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大唐掃把星 迪巴拉爵士-第688章 忘記了老母親分享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大唐扫把星
“哇!”
“哇!”
老大最终还是找到了兜兜,一番呵斥,随后兜兜哭了。
卫无双出来,不由分说赏了他两个五毛,于是贾家顿时就沸腾了起来。
孩子哭,大人在边上若无其事。
其实不是若无其事,而是故意的。
两个孩子渐渐大了,这时候去安慰,或是去哄,那他们永远都记不住教训。
这是两个丈人都千叮咛,万嘱咐,让贾平安万万不可违背的原则。
兜兜站在那里哭的浑身颤抖,见没人搭理自己,就用力的嚎了几声,身体还应景的颤抖着。
可怜的娃!
贾平安心如刀绞,却在两个老婆的虎视眈眈下不能出手解救。
“哇!”
兜兜偏头看着他,眼泪哗哗的。
“阿耶!”
贾平安别过脸去。
我闺女真可怜。
“老龟跑了!”
外面传来了安静的尖叫。
贾平安一把抄起闺女就跑。
两个女人目瞪口呆。
然后捧腹大笑。
就没见过这等宠孩子的。
老龟大摇大摆的往外爬,安静在前面阻拦,步步后退,脸上全是惶然。
这只老龟颇受两个孩子的喜欢,若是丢了……安静觉得自己将会被鞭责一顿。
“来人呐!”
她一边惊惶的阻拦,一边尖叫。
她的家在罗马(后世称之为拜占庭),原先也是一个权贵,可父亲却成为了叛贼。她侥幸逃得一命,却沦为了奴隶。
在被带出来之前,她绝望的在牢中等待着自己的下场:是成为某个权贵的玩物,还是成为千人骑的女妓……
她发誓自己永远都会记得那个清晨,几个笑的猥琐的男子进了大牢,在里面挑选女囚。
她躲在角落里,祈求不被发现,可……当那双粗糙的大手揪住她的长发时,一切都不可挽回。
“这是个处女!”
小吏在得意洋洋的说着,“必须要卖个好价钱。”
随后她就被带来了东方。
她被卖给了那个胡商,凶神恶煞的,颇为残忍。
可没想到最后却成为了这个新主人的女奴。
新主人看似温和,可安静永远都记得那一夜:得意的胡商面色惨白,带着她在门外守了一夜。
随后她就换了个主人。
“回去!”
安静很喜欢现在的日子,恬静而美好。大唐的富庶显然超乎了她的想象,食物更是让她忘却了故乡的那些岁月。
所以她要珍惜。
老龟依旧在爬。
安静的身后就是院门,一旦退后就是前院。
前院的事前院了,同理,后院的事后院了。
她发誓自己再不会后退。
老龟依旧慢腾腾的爬过来。
眼看着就要撞到她的腿……
她闭上眼睛。
“啊……”
熟悉的叫嚷声传来。
接着便是窸窸窣窣的声音,这是阿福。
她睁开眼睛,就看到老龟缩在龟壳里,阿福恼火的过来,一屁股坐上去。
老龟探头出来,四脚乱弹。
贾平安抱着兜兜哄了一会儿,然后把她放下来,“去,给你大兄道歉。”
兜兜进去了。
“拜占庭……罢了,还是罗马吧。”贾平安一脚把老龟踢动了些,阿福勾着它的脖颈拖啊拖,一路拖回去。老龟跑得飞快,担心被阿福把脖子弄断了。
“给我说说罗马之事。”
大唐不可能打到罗马,太过遥远,就算是水军强大,可也无法做到远程操控。
“是。”
安静低着头,有些不安。虽然贾平安从未对她和秋香有什么企图,可……
“奴的家乡在君士坦丁堡……”
“……那里有角斗士和赛车……”
赛车?
贾平安打断了她,“赛车是什么东西?”
“是……如今已经没了。”
安静脸上的雀斑在闪光,“当时蓝绿党争执,在赛车场里发生了冲突……陛下差点逃跑,幸而皇后果断拉住了他,最后……赛车场有三万人被杀,要知道,当时的君士坦丁堡只有三十万人……”
我去!
