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dg801有口皆碑的小說 征途-第五百一十八章 惡妖出世-pq3ze

征途
小說推薦征途
交代了一番之后无锋剑圣便带着庞大海先一步离开了军营,而天佑这边没了负担,自然也没必要继续留在这里了。和田恬简单告别了一下,对方也没挽留他们,天佑便在一种齐国文武官员复杂的目光中离开了军营。
无锋剑圣一口气杀了三十多个佛门弟子,其中还包括一名大和尚。事情闹这么大,佛门定然不会忍气吞声。但无锋剑圣是什么人?除非佛门打算和仙门提前开战,否则是绝不可能真的对无锋剑圣做什么的。最多也不过是上门要个说法而已,也算是找个台阶下。
但是,佛门拿无锋剑圣没办法,他们这些齐国的官员却是挡不住佛门的威压。虽然责任不在他们身上,但毕竟事情出在他们所在的营地中。作为参与者,这些人如今都脱不了干系。所以,他们现在心里就希望能有个人出来帮他们顶雷。
很明显,天佑是个非常合适的靶子。只是……无锋剑圣才刚离开,佛门弟子已经全部死光,剩下这些齐国官员哪里敢再打天佑的主意?不知道之前的佛门弟子怎么死的吗?
所以,这帮人一方面很想把天佑留下,一方面又不敢真的动手,只能是万分纠结的看着天佑离开军营,甚至不敢派人跟踪他。毕竟三十几个佛门弟子都杀了,无锋剑圣应该也不介意再杀几个齐国的官员。反正在他看来,除了等级相当的修士,凡人不过是蝼蚁而已,想杀多少就杀多少,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
从军营里出来,天佑一行便骑着灵骑往任务目标而去。骑在灵骑背上,天佑的心思却并不在赶路上。他现在还在想之前无锋剑圣所说的那些话。
什么叫“可以考虑闹大些”?无锋剑圣这是看热闹不嫌事大吗?
虽然无锋剑圣说话有些遮遮掩掩的,但他不知道的是天佑知道的其实比他以为的要多,所以无锋剑圣虽然没有直说,天佑却又了个大概的猜想。
从天佑目前掌握的信息来看,仙门和佛门都是之前那场浩劫中的幸存者,但就像是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因为利益分配不均,很快就又爆发了二战。可以说,二战就是一战的延续,是将之前没打完的战争重新打完。
佛门和仙门或者说当初的佛族和仙族,他们之间的矛盾也从未被调和过。两者之前之所以和平休战,主要还是因为浩劫之战中双方都是元气大伤,已经到了无以为继的地步,所以才不得不停了下来。
但,战争虽然停了,可矛盾还在,利益上的冲突没有解决,战斗就不会真的停止。
双方都明白这一点,也都在积极备战。其中仙门这边甚至搞出了以降低修为上限为代价的独丹法,为的就是降低修炼难度和提高新生代弟子的修为提升速度。按即时战略游戏里的说法,仙门这就是在玩快攻,以放弃发展高阶兵种为代价,力求在短时间内用最快速度大量暴兵,然后趁着双方的高阶兵种都还没出来之前,以绝对的人数优势一波冲垮对方。
玩过即时战略的都知道,这招在大多数情况下都很好用,但好用的前提有二。
一是你手速要快。所谓快攻,就是要抢在对方的战兵还没出现之前不断的出兵压着对方打。还有一种思路就是不抢第一波,转而抢第二波,也就是对方的高级兵种还没出现之前你先出一堆低级兵种,然后一口气A过去扫平对方。
紫霄宫用的显然便是第二种思路,不等佛门出大佛,先用一帮小修士推平对方。
现实中当然不需要考虑手速问题,但紫霄宫用独丹法,放弃多丹同修,只炼一颗本命金丹。虽然修为上限会因此下降许多,但前期真的精进神速,而且最重要的是只修一颗本命元丹的话,学习难度也会大幅度下降。原本一些资质不太够,差那么一点不适合修行的,现如今也可以成为修士了,而且初期一样是进步神速。
有了这独丹法,可以说紫霄宫的这波快攻中已经达成了第一要素的一切条件。
但是,快攻要胜利,不是只有这一条满足就行的。除了第一要素,还有第二要素——时机。
之前说了,快攻有两种思路。一是不等对方出战兵,抢先用最低级的兵种往上冲,虽然未必能一波推平对方,但凭借这种方式会形成压着对方打的情况,进而拖慢对方的战力形成速度,并逐步拉开差距,直至彻底击败对方。
仙门和佛门如今的情况显然不符合这第一种思路,所以,仙门用的应该是第二种思路。
这第二种思路不是抢对方的战兵出现前的时机,而是抢对方的高阶兵种出现前的时机。但不管是哪一种思路,其实都是要看准时机。
快攻往往只有一次机会,一旦出手,要么胜要么败,基本没有转圜的余地。毕竟为了快速暴兵,本方必然要牺牲掉一些东西,而被牺牲的这个往往就是未来的发展。所以,一旦快攻不能成功,后期就会反过来被对方压着打。
也正因为快攻的关键便是这第一波攻击发动的时机,所以这个时机才会如此的重要。
