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tlkyg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別叫我歌神 起點-第981章:哈徹的野心看書-t4l69

別叫我歌神
小說推薦別叫我歌神
在国内考古界,乃至整个社会,都在为痛失《齐王易书》而失神哀伤时,新加坡的一处总统套房里,却有两个人非常开心。
“哈彻先生,多谢你的倾力支持,才能让我拿下这部《齐王易书》。”
“哪里,对我来说,这也是一个非常好的投资的机会,没有霍金斯先生您的财力,我自己永远也不可能有这个机会,成为《齐王易书》的所有者之一,实不相瞒,我寻宝这么多年,如此有价值的宝物,却是一次也没有见过。”
两个秃头男人你看我我看你,然后哈哈一笑,香槟入口,满是香甜。
《齐王易书》的争抢,比所有人预料中的都更加激烈。
面对激烈的争抢,就算是欧洲的old money霍金斯先生,凭借个人的财力,也力有未逮。
6.7亿美元是什么概念?根据媒体披露,英国女王的净资产,才不过5.2亿美元。
霍金斯先生之所以能够拿出来这么多钱来争夺《齐王易书》,是因为他的家族经营着一家历史悠久的私人银行,这家银行为许多的商业活动提供贷款和金融服务。
而作为银行本身投资、避险、增值的策略之一,购买一些有升值潜力的艺术品,也是他们的业务范围。
但即便是这样,6亿美元也基本上是他的极限了。
最终的7000万美金,是由哈彻提供的,两个人合力购买艺术品,然后根据出资比例共享艺术品的所有权,这也是一些高价艺术品的所有权形式之一。
而《齐王易书》的这次拍卖,也刷新了世界上的一项新纪录,成为了迄今为止,拍卖价格最高的艺术品/古董。
其实霍金斯先生之所以愿意付出这么多的钱,不只是因为哈彻的极力吹捧和倾囊相助,而是他所聘请的几名专家也觉得《齐王易书》极具价值。哈彻只是给他吃了一颗定心丸,毕竟这么大价值的投资,没有谁会轻易决定。
一方面《齐王易书》本就拥有极高的艺术价值、学术价值和考古价值,可以说是在迄今为止所发现的所有古董中,都绝无仅有的存在。
另一方面《齐王易书》是中国国宝,随着这些年中国的国力不断上升,总有一天中国会想要花钱把这个瑰宝买回去。
这可是稳赚不赔的生意。
当然,霍金斯先生之所以能够下定决心,也是被拍卖前期的宣传,以及拍卖会现场的气氛所带动,有点孤注一掷的意思。
其实他心里也慌得一批,好在有哈彻跟他一起共患难,共同承担风险。
现在两个人表面上看起来是谈笑风生,一起和香槟庆祝。
事实上,两个人内心也是慌得一批,生怕自己的投资打了水漂。
但既然已经买了,当然是向最好的方向想了。
而哈彻之所以购买《齐王易书》,其实也还另有图谋。
另外一处中档酒店的普通套房里,空气格外沉闷。
拍卖已经结束了,但是邹老暂时还没有离开。
他在想办法打听《齐王易书》的购买者到底是谁,虽然现在已经没办法将《齐王易书》买回去了,但如果可能的话,他还希望能够将《齐王易书》的下半,带回国内展出。
或者能够借来进行一些学术性的研究。
虽然他觉得可能性不大,但却不愿意就此放弃。
可惜的是,艺术品拍卖许多时候都是匿名的,没有人愿意让人知道自己拥有某些天价的艺术品,毕竟这世界上还是有许多大盗贼存在。
“老师,您休息一下吧,您已经一天一夜没合眼了。”邹老的一名学生,对邹老现在的状态格外担心。
“我怎么可能睡得着……你们好好休息吧,这段时间也累坏了,别管我了……”邹老苦笑道。
又是几个电话打了出去,却石沉大海,邹老心中的希望,渐渐熄灭。
就在此时,房门被人敲响了,一个年轻人过去打开门,说了几句,就侧身把人让了进来:“老师,这位先生说有重要的事情和您商量,关于齐王易书的。”
“你是……”邹老只是疑惑了一瞬间,就立刻认出了眼前的这个人!
当年,就是眼前这位哈彻的父亲,将“泰兴号”盗走,邹老带着3万美金,坐了一天的冷板凳,没能把一个宝贝带回国内。
那种无奈,那种屈辱,那种悲愤,没有人比邹老更有切肤之痛了。
再看到这张和老哈彻至少八分相似的脸,那一瞬间,邹老恨不得一棍子轮上去。
可惜的是,他手头只是抓着一部手机,没有棍子。
手机也不舍得砸。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却不得不忍耐。
“邹先生。”小哈彻满脸虚假的笑容,“您对客人就是这种态度吗?难道您不想要《齐王易书》吗?”
“是你买了《齐王易书》?”邹老霍然色变。
“不,《齐王易书》这么贵重的宝物,我当然买不起,但是我知道买家是谁,而且对买家有着不错的影响力,如果您答应我一个条件,我可以说服我的朋友将《齐王易书》借给你们展览……”
那一刻,邹老的内心五味杂陈。
这个强盗、小偷,竟然还敢跑来和他做生意?
但是,他又不能不问清楚。
他只能压抑着自己的怒气问道:“什么条件?”
“我听说贵国正在大力发展沉船发掘业务,你知道,我们哈彻父子公司,拥有世界上最好的海洋勘探、沉船发掘技术和无与伦比的经验,我们想要和贵国的考古协会进行合作,共同发掘水下的沉船,让那些美丽的宝物重见天日……”
“这不可能!”这一刻,邹老明白了哈彻的狼子野心。
《齐王易书》只是一个诱饵,哈彻想要的,是国内那历史悠久,装满了各种各样名贵瓷器、宝物的沉船,他要光明正大地发掘,然后大摇大摆地把这些东西,变成自己的资产。
他或许能够让《齐王易书》在国内展出,但是肯定会附加各种各样的苛刻条件。
而他能够从国内攫取走的,将会是更多的宝物。
而他这种寻宝人,手底下向来不干净,指望他们能够将发掘到的宝物,全部归还,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总有一天,我们会收回《齐王易书》,但只要我在一天,你就休想从我国偷走更多的宝物!”邹老伸手指向门外,“现在,请你离开!”
给我圆润的滚!
“相信我们以后会合作的!”哈彻兵不生气,而是带着满脸假笑,转身离去。
邹老看着他的背影,久久没有言语。
许久,他闭上了双眼,深深叹了口气。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