这是一次果断的伏击啊!
“奴的故乡很美……”
安静安静了下来。
“敌人呢?给我说说罗马的敌人。”
贾平安并不想了解罗马的什么赛车,至于角斗士就更无趣了。
“敌人……”
安静的眼中多了惊恐之色,双手不禁握着胸襟,仿佛下一刻就会被剥光衣裳。
“是大食人,他们攻取了叙利亚、耶路撒冷……他们势如破竹……我们岌岌可危。”
安静深吸一口气,嘴唇有些泛白,“郎君,那些大食人很凶悍。”
不错不错。
贾平安很笃定的道:“大食人无法让伟大的罗马屈服,对此我深信不疑。”
大食人和罗马人的战争延绵不绝,贾平安觉得大唐把周边清理干净了,他们依旧还会厮杀不休。
不,不会,大食人将会往东西两个方向开战。
希望你们好运!
贾平安想到了怛罗斯。
第二日,贾平安精神抖擞的去寻了任雅相。
早茶会刚开始。
“这是要喝茶?”
任雅相很乐意于让贾平安品尝自己的茶汤。
尤式笑吟吟的道:“武阳侯定然是馋的!”
“对,就是馋的!”吴奎兴奋的脸都红了。
小子,来和我们一起享用吧。
黄洋一本正经的道:“武阳侯坐我边上,咱们一起探讨一番饮茶之道。”
任雅相已经开始倒茶汤了。
“别!”
贾平安赶紧叫停,然后说道:“下官来此是有件事……罗马人如今与大食人正在厮杀,罗马弱势,不过我以为这场战争将会延绵无数年……大唐可寻机在西域取得突破……”
大唐一边和吐蕃开战,一边和大食开战,这个时代的大国都特娘的不是省油的灯,你若是只有一个对手出门都不好意思和别人打招呼。
对,这说的就是吐蕃。
四人看着他,懵逼。
“什么罗马?”
贾平安捂额。
“我去寻寻。”
贾平安去了鸿胪寺。
“朱少卿!”
朱韬含笑,睿智的目光在注视着他。
小子,来鸿胪寺吧!
“下官求个事……”
“何事?”
懂王竟然……
“下官记得当初有极西之地的首领遣使来大唐,贞观年间吧……”
“你不必说,老夫知道。”
朱韬淡淡的道:“大还是小?”
“大!”
你难道还能从中分出来?
那我回头就真给你个懂王的封号!
“拂菻!”
拂菻:fu,lin
懂王再度打击了贾平安的自信心,“贞观十七年,拂菻王波多力遣使献赤玻璃、绿金精等物。先帝降玺书答慰,赐以绫绮。”
牛逼!
贾平安再度回到了兵部。
“拂菻!”
众人木然。
“咱们不是鸿胪寺。”
黄洋觉得贾平安这个问题太宽泛了些,“这个什么拂菻对大唐可有用?”
“大用!”
一群棒槌。
想到先前懂王对此事的满不在乎,贾平安就觉得整个大唐都沉浸在了强大的快感中无法自拔。
“拂菻和大食人在厮杀,已经成了死仇,敌人的敌人是朋友,既然拂菻人来过,那为何不联手他们呢?两边前后夹击……”
大食人自然成了烙饼。
“多远?”
“两三万里吧。”
任雅相面无表情的道:“再议!”
贾平安出了兵部,就去寻了老梁。
关键时刻还是看老梁……
“两三万里?”
贾平安点头,从长安出发,一路绕行去君士坦丁堡,可不就是那么远吗?
梁建方伸手摸了一下他的额头,“不烧啊!这娃……魔怔了。”
贾平安心态炸了。
我特么进宫。
“皇后,武阳侯求见,看着气势汹汹。”
邵鹏的禀告带着强烈的个人色彩。
上次贾平安被阿姐踹了满屁股脚印,邵鹏取笑。贾平安就给他挖了个坑,在茶水里放了巨量的醋。邵鹏口渴,一饮而尽,事后牙齿都被酸倒了。
老邵,冤冤相报……何时了啊!
