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370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天唐錦繡-第一千一百一十六章 攻破衙署推薦-oddda

天唐錦繡
小說推薦天唐錦繡
待到冲入衙署大门,迎接右屯卫兵卒的便是百余身穿革甲的家兵死士,手持刀盾戈矛,阵型严整的挡在门内。
见到这等情形,程务挺明白哪里还有半分活捉之希望?他当即下令:“冲进去,捉拿逆贼长孙明、侯莫陈随、长孙汉,死活勿论!”
人家分明已经有了防范,这个时候若是执着于抓活的,会使得兵卒心生忌惮不敢全力杀敌,那根本就是罔顾袍泽之性命。
右屯卫训练有素,天下第一强军之荣誉可不是浪得虚名,冲入门内之后面对这些家兵死士接阵抵抗,当即列成阵势,盾牌手在前、长矛手在后,余者纷纷自腰间解下震天雷,吹燃火折子便将十余枚震天雷丢入敌人阵中。
“轰轰轰”
一连串轰然炸响,大雪之中敌人残肢断臂与洁白雪花一起在空中漫卷激射,敌人严整的阵列瞬间崩溃。
右屯卫火器之威,无人可挡。
程务挺顶盔贯甲手持横刀,指挥着麾下兵卒不断向衙署之内的家兵死士进攻,一轮震天雷过后,火枪手站成一排端起火枪向着溃乱之敌人射击,“砰砰砰”炒豆一般的密集声响之中,一股股硝烟从枪管喷出,与飞舞的白雪纠缠一处、相映成趣,转瞬即被北风吹散。
敌人瞬间崩溃,丢下数十具尸体一哄而散。
末世剑宗
再是勇猛的家兵死士,也不可能真的不怕死,面对火器之威全无抵御之力,只是一瞬间便被击溃士气,溃散自然情理之中。
程务挺知道长孙明等人既然已经做好了准备,那么无论这几人是畏罪潜逃亦或是拼死一搏,想要活捉亦无可能,索性也不急于冲进衙署内院,指挥着麾下兵卒稳扎稳打、层层推进,时而所有人集合一处攻击某一处院门,时而散开以“什”为单位剿杀溃散之敌,誓要将整座衙署清剿一空。
都护府占地不少,院落更是层层递进共分五进,尚有左右跨院若干,右屯卫兵卒组织有序、进退有距,一进一进院落挺进,一个一个院子清剿。衙署之内关陇门阀聚集起来的家兵死士足有数百人之多,却难挡右屯卫犀利而又沉稳的攻击,每当试图组织起反击之势,便会兜头盖脸遭到右屯卫的火器攻击,转瞬便崩溃四散。
战斗足足进行了一个时辰,外围院落终于被清剿赶紧,程务挺率领亲兵抵达正堂之前。
大雪之中,院中满是积雪,正堂大门紧闭。
程务挺让人押过来两个俘虏,命人给他们松绑,下令道:“汝等即刻进去,告知长孙明等人,若是束手就擒,某必不苛待,只将其绑缚长安问罪。若负隅顽抗,唯有死路一条,休怪某不留情面。”
两个俘虏唯唯诺诺,急忙上前叫门。
门后的死士见到是自己同伴,犹豫一下,将门打开。
程务挺站在正堂之外,抬头瞅了瞅灰蒙蒙的天空、肆虐飘舞的雪花,忧心忡忡。
所谓的“驱虎吞狼”之计他已然知晓,咋舌于卫鹰之大胆的同时,更加担心右屯卫能否在这等天气之下保持士气、状态。想要引诱突厥人与阿拉伯人进入阿拉沟,之后予以歼灭,就势必要全军隐藏在阿拉沟不远处的山岭之中。
这样的天气,兵卒在野外能够坚持几时?
若是敌人两天不来,这个计策自然全无用处,否则所有右屯卫的兵卒就得冻死在荒山野岭之中……
然而无论突厥人与阿拉伯人会否前往阿拉沟,都一定会派遣斥候侦查阿拉沟的情况,一旦右屯卫耐不住严寒不得不从山上撤下,行踪肯定难逃敌军之眼目。突厥人与阿拉伯人又岂会放弃那等良机?
皆是倾巢而来,右屯卫人困马乏士气低落,愈发难以抵挡……
想到这里,程务挺忽然脑中灵光一闪。
整个“驱虎吞狼”之计最为紧要之处,亦即是能够成功的关键,便在于突厥人与阿拉伯人互不统属,信息不通之下出现误会,显示突厥人进入阿拉沟,继而阿拉伯人抵达,而阿拉伯人接到的命令是“歼灭敌人”,这个敌人不仅是右屯卫,还有突厥人。
国色
两军混战,这才能够给右屯卫争取全歼之机会。
可如果长孙明等人逃出交河城,前往突厥人亦或是阿拉伯人那里,发现已经有人假传命令,然后及时更正并且顺势而为两军包夹阿拉沟,右屯卫岂非陷入包围,插翅难飞?
