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前方高能-第一千零六十七章 入魔(求月票)

前方高能
小說推薦前方高能前方高能
宋青小一见这黑气,便觉得格外不对劲儿,她下意识的在内心之中呼唤青冥令:
“出来!”
对付这样的邪祟,它向来最是拿手。
可她心念一转间,竟感应不到自己的神魂中有青冥令存在的痕迹!
这一惊非同小可,甚至比太昊天书少了‘仁’字时更令她在意。
接着,宋青小发现不止是青冥令,甚至诛天剑、混沌青灯、九字秘令等,统统都失去了感应。
她好像一瞬间从云端被打落,回到了当年一无所有时的情景。
这令得宋青小瞳孔颤动,手握成拳强迫自己冷静。
“果然是入了魔……”
“唉……”
旁边人在将这女尸翻了个身后,好似并不吃惊,众人你一言我一语间,纷纷感叹不已。
大家的神色既是害怕,又是厌恶,同时带着几分怜悯。
宋青小压下心中的情绪,又看了一眼那具女尸。
尸体肚腹像是被尖利无比的利物剖开,内脏肝肠都被掏了出来,仅余一具空荡荡的冰冷躯壳而已。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这年头,越来越不好过了……”
“魔气横行,时常都能听到有人入魔的消息。”
“没想到这一趟行商,会遇到这种事,真是晦气。”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叹息,末了又道:
“这个地方不宜久留,我们也还有事,趁着天色未黑,不如先离开此地。”
“她怎么办?”
这个时候,一个矮瘦的男人看着宋青小,问了一句。
先前还在说话的几人闭了嘴,其中一个年约五十来岁的男人看了一眼最初拉宋青小出来的山叔,表情有些犹豫:
“我们只是一伙行商,大家都是要挣钱糊口的……”
山叔的脸上,露出一丝怜悯:
“若不管她,这里入魔之后,可能会引来一些邪祟。”
他拿手指推了推自己斗笠的沿,说道:
“她看起来年纪也不大,村庄出了这么大事……”
“哪里管得动啊?”
说话的男人像是这一伙行脚商人的领头,听闻这话,便长长的叹息了一声:
“人各有命。”
大家出来跑商的,都是家中有妻儿父母的,能在发现村子被屠之后便进村来看,侥幸将宋青小救出,这在男人看来已经仁至义尽,没有必要再惹不必要的麻烦。
“队中口粮、用物,都是有数的,这个年头,大家都不富裕……”
山叔嘴唇动了动,但最终沉默了下去,露出一种既不忍又无奈的神情。
正如头领所说,大家生活都不容易,若不是被逼无奈,谁又愿意在这个世道出来跑商,冒着危险就赚几个钱呢?
“小姑娘,你还有什么亲戚没有?”
他还不忍心,想要再问:
“若有亲戚,不如告知我们,看看顺不顺路,到时我们若是行到了那个地方,也好帮你捎告一声。”
这也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其他人连连点头,表示赞成。
宋青小却并没有理他,而是目光落到了那具尸体之上。
不知为何,她总觉得这具尸体还没有彻底‘死绝’,仿佛里面隐藏着什么东西,正等着伺机而出,要害众人性命。
虽说她目前灵力受制,肉身的力量也被削弱,同时法宝像是被封印,但丰富的战斗经验累积下,却令她仍有超乎常人的敏锐察觉力。
“小姑娘……”
那山叔见她不说话,以为她还没回神,不由探身上前,又喊了一声。
“怕是受到惊吓,失了魂。”
行脚商人的头领见此情景,不免叹息了一声。
人在受到极度的惊骇之后,会丢失三魂六魄,需要找到法寺的人帮忙做法召魂才行。
可这个年头,大家日子都不好过,又哪有办法帮这个忙呢?
山叔有些怜悯,伸手想要拍拍宋青小的肩膀,看能不能令她回神。
但他手还没有碰到宋青小身体的刹那,宋青小的眼中,便看到那女尸面部缠绕的肉筋好像扭了一下。
而其他人站得虽近,但对这入了魔的尸体似是格外的畏惧、忌讳,倒并没有发现这一异动。
反倒是宋青小胆子极大,一直不错眼的盯着这女尸看,因而第一时间便发现了不对头。
萦绕在上面的黑气散逸开来,一股阴冷的杀机逸出——
“小心!”
