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fgypu優秀言情小說 魔戒騎士的奇妙之旅討論-第五十九章 東京塔的異變鑒賞-f6oi1

魔戒騎士的奇妙之旅
小說推薦魔戒騎士的奇妙之旅
旋转的螺旋桨被连根斩断,失去动力的直升机借助惯性上升,随即旋转的朝着下方坠去,离地面二十米的距离,如果撞击到地上的话,琴酒先不论,剩下的几人恐怕就会死无全尸了吧。
只是,琴酒似乎并没有救他们的打算,整个人化作一道黑色的光芒从直升机上消失,朝着城市中心飞去。
雷尔夫看到了这一幕,却并没有立刻去追,而是一甩魔导笔,四道光索骤然深处,将即将坠落在地上的直升机牢牢的拉住,突然停止所带来的冲击力让直升机内的三人昏了过去。
救下这三人后雷尔夫看向远方——闪烁着红蓝警笛的警车正朝着这边赶来,应该是之前的大场面引起了警方的注意。
不过这样也好,省的他再担心这些人的命了。
双翼煽动,黑金色的骑士如同喷气式飞机般急速升上夜空,顺着琴酒离去的方向追赶而去。
尽管落后了一点时间,但想要追踪起对方来却并不困难,之前的交手中,扎鲁巴已经记住了对方的气息,五视万物的功效也让他精确的锁定对方的身形。
就这样,他很快的锁定了在夜空中笔直飞行的琴酒。
他的目标,是东京的市中心。
“那家伙……”
看到这一幕,雷尔夫的速度再度加快几分,弓弦拉开,数道光矢锁定了对方。
嗖——!
在夜空中,高速行进的两道身影在黑夜里展开交锋,一方正急速的逃走,另一方则是穷追不舍。
不过,在如此高速的移动中想要射中琴酒也并非易事,对方的战斗素质远超常人,就这样,仅仅几十秒的时间,二人就展开了数次交锋。
可以说,这让雷尔夫感到很憋屈,琴酒的力量并不算强,只要一发光矢命中对方就可以解决战斗,但琴酒的战斗直觉似乎强得吓人,无论多少次攻击都能以极其风骚的姿势躲过,虽然雷尔夫也可以考虑用大规模的魔力潮汐将其解决,不过看着脚下灯红酒绿的东京夜市,雷尔夫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转而进行缠斗。
只是让人意外的是,琴酒似乎有着明确的目标,即使来到了东京市中心,依旧朝着一个方向笔直的前进。
究竟是哪里?
雷尔夫有些疑惑。
不过,当他看到前方那个高耸入云的影子后,就差不多明白了。
东京塔,这座自从1958年竣工之后的东京标志性建筑物,高达332.6米的记录至今没有打破,做为东京最高的建筑物,即使在夜空之中,也是最为瞩目的存在。
但这也表示,琴酒无疑是要搞出个大动作。
雷尔夫依稀记得,前世看币站up吐槽的时候有提到过,在某部剧场版中,琴酒曾经开着武装直升机扫射东京塔,现在看到这一幕,在联想到之前坠落的直升机,自己似乎阻止了什么。
嗖——!
即使已经是夜晚,但东京塔的周围依旧有着许多人,两道身影急速飞行所产生的破空之声也吸引了这些人的注意力。
他们抬头望去,却发现一前一后两道闪光没入东京塔之中,就像是流星一样,让他们忍不住在驻足观看。
现在这个时间点东京塔已经到了闭关的时间。
塔的顶端黑洞洞的,空无一人。
琴酒的身影落到了东京塔的最顶端,在他的脚下,是灯火通明的东京,川流不息的车辆和熙熙攘攘的人群从三百多米的高空中看去,就像是蚂蚁一样。
嗖——!
黑金色的骑士紧随其后,呼啸而过,手中的弓刃趁机劈向琴酒的脖子,下意识的,琴酒抬手防御,在碰撞的瞬间,琴酒也变换为了魔兽之躯。
只是,高速冲击下的牙狼·暗,又岂是琴酒可以轻松抵抗的?
呼啸声一闪而过,琴酒的身体整个被打飞出去,重重的砸在背后的栏杆上,强大的力道让栏杆直接变行,弯曲,黑红色的血液喷洒在半空,一只胳膊无声的落到了地上。
“呼——”
付出了一条胳膊保住一条命的琴酒轻轻喘了口气,但还没有等他调整身形,黑金色的骑士再度折返,迅速落到琴酒的身后,手中的弓刃顺势没入琴酒的身躯,从他的胸口刺出。
“哇呜——!”
经此重击,琴酒吐了一口血,而他的生命,也到达了终点。
轰——!
黑色的身体炸裂开来,化作众多的邪气朝着四周扩散。
看到这一幕,雷尔夫解除了铠甲,邪气方面牙狼剑自己就可以封印,事实证明,如果正面战斗的话,琴酒的战力还是太弱了。
只不过,就在这时,扎鲁巴突然出声了。
【雷,有些奇怪,这家伙的邪气并没有被牙狼剑封印。】
“嗯?!”
听了这话,雷尔夫有些意外的看向扎鲁巴。
霍拉被打败之后,其邪气会被魔戒骑士的兵器封印,但也有例外,封印魔界之花爱丽丝的九只霍拉就需要专门的魔导器进行封印。
不过琴酒应该不属于这种情况才对。
就在雷尔夫疑惑的时候,意外发生了。
【有点不妙的感觉……雷,看前面!】
雷尔夫上前一步,眺望过去,瞳孔却猛然缩紧。
繁华的国际性大都市中,一道紫色的光芒突然在这一片黑暗中一跃而出。
“那是……”
【很强的阴我和邪气的味道啊,而且数量绝对不少。】
扎鲁巴的话音刚落,又是紫色的光芒从城市中涌现,飞一般的朝着东京塔飞来。
一道、两道、三道、无数道……
不仅仅是从东京地区升起,还有许多从不知道多远的地方朝着这边袭来。
就像是迪迦大结局的那一幕,不过聚集到东京塔的,不是人类的希望之光,而是吞噬人心的邪气与阴我。
这一夜,很多人突然暴毙。
他们在人们面前以各式各样的面孔示人,只是,私下里,他们却都有一样共同点——违法购买过枪械,而且,他们购买的枪械,都经过琴酒之手。
一道道邪气汇集到了东京塔的顶端,如同乌云一般将东京塔尽数笼罩。
两界的通道,也在这一刻架设起来。

Comments are closed.