想到这里,程务挺面色大变,再不复先前的好整以暇、稳扎稳打,急切下令道:“炸毁正门,攻进去!”
万一长孙明等人趁着这个机会逃走,右屯卫将会面临危机。
“喏!”
麾下兵卒得令,点燃一枚震天雷丢在正门之前,“轰”然巨响之下,正门被炸得七零八碎,木屑飞溅之中,兵卒们以盾牌护住身前,抵挡迎面射出的弓弩,悍然冲入正堂。
天命相師 鯤鵬聽濤
正堂内的死士以为右屯卫有意谈判,故而有些松懈,待到忽然之间正门被炸飞,这才想起组织反击,只匆匆射出了一轮弓弩,便被冲进来的右屯卫冲散,陷入近身肉搏。
那些门阀世家几乎家家都训练有死士,以之执行一些见不得人的任务。然而死士之训练固然极为严厉,但讲究的乃是潜行暗杀之术,当真说起两军对阵、正面硬撼,如何能够是千锤百炼的正规军对手?
用途不一样,自然性质天差地别。
只不过右屯卫这般悍然冲锋,自然难免乱了阵型,混战之中又是单兵素质更强的死士占了优势,所以右屯卫的伤亡也很大。
只是一个冲锋,盘踞在正堂之内的死士便被杀个七七八八,右屯卫留下满地尸体,三三成队朝着后堂冲了进去。
一炷香功夫之后,亲兵自正堂之内飞奔而出,来到程务挺面前,禀告道:“启禀将军,正堂、后堂之敌寇已经清剿一空,侯莫陈燧已然被擒获,长孙明与长孙汉不知所踪。”
艾澤拉斯怒海爭鋒 天天恰面
韩娱之幸福小雨伞
老婆,我们恋爱吧 沐七夏
程务挺一颗心愈发往下沉,抬脚走进正堂,道:“将侯莫陈燧带过来!”
兵卒将地上的尸体、血迹略作清理,空出一块地方,又寻来一把椅子让程务挺稍作歇息。
须臾,侯莫陈燧被带了过来。
中原大陆之逆天有情 紫隐
看着眼前五花大绑、披头散发的侯莫陈燧全无之前见面时气定神闲的气度,狼狈落魄犹若丧家之犬,程务挺心底却无半点同情,反倒怒气充盈,抬脚便踹在由两个兵卒架着的侯莫陈燧腹部,“砰”的一声闷响,侯莫陈燧闷哼一声,整个人被踹的离地而起向后倒飞出两三步远,“噗通”跪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呕吐。
好半晌侯莫陈燧才缓过神儿来,弓着身子勉强将头抬起,恶狠狠道:“士可杀不可辱,有种你就……”
烈焰焚情 花芊若
狠话尚未说完,一柄冰凉的横刀已经搁在脖子上,刀锋的森寒激得侯莫陈燧一个激灵,话说半截,再也说不下去。
程务挺手握刀柄,居高临下不屑一顾的看着侯莫陈燧,鄙夷道:“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似汝这等通敌叛国、谋害袍泽之辈,亦敢称‘士’?呸!”
一口浓痰吐在侯莫陈燧脸上。
侯莫陈燧若非前线已经呕吐了一回,怕是这会儿必然给恶心得再吐出来……
程务挺将手里的刀子往前递了一下,锋锐的刀刃割破侯莫陈燧脖颈上的皮肤,一丝血迹出现,一字字道:“老子只问一次,若是汝不答或是答案不能让老子满意,老子就给你一个痛快!说,长孙明与长孙汉两人现在何处?”
侯莫陈燧浑身发抖。
他素来以为自己是不怕死的,死亡也不过就是忍一忍的事儿,只要忍过去了,没什么可怕。他见过太多悍不畏死之辈,从不觉得那就有多么伟大。
然而现在钢刀加颈,他才明白死亡之恐怖,足以摧毁一个人所有的信心与骄傲。
况且他从来也没有什么骄傲……
“别别别,我说!”
西游之穿越诸天 干燥的心
侯莫陈燧在死亡面前彻底崩溃,涕泗横流。
“半个时辰之前,长孙明已然从密道出城,赶赴阿拉伯人驻地通知其即刻进攻右屯卫,至于长孙汉之下落吾亦不知,他并不知衙署之内密道入口,大抵是你们攻进来时躲在某处……”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