如果出手太早,己方的兵力还没有形成压倒性优势,一旦和对方陷入僵持,被对方拖到高级兵种出现,那战局立刻就会开始反转,之前的优势全都会变成劣势。
同样的道理,出手太晚更要不得。人家是正常发展,未来的上限肯定比你这种催熟型的要高,所以,一旦时间拖得太久,等对方的高阶兵种都出来了,那你的优势也就荡然无存了。毕竟快攻强调的就是快。
还是说回紫霄宫这边。
利用独丹法短时期内迅速暴兵,这个方案可以说是成功了。目前来看,仙门的修士数量和平均修为等级,都要远超佛门。这一点根本无需调查,随便走走就能看出来,毕竟差距已经相当明显了。
但是,这些人都是只有本命元丹的阉割版修士。他们的修为上限注定不会太高,而一旦这些人到达其上限,实力便会停止增长。而此后佛门的弟子们却依然在稳步提升实力,只要假以时日,此后双方的实力差距必然就会反转。
这些都是摆在明面上的问题,压根无需分析,只要知道相关情报就能直接看出来。
天佑恰好属于知道相关信息的,甚至于因为有月影提供的有关浩劫之战前的信息,所以天佑知道的甚至比仙门中的某些大能都多。毕竟现在紫霄宫的大能之中有些还是浩劫之战后成长起来的,相比之下肯定比不过月影这样亲身经历过浩劫之战的知道的多。
掌握了这些信息,进而知道了仙门和佛门的长远力量对比变化曲线,再结合无锋剑圣刚刚对他说的那些话……
天佑差点没喊出某死神小学生的经典语录来。他现在算是彻底明白无锋剑圣到底是个什么意思了。甚至于,他已经能预见到,未来这段时间,整个神洲大陆怕是都要动荡起来了。
不知道是不是上天也看出了天佑的担忧,一大片乌云忽然从他们前进的方向飘了过来。明明是临近午时的时间,天色却是迅速阴沉了下来,甚至还刮起了大风。
“真是山雨欲来风满楼啊!”已经赶到一处城镇的天佑他们此时正坐在一间酒肆的雅间之中。临窗而坐的天佑看着窗外昏黄的天空,以及下方急急忙忙往家赶的百姓,心中总有种莫名的担忧。
“你这人,怎么还突然感慨起来了。”孙悟空那家伙一边牛嚼牡丹一般的往嘴里扒拉着各种菜肴,一边还不忘吐槽天佑。
天佑没好气的瞥了他一眼,“这么多吃的还堵不住你的嘴?”
虎妞也是没好气的给了他后脑勺一巴掌。“你现在也是主人的妖宠了,要学会尊重懂吗?”
“嘁!”孙悟空也不在乎虎妞拍了他一巴掌,依然在那胡吃海塞,就跟八百年没吃过饭似的。不过就这他的嘴也没闲着。“我和你们可不一样。我是签了协议的。我只是负责帮助他战斗,外加不能坑害他,可没说必须对他百依百顺。”
“你这家伙!”虎妞生气的又敲了他一下,却是也拿他没办法。这货整个就一混不吝,打不疼骂不痒,是人都拿他没辙。
天佑倒是没和他计较。他也知道这家伙就是心里一时之间有些不服气,毕竟是半强迫的成了天佑的妖宠,他心里其实并不太愿意,只是权衡利弊之后的无奈之举。所以,虽然他也知道,跟了天佑就要全心维护,但嘴上却是还不肯服输,总想着找补点回来。
对孙悟空的这点小心思,天佑是不怎么在意的。反正只要这家伙战斗的时候不划水,口舌之快什么的让他得以去就是了,反正天佑也不在乎。
眼看着窗外的风沙越来越大,天佑也不能继续发呆了。伸手关上窗户,这才拿起筷子也跟着吃了起来。只是筷子拿起来才发现一桌子菜已经去了一多半了,而且剩下的也是被捣的乱七八糟让人根本下不去筷子。
“你这家伙!”无奈的把筷子重新放下,天佑干脆也懒得吃了。他是修士,虽然不能辟谷,反而食量比一般人还大,但其实三五天不吃东西也没啥大问题。感觉修士在吃喝拉撒这方面,简直就跟骆驼似的,属于那种吃一顿管半拉月的类型。可以一次吃很多,也可以很长时间不吃。
天佑这边刚放下筷子,外面忽然响起了敲门声。
店小二在外面问:“客官,外面天黑下来了,要给您送个灯盏吗?”其实小二手里已经端着烛台了,只是具体要不要放进来还是要等客人点头。
“拿进来吧。”
人家都送到门口了,天佑也就没让他再拿回去。
小二进来之后先是看了眼孙悟空,毕竟这里就他没个人样。胡青玄和虎妞她们虽然也挺容易辨认,但毕竟都是美女的样子,不注意一般想不到她们是妖,但孙悟空却是和那位电影电视里的大圣差不多。哪怕基本是个人形,可这一身毛却是太显眼了。就算天佑把自己的衣服给他穿上了,可脸上和手上的毛却还是很明显。
不过,店小二在这里迎来送往,也见过不少次带着妖宠的修士,倒是也没失礼。
把烛台放下之后,这小二还很有眼力见的发现天佑的筷子还是干净的,但菜却没剩多少了,于是又问是否要再上点菜。
天佑想了想也没拒绝,随手扔过一粒金豆子。“照原样全部再上一份。”
孙悟空连忙插嘴,指着一个菜喊:“这个再上三份。”
小二得了赏钱,笑容满面的应下,双手拉住雅间的门就准备关门出去,天佑却是又把他叫住了。
“等一下。”
“客官还有什么吩咐?”
天佑隔着窗户又看了眼窗外,然后问:“你们这里经常刮这么大的风吗?”