她喝斥了一声,也不知从哪儿生出力气,往那手持扁担的男人扑了过去,一把将他手中的扁担夺了过来,往那女尸被剖开的肚腹处杵了下去!
‘吼!’
一道似兽非兽的咆哮声响起,女尸的袖口之中,两条手掌化为柔若无骨的黑色触手探了出来,往站得离她最近的一个男人卷了过去。
这群人以为女尸已死,压根儿没有防备。
那触手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将其中一个男人的脚躁缠住,用力一拽,便将猝不及防的男人拽倒在地。
女尸脸上缠绕的肉筋瞬时‘复活’,蠕动着层层裂开,似是一朵绽放的‘花’,带着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诡异。
男人甚至来不及喊救命,那些黑色触手便顺着他脚踝往上爬,将他捆了个严严实实。
肉筋触手钻破衣物,从他肚腹、后背刺了进去。
肚腹被撕开,内脏滚落一地,沾了血泥。
女尸脸上裂开的触手将他的脸吸住,把他临死前的惨呼吞没。
“啊!!!”
众人终于后知后觉的醒过了神,露出骇然的神色,不住后退。
宋青小抓紧扁担,用力杵紧。
女尸的力量大得惊人,像是要翻身坐起,逼得宋青小不住后退。
她脸部的数根肉筋裂开来,嘶吼之间露出一张漆黑的圆嘴,像是在警告宋青小不要多管闲事。
“砍断她的手!”
宋青小不得不将自己的身体整个往扁担的另一方压了下去,意图将女尸牢牢压制住。
‘哐!哐!’
女尸的身体疯狂的抖动,每抖一下,扁担便裂开数条裂缝。
巨大的力量几乎将宋青小的身体都要举了起来,关键时刻,她左手的掌心之中像是涌出一股热流。
这热流来得突兀,瞬间从掌心蔓延至她周身各处,令她像是恢复了一成力量,将女尸坐起的身体‘砰’的一声重新压回地面之中。
这个时候,后退的众人终于反应过来了。
有了她的发话,其他人虽说恐惧,但仍壮起胆子。
提了镰刀的人往那些触手砍去,有人拿了手中的东西砸往女尸。
‘砰!’
‘哐哐!’
十数下后,那女尸身上的触手终于被砍断数条,头部被砸得稀烂,腥臭的黑血流了一地,终于平息着再无动静。
宋青小力量耗尽,将手一松,那扁担‘哐铛’落地,她也跟着弯下了腰,喘得肺腑都在痛。
“六子……六子……”
女尸失去动静之后,众人终于想起死去的同伙,发出轻声的啜泣。
四周血腥味儿更浓了,一股悲伤气息下,仿佛周围的光线都暗了许多。
“现在该怎么办?”
一个男人眼睛通红,望向了行脚商人的领头:
“要报告附近寺院的人吗?”
头领还没有说话,山叔就道:
“一般入魔之后,人必死无疑,从没听过入魔而死后的尸体,还能再度害人的……”
大家想起先前那一幕,都觉得十分恐怖:
“若是入魔之后还能再害人,这事儿后果十分严重啊……”
“应该通知寺院的人,请他们派出禅师超度此处。”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商议,就在这时,领头的商人像是下了决心一般,突然说道:
“不可!”
他的话将众人的讨论声打断,众人也不敢吭声,就听他说:
“正如山叔所言,在此之前,这样的事儿从未听过。”
此人是行脚商人的领头,在众商人之中威望十足:
“要是我们贸然报告了寺院,先不说寺院的人相不相信,纵然相信了,恐怕也要认为我们身染邪祟的。”
到时若是被抓入寺院,浑身长嘴都说不清楚。
大家打了个寒颤,就连先前喊着要报告寺院的人都不再出声了。
“那……那六子咋办?”
