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i981y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真名之神 起點-第263章 學生,私生子,背叛推薦-zd8vw

真名之神
小說推薦真名之神
“你……!”
坐在地上的加西亚女士吃力地转过头来,既愤怒又哀伤的看着站在自己身后的年轻人。
她的胸口插着一把匕首,鲜血染红了朴素的长衣。
站在老女巫身后的,是一位头发焦黄色的年轻人,其中一边的的袖孔空荡荡的,是因为在不久前失去了一条手臂。
他正是加西亚学派的首席生,里德·乔伊斯。
此时此刻,年轻人的脸上既有畏惧和担忧,又有着难以抑制的兴奋,一种仿佛大功告成般的喜悦。
唯独没有的,是偷袭恩师的愧疚。
“居然真的有用啊……”
里德盯着老师胸口插着那把匕首,手掌还在发着抖,嘴角却已经止不住地向上翘起。
“连传奇巫师的护身术都能破解,真不负‘弑神锥’之名,我之前还以为那家伙说的话都是骗人的。”
“……是谁?”
罗瑞尔·加西亚目光沉凝。
护身术确实在第一时间被激发了,这说明对方并不是通过一般咒术的方式入侵自己的领域;当然,原本就不会有人傻到和一位精通咒法的传奇巫师在“斗法”层面的发生冲突。
但现在插在自己胸口上,几乎夺去了她的全部体力与意志力,让生命从伤口处迅速流失的匕首,却是在第一时间洞穿了她的身体,那层层防护被激活却未能生效,好似原本就不存在似的。
问题不在于“咒术”,而在于“材料”吗?
弑神锥……
罗瑞尔·加西亚确实有听说过这种武器的存在。据说,某一任教皇就是死在弑神锥上,它是某个杀手教团的秘藏之物,传承自中古时期,堪称非凡者的克星。
但自从那次惊世骇俗的刺杀行动之后,这件东西就像彻底消失在历史上,谁都不知道其下落。
当然,罗瑞尔并不清楚一件事:就连她的同僚拉斯普钦·诺维赫,不久前亦是死在这把匕首之下。否则,以她的才智和阅历,大概能联想到些什么。
“把这东西交给你的人,是谁?”
“逆十字。”
里德的回答毫无迟疑,一点儿都没有为自己的合作伙伴隐瞒的意思。
“是他们吗……”
老女巫深吸了一口气,苍白的嘴唇微微颤抖。
“果真是我们的心腹大患啊。”
“他们的人最开始和我接触的时候,我还吓了一跳。”
里德·乔伊斯围着瘫软在地上的老师身边踱步,步伐不紧不慢。
“一群人人喊打见不得光的老鼠,虽然不是势力没有对他们的存在感到畏惧,但其中显然不包括我们魔塔。我只是从来没想到,这群人的胆子会大到亲自找上门来,入侵由五位传奇巫师共同看守的塔。”
说到这里,青年停下脚步,眼睛闪闪发亮,就像是在诉说一件令他感到无比兴奋的事情。
“而直到现在,我才终于明白:原来‘格林先生’就是他们的领袖之一假扮的,这里其实称得上是逆十字的半个地盘;怪不得他们会如此放肆,哈哈哈哈!”
真可笑。他这么说道,朗曼·霍尔虽然是个讨厌的混球,但这家伙对魔塔未来下达的判断却一点儿都没错:最高巫师会议已经失去了它的意义,属于狼的精神亦已经在荒原上消亡,再这样下去,屹立千年的黑塔迟早会坠落大地。
不是今天,就在明日。
“当然,我从他们口中得知的,还不止是这些。”
里德乔伊斯仰起头,看着深邃的穹顶,语气感慨地说道。
“一开始,我还以为逆十字的人是因为我的首席生身份才想拉我入伙。但很快我就注意到,光凭这个理由,对他们要实施的计划而言,还远远不够充分。”
“毕竟,所谓的首席生,看似有着继承学派大统地位的责任,地位极高——但那是对学生而言;而对于他们的老师来说,却不过是随时可以替换的工具罢了。”
听见这话的老妇人,张开嘴想要说些什么,最后却还是闭上了。
“于是,当我提出质疑的时候,那个人便提供给了我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秘密。”
他的脸上露出愉快的笑容。
“原来,我是马里恩·格林——哦当然,我说的是原本的那位——他的私生子。”
他的目光炯炯有神地盯着自己的老师,欣赏着罗瑞尔沧桑脸庞上的神情因痛苦而扭曲。
“在那一刻,我自然是感到十分惊讶。而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我便想到了另一个问题:我一直都以为自己是被魔塔收留的孤儿,结果在一个意料不到的时间节点意识到了自己父亲的存在。明明我们父子俩居住在同一个地方长达十余年时间,却从来未曾相认。”
“那么,问题来了:我的母亲呢?”
罗瑞亚·加西亚闭上了眼睛,不想再看到眼前令人心痛的景象。
她没有哭泣,到她这个年龄,泪腺早已经干涸了;可内心的痛苦,却没有因为年龄的增长而丝毫减弱。
过了好久,罗瑞尔才深深地吐出一口气来,颤抖着问道。
“你……已经知道了你的身世,却为何还要做这种事?不应该先来找我……”
对方却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似的,仰起头哈哈大笑起来。
“愚昧?就因为你是我的亲人,所以我才会做得如此彻底!越是有着亲密的血统,反目成仇之后才能让这份仇恨刻骨铭心,你不这样认为吗?事实上,一想到能亲手杀死我的老师和亲生母亲,我真是痛快到不得了!”
乔伊斯垂下眼帘。
“当然,除此之外还有别的事情……我本来是不打算杀你的,虽然我很讨厌你,更讨厌那个老头,但你毕竟对我有着传道授业的恩亲,所以最开始的时候,我只是想着找个地方将老师你软禁起来。”
“但是,就在不久前,发生了一件让我目瞪口呆的事情——”
他用阴沉的目光,看了一眼空荡荡的袖管。
“维尔莉特·爱德华,大概是靠着出卖身体爬上了拉斯普钦那个老东西的床,才能从一个废人重新获得魔力,并得到首席生的地位……这样一个婊子,居然烧掉了我的一条手臂!”
里德·乔伊斯的瞳孔燃烧起了恶毒的火焰。
“而你!,你是怎么做的呢?你居然不管不问,甚至反过来认为是我的错,不允许我去报复……这样还能算得上我的老师、我的亲人吗?你其实早就已经抛弃了这一切,抛弃了对你而言根本无所谓的属于‘母亲’的情感,不对吗?!”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