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93p6k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海賊之禍害-第十九章 你以爲你……是在跟誰說話?看書-3ochk

海賊之禍害
小說推薦海賊之禍害
莫德下手挺重。
包括缇娜在内的一众海军,全被士兵们安置在一间堆放清洁器械的库房里,愣是昏迷到现在还没醒过来。
当莫德推开库房大门时,只见缇娜等海军七零八落躺在库房的灰石砖上,周围可见一只只四处逃窜的虫子。
毕竟是冒犯到了国王的威严,士兵在处置这群海军的时候,可不知道什么叫做以礼相待。
佩罗娜飘在半空中,看了看满地的海军,恶意揣测道:“莫德,你该不会是想偷偷干掉他们吧?”
“……”
莫德瞥了眼佩罗娜,不禁思忖起来。
好像也不是不行啊。
见莫德有些意动,佩罗娜轻轻吸了口凉气,摆手道:“我只是随便说说……”
说着,就看到莫德身后的影子如泡沫般膨胀巨化,张牙舞爪似一头猛兽。
佩罗娜登时傻眼,道:“我真的只是随便说说而已……”
莫德又瞥了一眼佩罗娜,意念一动。
倍化后的影团顿时分裂,各自掠向昏迷不醒的海军们。
佩罗娜下意识就捂住了眼睛,耳畔静悄悄的,什么声音也没有。
都死了吗……
反正动手的人是莫德。
跟我没有关系。
对,
跟我没关系!
佩罗娜在心中怯怯想着。
片刻后,
她慢慢放下捂住眼睛的手。
库房内寂静无声,地上却已然不见半个海军身影,只有冷冰冰的清洁工具。
而且,连莫德也不见了踪影。
“诶?”
佩罗娜愣了一下,脑补能力瞬间开启,诸多血腥画面从脑海中一闪而过。
最终,
定格在脑海里的,是莫德一脸狞笑,挥着影子大砍刀剁向一众海军的画面。
“毁尸灭迹的速度也太快了吧!!!”
佩罗娜眼眸剧颤着,捂着嘴巴,强忍着不发出声音。
“佩罗娜?”
身后,忽然传来莫德颇为疑惑的声音。
佩罗娜身体一颤,慢慢回头。
不知是什么时候,先前躺在库房地上的海军们,此时竟是站在了库房外头。
每个海军都是垂着头,大片阴影覆在他们脸上,难以看清面容。
且他们身体一动也不动,在夜色侵染下,透着一股似有若无的诡异。
莫德就站在海军面前,看上去像是被一众海军簇拥着。
佩罗娜看着这诡异一幕,脑补能力被强行开启。
也不知她脑补出了什么,只见脸色便是渐渐苍白起来。
“怎么了?”
莫德疑惑看着反应不对劲的佩罗娜。
佩罗娜嘴唇哆嗦着,颤颤巍巍抬起手,指着莫德身后的一众海军。
此时。
宫殿浴池内。
草帽一伙正在浴池里嬉戏打闹。
玩着玩着,他们情不自禁将目光望向浴池另一边,隐约能听到娜美和薇薇的笑声。
“嘿嘿嘿……”
在一阵心有灵犀的笑声中,他们向着阻隔了性别之分的高墙走去。
蒸汽附着在墙上,湿滑不已,却也没能阻止这群家伙的邪恶念头。
他们慢慢爬上墙壁。
在即将探头看向浴池另一边的美景时,一声骇人尖叫声突然间划破了这深沉的夜色。
本就做贼心虚的他们,被吓得直接从墙头摔了下来。
什么情况?
这不是还没开始吗?
