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 ptt-第1312章 把張元暫時從名單上拿下來吧!看書

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
小說推薦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始
陈垒更感兴趣了,追问道:“张哥你快说,我很好奇!”
“你说裴总搞受苦旅行其实不是心血来潮,而是有深层的目的?”
张元点点头:“对!”
“人力资源部那边的吴滨,也是在招聘的时候看到有人发曲解腾达精神测试的小册子,于是去找裴总,结果反而被裴总教训了一顿。”
“于是他才想到重新总结腾达精神,尤其是探究工作与娱乐的关系。”
“他这个理论讲起来还有点深奥,有什么‘劳动的异化’之类的观点,我没记住,也没理解透彻,但听吴滨解释之后,我也记住了一个比较简单、通俗的解释。”
“之前我们都认为,工作和娱乐是泾渭分明的两种东西,工作就该是辛苦的、劳累的、痛苦的,而努力工作是为了更好地娱乐,娱乐则是工作的调剂和助力。”
“但显然在裴总看来,这是错误的。”
“工作和娱乐,应该是一体两面的,工作应该是快乐的,而娱乐也可以是工作本身!”
“而裴总的目标,就是改变劳动的异化状态,让它变回最原本的形态,让工作变得不再是一件痛苦的、消耗的事情,而是变得充满乐趣。”
“吴滨说,这两种观点看似差不多,都是在鼓励娱乐,但实际上却有着本质的不同,思想境界更可谓是云泥之别。”
陈垒听得一愣一愣的:“好家伙,我一直觉得腾达上班打游戏就够离谱的了,结果上班打游戏,竟然都能上升到哲学高度了?”
“你们这人力资源部,也是卧虎藏龙啊。”
“裴总的思想真的这么高深?嗯……也对,要是别人我不信,但要是裴总,那还是很有可信度的。”
“但是这跟你避祸又有什么关系呢?”
不死人皇
张元解释道:“我听了吴滨的这番理论研究成果之后,很受启发。”
“我之前一直在找,找受苦旅行第一批负责人有没有什么共性,想研究出来一个普遍规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会被裴总送去受苦。”
“结果研究了半天,除了发现他们都在重要部门担任负责人,都作出过不错的成绩之外,没找到其他的共同点。”
“我有点费解,按理说,其他部门赚钱也不少,为什么裴总优先选择了他们呢?”
“后来结合吴滨说的,我明白了,是因为他们这群人,把工作和娱乐分得最开,最不符合裴总的理念!”
“你看,飞黄工作室的黄思博、游戏部门的胡显斌、摸鱼网咖的肖鹏、摸鱼外卖的芮雨晨、觞洋游戏的叶之舟,驽马人工智能实验室的沈仁杰、终点中文网的马一群……”
“这些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他们对本职工作尽职尽责,全都是一门心思地扑在本部门的工作上,很少有娱乐活动。工作完成得一板一眼,只知道闷头挣钱,很少整活。”
“这显然不符合裴总对他们的期待!”
“再看看没被选上的负责人。”
“惊悸旅舍那边,陈康拓隔三差五地自己就到鬼屋里去玩;”
“逆风物流那边,吕明亮虽然本职工作完成得不错,但为人自由洒脱,从不一门心思地想着赚钱,直到近期才决定拓展市场开始收发快递;”
“小吃集市那边,张亚辉一边经营小吃集市,一边也自己亲自上手卖卖烤冷面,乐在其中;”
“还有我,之前也经常现场看看比赛,或者跟马总一起和DGE的队员们开开黑。”
“这样一对比,区别就非常明显了!”
“裴总选出来的,全都是一门心思扑在工作上,娱乐活动很少甚至于没有的,工作和娱乐泾渭分明;而没选上的,全都是快乐工作、将工作和娱乐结合得比较好、充满创造精神的!”
暖婚撩人,顾少宠妻上瘾
“所以说,裴总这个受苦旅行,显然是有深意的。”
“明显是在敦促这些负责人们,要尽快转变这种不正确的工作态度,不要继续那么严肃下去,而是要让劳动回归到原本那种充满乐趣的状态,在工作中更多地享受乐趣,才能更好地创造价值!”
陈垒的表情,宛如听到了天方夜谭。
好家伙,乍一听这个理论,可是够离谱的!
裴总竟然嫌弃负责人们工作太认真了可还行?
但听张元这么一分析,尤其是结合实例,把去了受苦旅行的负责人和没去受苦旅行的负责人这么一对比,还挺有说服力的!
陈垒沉默片刻,说道:“也就是说,裴总认为这些负责人表面上认真工作,对公司有益,但实际上,他们这种僵化的工作观念会限制他们的上限,抑制他们在工作中迸发的灵感,所以需要矫正一下?”
