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定河山討論-第五百二十章 沒有一個善茬子讀書

定河山
小說推薦定河山定河山
被胡三这么一瞪,很是感觉到自己再一次受到侮辱的世子,走上前去就要在给这个蔑视自己权威的家伙几巴掌,让他知道什么是主子、什么是奴才。只是他刚上前一步,却听到背后传来一句阴冷的声音:“够了,有什么事情到王爷面前在说。王爷,让你们现在都过去。”
背后传来的这句阴冷声音,让世子不由自主的缩了缩脖子。别看他敢扇胡三的嘴巴,但对于身后这个自己父王,就连就寝都要站在他站在窗外,才能安心入睡的贴身护卫,却是半点不敬之心都不敢。又瞪了胡三一眼之后,转身向着别院书房走了过去。
而在他的背后,看着脱险之后又恢复了骄横跋扈架势的世子背影。胡三的手,不由得紧紧攥了攥拳头。心中暗骂了一句今儿这件事没完,早晚让你知道老子厉害后。也只能与那个张姓的供奉,在桂林郡王那个贴身护卫冰冷目光注视之下,赶往桂林郡王的书房。
在来到桂林郡王的书房后,虽说对世子爱理不理。但是对于这位主,胡三却是没有任何的勇气。见到被对着自己,正抚摸着书案上一个上等和田羊脂玉雕成的,可谓是价值万金的玉罐的桂林郡王,直接跪倒在地:“王爷,今儿的事胡三罪无可恕,还请王爷重重责罚。”
此时正盯着那个玉罐的桂林郡王,却是好大一会才转过身来。看了看面前的人,语气平淡的看不出喜怒哀乐的道:“你先起来吧。事情既然已经出了,现在最重要的不是责罚你,而是亡羊补牢。你现在要做的是马上安排人,不惜一切代价查清楚今晚这个人的身份。”
只是对于桂林郡王这个命令,一向对桂林郡王命令,向来都从不讨价还价的胡三,此时却是有些垂头丧气的道:“王爷,请恕胡三无能。据张供奉所言,今晚那个夜探王府别院的人,不仅功夫还在胡三之上。而且是已经在江湖上,消失了二十多年的寒冰罗刹传人。”
“如果张供奉判断没有错的话,那么以我们现在的能力,根本就不可能查到这个人踪迹。唯一可以查的是,这个人应该不是江湖人。江湖传闻,寒冰罗刹从不与官府之人接触,更从不为朝廷效力。甚至在没有消失之前,还杀了不少的朝廷的官吏。”
看着胡三有些沮丧的样子,桂林郡王还没有来得及说话。世子却是抢先道:“自己无能就说自己无能,不要动不动就什么高手?我还真不知道,这世上还有我们桂林郡王府找不到的人。什么寒冰罗刹传人查不到,我看不过是你为了推脱责任,在给自己找借口罢了。”
中流 擊 楫
世子这番明显是心有不甘,在向着胡三发泄怒气话说罢,这间书房内的几个人,不约而同几乎全部皱起了眉头。这其中包括进入书房之后,一直没有说话的那位张供奉,以及桂林郡王的那个贴身护卫。胡三更是对这位不知道深浅,愚蠢至极的世子怒目而视。
而桂林郡王看了看几个护卫与供奉,在提到这个寒冰罗刹时异常严谨,甚至是有些拘谨表情。虽说没有呵斥世子,但眉头却是皱了起来:“寒冰罗刹?就是传闻之中,二十多年前以一人之力,在湘西破了排教的那个寒冰罗刹?能让你们忌讳成这个样子,她好大本事吗?”
这位桂林郡王语气中,同样的不以为然。几个护卫与供奉,又一次不约而同摇了摇头。最后还是那位张姓供奉开口道:“王爷,此人别看只是一个女子,但二十余年前便是江湖之中,顶尖三大高手之一。一萧一剑走江湖,一手萧中剑更是出神入化,几乎从未有过对手。”
“当年老夫曾经与其较量过,只是说起来实在汗颜。当年,老夫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一手烈焰掌加上横练十三太保的硬功,在江南几乎无敌手,也算是志得意满。可老夫却在她的手中,连五十招都没有走上。一掌下来,老夫足足修养了十年,才恢复当初的功力。”
谁是凶手 香无
“那一战,老夫可谓是铭心刻骨至今难忘。今儿闯入别院的那个人,与胡三过招的时候我一眼就认出了,那个人用的是当年寒冰罗刹惯用的掌法。而且老夫在与他对掌之时,他身上的那股子内力,也与当年寒冰罗刹震伤老夫时的内力,一模一样。”
“此人出身神秘,江湖没有人知道她的出身,甚至就连她的师门是何门何派,都始终未能查的出来。只是二十二年前,她突然在江湖上消失。这二十二年之间,再无一人见过她。江湖上有传言,她是因为卷入了当年淮阳之乱,被南北镇抚司的人暗中埋下火器给炸死。”
“只是从今儿遇到她的传人来看,江湖传言终归不过是传言罢了。只是谁也没有想到,当年性格高冷,从不与任何一个男人往来的她,如今不仅有传人,这个传人还是一个男子。而且从这个人年纪轻轻,内功便超过胡三的情况来看,寒冰罗刹在此人身上是下过苦功的。”
