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ye2qr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唐朝第一道士 愛下-第六百七十八章 另尋僻徑達顛峯讀書-qhpvb

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推薦唐朝第一道士
密室门外。
理竺师兄弟二人早就担心的不行。
十二天的时间。
钟文连门都未开过,甚至连吃喝都未进行过,这不得不让理竺二人担心不已。
随着密室当中这一声发出之后,理竺师兄弟二人更是担心的不行。
“师兄,小文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吧?”伯溪听到这一声后,在密室门外走了走去的。
密室打不开。
只能从里面打开,这也使得二人不知道该如何。
如果他们二人强行破开密室,到也不难。
但二人又担心影响钟文的突破。
理竺也是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破门,他有想过。
就钟文这样的情况,理竺也是见过一次的。
只不过。
这一次,突破的这个时间上,却是比之以往太久了。
“希望没事吧!”理竺只得自我安慰道。
理竺师兄弟二人在密室之外如此的担忧,密室之内的钟文,却是不知道的。
此刻。
钟文终于是突破到了武道之境,可体内的内气却依然无法平静下来,更是无法消散。
这让钟文越发的害怕恐慌。
三粒朱果的药力,着实强大到让钟文都惊慌的快要疯了。
哪怕此时钟文突破到了武道之境,可依然无法平息体内的内气。
随着所有的内气涌向身体。
从头到脚,从肉到皮肤,到处都遍布着内气。
就这样的一个状态,钟文当然是知道,自己已是步入到了武道之境二层。
甚至开始往着三层的境界冲锋。
钟文只得随着体内的内气无止境一般的运转,然后往着身体各部涌去。
渐渐的。
时间又是过去了一个时辰。
“呼……”
一个时辰后,闭着眼的钟文长呼了一口长气。
这一口长气,终于是让钟文化险为夷。
因为,朱果的药力也渐渐的开始回落,身体之内,到处都布满着内气,开始往着骨骼涌去。
武道之境三层顶峰。
这让钟文都有些惊呀的不行。
三粒朱果,直接把钟文从一个先天之上九层的高手,直接往着武道之境四层迈进。
如此大的跨度,着实惊得钟文欣喜不已。
可是。
此时并不是钟文高兴之时。
朱果的药力还在。
所有的内气依然还在疯狂的运转着,甚至,钟文体外又开始流出丝丝的血丝来。
没过片刻之后。
钟文再一次的成为一个血人。
好在因为没有了衣裳,否则的话,就不是当下现在这副模样了。
上中下三处丹田之内。
此刻犹如有着一颗滚动的珠子一般,疯狂的旋转着。
而这朱果的药力,那更是疯狂的加速着三处丹田的内气催生。
经络脉络,早就被打通的不能再打通了。
就连所有的经络脉络,都被休无止境一般的拓宽。
而随之给钟文带来的,是巨痛再加巨痛。
对于这样的巨痛,钟文也早已是习惯了。
可没过多久之后。
经脉拓宽的巨痛,开始转化为骨骼所带来的巨痛。
这又开始让钟文有些承受不住,身体更是颤抖不已。
此时。
钟文正往着武道之境四层发起了冲锋。
朱果的药力太强大了。
强大到钟文都意想不到。
趁着朱果的药力如常,钟文只得选择往着武道之境四层发起冲锋,要不然,可就再没有下次的机会了。
骨头的疼痛。
那是真叫一个痛入骨髓。
半个时辰的痛疼,估计真不是常人所能承受得住的。
就连钟文都开始有些想要放弃了。
突破武道之境,没有入道,没有道的世界,有的只是转化。
内气转化到身体当中去,转化到骨骼当中去,转化到血液当中去。
只有这样,内气才能达到一种可怕的程度。
只有这样,武道之境的高手,才能有着更为强大的攻击力。
试想一下。
经脉当中所存储的内气,如果是一的话。
那如果内气开始涌向身体的任何一部位,那这内气必然是十了。
而当身体承载不了这么多内气之时,只能往着骨骼当中去。
到时可就是二十了。
而随着身体与骨骼都无法承载了,那只能往着体内最多存在的血液当中去了。
到了这种地步,那可就不是十与二十了,估计是五十了。
只不过。
这武道这境六层之上的七层,就是一个顶点。
血液再多,只要达到了七层之后,如你想要再往前突破一层,也就结束了你的武学之路了。
可当下的钟文。
离着内气通往血液之路,还有着一定的距离。
此刻,连这骨骼所带来的痛楚都无法忍受,可想而知,这内气贯注于血液之时所带来的痛楚,想想都可怕。
又是过了一个时辰后。
终于。
钟文的身体不再颤抖,开始趋于平静。
随着钟文体内开始连续性的“砰砰”声后。
钟文终于是达到了武道之境四层。
武道之境四层,对于一些普通武道之境高手来说,那是需要近三十年的时间才能达到的高度。
而对于钟文。