张元点点头:“我觉得这是唯一合理的解释。”
“所以,为了下一期受苦旅行的名单上没有我,我必须得做出更多改变。”
“毕竟第一批最需要矫正的人,已经受苦归来了,下一批就得选问题相对小一点、但仍旧需要矫正的人了。”
“我很有可能还是会在第二批的名单上,因为我显然也没达到裴总所期待的那种‘在工作中尽情娱乐、在娱乐中快乐创造’的工作状态。”
“所以,我得趁着GOG比赛的这个关键节点,多刷一刷存在感,向裴总展示我的变化,这样才有可能免于受苦!”
陈垒完全信了,不由自主地点头。
“在腾达当负责人可真不容易,一般脑子不好使的还当不了呢。”
“像裴总这种思想深度,一般人确实是理解不到。”
张元说道:“所以还是得靠各部门的负责人联合起来解读啊!一个人的力量终究是有限的。”
“要不是吴滨提醒,我就算想破脑壳也不可能想到,裴总竟然会是这个意思。”
“哎,不说了,暖场赛快结束了,准备上台了。”
“咱俩再合唱一首,然后我再给观众抽个奖,今天这存在感应该就刷够了,明天比赛开始前再继续刷。”
张元站起身来,整理了一下演出服,再次做好登台的准备。
凌驾天之巅 星梦玄羽
……
此时,裴谦正在家里一边美美地吃着薯片,一边在大电视上看比赛。
看到张元登台现场,裴谦不由得愣了一下。
“张元这是唱的哪一出?放飞自我了?”
“平凡的工作已经让他感到厌倦,所以为了重新回忆自己当驻唱歌手的那段时光,张总决定……成为偶像?”
有一个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以领红包和点币,先到先得!
“不过这种行为还是值得提倡和鼓励的嘛!”
看着直播间里各种“张总唱得真好听”和“建议张总原地出道”的弹幕,裴谦也不由得有些忍俊不禁。
负责人们应该都向张元学习才对嘛!
别整天就想着赚钱、赚钱、赚钱,在自己本职工作的职责范围之内,多整点活,多娱乐娱乐大众,不也挺好的吗?
把心思花在这些地方,顺便占用公司资源完成一下自己的兴趣爱好,那都是值得鼓励的。
反正你们干点啥都行,别老是想着给我赚钱,那就没问题了。
“看起来当初把张元从摸鱼网咖调任到DGE俱乐部是个非常正确的选择。”
“他要是留在摸鱼网咖,现在多半跟肖鹏一样,到神农架受苦去了。”
“现在他没了摸鱼网咖和ROF装机的梦想,整个人都咸鱼化了,唯一的乐趣就只剩下唱歌,只能趁着GOG比赛的时候上去献唱了。”
“嗯,不错不错,看来下一批的名单可以暂时把他拿掉,换成其他人了。”
裴谦算了算,受苦旅行的第一次活动差不多也快结束了,那些负责人们很快就要回来,重返工作岗位。
快乐毕竟是短暂的。
但接下来,就可以着手安排第二批负责人了,把之前的那些漏网之鱼,比如各个部门的二把手,那些潜藏起来一直暗戳戳搞背刺的人,也全都一网打尽。
本来张元也是在这份名单上的。
毕竟DGE俱乐部一直在卖选手赚钱,虽然赚的钱不多,但侮辱性极强。
要是DGE真的费了很大的代价和资源培养了选手,那卖个高价也就算了,可现在的情况是,很多选手卖高价,完全是因为他们本身就很有天赋,到DGE俱乐部只是镀了一层金而已!
就光是镀了这层金,这些选手的身价就一下子暴涨。
进DGE俱乐部之前,作为青训生也就年薪几十万,离开DGE俱乐部被其他俱乐部买走,一下子翻十倍。
再加上DGE俱乐部的各种队服、周边等等,这钱赚的,简直让裴谦想吐血。
至于电竞事业部那边,各种赛事搞得红红火火的,这锅显然也有张元的一份。
我曾拥有青春
所以,说什么下期受苦旅行都不能让他跑了。
但是一看今天这情况,看到张元在舞台上放飞自我、娱乐观众的状态,裴谦又觉得他的病症还不算重,还能再缓刑一下。
也许DGE俱乐部和电竞事业部搞成现在这样,不全是张元的锅呢?
毕竟这两个部门,起步就很高。
从张元的工作态度来看,还是值得在观察一下的。
只要他继续保持下去,占着负责人的位置追求当歌手的梦想,那就应该留着他继续当负责人,因为就算是给部门赚钱,肯定也比提拔的新人赚的少。
提拔新人这个事情,裴谦是不敢乱尝试了,每次提拔的新人都比老人赚钱更狠。
废后不承欢
正好把张元从名单里抠出来,换一些更需要去受苦的负责人。
裴谦打定主意,决定周一上班就重新敲定一下名单,如果名额允许的话,乔老湿和阮光建的优先级也可以提前。
当然,前提是想好说辞,能忽悠得他们心甘情愿地参加才行。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