贾平安进来,给了邵鹏一个停战的信号。
但很遗憾,邵鹏的眼珠子长头顶上了,没看到。
“阿姐!”
武媚正在看奏疏。
最近皇帝的眼神又不大好了,据说是肉吃多了。
但比起历史上来说,现在的李治好了许多,注意饮食,偶尔喝点清淡的茶水,所以不至于近乎于瞎的状态。
“你莫要逗弄邵鹏。”武媚觉得都不省心,“整日捉弄他很有趣?你自家看看……多大人了还和孩子一起玩耍。上次去你家就听闻你捉弄妻儿……哎!”
我太难了。
贾平安干笑道:“阿姐,我这边有个事……”
“说,说完走。”
武媚真的很忙。
“阿姐,大食知道吧?”
武媚点头。
然后眼神不善。
你这是在鄙视我吗?
大食使者都来进贡过几次了,老娘怎么不知道?
“阿姐,拂菻呢?”
武媚摇头,“拂菻是何处?”
果然,贞观年间的一次交往后,大唐就漫不经心的忘记了这个国家。
女主被穿之后 北行
“阿姐,拂菻乃是西边极大的国家,全盛时堪称是投鞭断流啊!”
我这个牛逼吹的不错吧?
“如今他们正在与大食交战,阿姐,大食不可小觑。”
贾平安希望大唐君臣能正视这个对手,否则在以后的扩张中将会给自己带来一个巨大的麻烦。
战斗力大唐能碾压,但大食领土庞大,一旦被纠缠上了……
所以要么不打,一打就得把大食人打痛了。
武媚低头,“知道了。”
“阿姐!”
“阿姐!”
你给我个准信啊!
武媚指指外面。
在她处置政事的时候,没人能打扰,就贾平安。可这小子还不知足,喋喋不休,喋喋不休……
贾平安出了这里,仰头叹道:“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悲乎!”
没人听到。
算是明珠暗投了。
罢了,留着下一次吟诵。
出了皇城,贾平安写了一封信。
信是写给百骑在龟兹的密谍,信里贾平安说了拂菻的事儿,让他们在龟兹尽量打听一番,另外还有大食的消息。
等李隆基出手……娘的,整个西域都会被坑。
“武阳侯,太子召见。”
操蛋。
贾平安今日竟然老老实实地坐到了下午。
李弘在东宫召集了属官大会,当然,大佬们来的不多。贾平安认为是李义府这个奸臣在这里主持大会的缘故,太恶心人了。
霸道总裁:老婆复婚吧
“武阳侯!”
一个官员拱手,喜气洋洋啊!
属官们都很是欣喜。
“这是第一次?”
官员点头,“第一次。”
贾平安觉得今日的大会怎么就那么像是东宫启用大会呢?
李弘坐在上面,下面坐了一摊人,外面站了许多。
贾平安算是东宫大佬之一,单独有座位。
“咳咳!”
李义府最近声名狼藉,贾平安不理解李治为何不把他的这个兼职给去掉,难道是用李义府的坏名声来映衬大外甥的好名声?
一定是。
讲话一点都没有营养,干巴巴的。
当然,贾平安不会承认自己嫉妒李义府的文章才华。
讲话完毕,正在走神的贾平安下意识的鼓掌。
啪啪啪……
这是何意?
李弘好奇也跟着学。
鼓掌!
啪啪啪!
殿下鼓掌了。
众人觉得有趣,也跟着鼓掌。
贾平安干笑着,心想这后世的习惯不会就此在大唐生根发芽了吧。
事实证明他想多了。
随后大佬们轮流讲话。
作为司经局的老大,贾平安也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在讲话里赞颂了太子的孝顺和聪慧。
没了?
贾平安的讲话很短。
李义府皱眉,但李弘在此,他不好给贾平安一个背刺。
李弘最后做了总结发言,高瞻远瞩……
最后散会,出去后,外面有十余内侍发东西,每人一个罐子。
“啥东西?”