那是仅仅花了十二天的时间,就已是达到了武道之境四层。
虽说这是通过朱果才让钟文达到如此的境界,可这依然脱离不了钟文这赌的心思。
如果不是钟文心一狠,吞下三粒朱果,只服下一粒朱果。
说不定钟文也就只能处在武道之境一层罢了。
武道之境的突破,那完全靠的是内气。
内气不够,哪怕你再如何,估计也只是枉然。
况且,还有着如此强大的异宝朱果的存在。
而随着钟文突破到了武道之境四层之后,钟文的体内,那朱果的药力依然疯狂如我。
钟文此时想要停止,都无法停止。
只得继续催动着内气,对向体之内所有的骨骼进行运送。
巨痛依然。
颤抖又开始。
身体表面,又开始流出丝丝的血丝来。
“师兄,不能再等了,这都这么长的时间了,再等下去,小文必然会出事的。”此时,密室门外,伯溪正准备运转内气,想要轰想密室大门。
“师弟,且慢,再等等,再等一个时辰,如果一个时辰后,小文还没有出来,再破开密室大门。”理竺赶紧出手阻止。
可是,伯溪依然担忧不已,“师兄,都这么久的时间了,再等下去我真怕小文出事,他可是我天地宗唯一的弟子了,如果他出了什么事,我们可就再也无法寻到这么一位好的弟子来了。”
身为师叔的伯溪,比起身为师傅的理竺冒似更加的担心。
如此情况,也着实少见。
不过,伯溪的话到也说的对。
当下的天地宗,也仅有他们三人而已。
如钟文出了什么事情,天地宗想要再寻上一位天赋悟性极好的弟子来,估计是不可能的了。
但对于理竺来说。
钟文这样的状态着实有些怪异。
可曾经见识过钟文长时间体悟的理竺,却是有着他自己的想法,“师弟,再等一个时辰,就一个时辰,刚才密室中的动静你也听到了,想来小文已经到了紧要关头了,如果一个时辰后,小文还未出来,再破门也不晚。”
身为师傅的理竺,哪有会不担心的。
只不过他更相信钟文罢了。
密室外的争议,却是影响不到钟文。
钟文也没有那个精力去听密室外的动静。
此刻,钟文依然催动着内气,开始对身体之内,所有的骨骼进行运转。
脚到胸,最后到手。
痛入骨髓的痛楚,常人难以想像。
可钟文却是一遍又一遍的催动着内气。
随着体内‘砰砰’声不断。
可钟文依然无法往着头骨催动着内气。
脑袋的骨头,那是最为麻烦之地。
为此。
钟文在药力还依然如此疯狂之下,都不敢催动着内气往着头骨运转,钟文就怕出现意外。
当下的钟文,已是步入到了武道之境五层了。
只要把内气往着头骨运转过后,钟文就能步入到武道之境六层了,也就相当于伯溪这种程度了。
可此时。
钟文却是停了下来。
头骨,钟文不敢轻举妄动。
如真要是一个不小心,内气一运转至脑袋上去后,那必然会出现大问题的。
说不定,钟文成为一个傻子都有可能。
此刻。
钟文却又不像以往一样如此的蛮,反到是稳重如山一般。
断手断脚还能接回去。
可是脑袋出了事情,就真叫一个死了。
不小心都不可能。
渐渐的,钟文开始压缩内气。
循环往复的开始往着身体各部,以及骨骼各部而去。
除了脑袋不敢动之外,钟文开始尝试催动着内气往着血液奔去。
如此做法。
如理竺他们知道的话,非得把钟文揍死不可。
头骨都未有内气运转,就开始往着武道之境七层发起了冲锋,这明显就是找死的状态。
武道七层是什么?
那是需要更加庞大的内气支撑。
如果没有更回庞大内气的话,半途而废,那势必造成前功尽弃的结果,最终那可是有可能会成为一个废人。
可对于这一点。
理竺也从未与钟文提及过。
而钟文也只是想尝试一下罢了,并未想过其后果如何。
依着钟文的理解。
即然身体能藏下内气,那为什么一定要遵循着前辈们的说法呢?
难道一定要把内气往着身体与骨骼运转完后,才能往着血液中运转吗?难道这就一定是对的吗?
或许是对的吧。
反正此时的钟文不知道,也没听过这样的言论。
随着内气开始往着血液中贯注之后,渐渐的,钟文体表的血丝,也越发的多了起来。
巨痛也好。
颤抖也罢。
对于钟文来说,冒似好像并不影响他了。
半个时辰后。
当那朱果所携带的药力,在钟文如此疯狂的举动之下。
绝大部分的内气,开始往着血液中奔去。
渐渐的,钟文体内开始响动着“砰砰砰”的声音来。
武道之境五层颠峰,武道之境六层,武道之境六层颠峰,武道之境七层,武道之境七层颠峰。
直到武道之境七层颠峰之后,那朱果的药力,这才开始消散。
而此时。
钟文的境界,直接达到了武道之境七层颠峰,直接吓得他赶紧停下了下来。
如此一个的结果,连钟文都始料不及。
如果钟文再运转内气下去的话,说不定就直接突破到武道之境八层了。
武道之境八层,依着理竺的话,那是一个必死的境界。
只要到达了武道之境八层,不出三年的时间,必死无疑,这是几百年来,任何一个突破到武道之境八层的高手逃不离的结局。
而今,钟文这无意的行为,如异军突起一般,连骨骼都未完全运转完,直接达到了武道之境七层,这真是天下之奇迹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