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w9go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馬林之詩討論-第六百零八節:冬去(二)熱推-gedwt

馬林之詩
小說推薦馬林之詩
垫着脚的孟取义走近了这栋位于城镇边缘的小楼,它有一个还算完好的篱笆与一扇还算完整的门,在这片满是沙石的地面上,她尽力让自己的脚步看起来不明显,之前杀掉的一只兔子被它取掉了一些腿肉之后丢到了远处的街道上——活尸在追逐着她,这是在诱骗它们的举动。
相比起她身上的味道,血液更容易被活尸的嗅觉确认,而当它们闻到血时,这些家伙就会变成最为恐怖的猎手。
所以,离得远一些就成了第一要务。
伸出手按在房门上,刚刚使用术式润滑了房门那锈蚀了的插销的少女推开了房门,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声音,她举起了手里的消声手枪——这是给战斗法师特备的护身武器,加长枪管上有着消声法阵,还有着比消声器更有效的使用体验,接近真正无声,不止一位战斗法师用它从满是怪物的敌后成功逃生。
武逆狂徒 流下慧
枪口首先指向房门打开的右侧,左侧身打开门的时候,这是第一时间能够被确认的位置,在红外视觉下空无一物的事实让孟取义停了一下,抬起头看了一眼房门顶部的空间,确认安全之后继续轻轻地推开房门,仿佛就像是被风吹开一般。
风声掩盖着她的脚步,背对着她的活尸正在破损的窗户前蹲着一动不动,只有视觉中的红色能够确认它还活着。
走进房门,孟取义伸手投出一颗石子,在吸引了活尸注意力的时候掏出了匕首,从它身后接近的少女将匕首捅进了这个活尸的后脑,同时附魔武器:火焰效果触发,活尸的尸体在倒下时,他的伤口已经被高温破坏,没有任何血液流出。
法师之手带上了房门,孟取义飞快地潜入了阴影中,带上了房门的法师之手在窗边,听到一楼动静的两只活尸冲了一下来,就看到了一团影子跳出了窗户,这是法师之手带着一团雪花带出来的粗糙效果,但是活尸并没有脑子来做思考,它们直接跟着跳出了窗户。
極品天驕 慕瓔珞
鄉野小神醫 逆天小爺
孟取义取消了法师之手的控制,然后召唤了另一只,让它用书柜挡住了窗户。
活尸们拍了一会儿墙,似乎有些不敢放弃,孟取义让法师之手上楼,通过它确认了角落里有一个活尸幼崽,考虑了一下,她让法师之手抓着这个幼崽从窗户钻出了房子,随着幼崽的尖叫声越来越远,孟取义可以听到外面的活尸叫声也越来越远。
而整座城市似乎也随之活了起来。
用化石为泥术式将烟囱堵上,以活化藤将几个房间封死,孟取义终于得以休息,她坐到了楼梯上,以圣水清洁之后的匕首割开裤腿,摔断的腿如今已经发青发黑,拿出配发的圣水,用砖石化成的小盆子放在伤口下方,孟取义割开了伤口,以圣水清洗其中,同时一条活化藤将一瓶治疗药剂灌进了它主人的嘴中。
等到伤口不再有污血流出,孟取义将附魔武器:火焰施放在了匕首上,活化藤变成了它主人嘴中咬着的木棍,孟取义一咬牙,将匕首的侧面按在了伤口上。
遺恨六百年
高温从来都不是处理伤口最好的办法,但是事急从权,毕竟现在这个情况下,失去了急救包的孟取义真的没有别的办法来处理伤口。
处理完伤口,孟取义平静了一下心情,松开了咬着的木棍,看着腿上的疤她笑着有些苦涩——这一次,腿上又多了如此大的疤痕,难怪母亲总是说她做战巫会后悔的……是啊,真的有些后悔,作为女孩,以后怎么穿短裙啊。
但是,一想到父亲身上的那些伤处,想到母亲垂泪的模样,孟取义就觉的,身为女性,如果不能与爱人同生共死,一个人躲在安全的后方又有什么意义,你连和你的爱情一起去死的勇气都没有,那还谈什么爱情啊。
将匕首放回鞘,孟取义在一楼安排了好几处陷阱,然后上了二楼,这里意外的干净,也许是被做为育儿室?