众人很是好奇。
打开看了一眼……
竟然是一罐子红烧羊肉。
“这是孤的决定。”
小屁孩很是踌躇满志。
“红烧羊肉是不错,可为何不能是一罐茶叶?”
贾平安叹息。
李弘振振有词的道:“茶叶太贵。”
擦!
自作孽!
贾平安说道:“回头给你一些,不过你切记了,十八岁之前别喝茶,送人,好的送给你阿娘,中等的送那些官员。”
皇帝不差饿兵,李弘也得笼络一番属官。
不过红烧羊肉真心味道不错,贾平安吃到了香料味。
“兄长,你好歹让我一口啊!”
李敬业吃完了自己的,又开始盯着贾平安碗中的。
“吃吃吃,就知道吃!”
贾平安打个嗝,“走,带你去看看市面。”
“甩屁股?”
李敬业眼前一亮,“兄长家中的两个金发奴甩屁股如何?我观其中一人屁股大,另一人身材普通,兄长,当择日甩之!”
卧槽!
这娃走火入魔了。
贾平安没好气的道:“甩什么屁股,想多了。”
“武阳侯,皇后召见。”
得!
阿姐这是想踹我了还是什么意思?
贾平安进宫,李敬业在外面等候,想着回头托人去龟兹等地寻几个金发奴来甩屁股。
武媚坐在那里,身后一个俊俏的宫女在给她按摩肩头。
“阿姐。”
“嗯!”武媚闭着眼睛哼了一声,“等等。”
贾平安发现室内空荡荡的,就好奇的道:“阿姐,你为何把室内弄的这般素净?”
后来阿姐简直就像是换了个人似的,各种大兴土木。
武媚睁开眼睛,淡淡的道:“弄那么富贵堂皇作甚?一把火的事。”
可你以后可不是这样的!
贾平安觉得应当是做了皇帝后膨胀了。
千古一女帝,怎么也得彰显一番威仪。
“我叫你来……就是你说的那个拂菻之事。”武媚看了一眼外面,太子依旧在浪荡,忘记了老母亲。
“我刚问过,所谓拂菻的使者,多半为假。否则也不会带着那些莫名其妙的东西来……你说是大国?”
“对,大国。”
拜占庭一直不算弱,抵御疯狂的大食人多年,能屹立不倒并非浪得虚名。
武媚嗯了一声,慵懒的道:“如此大国,那些礼物堪称是羞于出手,大唐最后还礼绸缎……”
武媚起身,活动了一下腰。
“你随我出来走走。”
武媚负手走在前方,贾平安在侧后方。
“未雨绸缪是好,可得有度,拂菻你说远在两三万里之外,如何联络?既然他们与大食相互厮杀,要联络也该是让他们来,毕竟先开口者气弱!”
“再说了,若是拂菻击败了大食,会不会成为一个庞然大物?随后席卷而来,大唐将会面临着一个更为强大的对手,所以不如让他们相互牵制。”
等贾平安走后,李治缓缓而来。
“年轻人总是热血沸腾,想着马上取功名,朕在想,若是能亲征会如何?只是想想就兴奋不已。炀帝当年领大军,浩浩荡荡一路到了高丽,高丽为之震怖……”
武媚挽着他的手臂,“可惜了。”
前隋真的是可惜了。
李治看了她一眼,“不怕朕责罚你?”
武媚淡淡的道:“若是如此,臣妾便去了冷宫中,任由陛下处置。只是午夜梦回,不知陛下可会听到女子的咆哮声。”
李治骂她悍妇,这便是悍妇做派。
“可惜。”李治同样觉得可惜,“最大的错误便是炀帝亲征。亲征可,但必须要放手。他无先帝纵横沙场的本事,去指手画脚,不败何为?”
这话堪称是精彩。
武媚说道:“平安这般……臣妾知晓,是最近李义府之事让他有些不自在,就想去边塞……不算避祸,只是眼不见心不烦。”
“朕知晓。”
李治觉得这纯属是赌气。
“你告诉他,要么去南诏,要么就去出使吐蕃。”
武媚捂嘴笑了,“陛下不放就不放,何苦让他郁闷。”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