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5gc9r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超品漁夫 起點-第一千六百一十二章 穿獸皮的那些人閲讀-el2t5

超品漁夫
小說推薦超品漁夫
看她皱眉苦思的样子,殷东也心疼,却不能不让她去想,不然,他怕,有一天她会想不起他们父子,弃他们而去。
“小宝还在你肚子里的时候,我就是喊你阿夏的,你竟然不记得了,那你不也记不得小宝是你亲生儿子了?”
殷东继续控诉,很幽怨的眼神,想要挑起秋莹内心的歉疚。
却不料,秋莹心里翻腾而出的记忆,是当年她在大湾村怀孕生子时,被他奶奶跟二婶打骂羞辱的事,眼里戾气暴起。
“麻麻!”
忽然,小宝喊了一嗓子,从翻倒的中巴车厢里探出的小脑瓜子,透着满脸委屈,“车翻了,宝宝摔了,好疼!”
隔得有些远,秋莹仍能看出小宝的额头上撞得青肿一块,心口顿时像刀子剜了一块的痛,浑身萦绕的魔气顿时散去,刚才的冷漠与疏离消失。
她的身形一闪,掠到车厢边,把小宝捞在怀里,愧疚的说:“妈妈错了,刚才没注意。以后……”
是不是就不修炼了,不然她也怕晋升之后,受到魔神传承之力的影响,渐渐六亲不认,连亲儿子也不认了?
殷东跟着秋莹过来,一直密切关注着她的神情,捕捉到她每一丝微妙的神情变化。
这时,他说了心里的话:“你不用顾及太多。灾难纪元,要自保,还是需要实力的,我宁可你不认得我们父子,也不希望你因噎废食,放弃修炼。”
秋莹美眸微闪,似笑非笑的问:“真的?”
殷东目光平视,没有一丝闪躲,认真的说:“我宁可,你是活着的魔神,也不希望你无力自保,让小宝丧母。”
这话,让秋莹嘴角翘了翘,但很快,她又压下了嘴角,声音凉凉:“哦,只是怕小宝丧母,你不会丧妻,是吧?我死了,你随时可以再娶的,是吧?”
两声“是吧”,一声比一声冷,殷东却笑了:“那不可能的,我没打算放你单飞,你死,我一定没机会独活,黑剑也要给我们陪葬。”
最后一句,就是威胁了。
剑灵空间里,小黑一脸的生无可恋,本剑灵说啥了吗?啥都没说,又吓唬本剑灵!
秋莹狠狠剜了殷东一眼,又忍不住笑了,这个呆子,不解风情,从来不会说什么甜言蜜语,可,他的话,却比山盟海誓更打动她的心。
殷东松了一口气,总算让她恢复正常了,只是她身体里的隐患没消除,下一次晋升时,怕是又要爆发!
他垂了垂黑眸,掩去眸底的一抹忧色。
很快,殷东让文子把其他人,连同驮着中巴车厢的巨型马陆一起,都收进了古井世界,哥俩跟秋莹一起,朝冒烟的山岭奔去。
那一道坚冰覆盖的山岭之后,是一个三面合围的山谷,谷口有乱石简单的围成的护栏,从山岭上往下望,能看到有几道身影缩在乱石的缝隙中,朝外面张望。
“还有人在放哨呢,都穿兽皮,跟原始人一样。”
顾文扒开山岭茂盛的灌木丛,朝山谷中张望一阵,有些惊讶。
殷东也看到了穿兽皮的那些人,明白他应该没找错地方,那个穿兽皮的死人跟小婴儿,大概率也是这山谷里的。
谷口的那几个穿兽皮的人,头发蓬乱,脏得不成样子,在这样的极寒气候下,身上的兽皮并不能蔽体,能活下来,没被冻死,也是命大了。
殷东三人到了谷口时,近距离看到这些人,都瘦骨嶙峋,露出来的四肢都皮紧贴着骨头,像干尸多过像活人了。
但,这些人一点也不可怜,看人,都像在看猎物,铜铃般的眼睛瞪圆了,一股野蛮凶悍又嗜血的气息扑面而来。
其中一个最肆无忌惮的男人,这人比其他人更加高大,身上毛发旺盛,返祖迹象更明显,像猿猴多过像人,还指着秋莹,很凶很兴奋的嘶吼。
在这种凶光毕露的目光注视下,换个女人肯定要被吓到了,忍不住瑟缩。
砰——
秋莹被激怒,一掌击中,这个像凶猿的男人被打得胸骨塌陷,喷血倒飞,砸死狗一样砸在覆盖了冰层的乱石中,又是一口血喷出。
呼——
刚好一阵风吹过,乱石堆内的篝火被风吹起一阵火星子,飘到他身上,烫得他鬼哭狼嚎起来。
其他穿兽皮的人都吓得缩到乱石缝隙里,没人管那个像凶猿的同伴。
而这时候,从山谷深处的山洞中,跑出来一大群穿兽皮的人,都拿着棍棒,气势汹汹的冲了过来。
“你们是谁?”
冲在最前面的一个穿兽皮的男人,蓬乱的头发扎了一个马尾,看上去比其他人要稍稍干净一眼,说话有点大舌头,但还是能听得清楚。
殷东松了口气,会说普通话就行,那就不是没法沟通的野人。
他直截了当的说:“我们都是华国军方的人,你们这一带离京城并不远,为什么没有去京城?”
这话一说,那些人竟然一脸茫然。
扎马尾的男人最先回过神来,不可思议的问:“这里离京城并不远?你没开玩笑?”
殷东心头一跳,反问:“难道你们以前不是在京城周边城市的?我们刚从京城过来,走了不到一天的路程,走得还不快,一路都在看风景。”
听了这话,扎马尾的男人跟他的小伙伴,都想打死殷东了。神特么的一路都在看风景啊,你能当个人吗?
这是灾难纪元,灵气复苏到,到处都是危机四伏,猛禽凶兽就不说了,就是那些虫子花草,都是能要人命的凶物。
山谷里这么多人,不成群结队的,都不敢出谷口一步。极寒气候,找吃的更困难,他们都饿了好多天了,也不敢出谷。
竟然还有人带妹子出来闲逛看风景!
扎马尾的男子咽下想吐出来的一口老血,幽怨的看了殷东一眼,才说了他们的来历。
“我们都不是京城周边县市的人,离这里近千里,天灾降临,整个城都毁了,城里的人全被埋在地底下,幸存者都是掉在地下暗河的人,我们在暗河里抓鱼吃,后来河里结冰了,我们才沿着暗河走出来。”
殷东听得心里沉甸甸的,正要说话,余光扫到一样东西——图腾印记!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