找了一处角落,铺上毯子,孟取义听到了窗外的尖叫声,她来到窗边,活化藤为它们的主人打开了一个缝隙,于是他看到了一队活尸正往刚刚幼崽去的方向前进。
痞子闯仙界 小贩子
而在更远的地方,尖啸声与嚎叫声不停地在响起。
看起来混沌和活尸们打起来了。
鬼吹燈前傳2:契丹神墓 糖衣古典
坐到了毯子上,孟取义从她唯一一个没有断掉肩带的挎包里拿出一个罐头。
作为一次安全的侦察随行活动,孟取义按照流程带上了急救包,子弹包与口粮包,在她被攻击时,一发似乎像是短矛一样的东西差一点切开了她的腰部,这看起来像是运气好,但事实上那东西割开了背包的肩带,于是急救包直接就掉在了城中央,前飞了一些距离,子弹包开始摔落,她不得不往下飞想要抓住子弹包,于是被地面火力命中,孟取义拼了命才活了下来。
虽然有诸多的不幸,但是幸运的是,她的口粮包还在。
里面有两个全麦面包,两个肉罐头,两支高能量炼乳口服膏和一根压缩能量棒。
后面两种是非常甜的食物,通常是食用面包时的佐食。
孟取义现在需要一些肉来填饱自己,然后剩下来的食物需要好好打算,她知道肯定会有人来找她,所以在北方的混沌和活尸打完架,她再离开这里——她最终的目的地是城镇中央的钟楼,在这里她会留下标记,这样的话来找她的人就一定会发现她还活着。
人总是要给彼此一个念想,无论是父亲过来,还是露露过来,又或者……是那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大英雄。
总会有人来的,孟取义对此深信不疑。
………………
戴上护目镜,拉起衣领,将厚毛帽戴好,坐到了战斗飞艇左侧的坐板上,罗德斯一个劲地在自己面前划幸运女神的圣徽,虽然他不信她,但是年轻人还是觉的有时候信一信这位也不是坏事,毕竟他和他的兄弟们坐着这个铁疙瘩是要上天的。
“这玩意儿就是马林阁下的最新武器?”坐在另一侧的卡门大声喊道——这东西的引擎很给力,所以在这附近说话轻一点根本没有人听得到。
“是的,听说是什么试作型,丢过好几次叫炸弹的大家伙,掀了我们的客人好几口大锅。”罗德斯身边的苏德尔这么说道。
“那我们这一次就用它过去,不用履带机车吗?”身后传来了哈尔桑的提问声。
“小伙子们,不要用那种幼儿园的孩子都不喜欢的慢吞吞的家伙,让大叔带你们飞!”坐在前面的侏儒大叔一边说,一边拉起了操纵杆。
“嗯,还行,它竟然能够离地。”罗德斯满脸惊讶地感叹道。
“是的,它竟然能够离地,真是神奇的工程学奇物,这就是传说中的飞行器吗,太神奇了,马林阁下真是一位传奇工匠啊。”哈尔桑化身阁下第一舔狗,吹得令卡门都有些不好意思——因为这家伙把他想吹的东西全给吹了。
“哈哈,你们是不是觉得它只会这么飞?”侏儒大叔笑着问道。
“那还能怎么飞?”苏德尔问出了他接下来最后悔问的一句话。
因为下一秒,战斗飞艇加速,使用安全带固定在座椅上的四个年轻人异口同声地在高速飞声中失声尖叫。
………………
露露停下了脚步,在神殿区刚刚参加完礼拜的马林夫人注意到了叫住了她的年轻人,这个家伙之前不是跟着孟取义的一个跟屁虫吗,怎么了。
“有什么事吗,哈文卿。”露露回忆了一下,确认了他的名字,于是她微笑了起来。
“孟小姐在早上的行动中失踪了,尊敬的露露夫人,请您与马林阁下联络一下吧,现在只有他能够在那么极端的环境下帮助到孟小姐了。”这个年轻人脸上的焦虑与不安不像是做假,露露想了想,点了点头。
“太谢谢您了,夫人。”这个年轻人抚胸,然后飞快地退走了。
露露看着他消失在走廊的尽头拐角,有些疑惑地皱了皱眉头——取义失踪,她也是刚刚才知道,之前还在神明面前请求他保佑自己的友人。
金牌宠妻:强悍狂妃倾天下
但是这个家伙为什么会想到找马林……他是真的想让马林去救取义,还是想马林会不会回来。
要不要联络马林呢。
露露思考着,最终决定还是联络一下吧——至少,那些士兵们都在等待着他呢。
想到这里,露露走上了回家的路,离开教会,坐上马车,露露正准备联络马林,却发现马车停了下来。
“为什么停车。”露露探出了脑袋,正好看到路边站着的瘦长年轻人,他微笑着与马车夫打了一个招呼,然后走到了车门边,站上踏板,亲了露露的脸一下。
“你回来了。”露露开心地打开了车门让自己的爱侣钻进马车。
“我回来了。”马林微笑着说完扫视了一眼车内:“对了,你的那个小跟屁虫呢。”
“啊,她啊……”露露连忙将取义的事情说了一遍,听到她在前线失踪,马林摇了摇头:“找到她的尸体了吗。”
“没有,但是她负责带领的两个新手的尸体找到了,那一地区是废弃的城市,活尸与混沌到处都是,我听说军方已经派遣精锐去救援了,有人向我问到你,说能不能让您出手。”
“让我出手是假,想看看我是不是还会回来是真吧,看起来大家都对战胜混沌有信心啊,不过没事,我会过去看看的,如果孟取义的运气不错,我一定会把活着的她带回来。”马林的话语让露露开心极了,她吻了马林一口,然后看着马林:“你长高了。”
“嗯,因为个子高一点,在南方骂人的时候有优势。”马林笑着回答道。
这个答案让露露笑得极为开心,她拍了拍马林的手背:“那么在北方呢。”
“我会变得小一些,这样我打碎对面膝盖的时候就不需要弯腰了。”
马林的回答让露露笑得都瘫倒在他的怀里。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