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s75es優秀小說 從長阪坡開始 起點-第0510章 真是我乾的(第四更)閲讀-v3t04

從長阪坡開始
小說推薦從長阪坡開始
场上冰冷的气氛在刀斧手退下之后,一丝也没有减退。
怀疑与忌惮等等情绪,在每个人心中飘荡。
宴会的程序超出了孙权的掌控!
刘备这一方,是怀疑孙权想要趁机干掉己方。
而孙权则是感受到了莫大的威胁。
有些人想要借机干掉他,顺便在杀掉刘备。
莫不是今日出城太过招摇,被有心人给算计了?
如此一来,幕后之人便能打出为自己报仇的口号,凝聚江东的人心,把仇恨转移到刘备那里去。
两方拼个你死我活后,江东这些世家在转投曹操,获得荣华富贵。
一石二鸟,不可谓不阴险!
这与当初诸葛亮关平二人在馆驿被刺杀是何等的相似?
江东世家的手段?
要不要找机会把想要谋害关平诸葛亮等人的幕后黑手透露给刘备?
难不成淮泗集团的公瑾也与江东本地大族联合起来了吗?
对于江东世家,孙权从来没有指望过这帮人有进取中原的野心。
都是一帮想要在江东这一亩三分地上混吃等死的人。
当初在大哥的铁血手腕之下,他们不从也得从,跟着大哥攻打荆州扬州。
莫不是现在这些人觉得我软弱,也开始搞事情了?
一瞬间,孙权想了许多。
周公瑾与自己关系是自小建立起来的,但终究是君归君,臣归臣。
身为君,总会不自主的去想臣,他有没有不臣之心!
吴夫人让刘备赶紧起来,事情已经过去了,完全就是一个误会。
孙权瞥了一眼没动窝的关平。
他即使心烦意乱,只能耐住性子,站在原地不动弹,吩咐道:
“子敬,你去把宋濂叫进来,到底是怎么回事?”
“喏。”
鲁肃心中也是一阵迷茫,此时应声出去,寻求答案去了。
缩在墙角的一帮和尚继续缩着。
刘备则是同样起身,站在一旁等待结果,他很放心关平的身手。
就算外面调集人马过来防备,他相信关平也能制得住孙权。
除非江东想要易主,大家拼一个鱼死网破!
这点魄力,刘备还是有的。
只是他不想赤壁之战大好的局面,因为今天毁于一旦。
厅内一改方才喜气洋洋的氛围,出了这种事,每个人脸上都有些不自在。
特别是孙权,这件事完全就不在他的掌控当中,让他异常恼火。
“刘豫州请放心,此事我当真是不知。”
孙权看了一眼旁边的刘备,余光则是在瞥着关平的动作。
他看见关平只是戒备,并没有动手的迹象,也微微放下心来。
为今之计,只要先让大家相互信任,否则说不准就要血溅当场,谁都别想活着了。
孙权觉得很委屈,他也是被蒙在鼓里的那个人,但偏偏旁人却都是觉得,这是他的责任。
领导自然要负责全面领导责任,孙权想必还没有理解透彻。
孙权甩了甩衣袖,依旧是不敢动弹:“刘豫州,我一定会给你一个说法。”
“孙车骑自己处置便好。”
刘备此时更没有说什么重话。
闯荡天下练就的城府早就让刘备临危不乱,面不改色。
尤其是在旁人面前。
吴夫人也看到厅内众人气氛凝重,一时未曾出声。
方才之事,真不是她所希望见到的,尤其是儿子这般表现,不可能是在欺骗她。
要在宴会上突然动手,杀了刘备。
杀了刘备,对江东没有多少好处!
没过一会,鲁肃便带着宋谦进入厅内。
“宋谦,到底发生了何事,你方才在何处?
此事到底是谁的主张?”
上来就一连三问。
孙权质问宋谦,缘何就有刀斧手了!
是谁想要在他眼皮子底下夺权?
他妈的。
我还是不是江东之主了?
面对自家主公的质问,宋谦满脸疑惑。
他刚想开口,却听见门口有人脆声道:“是我干的!”
众人齐齐一瞧,是两位身着华服的妙龄女子。
一个是孙尚香。
另一个则是周瑜的妾室,小乔?
这对组合一出现,便当即让众人眯了眯眼睛。
首先映入眼帘的最大特征,便是这二人一看便都是贫穷之人,连飞机场都没有,反倒是山包突起。
身子虽然门外,可山包已经挺进了门内。
孙尚香干的!
孙权自己第一个不相信,尤其是她旁边还有小乔在。
孙尚香莫不是背锅之人?
就算是她干的,兴许就是受到了蛊惑。
在孙权看来,自家妹妹被惯坏了,容易被人利用。
吴夫人长大了嘴巴,一时没有想到这场刀斧手的戏码,竟然是自己的女儿亲自安排的。
她当真是对刘备不满意?
那日自己对她说的话,可全都白说了?
若真是她做的,还如此任性,嫁过去了,到时候受苦的可是她自己啊!
刘备盯着门口的二人,一时未曾开口,还在想其中关节,莫不会真是孙尚香做下的荒唐事吧?
早就听闻她跋扈异常,可没想到竟然跋扈至此!
因为她来了这么一出,差一点让孙刘两家的扛把子血溅当场,一命呜呼。
刘备瞥了一眼孙权跟吴夫人的面部表情。
关平站起身来,瞧着外面的孙尚香二人,同样眯了眯眼睛。
莫不会这出闹剧,当真是孙尚香她干的?
这娘们看着,就不像是个好人呐!
尤其是先前关平与她接触过,知道她任性到能干出些许常人不理解的事。
像是个憨批一样,没道理的事情,说不准就是她干的。
只不过小乔为何会出现在她的身边?
这件事周瑜到底有没有参与!
同样的疑问也在孙权脑海里旋转,见自家妹妹当众承认了,也不搭理她,直言道:
“宋谦,到底何事,且赶紧从实说来。”
“二兄,我说了,是我让他干的。
我到是要看看我那个夫君,见到这个场面,会不会吓得尿裤子跪地求饶,若真是如此,我可不嫁。”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