说话的人又看了一眼倒在地上已经咽了气的同伴,悲痛不已的问了一句。
“管不了了。”
那头领咬了牙关,脸上显出几分果决的狠色:
“每个人离开家前,便已经知道生死难料,祸福相依了。”
他脸颊抽了抽:
“回头算一算,每家凑些银钱,归家之时,交给他的妻子作为弥补。”
众人听闻这话,神色间不由有些黯然,便都算默认了他的安排。
‘呱——呱——’
远处似是有乌鸦凄厉的叫声传来,带着一种死寂与不详的感觉。
领头的行脚商人打了个哆嗦,面色一变:
“天要黑了,先离开这里再说。”
先前的尸变令得众人心中都格外的恐惧,大家都点了点头。
“也先将这小姑娘带走吧……”
山叔趁势提出请求,指着还在喘息的宋青小:
“幸亏她刚刚出声预警,不然我们可能不止六子一人出事了。”
那头领面色阴晴不定,最终狠狠一点头:
“先带她离开这个村落。”
大家也不敢再替惨死的六子收尸,还要趁着天色未黑前离开此地再说。
“走吧。”
山叔冲宋青小招了下手。
开始以为她是失了魂,但先前她出声说话,且又对付过入魔的女尸,看起来不像是患了失魂之症的。
虽说还没有弄清楚自己身在何处,又是为什么丧失了力量,但在听到山叔招呼的片刻,她仍是点了点头。
不过在即将离开前,她往自己先前藏身的桌案下走了过去,俯身进去摸找了半晌,并没有发现太昊天书的存在之后,才暗叹了一声,跟上了众人脚步。
行脚商人们走得很快,大家像是深怕身后有妖鬼在追似的。
大家沿着阡陌小路往外走,很快走出青黄不接的农田,回到了商队暂时栖息之处。
商队里还留了一些人看守家当,见到一行人回来的时候,几个坐在货物上的人都擦了把汗站起身迎了上来。
见到山叔等人空手而回,面露凝重之色,队伍中少了个人,还多了个宋青小后,有人面色一变:
“六子呢?”
“出事了。”
那头领也不欲多加解释,挥了下手:
“先离开此地再说。”
大家看他神情,又见宋青小满脸满身血迹,已经猜出不好了。
逆天魔尊妃
这会儿问话的男人强忍悲痛,冷冷的瞪了宋青小一眼,接着坐回原处。
众人收拾了东西,由头领带路,如逃难般的离开了此地。
天色逐渐黑下来了,因为先前发生的事,众人也不敢停留太久,接连走了十来里山路,最终才在一处山林空地之中落脚。
挑担的众人放下了货物,头领招呼着几人生火、拿锅,又分派了两人去拾禾找水,大家忙了起来,气氛才不再像是先前那样压抑了。
宋青小初来乍到,与众人不熟。
这些人也像是有意识的在冷落她,把她抛在一旁,各忙各的。
她也不以为意,找了一棵大树便滑坐了下去,只觉得浑身半点儿力气也没有了,连喘气都格外费力。
莫名其妙被太昊天书弄到这里之后,她发现自己不止是力量消失了,而且身体好像也缩小了许多。
从手掌、身高比较,应该不超过十五。
她皱了皱眉头。
这一次场景,不知是不是神狱的试炼任务,若是任务,为什么没有进入试炼空间,且没有遇到其他的试炼者存在呢?
意识之内也没有任务提示,莫非是因为任务契机还没有出现的缘故吗?
她身上穿的仍是当日自云锦宝衣坊购来的那件衣服,在雷劫、大战之中,已经受损严重。
上面萦绕的灵力几近于无,上面沾满了血污,几乎失去原有的防护能力了。
宋青小伸手牵了一下衣袖,袖子拉起来露出一截细瘦的手腕,上面竟有一块鸡蛋大小的银色图腾。
只是那图腾十分模糊,冷不妨看上去如同胎记一般。
但她一看到这图腾的刹那,却心中一块大石落地了。
银狼印记!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银狼印记会模糊不清被封印在她的体内,但至少银狼还在,这就令她放心了。
她目光之中闪过一丝冷光,缓缓将衣袖又拉了下去,将这一块模糊不清的图腾盖住。
看样子,她的力量、银狼、武器、宝物等只是因为某种未知的原因暂时被封印了,说不准找到契机,便可以恢复。
就如当初沈庄一行中,她被困入百年前的红雾中的场景一样,只是需要暂时忍耐罢了。
她想起先前压制入魔的女尸的时候,掌心中涌出的那股热流,不由缓缓摊开了手。
那涌出热流的左手,恰是她当时接住了太昊天书之后的那只手。
宋青小也不知这股力量的来源与太昊天书有没有什么关系,但她将手一摊开后,就见掌心之中,竟然有朦胧的金芒闪出。
一个若隐若现的‘仁’字从她掌心之处浮了出来,令得宋青小瞳孔紧缩。
在梦境之中,太昊天书之上消失的‘仁’字,竟然在此时出现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