小二也是下意识的看了眼窗外,然后摇头道:“回您的话。说实话,这么大的风,小的自打出生以来还真是第一次见着。哦,小人就是本地人,土生土长的,在这里也住了有二十来年了。”
天佑点点头,然后突然站了起来。“刚刚点的菜不用上了,钱你留着,不必还我。你要是信得过我,就去通知你们掌柜,赶紧把客人送走,然后把门关好。若是有地窖,最好把重要东西都转移进去。我言尽于此,做不做你们自己决定。”天佑说完便招了下手,带着胡青玄他们越过小二往楼下走去。
那小二也是个机灵的,稍微愣了一下后突然惊醒过来追问了一句,“可是这风?”
天佑点了下头便继续往下走去,没有开口回答,但那小二也是真的机敏。在天佑下楼之后立刻跟着跑了下去,然后拉住掌柜的就开始急切的说了起来,期间还指了下离开的天佑一行。至于那掌柜的会不会听他的话,天佑却是不太在意了。反正他提醒过了,听不听是人家的事情。
从酒肆里出来,一旁的悟空还有些不情不愿的。这家伙名字叫孙悟空,性格倒是像八戒。被天佑突然叫出来,这家伙手里还不忘抓着盘吃的。看在之前的金豆子份上,小二也没问他要盘子。
“呸。”正在努力消灭最后一点菜肴的孙悟空忽然一下把嘴里的菜吐了出去,然后把盘子也扔了。嘴里还骂骂咧咧的。“这刮的什么风?害的大爷我吃了一嘴沙子!”
悟空就是随口抱怨一下,没想到天佑竟然接了一句:“妖风。”
“妖风?”孙悟空抬头看了看天,而后又用力嗅了嗅,立刻便收起了之前那副无赖般的嘴脸。“还真是好大的妖气。只是……怎么感觉这味道怪怪的?”
“我们要去看看吗?”柒小妹出声问道。
天佑摇头,“这么远都能感应到如此强烈的妖力,怕是个不好对付的,我们过去多半只能送菜。”
“可我们的任务目标在那边啊?”
“保命要紧。先绕开,看看情况再说。”
柒小妹只是给个建议,并没反对天佑的意见。迅速召唤出灵骑各自翻身上马,天佑一行迅速出了城。而就在他们离开城门之后,身后的大门便迅速关闭了起来。
神洲大陆的生存环境可不是地球上那么好,所以各处城镇之中也必然会有一些修士坐镇,再不济也会有一定的探知危险的手段。不然这么多人聚拢在一起,那就不是城市,而是妖物的食堂了。
虽然没有天佑他们的感知距离那么远,但这城镇里的人应该也是终于感知到了有妖物出现,所以才急急忙忙的关闭了城门。要不是天佑他们发现的快,这会多半就要被困在城里了。城门这种东西一旦关闭,可不会为了某个人打开。哪怕你是修士也不行。
出了城后天佑再次感知了一下妖力的方位与强度,发现目标似乎并未移动,至少感知中没有发现位置有多大变化。又和天上的螭吻以及嘲风沟通了一下,得知在天上也看不到目标,就是能感应到剧烈而不稳定的妖力。
不想节外生枝的天佑想了想还是带队拐了个弯,向着斜侧方向跑去。他打算先远离那片不稳定的妖力,等段时间再说。反正这里是齐国,和他也没啥关系。要是秦国或是楚国,他或许还会冒险去探查一番。至于现在吗……当然是等齐国的人自己去探查之后再做决断了。毕竟附近区域也算齐国的重要人口聚集区,按说这么明显的妖力,多半很快就会有人来处理了吧?
事实也和天佑想的差不多。他们这边才刚离开不到一个时辰,便有人奔着妖力所在去了。只是和想象中的稍有不同。天佑原以为有人过去就能带回情报,但结果却是跑过去探查的人如泥牛入海,直接就一去不回了。
“这是……被干掉了?”
天佑自己没敢靠太近,但嘲风速度快,倒是不怕被袭击,所以冒险靠近到了距离更近的区域。虽然为了安全天佑没有允许嘲风靠太近,但始终保持在了能感知下面灵力波动的最大范围上。
在嘲风的探查感知中,那跑去探查情况的人中有两名修士和大约十几名普用人,但这群人进入了妖力出现的那片密林后很快便失去了生命反应,不用说也知道是遇袭了。而且,从没有任何灵力爆发的迹象来看,被袭击的那帮人多半是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几乎是瞬间便被干掉了。
“嘲风,往后再退远些。目标太危险了。”
嘲风自己倒是很想过去看个究竟,但天佑然他撤,他也就先飞了回来。不过,就在嘲风返回的途中,却是意外感应到了一阵极为特殊的妖力反应。感觉那妖力,有些像妖力,但又不太一样,总感觉哪里不对劲。
所谓妖力、仙力、功德之力,其实都是灵气所化的灵力,只是因为表现形式不同,而呈现出特殊的功能和属性。但是,这些东西的本质都是灵气的聚集体而已。不过,虽然表现不同,这些力量各自的特征却是都很明显,这也是为什么妖力和仙力那么容易区分的原因所在。
然而,天佑他们感应到的这股奇怪妖力却是像妖力又不像妖力,感觉非常的奇怪。
“这难道是一种从未见过的灵气种类?”
