用一个奇怪的东西收集起来,而矿渣等物则是到了一边,凝固了,因为这里的人不懂得快速地清理,一般过上三天左右,就需要有人拿着铁锤过来,将走矿渣的那个地方将路子再次砸开,这样子的话,就会让这个继续。
而那个金子的液体被他们特质的差不多篮球大小的一个模样,进去之后,就有人提着朝另外一个方向走去。
叶檀跟着黑应答人走过去之后,却是一愣,他们倒是有脑子啊,竟然在这个金矿的边上开了一个口子,有点类似露天的乌龟壳一样,这里已经有了不少这样的东西,一放过去,一股很浓烈的热气就上去了,与上面的冷气相互撞击,时不时地会有一阵的雨水落下来,然后落在了地上的金水上面,发出白花花的烟雾来。
而一边已经好的地方,则有人将这个东西拿过来,然后慢慢地将金块倒出来,抱着就朝里面走去。
这里不是存放的地方,虽然在这个地方降温,却是不能在这里存放,金子也不能总是很潮湿不是吗?
他们来到了一个地方,那里有点意思地方就是,虽然这个金子是用倒模出来的,可是底部非常的光滑,怎么办?
他们想到了一个办法,那就是用水慢慢地淋到下面的金子上面,然后将上面继续放一块金子,这样子很快就会被冻住,这样子的话,一是安全,二呢,也是方便存放。
叶檀看着这个材质不是很纯净的金子,不由得心疼,这帮败家子,这么好的金子,你们到底搞什么啊?
“这里因为最近木材不够,所以一天最多三千两的金子出来。”
黑应答人的话不实诚,因为叶檀发现这里的金子太多了,如果放在中原的话,能够做多少大事啊,可是给他们呢,就会花钱买一些没用的东西,虽然这些东西很多都是从松洲出来的,可是呢,浪费不行。
“大王的那一份呢?”
你不要以为人家是父子,就不会要的,这个上供的事情,你没有办法的。
“你不知道?”黑应答人却是被叶檀的这句话说的一愣,随即皱眉地看着他问道。
“什么?”叶檀总是觉得自己刚刚的那句话有问题。
“你是大王的信使?大王没有和你说过?”黑应答人却是声音提高了不少,他现在觉得那个黑狼令应该是假的,因为这样的东西,也不是不能仿制啊,中原的东西都是非常的粗糙的,有的时候,中原的一个所谓的铁匠都是高手,你说如何?
“大王自然是说了,不过最近大王的开销不小,所以,就派我来的,你不会认为我这个东西是假的吧?”
叶檀再次将那个东西递过去,黑应答人伸手想要接过去再看看,可是呢,却没有这个胆子,而是点头道,“我相信你,可是我们之前已经将这个冬天的份子给了大王了,二王子交代了,不许再给了。”
要是在中原,皇帝想要的东西,你以为谁敢不给,因为所有的土地什么都是皇帝的,你敢不给,你找死啊,可是呢,在这里,一旦有了自己的土地和牧场,那么不好意思,我就不一定非常的听话了。
“我不是说了嘛,大王要求增加。”叶檀似乎有点怨气地说道。
黑应答人却是摇头道,“没有二王子的命令,恕难从命。”
“你知道我来的时候,大王是如何和我说的吗?”
叶檀看了看四周,发现这里的金子还是不少的,甚至于他看到了不远处的山洞里还有不少,不由得笑着问道。
“哦?不知道怎么说的?”如果只是撕破脸的话,说真的,黑应答人一点都不害怕,反正呢,你一个小鸡仔模样的人,你凭什么让我害怕啊?
“大王说,将之前的份额提高两成,若是有人不从的话,就让我用军法。”
虽然草原上的军法比较普通,可是呢,你以为这件事就是这么容易的吗?那是不可能的,很多人都知道,草原上没有所谓的伦理道德之类的,只能靠这个东西来折腾了。
“哦?不知道你打算如何做?”黑应答人手里握住了刀柄,笑眯眯地看着对方,看来就是一个意思了,你要是想要找死的话,你说啊。
“我自然是不会对你做什么的,不过呢,我需要去见二王子。”
叶檀看着他的样子,似乎是害怕了,就改变了策略。
“这个不是不行,不过需要明日才可以,今晚你只能在这里休息了。”
黑应答人以前就是大王的人,可是呢,后来经过了金子的洗礼之后,就发现跟着大王不如跟着二王子,因为他可以在一个地方称王称霸的,这样的日子不要说很好,简直就是好的过分了。
“哦,我要是非要今晚呢?”
叶檀将手里的那个令牌放在手心,然后轻轻地捏了一下,那个令牌竟然变成了面条的模样,简直就是柔软的过分。
而黑应答人看到这一幕,没有想到这个年轻人竟然如此的厉害,不由得后退了一步,道,“二王子的地方,就是二王子说了算,你如果想要对我动粗的话,你可能就不会有面子了,还有,我的手下黑熊是你弄死的吧?这件事我还没有跟你算账呢,怎么,打算动粗?”
说着,就握紧了刀柄,一看就知道不是个好惹的人。
“唉。”
叶檀叹了一口气,然后看着他道,“何必呢?”
“这里能够去见二王子的人,除了你还有其他人吗?”
叶檀手里的令牌已经像是面条一样地变成了一个长的铜棍了,然后饶有兴趣地看着对方。
“怎么,你想杀了我,然后让其他的人带你去?”
黑应答人也不是傻子啊,你这么对我,我岂能不知道啊?
“你果然聪慧,不过呢,你如果愿意帮我的话,我可以不让你去死。”
叶檀轻轻地挥舞着手里的这根棍子,说真的,非常的有意思的地方,还是挺好玩的不是吗?
“是吗?那我可以试试,这几年,二王子对大王是不错的,可是大王却贪得无厌,为了牛羊,什么理由都会找的,而且,还送来了一群吃饭的人,这些人做事不行,却很能吃,可是这样子的话,二王子都同意了,可是你们的贪心越来越不足了,现在又开始要金矿了,你们不觉得自己的要求太多了吗?”
叶檀没有想到这里还有一个所谓的厉害的人物,不由得笑出来的道,“你果然懂事,不过呢,现在的吐谷浑还是属于大王的,而不是二王子还有什么其他的人的,你觉得你说的话合适吗?”
“什么?”黑应答人觉得叶檀的话有点过分了,什么叫做大王的,难道我们辛辛苦苦地得到的这些东西,都不是一些东西吗?
“我说,这块土地还是大王说了算,可是你们却将这里当成自己的了,这些年大王给你们的东西少了吗?你们却贪心不足,那么,我就不好意思了。”
叶檀说到这里的时候,忽然朝他的这里飞奔而来。
黑应答人的确是高手,手里的弯刀还没有拔出来,就让叶檀觉得有一股子浓烈的杀气。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