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uwax1優秀言情小說 道長去哪了 八寶飯-第二十二章 應該開始練兵了推薦-hg7tw

道長去哪了
小說推薦道長去哪了
益州军营分为六座,各屯一门,李宓、何履光“押送”三娘子等人去的是南门军营,这里也是益州兵马使衙门所在之地,就在南城墙下。
一路行来,李宓陪着三娘子在前,何履光盯着钟子瑜、原道长和王如虎在后,貌似随意,却看押得很紧。
将到兵马使衙门时,有几位金丹迎了出来,打头的军将向李宓行礼:“大人!”
李宓道:“吾儿去准备几间洁净的客房,孙国主是贵客,不可怠慢了。”
那军将正是李宓长子李贞元,他拱手应诺,吩咐军校进去准备,其余军将则向两边散开,隐隐呈包围之势。
李宓向三娘子道:“委屈国主在我衙中暂住几日,待我上奏天子,等候朝廷处置。”
三娘子点了点头:“好,那鲜于向羞辱我的事怎么说?”
李宓道:“等见到鲜于节度后,我会过问,若此事属实,我也定然具本奏明。”
三娘子问:“你和何履光,都是节度府麾下重将吧?都是受鲜于匹夫辖制的吧?你们怎么过问?”
李宓微微一滞:“……自当,秉公……”
三娘子冷笑道:“据我所知,鲜于匹夫只是个金丹,你们两大元婴,甘愿受其辖制?”
李宓道:“此为朝廷制度,孙国主就不必多问了。”
三娘子忽然止步,脸庞稍侧,仔细倾听,似有所觉。李宓、何履光等众将不明所以,正要询问,三娘子已经转身,向着西北方向注目,只见她抬起手臂,指向了一处院落。
众将顺着她所指的方向望了过去,就在转头间,三娘子衣袖暴涨,卷向李贞元。
李贞元猝不及防之下,勉强向后急退,却没退开两步,已被三娘子长袖卷住,向后一拽,当场就要擒在手中。
何履光离李贞元最近,大喝一声,掌中出现一对金锤,双锤脱手而出,砸向三娘子,这是围魏救赵。
原道长飞出一柄长剑,当头向着何履光斩落,同样是围魏救赵。但他刚入金丹,修为比何履光不在一个层次上,虽说飞剑声势惊人,却被何履光一拳击在剑身上,顿时飞出十七八丈远。
也有赖于原道长一剑之助,何履光的双锤停了一息,就这么点工夫,三娘子已将李贞元拉到身边。
此地离着城墙近在咫尺,正是逃跑的好时机。旁边的王如虎早就做好了准备,拽住钟子瑜就往城墙上飞,钟子瑜又去拽原道长,却被原道长一胳膊甩开。
钟子瑜大吼:“走啊!”
原道长不理,准备奋力上前助阵,却没想到被三娘子一脚扫了过来,正踢在臀上,原道长顿时腾空而起,疾速往城外落去。
人在空中,原道长自王如虎和钟子瑜身边冲过,六目相对,各自心情复杂。
三娘子将李贞元抓在手中,李宓的铁爪已经飞到面门前,百忙中三娘子侧头躲闪,口中轻叱:“开!”
脸颊上泛起一片红光,铁爪在红光上划出“刺啦啦”的抓挠声,从耳畔略过,将她发髻打散。
三娘子双臂吐力,李贞元立刻如流星般被抛向城中心最高的七层钟楼,这要是撞上去,不死也残。
李宓救子心切,转身疾飞而去,要将长子拦下,这边何履光却被三娘子熊熊燃烧着的烈焰大环刀猛攻几记,逼得步步后退。
将何履光击退后,三娘子不进反退,直掠出城,何履光手握护城大阵的阵盘,在后高呼:“孙国主,再逃我就启用大阵了!”
三娘子在空中冷笑:“那就请便吧!”头也不回冲了出去。
益州大阵在节度府被毁时便已发动,但和所有护山大阵一样,都不是瞬间就能完成的,李、何二将欺负三娘子不知益州大阵的根底,刚才一直在拖延时辰,但这点伎俩已被三娘子看穿——将原道长奋力向城外一掷,便是为此。
何履光无奈,只得在后紧追,但三娘子赌的时辰很准,他带着几个军校追出城外,益州大阵就开启了,嗡的一声将城墙罩住,反倒将后面的益州军将拦了下来,等他们从城门处追出来时,三娘子已经飞远了。
李宓将李贞元救下,再追出城门时,已不见了何履光和三娘子等人的踪影,顺着军校手指的方向追下去,却迎面碰到返回的何履光。
何履光脸上眉毛和胡须都被烧焦了,模样甚是狼狈,向李宓惭愧道:“中了这女人的埋伏,大意了。”
前方已是茂密的山林,无法再追,李宓望向远处沉默良久,叹道:“没能留下她,恐生大变。”
何履光道:“鲜于向惹出来的祸,让他去应付,这老东西,当真是昏了头,连三娘子的主意也敢打。”
李宓摇头:“实情如何,一切都不好说。”
何履光冷笑:“他敢向各家诏国索要几十万贯、上百万贯好处,打三娘子的主意又有什么不敢?当真鬼迷心窍了。”
李宓叹道:“就算真是他鬼迷心窍,也不可能是他一个人的事,咱们益州、朝廷都要受其牵连。先把人找到再说,不仅是他,还有那个骆师爷。”
何履光点头:“我晓得了。”
李宓再次看了看三娘子离去的方向,问:“如何?”
搭档多年,何履光明白他的意思,道:“三娘子名副其实,别看刚入元婴一年,但很是难斗。”
李宓道:“我当然晓得她难斗,刚才不是没见过,我是问那几个参军,王如虎、钟子瑜,还有一个姓什么?”
“不知,回去查一下就清楚了……”何履光思索片刻,不得不承认:“刚才那一场,我手下的两个校尉吃了大亏,虽说他们以二敌三,又是中了埋伏,但我看了两眼,就算一对一也难胜。”
李宓摇头:“不是难胜,恐怕是必败。南诏修士好勇斗狠,常年在南疆出没,没一个好相与的,反观咱们益州,舒服日子过得太久了……”
何履光默默点头,李宓说得没错,哪怕是兽潮来袭时,益州也没在妖兽们肆虐的主要地带,仗着护城大阵的保护,益州军实际上接触的阵仗并不多,反倒青城山是妖兽主要侵袭之处,损失惨重,但青城派修士们也借此经受了磨砺,斗法经验和实力大增。
应当开始练兵了,何履光暗下决心。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