天佑心里在犯嘀咕,但感知中的那个目标却是出了新的变化。那个奇怪的压力源在出现了许久之后,终于第一次开始有了移动的迹象。
“这是……”
那妖力刚开始动的时候天佑他们还无法准确判断,但对方移动了一小段距离之后天佑他们便能准确估算对方的行进路线了。而顺着这个移动方向往下延伸,天佑惊讶的发现对方居然是冲着他们刚刚离开的那座城镇去的。
“天佑师兄,那东西往镇子去了!”柒小妹也是感应到了对方的移动方向,毕竟天佑他们才走了没一会,距离城镇还不算太远,那东西往城镇移动,也等于是在逐渐靠近天佑他们。所以就连感知不是很敏锐的柒小妹都发现了对方的移动趋势。
柒小妹的意思天佑明白,就是问他要不要管。虽然天佑不是齐国人,但柒小妹却是。当然,她对齐国并没有多少归属感,也不是很在意什么国家观念。之所以询问天佑要不要插手,主要还是出于基本的道义。毕竟他们是修士,有一定的能力,而现在出现妖物袭击城市的情况,理论上他们是应该帮忙的。
天佑其实也不是见死不救的人,至少在没有利益冲突的情况下,他还是很愿意帮助别人的。但……这妖力太强了。
说起来有些奇怪。妖梦的实力很强,这一点大家都知道,但天佑却没有感知到如此可怕的妖力。倒不是说这个刚出现的妖物实力比妖梦还强,而是因为对方完全没有隐藏自身妖力的打算。
之前说过,无论妖力、仙力,其实都是灵力,所以有着许多共通之处。其中一个特点便是,无论是妖还是仙,修为到了一定程度之后便可以主动收敛力量了。而只要能收敛,大家都会主动收敛。毕竟总是让妖力释放在外,就等于是把自己变成了一支火把,一支黑夜中的火把。这火光虽然能驱散黑暗,却也有可能引来危险。所以,不管是哪一族的修士,多半都还是喜欢将自身力量收敛起来。
然而,刚刚天佑感知到的这个妖力却没有丝毫的收敛,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它来了一般。不但任由那澎湃的妖力肆意的扩散,还让妖力带起了剧烈的狂风。而现在,随着它的进一步靠近,天佑他们周围的风力也在随之增大。如果说之前还只是风比较大的话,如今便已经可以用飞沙走石来形容了。甚至于他们胯下的灵骑都有些站立不稳了。
搞出这么大动静,这妖力的主人到底是想干什么?天佑有些好奇,可他同时也知道,这么强的妖力就意味着对方的实力也是等价的。如果对方对他们不感兴趣还好,可万一对方盯上了他们,在这种强敌面前,即便螭吻插手,天佑都不敢保证能全身而退。更何况螭吻还属于轻易不能示人的存在。
“先不动。”天佑回答了柒小妹一句,而后要大家下马。收起灵骑后天佑让虎妞和胡青玄联手在地面上先弄了个地洞,然后和大家一起躲了进去。就在刚才,他们进入洞口之前,天佑亲眼看到一棵大树被狂风吹折,断裂的上半截瞬间便被卷入高空,眨眼就不见了踪影。这等狂风,除了地下,实在是没地方好躲了。
“嘲风他们没事吧?”所在漆黑的洞中,胡青玄问道。
天佑摇了摇头,“没事,他们上升了高度,风都在他们下面,影响不到他们。”
“我们要在这里躲到什么时候啊?”孙悟空有些不爽的问道。外面的风虽然很大,但对天佑一行其实并不构成威胁。不过天佑让他们进来躲着,悟空便也就进来了。这家伙虽然不服气天佑,但信誉还不错,说了有危险的时候服从指挥,果真就没有在这种时候掉链子。
孙悟空看了眼悟空,想想还是解释道:“待在外面需要一直用自身历练抵抗强风,虽然对我们影响不大,但总归是有消耗的。我们反正暂时也不打算去哪儿,为什么不找个舒服点的地方休息,而非要出去抵抗狂风呢?”