坐倒在地的众人面面相觑。
一声莫名尖叫,让阿尔巴那宫殿在这夜色渐深之际,变得喧哗不止。
没有人发现,宫殿内少了一群不速之客,以及几位尊贵的客人。
……
翌日。
距阿尔巴那足有一天行程之远的沿岸处。
一艘本部军舰停泊于此。
在军舰的甲板上,安静躺着一群海军。
而这群海军,正是被莫德的【影傀儡】之技“搬运”到此处的缇娜等人。
随着艳阳高悬,这群昨晚饱受严寒之苦的海军,于此刻被灼热阳光暴晒,却仍是未醒。
要说缘由。
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不过是莫德为了清静,所以在将他们“搬运”到军舰上的时候,适时往他们身上补充了一下物理性麻醉剂。
这也就是缇娜他们迟迟未醒的原因了。
当斯摩格军舰从雨宴沿岸处驶来此处与缇娜军舰汇会合时,也就有了如下奇特一幕。
船舷登梯处,一众海军,除了斯摩格面无表情,其余人都是神情惊悚看着躺在甲板上的包括缇娜在内的同僚们。
在船头处的甲板上,摆放着一套配备了遮阳伞的桌椅。
莫德戴着墨镜,喧宾夺主坐在椅子上,手中拿着一杯冰水。
佩罗娜坐在莫德一侧,正津津有味捧着一本书在看。
书的封皮颜色略粉,由于角度关系,勉强能看到封面上印刷了几颗粉色爱心。
这似乎是一本跟爱情有关的小说。
至于从何而来?
莫德有随口问了一句。
然后,佩罗娜给了莫德一个出乎预料的回答——船长室。
听到这个回答的时候,莫德还情不自禁看了一眼四仰八叉躺在甲板上的缇娜。
这个欠缺女人味的女海军,竟然喜欢这种读物?
佩罗娜沉浸在小说的世界里,没有察觉到斯摩格等人的到来。
而贝利还在宿醉,慵懒趴在桌子上,时不时就伸手扒拉一块糕点往嘴巴里塞,也是没注意到斯摩格等人的存在。
“你们来得正好。”
莫德用中指顶开墨镜,侧头微笑看着以斯摩格为首的一众海军。
“有件事要你们去办。”
“!!!”
海军们闻言愕然不已。
要不是甲板上还躺着一群同僚,莫德那轻描淡写般发出指令的样子,活像他们的顶头上司。
斯摩格眉头一蹙,直接无视莫德的指令,冷淡道:“缇娜的任务是去王宫缉捕草帽一伙和重大罪犯妮可罗宾。”
说着,他环视了一圈躺在甲板上的缇娜等海军,眼中生冷。
“但他们却躺在这里昏迷不醒,是你干的吧?百加得.莫德。”
“基本正确。”
莫德点了点头。
“百加得.莫德,七武海的身份可不是能让你肆意妄为的资本!”
斯摩格眉头紧锁。
实力差距并不是退缩的理由。
对斯摩格而言,起码是这样的。
哪怕深知自身实力远远不敌莫德,也丝毫不影响他在这种情况下做出正确的判断。
这可能就是他正在履行的正义,又或是坚守立场去行事。
他冷冷看着莫德,沉声道:“这次的缉捕任务非同小可,涉及到重大罪犯妮可罗宾,要是你不能给出一个合理解释,我有权当场剥夺你的七武海身份……!”
莫德缓缓摘下墨镜,旋即挺起上半身,侧着头,平静看向毫无半点退缩之意的斯摩格。
“你以为你……是在跟谁说话?”
莫德那冷冽的声音刚出口,映照在甲板上的影子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流窜到斯摩格身后。
斯摩格脸色当即一变。
还没来得及做出应对时,身体就被莫德的影子控制住,动弹不得。
“我明明已经让你长点记性了,看来还不够深刻。”
莫德举起右手,打了个响指。
声起声落。
斯摩格的身体,便是做出了个违和感十足的动作,猛地跪在了甲板上。
双膝与甲板撞击时发出一下沉闷的声响。
莫德冷淡看着跪下的斯摩格。
在这个世界里,力量若不能拿来随性而为。
那他费尽心思变强,又能有什么意义?
“斯摩格上校……!”
达斯琪等众多海军先是惊疑不定看着跪在甲板上的斯摩格,旋即怒目看向始作俑者莫德,各自亮出了武器。
“布噜布噜……”
就在这剑拔弩张之际,船舱内传来一阵电话虫的来电声。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