“王爷,那个寒冰罗刹别看只是一个女人,您可千万切不可等闲视之,更不能以寻常江湖人看待。此女不仅武功高强,在江湖之中几乎无敌手。而且此女琴棋书画、医术无一不精,谋略更是常人拍马难及,足以抵挡十万大军。今儿她的传人夜探王府,我们切不可大意。”
对于张供奉的这番所言,桂林郡王挑了挑眉毛,也颇为有些意外的道:“此人不过一介区区女流,居然如此厉害?不过,本王可不管她是什么人,在你们那个江湖上究竟什么地位。本王只知道的是,今儿这个人不查清楚他来别院的原因,本王会寝食难安。”
“无事不登三宝殿,他来别院总不会找你们叙旧来的。既然胡三,不是那个人的对手,那么此事今后就由张先生来查。不管花多少钱,需要耗费多少时日,这个人还有他背后那个寒冰罗刹,都要给本王查出来。查出来后,能收买便收买过来。若是收买不了,你们看着办。”
桂林郡王这番话说罢,书房内的三个人都不敢在言语。主子话都说到了这个地步,已经等于切断了自己几个人的退路。在讨价还价下去,恐怕等待自己的未必是什么好事。那位领命张供奉,与胡三对视一眼之后,无奈的摇了摇头转身离开了书房。
等到三人都离去后,没有搭理站在一边一脸委屈的世子。桂林郡王的手,又抚摸上了那个玉罐,不知道在想着什么。良久才转过头走到世子身边,抬手就是一个耳光。在将世子打的晕头转向后,语气虽说依旧平淡,但其中的冰冷却是谁都能听得出来:“蠢货。”
“如今皇帝闭口不提婚事,摆明了就是要将我们拖在京城。以皇帝的精明,不会不利用这个机会,想方设法摸清我们的底线与实力。有些事情,你当真的能做到天衣无缝?你真当我们在京城的一举一动,就没有人盯着?还是当着南北镇抚司,都是一群废物?”
“北辽那个梁王,被朝廷以行为不捡有失国体,这么一个不是名义的名义强行遣送离京,已经是在变相警告我们,他对我们不是一般不放心。眼下这个时候,你不将心思放在如何尽快回去上。还如此的大意,被人家摸到了眼皮子底下都没有察觉。本王看你玩女人玩疯了头。”
桂林郡王看了一眼,被自己呵斥得有些不知所以的儿子。掩饰住眼神中的失望,转过身又开始抚摸着那个玉罐,良久才道:“京城,绝非我们久留之地。本王还是小看了皇帝,没有预料到他比本王想象的还要精明。还有那个宫中襄理政务的英王,更不是什么善茬子。”
“想必永王与梁王,还有你在那座青楼一再偶遇的事情,便是他在背后鼓捣出来的。至于那个永王虽说荒诞不经,过去也青楼瓦弄的常客。可在荒诞不经,但他毕竟是皇帝的儿子。若是没有那个秉政的英王在背后撑腰,又岂会公开为一个妓女,与那个梁王大打出手?”
代替恶魔麻仓好
“给朝廷弄了这么一个借口,将梁王驱逐出境。别说朝中那些大臣说不出来什么,恐怕就是北辽的那个萧太后,面对这一手也有苦说不出来。如果不是我们提前两日,与梁王达成协议,我们现在笑都笑不出来。这对父子没有一个善茬子,我们必须要尽早的返回。”
“这段日子里面,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你非但不知道收敛,还在变相的给朝廷找滞留我们不归的借口。若是搁在往日,不过是一个商贩的女人罢了,你玩了便玩了。那家人,即便是告到京兆府也不怕。可现在必须要谨慎一些,万万不能在出任何的差错。”
“那家人,派人送去一千贯钱。告诉他们,他家的女人在别院染急症身亡。因为请大夫瞧过了是染了春疫,所以尸体已经送到化人场化了。这一千贯钱,是桂林郡王府赔偿给他们的,足够他们在娶几个老婆了。这件事情做的干净一些,别让朝廷抓住什么把柄。”
桂林郡王的话音落下,听着自己父王语气之中的冰冷,世子不敢说什么,只有唯唯诺诺的点头。而就在他转身准备离去的时候,背后又传来桂林郡王更加冰冷的声音:“记住,做好你自己,别再让本王失望了。今儿的事情,再有下一次,后果你掂量着办。”
背后传来的声音,让世子身上的冷汗瞬间便落了下来。自己父王那个冰冷语气之中,蕴含的警告意味,他不是没有听出来。只是面对着冰冷的父亲,哪怕自己感觉到自己很是委屈,但世子也不敢有一句话的反驳,只能悄无声息的退出去。
待世子离开之后,桂林郡王眼光重新放在那个玉罐上,淡淡的笑了笑道:“你不要着急,本王会让你见到,本王站在这个天下顶峰的那一天。让你看看,与那个书呆子相比,什么才是真正的男人。只是不知道,等你知道错失皇后的位置,在那边会不会后悔?”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