停了天佑的解释,悟空也没再说什么。不过他毕竟是猴妖,难得安静下来。想想还是爬到了洞口,然后探头观察了一会儿。
天佑让胡青玄和虎妞挖的这个地洞是依托一座小土丘建的,入口在背风面,而且是斜着往下走的。风这东西哪怕再大,对地面以下的位置伤害能力都几乎为零。孙悟空从洞口探出个脑袋,就看到天空一片昏沉,各种本不该出现在天上的东西,此时都被狂风裹挟着漫天飞舞。其中甚至偶尔能看到人和牲畜。
“这风可真大啊!”一直生活在山林中的悟空可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风,这会倒是有看热闹的意思。反正他是妖族,不像天佑和柒小妹,就算死伤再多人他也不会在意。
天佑虽然藏在洞里,但注意力一直都在那妖力所在的位置上没有移开。自打开始移动之后,对方就一直沿着一条直线在移动,没有丝毫的偏差。可以感觉的出来,那东西的目标就是那座城镇。至于它要去做什么……看这妖风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事。
和天佑他们藏身的地洞不同,作为目标的这座城却是已经乱成一片。
狂风对地面下的洞穴构不成任何威胁,然而高出地面的城墙与建筑却是全都遭了秧。
原本发现妖物靠近,城内的官员已经组织了军队登上城墙准备抵御入侵,然而此时却是又被迫撤了下来。不是他们怕死,而是不撤不行了。就在刚刚,城墙顶端的城门楼已经被狂风整个掀飞。好在城墙主体还算坚固,暂时没什么损失。不过相比之夯土为基,外面还包裹着大块条石的城墙,城内的建筑可就没那么牢靠了。靠近城墙的还好,有城墙帮助挡一挡风,稍微远一些的可就遭了秧。狂风已经将不少木棚、茅屋都给掀飞了,而剩下的木质建筑也只能在狂风中吱嘎作响,随时都有散架的趋势。
那名得了天佑提醒的小二此时就和店内的伙计以及一大群食客们一起藏在后院地窖之中。之前他把天佑的话转述之后,那掌柜的虽未全信,却也本着小心无大错的想法先一步把一些值钱的重要东西转移到了地窖之中。而就在他们刚做了一大半的时候,突然狂风开始加强。原本还没走的食客也终于意识到了不正常了,但此时外面的街道上也已经站不住人了。在亲眼看到冒险跑出去的两个人被吹飞之后,剩下的人便不敢再往外跑了。
之后随着妖物接近,风力也在不断的增大。酒肆的建筑也终于扛不住狂风,开始出现崩解的趋势。
眼看着建筑要撑不住了,小二和掌柜的自然就想要下地窖躲避,然而食客们看他们往地窖去了,自然也不可能留下等死,于是一大群人就全都挤进了地窖之中。
虽然酒肆后面的地窖修的很一般,但这狂风风力虽大,却不是龙卷风,对地面以下的部分危害极小。一群人缩在地窖中,虽然心里非常紧张,实际上却没有多大危险。
不过,如这酒肆中的这群人一般走运的还是少数,城中多数人家都没有修建地窖,只能缩在房中瑟瑟发抖。建筑比较坚固的还好些,那些破败的房子更是早就被彻底吹散,一些人更是直接被卷入空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大人!我们现在要怎么办?”城墙上的藏兵洞内,一名武将打扮之人向另外一名穿着官袍之人问道。
那官员皱眉思索了半天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如今这个情况他这辈子也是第一次遇上,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要做些什么。不,他不是不知道要做什么,只是知道却无法去做。
按说出了这种状况,首先当然是安抚百姓,然后找个坚固的地方把百姓转移过去。但如今这个状况,出了修士,一般人只要出现在无遮挡的区域,立刻便会被狂风卷走。这种情况下,全城能自由活动的人便没剩下多少了。哪怕他如今想要去救助百姓,也根本是做不到的,所以他才会如此的纠结。
城墙内的官员在纠结,城市中的百姓在躲藏,但更多的人已经在生死的边缘。
然而,天佑他们这边却是忽然发现了一些奇怪的情况。
“喂、喂,有人过来了。”正在地洞入口探出半个脑袋观察外面情况的孙悟空忽然冲洞内叫了起来。
天佑顺嘴骂道:“你就算不想喊我主人也可以叫名字啊。喂啊喂的是什么称呼?”嘴上说着,他人已经来到了洞口,“人在哪?”
“那边。”
顺着孙悟空的指向,天佑果然发现了几个人。只是此时外面的风力已经极为可怕了,就算是修士,等级不够高的都要小心。而那群人此时却是只能手脚并用的顺着地面向前爬行了。
之所以这么狼狈,除了这些人修为确实不是特别高之外,还有个很重要的原因便是他们这边又伤员存在,而且还不是一个两个。
这群人总共有八个,其中超过半数有伤,而且不是那种小伤,而是已经到了换成普通人都足以致命的那种级别。
带着这样的伤,这些人自然没法抵抗狂风,只能伏低身子勉强向前爬行。
这些人显然也注意到了天佑他们藏身的这处小丘,所以正在努力向这边靠拢。而一旦等他们靠近到足够近的距离,这个地洞也必然会被发现。毕竟天佑当时就是让胡青玄和虎妞挖个避风洞而已,根本没想过要伪装什么的。
看着这些人靠近,天佑没有站出来接纳他们,而是迅速拉着孙悟空退了回去,同时让虎妞和胡青玄赶紧在距离洞底一半深度的地方横向开挖了另外一个洞。
拽着孙悟空迅速钻入刚开挖的新洞,又让胡青玄紧急把横向通道和主通道连接的入口封住,这一下就算外面的人进来也不可能发现他们了。
本来在野外遭遇这种灾难,天佑是该帮助对方一把的,就算不想管,驱赶他们离开就是了,大可不必藏起来。但天佑还是怎么做了。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他听到了这些人之间的一点点对话。
那些人在往小丘靠近的时候有人喊了其他人,告诉他们前进的方向,而因为风声太大,所以那人当时几乎是用尽全力喊出来的,这也就导致天佑也听到了他的声音。
本来那人只是叫大家来小丘后面避风,但天佑注意的不是这个,而是这些人互相之间的称呼。
他们居然不是用名字,而是编号互相称呼。有这种习惯的人天佑已经遇到过不止一次了。所以他立刻认出了这些人的身份——夜神殿的杀手。
然而说来也是奇怪。这些人虽然听名字编号应该是夜神殿的杀手,但他们的装扮却是很奇怪。虽说现在是白天,不能用夜行衣,但这些人身上的服装分明就是他们紫霄宫的常服。
紫霄宫中有夜神殿的杀手?天佑感觉自己似乎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所以这才紧急让胡青玄挖了条隐蔽的隧道躲了进去。
幸好狂风和伤痛影响了那些人的移动速度,天佑他们这边才刚刚藏好,就听到洞口传来了一人惊喜的叫声:“咦,这有个地洞。大家快进来躲一躲。”
不一会又听到另外一个人的声音说:“不行,这洞里说不定有危险,需要先检查一下。”
“再危险能有外面危险吗?”之前说话那人有些生气道:“你不下去我自己下去,要是怕你就别进来。”那人说着便自己钻了进来。
洞是天佑他们才刚挖的,自然不会有什么危险。外面那人也只是担心有意外,自然不会在外面硬挺着不进来。对外面的其他人喊了一声后便也跟着爬了进来。
洞穴是新挖的,和那种以前就存在的洞穴区别还是挺大的。然而术业有专攻,识别这一点需要一定的专业知识。天佑是猎户出身自然知道,可这帮子杀手老爷们这辈子八成还是第一次钻兽洞,根本没注意到洞**的环境有些异常,就这么直接钻了进去。
胡青玄封堵的岔道口非常的巧妙,这帮人很顺利的通过,并未发现这里还有个横向的岔道。他们一路钻到洞底,检查了一番,没有发现其他野兽,立刻兴奋道:“哈哈,是个被遗弃的洞穴。这下子可以安心休息一会了。”
“六,帮我一把。”之前不肯进来那人喊前面的人。
最先进入那人看了一眼后面,发现他是在叫自己帮忙把后面的其他人拽进来,便没有多嘴,撑着地面就爬了过去,废了好大劲才把后面那人给拽进来。
之所以这么费劲,主要是因为后面这人此时已经基本失去了知觉。
这人伤的极重,有一根树枝贯穿了他的侧腹部,前进后出,两端多余的部分都被截断,看着虽然不明显,但身体里横穿着一根树枝,还能一路爬到这边来,也算是这家伙修为够高了。换个一般人大概当场就挂了。
尽管坚持到了这地洞中,但此人毕竟伤势太重,血流了一路,如今进入稍微好一些的环境,思想上稍稍一放松,立刻就晕了过去。后面进来的几人也都差不多是这个情况。
八人之中有四人都是那种濒死的重伤,剩下四人中有一个伤势较重的是背后有三条平行的裂口,看样子像是被什么猛兽的爪子撕开的,肉都少了半斤,但就这在他们四人中都算不得重伤了。
还有三人中,一人是少了一只手掌,如今用衣服简单包扎了起来。而还有两人就是最先进来的那两个。
那个最先发现洞穴并力主钻进来的人身上也是多处擦伤,不过并未出现什么严重的损伤,算是这里伤逝最轻的。后面那个稍微谨慎一些的家伙裤脚上一片血红,裤腿都成了破布片子,可见腿上有伤。不过看他爬行姿态,骨头多半没事,这这里就不能算重伤了。
这些人好容易钻到洞底,这才纷纷放松下来。外面风再大,对这个小小的洞穴之中却是构不成什么影响。几个伤员之前在外面拼命挣扎求存的时候还不觉得,如今这稍微一停下来,立刻便感觉道伤口的剧痛。有些人更是直接撑不住昏迷了过去。
第一个进洞的六用脚尖碰了下后面的一名同伴,但对方却没有丝毫反应。感觉不对头,他又撑着爬起来过去拍了拍对方的脸颊,“三三,三三。”叫了两声没得到回应,他又伸手摸了下脉搏,而后无力的瘫在旁边。“又没了一个!”
周围没人接话,有些是实在张不开嘴了,有些则是已经不想说什么了。他们出来的时候一共有六十多人,如今只剩下这八个逃了出来,结果现在又死了一个,照这个节奏,怕是最后一个也剩不下。
过了好一会,忽然有个躺在地上的人开口自言自语一般的说道:“我娘去的时候就跟我说,叫我别赌了,说我迟早有一天死这上面。我没当回事。”他呵呵惨笑了两声,继续道:“娘啊!知子莫若母啊!还真被你说对了!孩儿这就来给您赔不是了!”那人边说还边抬着一只手伸向上方,似乎想要抓住点什么,但最终还是无力的落回了地面。
躺在这人身边的同伴伸手摸了下他的脖子,而后淡淡说道:“又走了一个!”
洞内气氛一时异常的清冷。虽然这帮人都是临时拼凑起来的,原本就不认识,自然也谈不上什么感情,但毕竟是同行者,如今在身边一个个的死去,剩下的人也难免有种兔死狐悲之感。
“你们说……我们是不是被骗了?”大概是害怕这诡异的安静,有人又出声问道。
好半天没人接话,不知道是说不动了还是不想接。
那个问话的人便只能自己继续道:“他们说那是古代修士的洞府。骗鬼呢?入口处我们破坏的那东西分明就是对内的,哪有修士把大门处的防御法阵对内设防的?那分明就是处封印。”
正在岔道内偷听的天佑听到封印两个字立刻便是耳朵一竖。他把悟空扒拉到后面,自己则挤到前面贴在洞壁上认真聆听。
然而,在天佑做好准备之后,外面却是半天没了声音。
又过了好一会,外面的风似乎是小了许多。天佑的感知中,那股强烈的妖力也忽然变淡了很多,感觉不像是妖物跑了,倒像是被什么人击伤,导致妖力突然下降。只是那妖物这么强的妖力,实力定然不弱,也不知道是哪路大能能将其瞬间击伤到濒死的程度。
然而,外面的变化还没结束,洞内却是又有了变化。
第一个进洞的那个六见半天无人说话,便摸索着去探知了一下其他同伴的情况,结果发现这一小会又死了几个,现在包括他自己在内,他们只剩下三个人还活着了。
支撑着爬到那个之前比较谨慎的人身边,碰了他一下。“三。你还撑得住吗?”
“死不了。”
然而,毫无征兆的,那个六却是突然便一刀捅向了三的心窝,得手后才狞笑着说道:“那我只好送你去死了。”
“你……”虽然很想反抗,但心口中刀,即便是修士也撑不了多一会。挣扎了几下,很快便没了动静。
另外一边仅剩的幸存者这时候也是支撑着用左手拔出了武器,惊恐的问道:“你干什么?”
“呆子,我这是在救你的命。”六一边收起匕首,一边说道:“当然,主要是救我自己的命。”
“你这是什么意思?”
“还不明白吗?”
六想要爬过去,却被对方拿武器指着堵了回来。
“你别过来。”
“好好,我不过去,你也别激动。”六在三的尸体边重新坐下,一副后继无力的样子,然后才缓缓诱导道:“你仔细想想他一路过来的行为。”
稍微等了一会,见对方没有回答的意思,六又继续道:“你想想我们接任务的时候,任务简报上的要求是怎么说的?打开遗迹入口,清理掉上面的机关封锁,然后就可以撤退了。是这样没错吧?”
“那又如何?”对面终于忍不住接茬了。
“说你傻还不承认。”六状似无奈的摇了摇头,“你想想后来我们是怎么做的,又发生了什么?之后每次遇到问题,都是谁怂恿大家继续深入的?”
对面那人停了这一番话如遭雷击,好半天才缓过来惊讶的问:“你是说,三是故意想要害死我们?可这对他有什么好处?”
“还不明白吗?”六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语气再次诱导。“你想想。五六走之前说的那句话?我们破坏的那个真的是洞府大门吗?在那种人迹罕至之所,用此等级别的禁制,而且还是对内的。你想不到那是什么吗?”
“封印?”那人终于上套了。
“对啊。那种东西除了封印还能是什么?而且,这封印借用了附近的地脉力量,强力无比。若不是本身就是对内不对外的,你觉得我们能打的开?再联想一下我们的任务内容,你觉得我们的任务到底是什么?”
“是……”那人不敢相信的说道:“是释放里面被镇压的东西?所以袭击我们的不是洞府内的守护兽,那东西就是被镇压的上古巨孽?”
“你还不算蠢到无可救药。”六又继续道:“需要那种级别封印封锁的东西,实力有多强你我都有切身体会了。但当时三却不断的鼓动我们往下走,每次遇到机关封印出现伤亡,都是他在不断的怂恿我们继续,你不觉得这其中有些蹊跷吗?”
此时这人已经学会抢答了。“所以他在出发前就接了任务,除了和我们一样打开封印,还要把我们都干掉?”
“哼,那种级别的封印,封印其中的必然不会是一般妖物。我们闯出这么大祸来,必然为天下所不容。哪怕夜神殿是个杀手组织,也是不想沾这种因果的。所以,最简单有效的办法便是……”
“灭口?”
“不然你觉得呢?”
“可三之前还一直提醒大家小心,还有后来都是他走在前面护着大家的。”
六的声音在此刻忽然开始变得阴冷起来。“你当然是因为,他本来就没打算害你们的想法啊。之所以要不断深入,只是因为他为人谨慎,又听了我的怂恿,担心洞内还有多层封印,打不开的话回去可能会按任务失败处理。哼,还真是个好骗的家伙。”
“什么?”听到对方的声音,这边这人立刻就明白自己被六骗了,挣扎着要反击,却发现根本使不上力气。
“哈哈哈哈……”六癫狂的大笑着,“你早就中了我的毒,这会想来也该发作了。怎么样?是不是身上没力气啊?”
“你……什么时候……”
“当然是进入洞口的时候。我把毒洒在了入口处,你们爬过来便沾染到身上了。不然你以为他们几个为什么在外面撑了那么久都没事,进来之后却是一个接着一个的死掉了?”
“你……好歹毒!”这人说话的时候嘴角已经开始往外溢血。
“歹毒?你是涉世未深的稚童吗?我们可是夜神殿的刺客,靠杀人赚钱的。你居然说我歹毒?”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这还用问?当然是因为门派任务里有你们这些人的人头啊。毕竟……价钱可是真不低呢。”
“我和你拼了。”那人撑住最后一口气想要和六同归于尽,然而如今的他哪里是对方的对手?刚要撑起来就无力的瘫软了下去。然而,就在他倒下去的时候,眼角却看到一道寒光闪过,那个让他恨不得生啖其肉的家伙竟然被一道寒光钉死在了洞壁上。虽然他已经无力撑到看见结局了,但如今这个样子,也足够让他含笑九泉了。
“哇……”被一支重箭钉在地上的六张口就喷出了一大口血。他是真的没想到在这种地方也能遭到偷袭,而且还是这么近的距离。
天佑掀开身上的伪装布,收起了手中复合弓。因为洞内有毒,他的脸上还带着个自制的碳罐防毒面具。毕竟山林之中多瘴气,天佑作为猎户,这种东西确实很有用。他以前就做过好多个,不断的改进,如今已经是不知道多少版了。
“你……为什么……”
“为什么不会中毒?”天佑点了点脸上的面罩,“这东西能隔绝毒气。”见那人又去瞄天佑身后的虎妞和胡青玄,天佑立刻笑着道:“你那点毒药对她们来说剂量可不太够用。”
之前有句很流行的话是这样说的:撇开剂量谈毒性,那都是耍流氓。
任何毒药,要想产生毒杀效果,那都必须要有足够的剂量才行。区别只是有些毒剂药性比较强,稍微一点点就足够用了,但有些毒性很差,可能需要非常大的剂量。但不管怎么说,总归是需要合适的剂量才行的。
至于这个剂量到底要多少吗?
一是看毒药本身的毒性大小,二就是要看目标个体大小了。
为啥小孩子吃药要根据体重减低药量?就是因为正常的药品也有毒性,按正常量,对大人是没是,但换成小孩的体重,浓度就等于翻倍了,自然危害很大。
同样的道理。这刺客用的毒是针对这些人的,当然是按照人的体重标准来算的。然而胡青玄和虎妞的本体大小……这点药量最多能让她俩有点晕而已。况且妖物本来就和一般修士不同。修士们练的是魂魄,身体强度提升只是顺带的。妖物可不一样,他们修的就是自身的身体。所以哪怕体重相同,妖物的耐药性也远远超出人类修士一大截。
天佑其实是还想审问一下地上那家伙的,可惜,这家伙运气不好,那一箭不知道击中了哪里的大动脉,出血量有些惊人,不一会就凉凉了。不过天佑对此倒是也没啥遗憾,反正该知道的之前也都听的差不多了。
见那人死透了,柒小妹有些担心的过来问天佑:“他们说的该不会就是我们的任务目标吧?”
天佑他们这次的任务就是检查封印的强度,确认里面的妖物没有跑出来的可能性。刚刚那妖物出现的位置,刚好就是他们的目标所在地区域,再结合这群人的对话,要说双方说的不是一处地方,这概率未免也太低了些。
所以,天佑心里和柒小妹想的也差不多,都是认为他们的任务目标和这群人说的就是一个地方。而如果那是真的……
对天佑来说倒也不算完全的坏事。
其实天佑这个任务本身难度不高,最大的风险就是在检查封印强度的时候不能正巧遇到妖物破封,否则突然蹦出来的妖物肯能会对天佑造成非常大的威胁。
然而,不管是妖物没有出来,还是提前跑了。只要不是在天佑靠近时破开封印,那妖物对天佑来说便不算是什么威胁。反正打不过他还可以跑不是吗?比如说像现在,他不就苟的好好的吗?
这边洞内的事情算是了了,但天佑的注意力又移动到了外面。
之前的妖物突然妖力下降,这个情况实在是有些诡异。本来这种情况便代表着妖物受伤或者死亡了,但之前天佑并未感觉到大规模的灵气爆发,这却是不太正常。毕竟要能一击灭杀这种级别的妖物,总得有对应等级的术法攻击才行啊。而那种级别的术法一旦施展出来,不说天地变色,起码也该有一次较强的灵力爆发才是啊。怎么能这样无声无息的突然就给秒了呢?
天佑想来想去还是挺好奇的,所以决定冒险去一探究竟。反正照目前的情况来看,那妖物的实力已经下降了许多,就算撞上也不会有多大问题了。置于洞内的这些尸体……直接丢个灵力爆破把洞炸塌,掩埋都省了。当然,离开之前照例摸尸还是要的。没想着能找到啥好东西,只是想看看能不能发现一些证据之类的东西。
事实证明干刺客的都是身无长物的,毕竟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讨生活的,随时有可能挂掉,自然也就没有存钱的习惯。至于证明身份的东西……那当然更是要重点清除的。所以,天佑并没有能找到太多可用于证明的物品,但也不是全无收获。
在这些人身上挨个搜了一遍,大部分人确实是身无长物,但那个被天佑干掉的家伙却不是。
此人身上有个乾坤袋,不过这玩意有法术禁制,不是主人是无法随便打开的。暴力拆解虽然能撕开,但其中的东西你就一样也别想要了。
“多宝,出来干活了。”
天佑拿出自己的乾坤袋,把一天到晚宅在里面的聚宝金蟾给倒了出来。这家伙一天到晚就知道吃,也该是发挥下余热的时候了。
被倒出来的多宝看了看周围,然后才望向天佑有些迷糊的问了一声:“主人?”
天佑把搜出来的乾坤袋往他面前一扔,“来来来,干活了。进去把里面的东西都给我倒腾出来。”
多宝看了眼地上的乾坤袋,也不回答,身体一闪便变成了个小青蛙大小的样子,然后一头扎进了袋口。那条后腿在外面又蹬了两下便钻了进去,袋口上的禁制就像不存在一样,根本没起到任何作用。果然,这个世界上没有垃圾妖宠,只有不善于使用的主人。
多宝那家伙进入到乾坤袋里面后和一般的东西被装入乾坤袋不一样。
普通东西装入乾坤袋并不会在袋子外面有什么变化,不管你塞多少东西进去,外面看起来就还是那种半空的状态。但多宝进去之后,那乾坤袋明显就鼓了起来,就好像真的在一个普通小布袋里面塞了个青蛙一样。
袋子里的多宝在里面折腾了不一会便调转了方向朝着袋口又挤了回来,然后随着袋口逐渐被撑大,一个脑袋便钻了出来,而后是身体,和快多宝便整个从里面挤了出来。
“哇。”从乾坤袋中挤出来的多宝直接变回原来大小,然后张嘴哇的一口吐了一堆东西出来,上面还沾着这家伙的口水,把天佑他们恶心的不行。
“你这家伙!”天佑五年的从自己乾坤袋中拿了瓶水出来,先把地上的东西冲洗了一下才敢动手去返检其中物品。还别说,真有好东西。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